纨绔邪皇

二八七章 老上之灾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二八七章 老上之灾

    “没有?”

    嬴冲眼神诧异,郭嘉在信中提起,此女的年纪绝不超二十五岁。似这样的天赋超绝之才,怎可能在后世籍籍无名?

    他原本是有着招揽之意,解县之局已无法挽回。如今只有想办法变害为利,将这等道武双修的天才招揽入麾下,正可稍补损失。

    可听了嬴月儿的言语之后,嬴冲就又有些惊疑不定起来。后世竟无此女之名?到底是因何缘故?

    且此女出现的时机,未免也太巧了些。

    不过这些都无妨,来历方面毕竟有底可查。自己只需事后问问杨业,再让人去混元山查探一番,就可知究竟了。

    “也可能是月儿孤陋寡闻了。”

    嬴月儿神情不确定的说着:“汇源山有弟子近百人,可最出色的,就只穆桂英一人而已。”

    ——那不但是未来的权天强者,也是西秦的两位无双女将之一。

    三十年后,经历叛秦自立,灭楚之战,灭赵之战,蒙古之祸,父王麾下名将大半凋零,关东几大将门的男丁亦几乎死绝。那时却反是两位风华盖世的女将崛起,为父皇撑起了北境大军,抵御异族南下。

    而在她临来之前,此女也快踏入到皇天境了。

    不过这李仙儿,也可能是早早陨落,或者几十年前就隐世不出了也不一定。

    叶凌雪听着他们父女如打哑谜般的说话,不禁暗暗摇头。总感觉有些隔阂,自己被这对‘父女’排斥在外似的。

    不过她对嬴冲有信心,夫君迟早会对她坦白这一切。

    ——错非是对她的信任,嬴冲又怎会在她面前,谈论这些事情?

    嬴冲则心想月儿之言也对,这李小仙的天赋哪怕再高,如今也还只是一位小小的中天境,世间有无数的意外可以令其夭折。

    这世间也多得是半道陨落的天才,虽是天资绝代,可最终却埋没在历史长河之中,无人能知。

    且他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无论是武阳嬴还是那李小仙,都需待自己回到封地,看看具体的情形之后,再做决断,

    当务之急,还是尽早返回解县——

    恰在这时,窗外又有一只六翅迅鹰飞入进来。嬴冲见了之后,就不禁面色微变,

    这只六翅迅鹰与众不同,浑身银羽,乃是六翅迅鹰中的异变王类,速度要超出普通迅鹰的三成。

    且那爪下的竹筒,赫然也是紫色——在他一手建成的‘夜狐’组织中,这表示着十万火急,只有最关键最紧要的消息,才会使用这一标志。

    而当嬴冲将那竹筒拆开之后,神情顿时又一阵青白变幻。

    这信中的消息,正是与老上有关——昨日子时,匈奴使团在冀州遇袭。当地绣衣卫赶至之时,匈奴使团全团上下一千二百四十七口,都已尽数死绝。老上贤王则下落不明,至今生死不知。

    自从猜到这位左贤王可能在归途生变,嬴冲就暗命夜狐之人跟随在后,时时窥伺。

    所以夜狐能赶在绣衣卫封锁之前,第一时间就将这消息。送入到他的手中。

    这老上贤王的安危,嬴冲并不担忧。此人既然能在几十年后,继承那匈奴单于之位,想必是最终安然逃生了。

    而如今又得他的暗示提醒,这位未来的匈奴单于,准备只会更为充分。

    只是如此一来,匈奴左翼七部南下之局,依然还是无法避免。

    嬴冲正凝思之时,天际又忽然‘轰’的一声雷鸣,而这雷声之后仅仅须臾,就有无数的豆大雨点,倾盆落下。

    嬴冲惊醒之后,不禁又眼神复杂的看了窗外一眼,口里同时不易察觉的一声叹息。

    这真是造孽——

    百里家以阴阳术法,使北地放晴半月,此举虽给了百里氏苟延残喘之机,却也使这些日子里北境积累的雨量,在这短短数日内爆发宣泄了出来。这对于阳江两岸,那本摇摇欲坠的河堤而言,绝非是什么好消息。

    仅只是这样的大雨,就足以引发阳江大水。再加上上游的那些冰层,只会更雪上加霜。

    嬴冲心中不禁略觉难过,可随即又心肠冷硬的将这些情绪,都全数压下。只心中突兀生起的那股狂躁之意,依然难解。

    自从在炼神壶的石碑中,得知北地五州之变以来,他就倾尽自己所能,试图阻止化解这场大灾。

    可结果非但没起到作用,反而似更加重了水患灾情。而匈奴左翼六十五万骑,也依然将肆掠北境。

    这使他心内,暗生惶恐。心想自从见到安王嬴冲之后,自己真的改变了未来么?

    相较于那位‘安王’,他现在的确是不少变化。不但自身实力更强,财力更足,也收纳了不少名臣武将,提前将武阳嬴氏逼到了衰亡之境。

    可这仅仅只是小节,并不涉大势——

    改变未来,自己是否真有能力办到?

    嬴冲紧皱着眉头,只觉心烦气躁。最后干脆是进入到了炼神壶内空间,又拿起了一块纯黑色的异铁,继续练起了雕琢的功夫。

    时隔一日,他在这方面的功夫,仍无什么进展。雕出来的东西,依然是奇形怪状,不堪入目。

    不过就在这雕琢的过程中,嬴冲却渐渐理清了心绪,心平气和了起来。

    想到他现在确实是无法与大势相抗不错,可这多半是因自身实力太弱之故。且说这大势无法改变,仍为时尚早。自己这次北境之行,不就是为此而来?

    失声一笑之后,嬴冲就又专心一意,全力锻炼起了对自身力量的操控,

    大约过了五个时辰,嬴冲将两门功课完成,又从虚空戒内,将一座不到手掌大小的五层宝塔,取在了手中。之后就按着叶凌雪教授的方法,开始祭炼起来。

    此物名为‘浑天塔’,是之前清江遇袭那一战中,他得到的战利品之一。之前那几名天位,就是全靠此物,潜入到他的船舱之内。

    此宝不但有着隐遁之效,更有困人之效。一旦被这塔摄入,哪怕大天位都难脱身,又内引天界净火,能够烧灼一切污秽邪物,放在元神内,亦可镇压净化人之邪念心魔。

    除此之外,这塔还能以道元加持到二十万牛重量,直接用来砸人。

    按说此宝能力多变,是件不错的灵器,价值应该远在捆仙绳之上才对。可其实云真子对此宝不屑一顾,叶凌雪也同样看不上眼。认为此器之能,多而不精,无一样能够入高人法眼。

    就比如那隐遁之能,只要‘浑天塔’的效果稍稍再好些,又岂会那么早被他感应察觉?还有那困人之能,威力都及不上捆仙绳的三分之一。

    只有嬴月儿劝他将此物炼化了,日后自有好处。

    而以他现在小天位的道法修为,也确有资格炼化一件器物,作为自身的本命灵器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二八七章 老上之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二八七章 老上之灾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