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二八八章 革新之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二八八章 革新之器

    三日之后,炼神壶中,嬴冲依然是手捧着那尊‘浑天塔’,静静入定。不过这次,他却非是为祭炼,而是祭起了法力心火,不断的缠绕烧灼着此物。更有邪樱枪变化成的银白水液,包裹着这五层宝塔。随着时间的推移,嬴冲的口鼻耳目,都赫然有丝丝鲜血溢下。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邪樱枪真正的能力,可这过程,却痛苦到超出他的想象。

    按照月儿的说法,邪樱枪的象徽着‘革新’。所以很早之前,嬴冲就怀疑那所谓的加持灵宝墨甲与召唤英灵战魂,只是这邪樱枪的附带之能。

    这件神宝的真正的正体神通,很可能就是所谓的‘革新’。革除旧的,创造新的。

    原本嬴冲还无法确定,可这次得了月儿的暗示,让他祭炼‘浑天塔’之后,嬴冲就对自己的猜测,有了五六成的把握。

    故而就在炼化了‘浑天塔’的当日,嬴冲开始了尝试。而要革新,首先就得需毁灭,革除旧物,才能新生。嬴冲需将此宝,先行粉碎,再由原来的基础上创新变革。

    这也是为何,嬴冲会七窍流血之因。‘浑天塔’是他的本命灵器,此物破碎,自然也会创及嬴冲的元神,使他很不好受。

    不过此时,在那团银液里面发生的变化,却又让嬴冲惊喜万分,知晓自己的猜测,并未有误。

    只是他很快就又发现这炼神壶里的灵力。已不足所需。此外那‘邪樱’变化的银液,也传来了饥渴之意。

    嬴冲毫不犹豫,就以灵念驾驭着此物,将之放置在了无名鼎上。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将手中所有的灵石,还有各种材料,统统都往无名鼎里面丢进去。

    他因习练机关术的缘故,这壶里面多少还是有些珍贵的灵金异材的,不过其中大头,还是嬴冲为月儿购买的墨甲零件。总计有十万件之巨,然而绝大部分月儿都用不上,只能丢到一边蒙尘。

    再还有,就是妖丹了。清江之战,嬴冲虽没有亲自取下那些妖修性命,可他的部下杀了不少。

    这次夺来的妖丹,就有十二枚之多。尽管都品阶不高,可胜在量大,其中也有两枚大天境妖丹。

    随着这些妖丹,也都被嬴冲一起投入进去,邪樱顿时银光大盛,几乎瞬即就将所有妖丹吞噬。而无名鼎下面的‘两仪七妙真火’,也在此刻骤然转炽,腾起了一丈余高,焰力逼人。以嬴冲如今的修为,也不得不远隔着十丈距离才能安坐。

    而仅仅半日,那些材料就在鼎中被炼成了一团铁水。又半日之后去芜存菁,烧去了大部分的杂质,使得鼎内本来满满当当的金属液体,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然后一部分有用的材质,被‘邪樱’直接抽取了上去,与浑天塔融合。剩下那些没用的,则仍旧留在了鼎内、

    再过了大约半日时间,随着那‘两仪七妙真火’的消退,邪樱枪化成的液体也同样收缩而回,略有些萎靡的缠绕着他的手腕、重新又凝聚成了手镯形状。

    而此时无名鼎的上方,赫然多出了一件白玉小塔。大体还是‘浑天塔’的样式,可却白玉生辉,材质大变,上方也多增了两层。

    嬴冲之前受创的神念,同样在这刻彻底恢复过来。不过并不能说是‘修复如初’,只因此时他的元神也有了些变化,神念更为凝练,性质也有了升华。

    简而言之,就是无论元神意念的质量还是数量,都大幅提升了。

    当他再将那‘浑天塔’召在手中,顿时就眼现喜色,之前因未能诱使武阳嬴孤注一掷而生的郁闷,至少消去了小半。

    “好宝贝!”

    革新之后的‘浑天塔’,尽管能力大体未变。可其效果与结构,都已大幅度的强化优化。比如他拿这东西砸人的时候,可以增至到七龙之力,可以与‘圣器’级别的宝物对轰而无损——这已很是了不得了,

    尽管这塔的各种能力,都未至同类绝顶,可也不会再居于末流。而除此之外,‘浑天塔’更有了镇压虚空之能——这原本才是炼制此器之人的真正目的,可因求的太多,野心太大,反而一事无成,浪费了许多珍惜材料。

    而若说以前的浑天塔,只价值三十万金,那么现在的它,三千万金都不打止!甚至已有了资格,入选三十六件圣器之列。

    嬴冲心内,亦是惊喜莫名。预计有了此宝之后,自己的战斗方式,会更加的变化多端。尤其是那镇锁虚空之能,对他的‘云龙隐’与秘式‘神衍天’,都有一定的加持。

    邪樱枪有这样的能力,倒也不愧是能与另十一件上古神器并驾齐驱的存在。

    可惜的是邪樱能力不足,目前只能‘革新’与自己元神相系之宝,且浑天塔的结构并不完全,全靠邪樱之力维持,并未一步到位。否则再弄一件与‘浑天塔’类似的东西,还愁没宝物去招揽虞云仙?

    而‘浑天塔’革新之后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他对自身元气道力的掌控,顿显纯熟自若。

    当嬴冲将此物收摄,镇压在元神海内以后,他就感觉自己体内每一块肌肉,每一丝法力,四肢百骸所有一切,哪怕角落末端的血肉,乃至体外毛发,都全数纳入到自己的掌控之中。也令嬴冲再一次,进入到了控力‘入微’的境界。

    不过这只是凭借外物,嬴冲要想真正做到控力‘入微’,还需继续练习。

    这次可谓是心满意足,不过就在他从炼神壶里离开之前,又斜目看了壶中角落,那十几尊正在修复中的神甲灵戒。

    神甲的自我修复,需要吸取大量的五行元灵。所以嬴冲并未将之带在身上,而是把所有的灵戒,都暂时安置在此。

    而此时的嬴冲,眼中正满含纠结之意。这些日子以来。他倒也炼化了两件小天位神甲的血印,可现在的问题是,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形下,这些神甲灵戒该往哪个地方卖才好。

    他自己用不到这么多,且又是缺钱的时候,只能选择出售。

    而一旦自己在大秦境内,大规模的将这些二手神甲出手,白痴都会知道他这里有着问题。哪里可能有那么多的玄修,为他炼化神甲?

    尽管哪怕被人知道了,似也没什么。‘两仪七妙真火’的能力,与邪樱无关。可嬴冲却略觉不安。总感觉炼神壶与这朵火焰,是极其重要的东西。它们的重要性,甚至不低于邪樱枪,所以没有必要,嬴冲不愿让人发现端倪。

    “看来也只能去寻沈万三那货了——”

    口中轻叹了一句,嬴冲的元神,就干脆的退出了炼神壶外。

    他准备从沈万三那里收取一定的‘保证金’,让他把这些神甲,运到燕国或者吴越二国贩卖。那边远隔数万里之遥,应该少有人能察觉这些神甲的来历,也可用各种方法‘洗白’。甚至那些九黎族人,也不是不可考虑。

    九黎曾经为华夏之敌,可绝大多数族人都已并入华夏,也就是‘黎民百姓’中,那‘黎民’二字的由来。

    且大秦许多年都未与南方的九黎族接触了,后者倒是与大楚连年征战。而这几百年间,那齐楚等国,也没少往北方蛮族那边贩卖墨甲。

    为楚国制造些麻烦,嬴冲是最乐意不过。当年神鹿原之战,楚军虽未直接参与,却也在南方襄阳,牵制了大秦近四十万边军。

    只是如此一来,他短时间内没可能拿到这些神甲的全款,好在沈万三的信誉,足够可靠。

    当嬴冲的意识,回到现世身体的时候,也正是船队驶入‘郑渠’之时。

    ——这是三千年前一位名叫‘郑国’的韩人主持建造,所以名为‘郑渠’。连通青阳二江,不但灌溉近三千里方圆地域,也能当成运河使用。这也是大秦境内最繁忙的水路,拥堵得惊人。

    不过没人敢阻拦安国府的船队,五艘机关轮船就这么嚣张霸道的在河道中穿行。可速度与之前还是不能比较,只能停停走走,直到三日之后,船队驶入到阳江之后,航速才又恢复到了原来。

    “本公若能主政大秦,必定要再修三五条郑渠,或者将之拓宽不可。”

    嬴冲也被那些堵路的船只给弄得烦了,哪怕这些船只有避让的份,可也耽误了他不少时间。

    他实在搞不懂,如此重要的一条运河,为何大秦几千年都未想到要将之拓宽?青阳二江并行三千里,能修运河的地段多的是。

    “正因许多地方都想修,结果都修不成。一条运河,至少要七千万金呢,只会便宜了沿岸诸族,使他们财力大增。记得好几百年前,那些世阀曾为这事争得头破血流。”

    叶凌雪笑了起来,眼现调侃淘气之色:“我倒是蛮看好夫君,说不定你能有一日,将那三大郡王府与九大国公府都全数摆平。不过话说回来,夫君这是打算由武职转为文职了?”

    嬴冲一声轻哼,表示不满。心中却泄了气,也知这事。除非是他有一天代秦而立,否则绝没可能办到。

    嬴月儿则在旁意味深长的笑,心想十几年之后,这事还真被父王他给办成了。在天圣帝病重,嬴冲以‘安王’身份代掌国政之时,就已在宁州开辟出了一条运河,被世人称为‘安渠’。不但为大秦多增了三十五万顷良田,也令两河之间财货交通更为方便,使大秦国力大增。此外西秦立国之后,还有一条正在开建。(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二八八章 革新之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二八八章 革新之器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