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332章 半日破城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332章 半日破城

    “竖子!”

    良久之后,嬴弃疾的口里才吐出了这么一句,只觉胸中说不出的怒恨。

    自他修行入权天位后的几十载以来,还从没有人让他这般恼恨,而又无可奈何过。

    尽管那嬴冲虽未说话,可嬴弃疾只观其神色,就能猜知此人心意。

    自己最在意的,就是在武阳嬴氏内的权柄。这是他立世的根基,也是他寻求长生的根本。

    可这个孽畜,他想干脆将这武阳嬴,也一并毁掉!让他成为丧家之犬。

    尤其嬴冲那讥讽,不屑,又带着几分满足的目光,让他感觉无比的刺目,让他意气难平,很怒欲狂。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竖子入城。”

    嬴元度感觉浑身发冷。口含颤音道:“否则我们嬴氏,真就完了。”

    只需能守住武阳城,他们还有机会向朝廷申辩,可以向盟友求援。可如武阳城破,被那孽畜占据了嬴氏大宅,那么他们是否勾结匈奴贼匪,就只能任其分说。

    那孽畜可以炮制无数所谓的‘证据’,让他们辨无可辨。哪怕在老宅之下‘挖地三尺’,嬴冲也会将他们罪证找出来。

    而此时大军阵前,嬴定与嬴双城,更是骇然色变。后者神情青白变化,却又强忍了下来。心中一阵暗叹,自从他被逼对嬴弃疾嬴元度倒戈一击那时起,就知终会有这么一天。嬴冲终究是要将武阳嬴氏,打入万劫不复之惨境才肯罢休。

    他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让人措不及防。

    嬴定却是怒瞪着嬴冲,破口大骂:“嬴冲你这混账!你到底想要做甚?勾结匈奴,祸乱北疆?这些话你说得出口?”

    心想昨日军帐之中,嬴冲与郭嘉商量的事情,竟然就是此事?如何算计武阳嬴?

    可笑自己,竟是一直都蒙在了鼓中。

    嬴冲原本不打算理会,可见嬴定那怒火高炽,血管近乎爆烈的情景。只能示意张承业,强行将嬴定的一身气血强行平复下来。

    同时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叹息道:“我想做什么?当然是为朝廷诛灭奸邪。”

    “什么奸邪,你这分明就是栽赃嫁祸!”

    嬴定目眦欲裂:“你怎就这么心狠?怎就半点都不顾及这血脉情分?”

    ——这不但是要挖断武阳嬴氏的根,更是准备要了他孩儿嬴世继的命!还有他的孙子嬴非嬴宫,他那儿媳王氏,都将陷入到死境!哪怕不死,日后也再无法入仕途。

    “这话说得,本公何曾栽赃了?且要说龌蹉,也轮不到本公、记得五年前,他们的手段,似也没光明到哪去?便连卖国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将关东十七郡拱手让人,本公真自愧甫如。且那个时候,也不见那嬴元度与我那二叔顾念血脉亲情,也不见老头你这么气急败坏。”

    嬴冲一声哂笑,神情自若道:“老头,当年他们对我父我母下手,要夺本公爵位的时候,你既然选择了坐观,那么现在为示公允,祖父你不该保持中立才是?”

    “你,你——”

    嬴定的脸色煞白一片,他听冲了嬴冲的意思,这还是在怨恨他。他的孙儿,在恨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恨他坐视嬴世继的所作所为,却不加阻止。

    可他那时又能怎样?难道要亲手杀了嬴世继?或他膝下最后一个儿子,赶出家门?

    “你这是在怪我?”

    嬴定的面色仿佛老了十岁,呢喃道:“不是我偏帮,那时只是想保住你的命。且冲儿你自小就性情坚韧不拔,天赋绝伦。如今这安国爵位已到了你手中,经历破苍南寇军之战,更前程似锦。想必北方之战了结之后,就可一飞冲天。世继父子他们早已望尘莫及,此时你就让着他们一点又有何妨?”

    嬴冲闻言,不禁失笑:“你这又是什么道理,我为何要让他们?就因为他是我二叔?没亲自斩了他,已是顾念着血脉亲情了,老头你别奢望太多。他既然做下了那样的事情,就该想到今日。”

    嬴双城闭上了眼,不忍见这一幕。心想嬴冲今日之举,何尝不是对祖父嬴定的报复?

    嬴定他不是很在意武阳嬴氏的存亡断续么?那么嬴冲就要让他亲眼看着,看这一族陷入到覆亡之境。

    所有的祸根,在向葵儿被逼死,嬴定武脉被废,嬴定却选择默认,甚至纵容嬴非篡夺兄长爵位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埋下了。

    嬴定倒是对长孙顾念,想要保住他的性命,可对于嬴冲而言,哪怕是死在对头手中,也不欲如嬴定想的那样,窝窝囊囊的活下去。

    似这般兵法超群的人杰,又岂会甘于平淡?

    他现在倒也看开了,武阳嬴氏虽已倒了,未来却有安国嬴氏这另一株遮天大树在其尸骨之上崛起,且更强壮,更有力,吸取了原本武阳嬴氏的精华与养分,而弃其糟粕。

    嬴月儿却是有些不忍,有心为嬴定打抱不平一番,可随着嬴冲刀子般的目光瞪来,她还是明智的闭上嘴。

    她知什么时候能胡闹。什么时候该听话。看父亲这副模样,还是不要招惹为佳。

    至于曾祖父,她虽是心疼,可对于嬴世继父子也很是不爽。心想那嬴世继等人死了最后,曾祖父就可放下负担,全心全意待父亲好了,

    虞云仙则是唇角微挑,愉悦的笑着。这一刻的嬴冲,让她尤其满意。至于嬴定,她早就不满这老头已久,实在是糊涂的可以。

    又暗觉遗憾,若当年的嬴神通,有着嬴冲这等凌厉的手段,无所顾忌的狠辣。又何至于落到被人背后捅刀,兵败身死?

    郭嘉则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这是主君的家务,并无他置喙的余地。只希望这嬴氏之事,尽早结束,主君可了去这心魔与破绽,全心全意对待接下来的争龙之局。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么?这真是报应——”

    此时嬴弃疾虎目中,竟留下了两行浑浊的血泪:“罢了,是老夫对不住你,对不住葵儿。”

    嬴冲默默无声,看着嬴弃疾心灰若死的模样,心中不禁微生悔意。想着刚才那些话,他其实不该说的,竟然将祖父他刺激到这样的地步。

    可随即他就又听嬴定说道:“冲儿你素有报国之志,瞧不起世继与元度他们。可老夫只问你,你现在与他们又有什么不同?匈奴南犯,二十万寇军在前,你却将麾下军力,用于与武阳嬴氏间的私斗。可知这一战下来,武阳城下会死多少人?要耽误多少时间?可想过那汤神昊,是否会趁机逃脱?想过那彭莹玉的大乘军,会否在你与武阳嬴内耗之刻,突破楼峰口?”

    听得这句,郭嘉就暗道不妙,嬴双城也是面色煞白,心中则大骂不已。这个老头,真是糊涂透顶!这时候说这些,岂非火上浇油?

    嬴冲则微一楞神,心想祖父他,竟然是这么看待自己的么?这可真有意思。

    居然还未死心,要以大义相责。

    他却并无争辨之意,只彻底挥去了心中波澜,淡淡笑着:“祖父可稍安勿躁,何不看看,我那两千铁龙骑在何处?”

    嬴定闻言微惊,目光四下扫望,之后果未望见铁龙骑的身影。

    嬴冲则往那南城方向看去,唇角微挑,心想他破这武阳城,根本就无需费事。

    时间只半日足矣,又怎会耽误了之后的战事?

    郭嘉见状,不禁以手抚额,主动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他简直就不忍直视。心想这个祖父,也太不了解自己的孙儿了。

    主公他若无足够的把握,又岂会轻易动手?且嬴冲打这武阳城的主意,又岂止是为了私怨?

    正因放不下北方冀州,才要攻破此城。

    要聚大军,武阳嬴氏库藏的四千尊五星墨甲,必不可少。还有武阳城内,嬴氏一族历年积累的粮草墨石,亦可供大军数月所需。

    至于嬴氏本身,只是顺带而已。

    且武阳嬴不灭,未必就不会似百里长息那般的破釜沉舟。

    云空之中,嬴元度亦发现嬴冲军中,并无那两千铁龙骑的身影。

    只是他位置居高临下,目光搜寻起来,要比嬴定方便许多。很快就发现,那两千铁龙骑,依然是在城南处,昨日驻军的那座山峰。

    初时嬴元度不以为意,直到见那两千铁龙骑放蹄下山,直奔南城城门之刻,才感觉奇怪。

    “嗯?这是要以铁龙骑攻南城?奇怪——”

    铁龙骑在野战中所向无敌,可攻城却非其所长。

    “铁龙骑?这是欲声东击西?”

    嬴弃疾:“南城那边防御如何?是何人为将?”

    “是王侁!他乃宿将,不好——”

    嬴元度骤然惊醒,然后浑身上下,都俱是冷汗。想到现在的武阳嬴,可没有让王侁安心效力的本钱,

    也恰在这刻,那城南方向,传出了王侁的大喝声:“吾为王侁,昔奉安国公大人之命潜伏安国府,已察得嬴元度嬴弃疾二人勾结敌寇之罪证!今日城中,如有不愿为嬴氏陪葬者,可随我开城杀敌!”

    就在那声音传开之刻,那南城城门就是‘轰’的一声响,向两旁绽开。随后就是一铁角龙驹,从缝隙之内直撞而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332章 半日破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332章 半日破城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