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三九四章 决战阪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三九四章 决战阪泉

    “阪泉坡?”

    嬴冲心想这可的确不是什么很好的所在。不但有利于对方的骑军冲阵与漫射,对方的步军,也可居高临下的列阵。

    尽管那山坡不高,最高不到二十丈,可也是一份优势。何况秦军远道而来,能有以逸代劳之效。

    不过他们这边,又岂可能让匈奴人称心如意?

    嬴冲虽自问此战,他们已掌握着*成的胜算,可这地利也同样不可轻忽。

    赢宣娘则是直接下令道:“传令前军止步休息,嬴双城率宛州府军第一师,第二师,冀州暂编第四师,第五师,第七师十万人,前往十七里外东桥台停驻扎营,等待大军入驻!”

    对于今日这场决战,安国府军的大小将领,都已推演过无数次。全军上至嬴冲,下至镇将旅帅,对这边的地形,都是了如指掌。

    那嬴双城一听东桥台这名字,就猜知到了嬴宣娘的用意。这是欲逼迫匈奴,离开预定的阵地。

    东桥台紧邻小阪河,尽管水流不如那些大江大河,却也能通行三百料左右的小船。

    此外这里,更是安沙县南下冀南的咽喉所在。堵住了东桥台,就可令匈奴人近一个月的努力,都付诸流水。

    这是那位左谷蠡王,绝无法忍受的。

    关键是他们这边,还有一位大天位级的土行阴阳师云光海。说这位能一日筑城可能有些夸张,可只需有足够多的墨石供应,云光海却定可在十日之在,在东桥台附近,建起一座坚城。

    笑了笑,嬴双城干脆利索的领命离去,然后当巳时正(上午十点整)的时候,那边的营寨,就已初见雏形。

    此时秦军全军,都奉嬴宣娘之命退后,每三百步一止,步步为营。而仅仅只后撤七里,那三十余里外的匈奴大军,就不得不全军前出,离开了阪泉坡。

    而双方的决战之地,也终于确定,是对秦军一方更有利一些的阪泉原。

    尽管这里仍是一马平川的原野,可嬴冲这边地势稍高。东南侧紧邻小阪河,那边河畔全是湿软泥地,并不利于骑军冲击。此外左右两边,都各有一个矮坡,可以作为两翼的犄角,大军中最坚固的支点。

    ——当大军列阵之时,嬴宣娘也是第一时间,就传命岳飞所辖的冀州第一暂编师,以及种师道的第三暂编师,进驻这二处无名矮坡。

    到了午时末,双方近百万步骑,都已交汇在了这片庞大的平原上。双方大阵间距十二里,修为三阶的士卒,都能够清楚看见,对面之人的五官形貌。

    嬴冲与嬴宣娘二人,第一时间就带着一众随从,前出观阵。发现对面的匈奴军。果然是将十四万步军布置于临河一带,又临时筑垒挖沟,准备坚守,而其余四十三万骑军,则都布置在中军与左翼。

    监军王承恩也跟随在侧,而仅仅片刻之后,他就已脸色铁青。就他眼看到的结果,是对面兵强马壮,士气高昂。

    他的主将嬴冲,无疑是诡计多端之人。屡次大破强敌,都是以四两拨千斤的巧记。可眼下的局面,他想不到嬴冲还能拿出什么计策,应对匈奴强虏。

    不过他与嬴冲相处已有一个多月,心知这位绝不是什么蠢人。非但不似外人所说的‘自大’,‘孟浪’,‘得意忘形’;反而极其的小心谨慎,三十天以来,从未放弃过对防线的担忧,对匈奴军的关注。

    可就是这么一位无比谨慎的人,这次却一定要坚持决战。而陛下与米朝天,亦对其信心十足。

    所以王承恩强忍了下来,准备坐观此战最后,到底会如何发展。

    如若此战不谐,他会与那私下联系过的军臣联手,尝试全力刺杀须卜。

    嬴冲则是用视角余光,看着他的监军,眼神似笑非笑。有心将真相告知,可最后想想也不差这半日了,于是又忍耐了下来,

    看他这监军的表情变化,其实也蛮有趣的,这就好似一张活的脸谱,异常精彩。

    “啧!他们的马,居然都长膘了!”

    嬴宣娘盯着对面,小声咕哝着:“这天气未免也太好了些——”

    嬴冲闻言回神,然后无语,之前他这二姐,还说天佑大秦来着。

    不过自四月末冀州转暖,各处草木都开始滋长。这片土地除了天潮使人难受这一点之外,其余一切,都很适合兽类恢复元气。

    而战马长膘之后,也意味着更强劲的冲击,以及更持久的耐力。

    摇了摇头,嬴冲凝神看着对面,只须臾之后,他就已眼现若有所思之色:“那只怕不是长膘,而是虚胖。”

    看得出来,这些匈奴骑军,无论******,都很不适合如今冀州的气候。即便没有今日这一战,那左谷蠡王最多也只能再坚持一两个月。不得不在炎夏来临之即,退出冀州。

    甚至他也可凭此设计,为己方增加胜算。不过现在,这并没什么用处,嬴冲不打算再更改决战的时间地点。

    “你说得对,是我看错了。”

    嬴宣娘微微笑了起来,主动认错,而后就调转过马头:“不过今日下午,看来还是有一场硬仗。反倒是我们这边,要小心了。”

    她并未从敌方军阵中,看出什么破绽。也未察觉那些原本隶属于老上的亲信部属,有不从军令的情况发生。而呼韩邪指挥的左翼,亦与中军配合默契。

    可见那位左谷蠡王,依然大权在握,是军心所向。

    嬴冲却唇角微挑,嬴宣娘只说是下午,而非是说‘此战’,自然是意有所指。

    呼韩邪将本部三万众置于后方,分明是有所保留。而老上贤王的旧部,亦分明有着防范之心。

    尽管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大问题,可只从那蛛丝马迹,就可看出匈奴军中,还是有着微妙的不谐。

    这些矛盾,只有在特定的时候,才会爆发出来。

    只是他们这边,也同样情况不佳。冀宛义军那五个暂编师,在初战之前就已有了不稳之兆,其中很多将领,都与百里家有过接触。这使嬴宣娘不得不将折克行的第四暂编师,以及曹珣的第八暂编师,置于后方。

    一方面是把这四万精锐,当成手中的预备队使用,一方面则是为督战,防范可能的变故。

    尽管之前,王承恩已经向他们拍了胸脯保证,可他们仍难放心。

    摇了摇头,嬴冲随即又看了眼天色:“怕是还要多准备些火把。”

    如今已经过了午时,而这一场大战,只怕到明日清晨都难以了结。

    ※※※※

    就在嬴冲几人回撤的时候,对面的匈奴军中,也有着几人,正用千里镜看着嬴氏姐弟的背影。

    “那就是大秦的安国公嬴冲?”

    左谷蠡王须卜把千里镜放大到极致,神情专注的看着那嬴冲。

    尽管已经交过一次手,可他却是第一次,对嬴冲这个人感兴趣,那是首个让他尝到败绩之人,也是第一个让他痛到铭心刻骨的家伙。

    “怎么看起来,他身边那个女子,倒更似主帅?”

    “那是嬴宣娘!”

    百里长息神情阴沉沉的说着:“此女自幼跟随嬴神通,经历过数场百万人大战,耳渲目染,能力不俗。而嬴冲此人,虽屡有胜绩,可指挥大军征战的经验却是空白。之前几战,多为取计。故而小臣以为,今日这一战,临场指挥之人,应当是此女无疑。”

    左谷蠡王须卜微一蹙眉,之后神情才舒展了过来。对于嬴冲之举,他反而是颇为欣赏,可见这人的脑袋,极其清醒。

    话说回来,说到指挥数十万大军野战,他也是第一次。可惜自己的身边,却无人可加以信任委托。

    而这一战,对他的意义也是重要之极,绝不可能假手他人。

    “对面军阵严整,想必不可小视!”

    须卜又把目光,转向了两旁的秦军阵列,而后微一挑眉:“好多的盾车!”

    赫然只见对面所有军阵之前,都是一片片的盾车,足达六千余辆,层层叠叠的排列着。

    秦军为方便野战行进,所携都是轻型盾车。可当临战时,秦军只需在盾车内填入泥土,再由随军的玄修出手固化。防御能力,也不会弱到哪去。

    这车阵一方面可以抵御骑军的冲击,一方面也能防御他们羽箭。

    除此之外,秦军还携带了大量的盾橹。只需将那大盾的下缘插入地面,就可遮护后方数人。

    此外还有臂盾,几乎是人手一支,可以防御抛射,抵挡上方的箭只。

    更有那如林长枪,无数大戟。

    此时看着数十万的军阵,就好似一只巨大的刺猬。

    须卜看得出来,这是一种特殊的阵型,前后三层,可以专用于抗击骑军,

    可不知为何,对方并未针对他们这边实力略显薄弱的右翼,反而将重兵囤积于中军与西北面的方向,隐隐有针锋相对之意。

    “这是,三叠阵?”

    呼韩邪微一凝眉,而后若有所思道:“他们莫非以为,只凭这些盾橹,就能扛住我匈奴铁骑的奔射之法?”(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三九四章 决战阪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三九四章 决战阪泉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