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433章 柱国之臣(二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433章 柱国之臣(二更)

    从北境阴山传回的消息,嬴仇万与嬴瑾瑜二人,是第二拔知晓的。

    天圣帝既有以邸报,明发天下之意,就说明此事并无需隐瞒。而此时距离御书房最近的,就是嬴仇万与嬴瑾瑜两位皇子。

    “奉大秦为兄,割让朔方?”

    嬴瑾瑜有些失神,许久之后,面上就泛起了喜色:“这真是大喜事!父皇心愿,总算得偿,我大秦国势,终可复振!”

    可在说话时,他眼神却略显复杂的,看向了四皇子嬴仇万。他知道大秦诸皇子中,只有这位四皇子,与嬴冲最是亲近。

    嬴冲自小,就常被天圣帝招入宫中,与老大嬴不尤以下的诸皇子,都有交情。

    可自从嬴神通遭难,安国府没落,嬴冲即将失爵之后。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疏远了这位儿时玩伴。

    只有嬴仇万不以为意,经常去寻嬴冲,哪怕每次都因那家伙胡作非为,被气到面色青白的回返,也未曾有分毫冷落。

    而如今,那安国府——不对,不定几个月,就需改名郡王府了。总而言之,他们那孩提时的伙伴,即将成为大秦,最顶层的权贵,也是势力最大的几个‘军头’之一。

    而这位的倾向,也很可能决定着,日后皇位的归属。

    此时嬴瑾瑜,已后悔到肠子都青了。早知如此,这几年也该烧烧嬴冲的冷灶才是。

    最使他头疼的是,前些时日他也曾因叶凌雪之故,对安国府出过阴手。就不知那位,是否有察觉?

    那个小子,最是让人头疼不过!

    “确是喜事!”

    嬴仇万对他五弟的心思全无所觉,他神色平静,面上却显出了红晕。

    然后就默默走到了石座旁,亲自斟了一杯酒,然后默默倾洒在了身前。

    心想这一杯,是祭嬴神通与向姨。

    嬴冲他无愧父名,平定匈奴,终成大秦之栋梁!也必定能手刃仇人,以告慰两位长辈在天之灵。

    那个家伙,终究还是成材了,没变成他最厌恶的纨绔公子。

    第三拔知晓这书信的,就是以裴宏志为首的诸多部阁大臣。闻讯之后,裴宏志在座位上,默然良久。然后轻叹一声立起,稍稍整了整衣冠,往咸阳宫方向行去。

    而临走之前,又吩咐在场属僚。

    “此战之后,安国公可能封王,尔等可知会礼部户部,重定封地!另准备冀州军入京献捷诸事。”

    之后裴宏志才神色复杂的出门登车,心情既有快慰,也有担忧,还有无穷的压力。

    他并不仇视安国府与嬴冲,也为匈奴求和而欢喜,这正是他执政以来,最大的政绩。

    之所以要针对那位,屡次施以打压。是担忧那人,为天圣帝所用;也忧心外患解除之后,天圣帝挥对内挥起屠刀,

    可如今木已成舟,裴宏志知道自己,也再无压制那位少年国公的实力与资格。

    ※※※※

    “我看那个竖子,迟早要把冀州的家底,败个干净不可!”

    位于通政使府邸附近的一间酒楼中,裴德诏正喝着酒,面色潮红。而在他的左右两侧,几个同为世家子的朋友,也大多都是如此神态。

    “确实,那个竖子,不过是胜了几场,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匈奴数百万控弦之士,昔年武德郡王与李亿先联手,前后动用的大军高达二百万人,都没能拿匈奴怎样。这个嬴冲,他以他是谁?”

    “哈哈,正是此理!不过德诏,你我何需将这一时得意的小人放在心上?且自便是。”

    叶凌梦亲自陪侍在旁,为夫君温着酒,虽面含浅笑,可眼内深处,却显现出几分忧色。

    裴德诏他半日前服用了五石散(以钟乳石、紫石英、白石英、硫黄、赤石脂五种石药制成,古代的毒*品),所以必需饮温酒吃冷食不可。此事她不放心旁人,所以抛头露面,亲自主持。

    ——五石散这种东西,可使人神明开朗,心情愉悦,如身置幻境,传闻还能改善仙根,去病强身等等。自从有丹师研究出来后,就在七国贵族中迅速流传。

    可据叶凌梦所知,正因这五石散,令无数士族死于非命,发疽而亡。

    只是她也无可奈何,裴德诏开始服散的时日,就在不久之前。

    嬴冲在阪泉原大胜匈奴,父亲要将裴德诏起复之意,自然是彻底泡汤。

    当那大胜的消息传回,不但夫君复官之意无法如愿,便是父亲的世子之位,也有了几分动摇。

    而之后嬴冲虽是狂妄自负,挥六十万冀州军深入草原,可父亲他也不敢再擅自行事。

    夫君他被夺官弃职,至今仍是白身,心情烦郁,于是寻五石散发遣。

    在她看来,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可又不知该如何劝阻。

    “本公子,又岂会将他一个废物草包放在心上?只是心忧那纨绔子,毁了这大好局面。”

    裴德诏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可笑那天圣帝,有眼无珠。那嬴冲不过是运气好,侥幸胜了几仗。却偏偏这些人,要将他视如长城支柱一般!娘子,你说是不是——”

    叶凌梦不答话,只继续温着酒。她出身叶府将门,耳濡目染,还是知晓嬴冲厉害的。并不愿在这时候,说出违心之言。

    四妹夫他的用兵,的确是了得,便连祖父他,也是自承不如的——

    她甚至有心劝一劝裴德诏,没必要,定需与四妹夫对着干不可?

    这样的亲戚,即便不交好,也无需开罪。

    她与叶凌雪关系不佳,可自己终究是她的大姐,叶凌雪不能不敬。日后只需安国公几句话。夫君他复官轻而易举。

    可此时裴德诏却不依不饶,从座位上爬了过来,口中吐着酒气:“娘子,你说是也不是?”

    叶凌梦心中微冷,知晓此刻反驳不得,正要答话。那楼下的街道,却传出了一声爆竹声响。

    这一声,似如雷鸣,使阁楼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裴德诏也是一惊,而后勃然大怒,一时再顾不得逼问叶凌梦,转身走到了到窗栏旁。

    “怎么回事?帮我把这里的掌柜唤过来——”

    他正大声训斥,可随即却眼现错愕之色。

    只见那街道两旁的十几个店家,竟将无数的枯竹推在门口,燃尽纵火焚烧着。随着那些竹筒裂开,顿时发出无数噼里啪啦的响声。还有无数人,开始聚于街道上,都喜气洋洋。

    便连他身下的这座酒楼,也不例外。不但燃了爆竹,那些小二厨师等等,也都走上了街头。

    ——这莫非是,是咸阳城中,又出了什么喜事?

    裴德诏正觉惊奇,就见那位酒楼掌柜走了过来,此时满脸的笑容:“公子您不知?匈奴人今日已经谴使求和了,要奉我大秦为兄,还要割让朔方郡呢!这岂非是大喜事?”

    裴德诏面色微青,然后冷哂:“你在跟我说笑?那冒顿乃匈奴人万年一见的英杰,岂会轻易降服?”

    “应是真的,宫中传出的消息,还说明日就要以邸报刊发天下!”

    那掌柜并不以为意,依然是笑容满面:“要不说那位安国公,这次是劳苦功高?那冒顿再强,这次还是得低头不可。朝廷每年在凉州劳师糜饷千余万金,光是赈济当地之民,就是一大笔银子。从四十年前起,为此加税不下七次,如今总算是能够安稳下来了,更夺回了两郡土地。如今这咸阳城内,谁不欢喜?”

    裴德诏仍不能置信,望着街道上,越来越热闹的景象。不禁手足发冷,面色铁青。

    他心里已经有些信了,可口中却呢喃着问:“这,这怎么可能?”

    酒楼掌柜终于发觉情形不对,当即就改过了口气,顺着裴德诏的意思道:“也对!是不太可能,匈奴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降服?据说政事堂那边,已经在议论给那安国公封王,小的也觉这太夸张了——”

    “封王?”

    裴德诏感觉益发的难受,心中绞痛无比,意识渐渐模糊。

    然后恰好他旁边,另一位叶氏的子弟,忽然面色青白道:“应是真的,你们看那边!”

    裴德诏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只见那边正有几个衙役,一边敲锣打鼓的走过来,一边大声的宣扬:“吾等奉圣上之命,将匈奴请和之事,广而告之——”

    裴德诏没能听下去,只觉眼前一暗,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意识。

    叶凌梦大惊失色,连忙走了过来,猛力的按着裴德诏的人中。

    看着丈夫脸上的红潮,摸着这滚烫的身躯,她不由惊慌不已,心想德诏他不是已在半日前发过散了么?为何还会晕迷?

    “还不给我去叫大夫?要咸阳城中最好的。还有,这里何处有水缸——”

    正急急说着,叶凌梦却忽的一惊。她望见楼梯口处,有一位六旬左右的便服老者,登上了这三楼。

    那赫然正是裴德诏的父亲,汉阳裴家的家主,当朝通政使裴让之。可此时这位的眼中,不但没有半点的痛心担忧,反而是满含着怒意与失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433章 柱国之臣(二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433章 柱国之臣(二更)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