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434章 鲜花着锦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434章 鲜花着锦

    “不出郭先生所料,那匈奴冒顿,果然是降了!”

    傍晚当咸阳城内,开始人声鼎沸之际。城北安国府中,也是一片喜气洋溢。

    魏征大步走入到国公府的正堂内,精神振奋无比。

    “政事堂那边已确证了,说是政事堂与枢密院几位相公,都在两个时辰前被陛下急召入宫,至今还未出宫。另有政事堂属员,正与礼部户部之人,商议国公大人的封赏与食邑诸事。国公大人封王,此事出自于裴相之口,确凿无误!”

    他自鬼谷书院退学之后,数年来都于俗务中沉浮历练,本可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可此时魏征,却仍是压抑不住欢喜,也不愿掩饰。此身毕竟已是嬴冲门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嬴冲能制服匈奴,功业彪炳,他身为幕臣,自然是与有荣焉。

    不过待魏征进门之后。才发现新任的安国府长史谢安也在——

    他微微一怔,随后就肃容一礼。

    “谢长史的消息,却是要比你更灵通些。”

    郭嘉揉着额心,心里却在苦笑。他的主君眼里,看来是完全没有‘养寇自重’这四字。

    借助匈奴人的威胁,安国府本可在之后数载,将整个冀中冀北,都完全掌握在手中的。

    可如今北境的威胁扫平,那些权贵势族看到了机会,多半会蜂拥而上。

    冀北之地。安国府只怕难以独览,

    不过,如仔细想的话,这也是理所当然。他的主公,不会容许大秦在北境,损耗太多国力的。

    毕竟那位的仇家,除了秦境儒门,天庭与太学主之外,还有关东六国——

    正因六国的合力伐秦,才有神鹿原之败。

    摇了摇头,郭嘉看着对面的谢安:“那裴宏志老奸巨猾,不知谢长史,可有良策应对?”

    魏征扬了扬眉,在下首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做出倾听之色。

    郭嘉之所以说裴宏志奸猾,是因这‘郡王’爵位,对于嬴冲而言,并无丝毫补益,就只是名义上好听而已——

    安国公本就有着‘仪同郡王’的加封,那么有没有这郡王头衔,也就无关紧要了。

    并非世袭罔替,也不会在廷推之时,多增一票,亦没可能因这爵位,添更多权柄。

    就为了这有名无实的王爵,安国公需要付出许多。战功因这二字,被抹消了大半不说,还有王爵无旨不可出京,一应行止都需知会政事堂等等,限制诸多。

    简而言之,就是得虚名,而无实利!

    且十五岁封王,不知会引来多少人羡嫉,这就是将国公大人架在火架上灸烤。

    故而他回府之时,也在想此事,该如何破解。

    “无法可解,裴宏志既已有了暗示,那么国公大人封王,必已成朝野共识,大势不可逆也!哪怕参知政事张苍等人,也会倾力促成此事。”

    谢安神色平静,从容答着:“可以在下看来,如今殿下所需,正是这虚名。无论在朝在野,这名望二字,都足以决定许多事情。郡王与国公,份量截然不同,也就是所谓法术势中的‘势’字。那尚书仆射裴宏志,何德何能,为何就可抗衡陛下?无非就是得势而已。东河裴家数千年之声望,能使秦境世家甘心附从,使陛下他忌惮万分。故而以安之见,不妨顺势为之,一举两得。”

    郭嘉闻言不禁失笑:“长史的意思,是要我等借力而为,养望蓄势么?这倒是一条上策,以名望收拢朝中良才,一样可得实利。”

    魏征静静听着,不禁眉头大皱:“此策不妥!殿下他现在封王,实在太早了。眼下的安国府,仍需以垒实根基为上!”

    这谢安说的是颇有道理,这个时候,安国府还欲在势力上更进一步,只怕会适得其反。

    与其如此,倒不如先养望——

    可他却下意识的感觉不妥,认为嬴冲似谢安所说的那般走下去。迟早会成为另一个裴宏志,另一个东河裴家,也早晚会走到天圣帝与皇室的对立面。

    可据他所知,他的主君,并无此志。他与嬴冲相处数月,已知主君之所求,一为父母之仇;二为抒胸中抱负,继其父之遗志;最后才是光耀门楣。

    可这后者,却无非是争口气而已,对于嬴氏日后究竟会怎样,国公大人他其实并不在意。甚至此时攫取的权势,也只是为实现前二者的工具而已。

    养望蓄势,确实能得一时之利,可日后他的主君,难免为众人之意所挟——

    这与国公大人他的志向,截然迥异。

    “确实是早了些,可如今时也势也,无计可施。除非国公大人,肯在这几年中安心蛰伏。”

    谢安摇了摇头,然后眼含深意的,望着对面:“不知郭兄以为如何?”

    “有利有弊,然而事在人为。”

    郭嘉似笑非笑,将手中茶杯高高举起:“今日殿下之功业,终究是一件喜事,不对么?“

    魏征依旧蹙着眉,有些不解的,看着郭嘉。他不信以郭嘉之志,看不清谢安的用意。

    可为何这位,却是这样的反应?这个谢安,是站在世族的立场,为国公大人打算。

    那么郭先生他,又是为何?是有办法,只收其利,排除弊端,还是另有所图?

    凝思了一番之后,魏征却还是举起了茶杯。

    郭嘉说的不错,国公大人他制服匈奴,的确是一件大喜事!如今封王之事,已可确定无疑,哪怕陛下他,也无力阻止。

    可能仅需几日之后,他就需改口,改称大人为殿下了——

    ※※※※当襄国公王籍的马车,驶入咸阳城的时候,就已听得满城的爆竹声响。

    他毫不觉意外,只因一个时辰之前,朝廷最新的动向,就已由王家的暗卫,传到了他的手中。

    这个结局,他早在数日前,就已意料到了。可即便如此,他的脸色,也仍是难看到了极点。

    “居然真的把匈奴人给逼降了。”

    此次王籍入京,他身边带着的侍妾,仍是卫菱纱。此刻这位,正啧啧有声的笑着:“还真如你所料,天圣帝数十年都未能达成的功业,却在他手中完成了。真让人意外——”

    “六十万大军,进逼阴山。匈奴无兵可用,除议和之外,已无路可走。”

    王籍说完之后,却又一声轻哼:“可若非是七年前,李亿先与匈奴大战连场,歼敌百万,先就大伤了匈奴人的元气。以他嬴冲之能,又如何能逼那冒顿低头?”

    卫菱纱不禁失笑:“那么夫君的意思是说,这次换成是你,一样可得此殊功是么?”

    王籍的面色,于是更显青白。双唇蠕动了片刻,最终还是说不出违心之言。

    “那位天圣帝,他绝不会用我!挥六十万军,直入草原。这样的胆魄,本公亦不如。”

    其实之前,阪泉原那场大胜,他也同样做不到。如把双方的封地互换,以襄阳王氏的实力,能在三日之内,动用三十五万以上的精锐!那么他克汤神昊,平彭莹玉,甚至之后破匈奴铁骑,都不是什么难事。

    可若他王籍,置身在嬴冲那样的处境,却绝无可能劈荆斩棘,开拓出这样一条通天大道。

    且他手中,也没有云光海那样的阴阳师——

    换而言之,将二人的位置对换,他也没可能取得嬴冲那样的功业。

    “那你还说什么?该说这位,真不愧是能胜过夫君之人么?蛰伏隐忍,不惜身染恶名。一朝奋起,杀嬴弃疾,灭武阳嬴氏,将宗族视如无物,快意恩仇。这样的男儿,真让人欢喜——”

    卫菱纱啧啧赞叹着。随后又感慨道:“封王呢!过个一两月,日后见他就该称殿下了。夫君你之前总说是再等等,再等等,可如今却已等到那位,长成擎天大树啦!”

    王籍也觉失策,听了卫菱纱的称赞之言,心中更觉不适。不过他也觉自己心态失衡,勉强平息了一番心绪后,神情平静道:“确已成擎天大树!如今安国府之势,正是烈火烹油,有鲜花着锦之盛。可如今局面,他若应对不当,只怕有灭顶之灾。”

    “灭顶之灾?”

    卫菱纱的眼神疑惑,她不如此觉得。

    那安国府看似才新近崛起,可此时嬴冲所面临的势态,远远优于襄阳王氏。

    襄国府世镇襄阳,常年需应对来自楚境的威胁。族中的宿老与供奉强者,大半时间都需坐镇于楚秦边境,平时无瑕他顾。

    反倒是安国府,扫平匈奴之后,门下数十万大军,数位权天境,都将闲置。

    传闻中,此时嬴冲旗下,可是有着至少五位权天——

    王籍却未再说什么,只淡淡的说道:“你可知,太学主已经离开了鲁国太学。不久之前,有人见得这位,已再入函谷关。”

    “太学主?”

    卫菱纱面色微惊,她出身宗派,见闻广博,自是知晓太学主的威名。

    那位可是夫差之下,这天地间公认最无敌之人,实力无限接近于开国之境。

    三十年前,此人西至咸阳,错非是最后输了守正道人一剑,此时的天圣帝,早已寿终正寝。

    再若非是这位,被守正重创,现在的夫差,未必就能战而胜之。

    如此说来,安国府与天圣帝,又有对手了——

    可随即她就未在意,太学主来了又怎样?如今可与三十年前不同,天圣帝已执掌大权,尽得皇室传承,太学主想要胡作非为,兴风作浪,可不太容易。

    不过这么一来,她倒也明白了,夫君他这次入咸阳的用意。

    浑水摸鱼么?而且——

    “夫君你这么说,终究还是在妒忌吧?

    王籍的神情,顿显沮丧无比,目中满含懊恼之色。

    ps:下一更可能有到晚上8,9点,卡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434章 鲜花着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434章 鲜花着锦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