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446章 雄心勃勃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446章 雄心勃勃

    嬴冲扩张武安王府实力的计划,堪称是野心勃勃。

    天位八十七人,加上武安王府现有的天位,以及出身赢氏族中的天位七人,最终天位强者的人数,足达一百二十人以上。还有部曲十一镇,团结兵四师十二镇,嬴氏族军五镇,总计武安王府直辖的兵力,将达十八万左右。这还不包括洛州遗民,那至少十五万的动员量——

    只是考虑到财力不足,嬴冲只能先完成其中四成,剩余的部分,准备待之后的几年,再陆续招募。

    其实哪怕是完整的数量,对于身为冀宛宗主的嬴氏而言,仍嫌太少。可这已是他倾其所有的结果,这次北上所有缴获的天位墨甲与银钱,都将填入这个无底坑。

    可他又不得不如此,陛下他二次变法,要是能顺风顺水,也还罢了。可如有什么不测,他的武安王府必须拿出足够的力量。才能在镇压北方四州之余,仍有余力南下雍州。

    部曲的整训编练,嬴冲可以托付给岳飞。可对于天位的招募,他却必须自己亲自负责不可。

    嬴冲务求身家清白,忠诚可靠。这些人,以后连同他们的子孙,都将是安国嬴氏的家臣。价值十万甚至数十万的墨甲世代传递,成为武安王府的支柱。此时一个走眼,都是极大的损失。哪怕这些墨甲,嬴冲都可收回炼化。

    只是现如今,武安王府树大招风,无数人想要往他的麾下安插人手,想要招揽到真正‘可靠’之人,难如登天。尤其对天位玄修的招揽,最是艰难。

    于是到最后,嬴冲还是没能离开之前办到,只敲定了区区七名人选之后,就不得不启程南下。准备到咸阳城后,再继续物色人手。

    这件事急不得,越是急于求成,越易出错。

    而到九月初五,嬴冲准备动身回返咸阳之时。他将身边所有五位权天级强者,都全数带上。

    封地之内,他只留下了嬴天卓坐镇。此时的这位铁龙骑统领,配合麾下三千道兵,实力甚至可与越倾城硬撼,

    ——这是他在草原之中,就已尝试过的。嬴天卓的战力,虽是弱了一线,可凭借玄鸟赤元旗,却能抗衡越倾城半日而不落下风。直至大半的铁龙骑,都失去了恢复之能,这才败落。

    越倾城无疑是留了手,可嬴天卓综合铁龙骑的战力比肩伪开国,也是事实。

    如非是这支道兵带在身边太累赘,许多场合不方便。且嬴小小那边,也使嬴冲看到了希望。他几乎就打算带着这三千铁龙骑回京。

    而如今封地这边,有嬴天卓这样的强力人物镇压。此外还有暂驻于解县的山陵卫,可以依靠。日后解县这边安全,倒是无需怎么忧心。

    只是嬴冲,还是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他还是缺少一个位可靠的镇国,为他镇压封地——

    嬴月儿与孔殇九月不可或缺,也不能离开邪樱枪太远距离。虞云仙一心仙道,没耐心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这次从草原返回之后,就独自回归丰州紫光洞内,准备潜修三月。一羽夺命羽飘离,乃是编外,平定匈奴之后,此人就已完成了承诺。此后要想使动此人,就必须有具体的目标才可。

    而许褚的实力,还不足助他压制冀宛二州。至于左天苍,他还不能完全信任。

    嬴冲想了又想,还是准备把希望,寄托在张承业的身上。只需为张承业更换一具合身的乾元级墨甲,再将许褚的那尊‘虎神’加以改进,弥补隐患。

    这二人联手,倒也能勉强应付了。再还有虎踞堡,那里还有一个惊喜,正在等候着他——

    ※※※※

    嬴冲来的时候,是自雇的机关轮船,可当回程之时,乘坐的却是朝廷专门调拨的一等官船。上下八层,雕龙画凤,豪奢无比。除了配有魔纹风帆之外,还有安装在船后侧的机关暗轮。一日之内,可行一千五百里,不但快到极致,更是四平八稳,途中一点摇晃也无。

    除此之外,还有一只三千人的水师护航,顺便充任仪仗。

    于是这次的航程,再无人敢来犯武安王府的虎须,嬴冲也能安心在炼神壶里,继续参悟那盘古剑神经。

    虽是连续二十余日,都成果不大,可叶凌雪那边,却有喜讯。

    这所谓‘有喜’,倒不是她肚子里有动静了什么的,而是叶凌雪的修为,已真正突破至小天位境界,

    这也与嬴冲有关,那阴丹有成,牵引之下,叶凌雪恢复的速度,大大加快。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凌雪在修行上的才华尽显。不但在练气一道突飞猛进,武道修为,也在逐步恢复中。

    嬴冲怀疑,可能日后他的妻子,还要比他先一步,踏足到大天位境。

    其实叶凌雪的修为突破,对现在的武安王府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

    可嬴冲依旧欣慰,这是因石碑中的预言——他的妻子,是投缳而死。

    可一位修行有成之人,岂可能死于绳缳之内?

    凌雪又不似他母亲,早年因一事修为全失。除非是这二十年里,凌雪她也同母亲一般,出了些事故。

    此时他妻子的修为,突破了天位境界,也就意味着叶凌雪的未来,同样会发生变化。

    只是叶凌雪本身,却并无什么欢喜之情。反而是同他的二姐嬴宣娘一样,神情恹恹寡欢。

    嬴冲知晓缘由,前者是为情所伤,后者却是为阳江与郑渠两岸,那残破凋敝之景。

    嬴冲无言可劝,只能任之由之。昔年百骨神庭内,叶凌雪为镇压水脉,连性命都差点丢了。此时见得沿途惨况,怎可能毫不在意?

    可这事他也无可奈何,一月前朝廷下旨,命各地豪贵之家捐献银钱粮草,以赈济灾民。他身为冀宛宗主,已号召旗下宗党,捐金九百万余。

    可对于各地灾情而言,却是杯水车薪。

    他是直到从草原回归之时才知道,这次的大水,规模远远超出他与天圣帝预计之外。死伤亦众,冀宛宁元四州,至少有九百万人身亡。再加上那些未入民册的隐户,可能高达一千二百万之巨!

    真正死于洪水之人极少,主要还是粮荒与战祸。尤其是近几月,大乘天国与各处乱匪在灭亡之前,最后的疯狂,几乎将一些地域,烧成了白地。

    他现在是有心无力,冀宛二州,本就是灾情最重的地域。各家宗党,其实拿不出多少钱来。

    只有元州稍好些,可那边素来是朱国公一族,池春高氏的地盘。转投武安王府旗下的世族,其实不多。

    九百万金,已是他们能拿出的的极限。他已尽到了自己的力量,问心无愧。

    而此时嬴冲,依旧是全力以赴的,继续参研那本上古经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446章 雄心勃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446章 雄心勃勃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