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四六零章 师兄不懂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四六零章 师兄不懂

    献捷大典后的第三日,就是林太后的寿辰。嬴冲又是一大早,就爬了起来,在十几位侍女的合围下,开始了‘梳妆打扮’。

    只是这次,他实是受不了那身繁复累赘的郡王袍服,干脆就只将一套禁军将官的制式银甲套在了身上。不过这也是特制的,银甲看起来厚重,可其实轻便之极,不但感觉不到什么重量,也行动无碍。

    然后嬴冲又练了整整一个时辰的大自在玄功,才等到叶凌雪装扮完毕,从房内行出。

    二人同车而行,乘坐着一辆由四头翼龙驹拉拽的马车,前后还有整整八百人的骑士护卫,队伍浩浩荡荡,往那皇宫的方向行去。

    “妾还以为夫君,昨日会去见一见那林依语的。”

    叶凌雪看着窗外的风景,不但言语淡淡,脸上也看不到什么表情:“毕竟是夫君的红颜知己,又有挡刀之恩。夫君将她置之不理,似也太无情了——”

    嬴冲闻言,当即用鼻子嗅了嗅:“好酸!这车里面难道是洒了醋?”

    “夫君这句话,臣妾可听不懂。”

    叶凌雪的粉面上,顿时是红潮满面,下意识的就急急解释道:“臣妾只是想要提醒夫君而已,别让人议论你薄情寡义。你把她丢在外面,如今都已大半年。是杀是刮,总需给她个交代,”

    “是是是!为夫多谢娘子提点。”

    嬴冲先是禁不住哑然失笑,可随即他目光,又恢复了凝肃:“见是肯定要见的,不过不是现在。”

    大典之后,他在武安王府休息了一整日,都未起意去见那林依语。这非是不能,而是不愿——

    以前的‘夜狐’,查不清楚林依语的根底。可换成嬴鼎天掌握的‘玄雀’,却是轻而易举,就辨识出了林依语的来历。

    ——合欢教精心培育的魅女之一,也是此教圣女的备选。

    就是嬴鼎天的这份情报,将嬴冲对林依语的所有美好印象,都全数粉碎。

    林依语当年对他曲意奉承的目的为何?对自己能有几分真心?那日为自己挡刀。是欲回到他身边么?又是什么用意?

    嬴冲不自禁的就会想到这些,随后不寒而栗。

    如说他之前,对于收林依语为妾这件事,态度还在两可之间。那么现在,就已是彻底打消了念头。

    那合欢教虽非邪教,只是道家的一脉支流,讲究以阴阳交泰,和合**的法门,问鼎天道。

    可这一门,早就非是当初的纯粹道门。里面乌烟瘴气,绝非是什么好东西。

    于是他现在又开始头疼,到底该如何处置这林依语才好。甚至萌生出了,将这昔日的旧欢,‘处置’了的念头。

    “啧,男儿果然都是薄情之辈——”

    嬴冲一边感叹着,一边摇头,心想连自己都是这样了,又何况其他的男子?

    “本王以后一定要告诫女儿,这天底下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叶凌雪莫名其妙,诧异的看了嬴冲一眼,之后就又懒得理会,继续眺望那窗外之景。

    ※※※※

    进入皇宫之后,夫妇二人就又分头行动。嬴冲要前往太政殿参拜圣上,随朝臣恭贺。而叶凌雪身为郡王妃,超品命妇,大秦身份最尊贵的几十位女人之一,则需前往林太后处贺寿陪驾。

    嬴冲略有些担心,他与林家的关系可不怎么好。当初因那林国丈之事,几乎将这位太后气晕。

    那时他只觉是爽快之至,可现下却有些后悔了。有些担心那老太后,会为难叶凌雪。

    毕竟名义上,这个比天圣帝还年轻的女子,才是大秦妇人中,位于最顶端的那位。

    可叶凌雪自己,倒是不怎么在意,反而自负一笑:“怕什么?所谓妻凭夫贵,我家夫君,可是当朝郡王!手掌南北数十万雄兵,是大秦最顶尖的权阀,便是给她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本宫怎样的。”

    嬴冲愣了愣神,而后赞同的点了点头:“她要敢当面给你难堪,本王让他们林家日后都活不下去!”

    这句话,可绝非是吹嘘,以他如今的权势,那小小的林家,弹指可灭。如今也就是碍着那位林太后,不好下手而已。

    这位已活不得多久,一旦薨逝,林家的兴衰生死,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目送叶凌雪在一众侍女的簇拥下离去,嬴冲才又带着一身侍卫打扮的嬴月儿,迈步走向了太政殿。只是他运气不好,才没走几步,就撞见了熟人。

    当嬴冲远隔着数百丈,听见后面王籍的呼唤声时,就不禁一阵暗叹。心想早知如此,就不该顾及,直接用那宫中走马的特权,直奔那太政殿才是。

    不过此刻,他却没奈何,只能缓下了脚步,等那王籍追赶上来。

    “武安王殿下来得好早——”

    王籍依然是一身一品国公袍服,细节上稍加整饰,显得风流倜傥,仪表风流。

    “如今想见师弟一面,可真不容易。好在今日运气不错,恰好撞见。愚兄近日欲邀师弟过府一叙,不知师弟近日,可有空暇?”

    嬴冲却并未答话,眼第一时间,就看向了王籍手中的那枚玉圭:“师兄这次,怎么没拿折扇了?”

    “什么?”

    王籍先是一阵懵懂,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不禁哈哈大笑:“今日虽只是太后的生辰庆典,却也不能不顾朝仪。我拿一柄折扇,像什么样?倒是师弟你这顶盔掼甲的,可有何用意?”

    虽说嬴冲身为一品柱国大将军,神策上将,穿一身甲胄,倒也不是不行。可怎么看,这都不适合于寿宴这样的场合。

    难道是要以这兵甲,向朝中众臣示威?可在王籍看来,这还不如他那身五爪团龙袍,更显威风气派。

    “师兄,这你就不懂了!”

    嬴冲‘呵呵’的笑,此时恰好有一行贵女,正在宫女的带领下,往宫内深处行去。嬴冲便转过头,眼神冷厉的朝那边凝视了一眼。以手按剑,显出威严冷酷之态。

    他如今相貌本就不错,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如悬胆,口似单珠,面如冠玉,加上那一身银晃晃的银白衣甲,顿时惹得那群贵女一片的欢呼尖叫声。

    甚至有两个女孩,当场就晕倒在地。

    王籍一阵目瞪口呆,半晌之后才回过神,心想他这师弟的心胸,可真狭隘,连这都要记仇么?

    当年摘星择主大典时他说的那句话,居然还记恨到了现在。而且是用这样的手段来‘报复’。

    ——这也算是一种报复了。

    “原来如此,师兄受教了!这一身甲,果然高明。”

    王籍强忍住了笑意,面皮抽动着道:“四日之后,本公欲在府中设宴,不知师弟肯否赏面光临?”

    嬴冲依旧一副冷峻的模样,朝着那群贵女点了点头之后,这才转过头来答王籍:“师兄要议的事情,可是指北方四州的茶马生意与榷场?说到此事,本王其实也欲寻你商量来着。你我师兄弟,就不要拐弯抹角了。师兄每年能给我多少茶叶?能否疏通沿途水道,保证沿途畅通?给我武安王府的底价是多少?”

    大秦与匈奴边境,每年有高达九千余万金的交易额。其中一为墨甲,二为盐,三为牛马,四为皮毛,五为茶,六为铁器。七为各种异金矿石。

    而如今两国边境的两大榷场之一,就掌握在他的手中。

    嬴冲估计自己哪怕换个供货商,也赚不到多少银钱,反而多生变数。可这茶马生意,哪怕他不赚钱,也不愿使这门生意,继续掌握在儒家的手中。

    可若王籍,没有从那天水周氏与恒祥商号的口中,虎口夺食的本事,那么他,也不会主动去做这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不愧是师弟!快人快语——”

    王籍哑然失笑,心想嬴冲刚才所为虽是荒诞,可这脑袋显然还是很清楚的。

    正要说条件,他的瞳孔就微微收缩,看着嬴冲挂在腰间的弧形剑鞘——

    “师弟你这可是,离别钩?”

    王籍的眼神不可思议,用看疯子的眼神望着嬴冲。这个混蛋,居然将‘离别钩’这样的凶器,带入到了宫廷禁地!没必要这么凶残吧?

    “你是说这个?”

    嬴冲将那离别钩拔了出来,朝王籍晃了晃,随后一笑:“朝廷可无规制,不准本王带什么样的兵器。”

    御前禁兵,群臣面见陛下时,无论什么样的兵器与墨甲,都不可携带。

    嬴冲却是例外,他有御前佩兵的特权。而朝会之时,他要携带什么样的兵器,就全看他心意了。

    也不知是否巧合,此时刚好有一位三品大员从旁走过,竟也认得这东西的来历,不禁一声惊呼:“这是离别钩?”

    王籍循着这声音望过去,只见那正是当朝正二品的右都察御史李阳。此刻这位的脸上,却毫无血色,眸中微含惧意。

    见得此景,王籍心中了然,心想这才是真正的示之以威。嬴冲有离别钩在手,他可以随时随刻,取任何一位官员的性命。且只需一个宝物‘失窃’就可脱罪,也自有人代死,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

    思及此处,王籍不禁摇头,心里已开始替左尚书仆射裴宏志哀叹起来。

    有这样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这位当朝宰相日后,怕是有得头疼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四六零章 师兄不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四六零章 师兄不懂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