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469章 踏平一切(三更拜求月票求推荐)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469章 踏平一切(三更拜求月票求推荐)

    “真的情深意重么?我看不尽然。”

    叶元朗却眼透哂意:“我看他,只是忍不下那口气而已。宏博七岁习武,至十岁时老夫阻之。十六岁与淑妃两情相悦,也同样被老夫拆了缘分。之所以如此,无非是与老夫斗气而已。”

    叶凌空倒是不在意叶宏博,是否真的对那淑妃情深意重。他说这句,也非是真心为叶宏博辩解,只是试探祖父心意,兼显自己为人公允。

    “那么二婶怎办?以孙儿之见,婶娘他定然还在世,此刻多半是在长生道那位真人之手。此事一旦走漏了风声,必定影响我叶家数千年声誉。是否要遣人——”

    “我们叶氏,就当她死了吧。”

    叶元朗回过头,见叶凌空是真的忧心忡忡,不甚赞同的神色,不禁哑然失笑。当下他又随手将一份文书,递到了叶凌空的手中。

    “你看看这个再说!”

    叶凌空略觉惑然,可当看过之后,却是一阵诧异无比:“李家这是,要和离?”

    他手中拿着的,正是一份‘和离’的文书。

    按照秦律,夫妻离婚有着‘休妻’与‘和离’二种形式,前者自不用解释。而后者,则是按照以和为贵的原则,夫妻双方和议后离婚。如此一来,可不损女方声誉。不过这通常是丈夫一方,犯有过错的情形下。

    可随后叶凌空就觉疑惑,这李家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敢行此辱及叶氏门庭之事?

    李氏也是大秦十七家一等世阀之一,这才有资格与叶府结亲。可一等世家之间,却也有区别。

    叶、蒙、卢、王、嬴、裴六姓,如今哪怕是放诸于整个天下,都是最顶尖的权阀。

    这李氏要与他们双河叶氏扳手腕,这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李氏居于西陲之地,一向都与武德郡王府亲近。只是近几十年,武德郡王家需固守凉州,就只剩下李氏在朝中独自苦撑,”

    叶元朗淡淡一笑:“可如今武德郡王世子蒙文入朝之后,却将群臣都置之不理,只与武安郡王相善。二者之间,互访不下十次,如今更是结成了亲家,已为通家之好。”

    叶凌空倒吸了一口寒气。已经明白李氏的底气何在。他生性虽不是特别聪慧的那种,可若到这时候,还搞不清楚其中究竟,那就有愧于老郡王这么多年的训导调教。

    “也就是说,与其撕破脸皮,倒还不如让二婶,就这么离去?”

    这份和离书,要他们同意是不可能的,可如不同意,李家后面,还有着风头正盛的武安郡王。甚至定武蒙氏,也可能插足。

    这样的场面,极可能发生。在外人看来,嬴冲能够崛起,他们武威王府这个岳家居功至伟。

    可他却最清楚不过,他那位妹婿,自始至终都极是谨慎,避免从叶氏这里借力。

    那嬴冲如欲翻脸,并无道义上的负担。

    而两方之间一旦互斗起来,诉于府衙之上,让人瞧了笑话且不论。以叶家之力,却未必就有能对抗这几家之能。

    反正这丢人,他们是丢定了!

    与其如此,似今日这般,反倒是最好不过。

    “那小家伙的性情,由此就可见一斑了,性烈决绝至此。”

    叶元朗如此评价着,面上却含着笑意:“他对凌雪,倒是肯真心维护。只是他没想到,你那四妹,也不是一颗软柿子,自有手段化解。”

    叶凌空却有些不以为然:“祖父对这位武安郡王,是真的很看重?”

    闻得此言,叶元朗不禁斜睨了孙儿一眼:“在你想来,是否以为武安王他的性情,只适合开拓,不利于守成?”

    “是!”叶凌空坦然承认:“在孩儿看来,武安王他性情太过刚烈,或能横行一时,却难得意一世。”

    且不说今次的变法,双方胜负难料。便只那天圣帝的寿元,就为武安王府的前程蒙上阴影。这位陛下虽对嬴冲宠信有加,可却活不了多少年。

    一旦陛下身死,继任之人有谁能忍受得了嬴冲的霸道跋扈?而大秦朝中世族,又有几家不对嬴氏眼热?只是时机不当,暗自隐忍罢了。

    “你能见得这点,可见是最近大有长进,确可为我叶氏的守成之主。”

    叶元朗先是赞赏,接着却又眼含哂笑的,看着楼外:“可接下来的几十年,却必有乱世将临!要守住我叶家基业,绝非是一介守成之主,能够办到。”

    说完这句,叶元朗又长身而起,伟岸的身躯,来到了窗栏之旁:“还有一类人,他们有能力打碎一切!拦了他的路,斩开便是;阻了他的道,踏平就可。我倒觉得,天圣帝若然驾崩,就是许多人走到末路之时。”

    “祖父!”

    叶凌空的瞳孔收缩,几乎凝成了针状。他没想到祖父对嬴冲那厮的评价,会是如此之高。

    “是否办得到且不论,可既然已结下了这一门好亲——”

    叶元朗发出了一声朗笑:“我叶家总不能要往外推吧?”

    ※※※※

    嬴冲回府的时候,是与通政使裴让之同车而行。而叶凌雪,则暂与她的大姐叶凌梦同坐一车。

    因武威郡王府门口的那场‘变故’,裴让之正神情略含探究的,仔细看着嬴冲。

    嬴冲本人则是淡定自若,毫不觉不适,反是笑意盈盈:“裴大纳言此番特意寻本王密谈,可是欲为令公子求情?”

    “愚纯之人,老夫暂无意让他重归朝堂。能得殿下怜悯,将他放过,就已心慰了,”

    裴让之摇了摇头:“老夫此来,只是受裴相之托,为他带一句话。问你何苦决绝至此?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

    “决绝?儒门先兵后礼,本王可是记忆尤深。”

    嬴冲失笑:“本王月前那般折辱,裴相居然仍能忍耐,居然如此高看本王。”

    裴让之神情淡然:“殿下你,确值得裴相如此。”

    此时安国嬴氏手中,数十万边军禁军。还有北地冀宛二州,那些经历过战事的精锐,正是天圣帝,最倚重的支柱之一。

    砍断这条臂膀,就等如是釜底抽薪。

    否则有这百万大军震慑,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那便请大纳言转告,父母之仇,本王不可不报。陛下之善政,本王也愿鼎力襄赞。”

    嬴冲说完,又意味深长的反问:“容本王斗胆问一句,大纳言如今,可是已与左丞相一党?”

    这位虽也是姓裴,却是汉阳裴氏,与尚书仆射裴宏志的东河裴,并非是一家。

    几千年前,二家的先祖,倒是一人。可这么多年之后,二家早已渐行渐远了。

    故而嬴冲是万没想到,裴让之会代裴宏志发声。这位的通政使职司,在朝中极其关键,勾连上下,似如咽喉。一旦失陷,朝中必定再有变局。

    ps:双倍月票期啦,三更泪求月票求推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469章 踏平一切(三更拜求月票求推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469章 踏平一切(三更拜求月票求推荐)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