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476章 散朝余波(半夜更新求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476章 散朝余波(半夜更新求票)

    当司礼监掌印太监米朝天宣布散朝之后,这整个太政殿内,瞬时沸腾。在场所有朝官,都无离去之意,都是三五成群,各自议论纷纷,使嗡然之声四起。

    被扣了整整半年薪俸的嬴冲,却嫌殿中嘈杂,独自往殿外行去。他并不似往日那般,用八字步走路。可此刻却更似一只螃蟹,横行霸道,气势迫人。所过之处,一应人等,都如水流般往旁分开,不敢阻其道路。

    更有无数道或含敬佩,或含惶恐,或是好奇,或是忌惮的目光扫望了过来。

    更有嬴氏宗党,与一众籍贯在北地的官员,自发的汇聚其后。上朝之时不过是三百余位,散朝之后,却是近五百人,

    多出来的,都是钦服于这位武安郡王的手段与才德,甘愿附之骥尾。

    而新任的吏部侍郎皇甫射,更是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嬴冲的身边,感激涕零:“下官多谢殿下,今日简拔举荐之恩!此恩此德,皇甫射绝不敢忘。从此我皇甫家,必以安国嬴氏为马首是瞻!”

    之前拜嬴冲为宗主时,类似的话他其实已说过一次,可那日却绝无法与今次相较,是真正的诚心诚意,甘心拜服。

    苑马寺卿与吏部侍郎,同样是三品,前者更是当朝小九卿之一,地位尊崇。然而如论权柄,二者间可谓是判若云泥!

    周围之人,也同样投以艳羡之色。

    皇甫射年纪六十五,几乎用了大半辈子的时间,才爬到三品高位。所有人都以为这位的仕途,已经到此为止了。放弃固原卢氏,转而拜入安国嬴氏门下,想必也是无奈之举。

    可谁都没想到,仅仅数月时间,这位武安王殿下,就已将这位,强行推举到吏部右侍郎的高位,手握天下近半四品以下官员的升降任免。

    “皇甫少宰有心了!”

    嬴冲驻足笑了笑,伸手将皇甫射扶起道:“也是右少宰近年主掌苑马寺政绩卓著,清廉有德,才有今日这样的机会。也望右少宰,日后勿负陛下与本王所望,能为朝廷简拔良才,”

    ——吏部在古时被称为天官,故而世人也将吏部尚书称为太宰,而左右侍郎,则名为少宰。故而此时嬴冲,以右少宰称之。

    皇甫射明悟其意,这是指点他上任之后,仍需谨守操行。当下容颜一肃,再次躬身一礼:“殿下之言,皇甫射已谨记。必定克勤克俭,绝不负殿下之望!”

    口中却绝不提天圣帝,只以嬴冲为举主。今日他能迁任吏部右侍郎,也确是武安郡王一手为之。

    嬴冲无奈,只能任之由之。这举主之制,在大秦流毒已非一日,便是他也无可奈何。

    而其余诸人,则更不以为意。嬴长安更神情兴奋道:“为安石公回朝之事,朝中争论数月而不能决,北地赈灾诸事,亦因此迁延阻滞。可如今郡王殿下入朝,却都一言而定,可谓是尽显我北地世族声威!”

    嬴冲微笑,此事他也颇为得意,不过却并未忘形:“此为长史之功!出此良策,居功至伟。”

    谢安一笑,朝嬴冲一礼,以示不敢当。而周围诸人则是高声赞誉,兴高采烈。

    在嬴氏宗党中,他这个出身南方士族的王府长史,一直都是格格不入。直至此刻,才总算融入其中。

    “可笑那叶宏博,真不知吃了什么药。敢与殿下为敌。”

    此时后方,又有一人冷笑:“真是螳臂当车,自取其辱!”

    说到叶宏博,皇甫射又神色微动:“殿下,那叶宏博门下之人,可要下官——”

    他言语未尽,嬴冲却已明知其意,微一摇头:“此事无需太放在心上,只需本王在朝一日,他就一日不能回京!”

    他说这句话,并未刻意收声。周围听闻之人,或是心领神会,或是凛然生畏。

    叶宏博此时就在不远处,那本就苍白的脸上,又显出了一层青意。

    嬴冲却毫不在乎:“吾等在朝为官,收取民脂民禄,当以克己奉公为上。党同伐异,不得已而为之,绝不可为些许私怨而排除异己。日后右少宰秉公行事就可,有才有德者,可以照常任用升迁,而如见无才无德之辈,也不能让这等人窃居权柄,祸乱朝纲。”

    他是真的不在意,叶宏博党羽再多又如何?此人在外不出三载,一众喽啰,必将散尽。

    三年时间,那双河叶氏,如还不能尽收叶宏博的私人部众,那么这满朝上下,都会认为武威王世子叶宏志软弱可欺。

    可嬴冲虽是这么说,皇甫射领会的却是另一种意思,目中闪动着冷意。

    心想殿下之言,无非是让他谨慎行事,以免落人话柄。故而此事当需徐徐图之,终要让叶宏博门下,在朝中无立锥之地才好。

    而嬴冲此时,又交代着:“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北方赈灾诸事。这次被本王弹劾之后,政事堂与工部,定不敢再拖延怠慢。可那工部等人,却难免要心生怨意——”

    正说着话,嬴冲却见前方武威郡王叶元朗,正笑意盈盈的,在前方廊道上等着他。

    嬴冲哑然失笑,挥了挥袍袖。周围诸朝臣见状,便又纷纷一礼,而后各自匆匆散去。

    待得四下无人,嬴冲才走到了叶元朗的身边,执礼甚恭:“孩儿嬴冲,拜见岳祖父大人。”

    “你我祖孙,无需如此!”

    叶元朗笑了数声,而后示意嬴冲与他并肩而行:“而今见你羽翼丰满,本王真感欣慰。今日朝争,也是赢得漂亮,让人惊艳。许久都没见到这么精彩的朝争了,裴宏志他败得不冤。汝之风采,那时真让本王心灰意冷,清江前浪推后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啦。”

    嬴冲闻言莞尔:“祖父过誉了,岳祖父大人老而弥辣,岂是嬴冲能比?”

    “可这一次,你却给我那孩儿,狠狠的上了一课,”

    叶元朗依旧是唏嘘感慨:“堂而皇之,以力强破!釜底抽薪,宏博他虽有千般手段,却也无可奈何。”

    “祖父大人,这是怪孙女婿么?”

    嬴冲眯起了眼:“说到岳父大人,我也奇怪。为何他敢这般胆大?感觉祖父大人您这次,颇有纵容之嫌,要使我翁婿翻脸成仇呢。”

    他武脉已复这件事,别人不知,难道这位武威郡王,还能被瞒在鼓中?

    可那叶宏博,却依然敢对他生出觊觎之心。

    叶元朗先打了个哈哈,而后避而不谈,转顾其他:“这次寻你说话,只是想要交代冲儿你,有空的话多带凌雪她来叶府做客,日后可切莫因此生分了。本王几个孙女,最喜欢的就是凌雪,平时可想念得紧。还有凌武凌德兄弟,日后可都要靠你来照拂。宏志他心胸狭窄,凌空则性情柔弱,耳根子较软,只怕不会尽心,”

    嬴冲唇角微扯,细想这位老郡王对自家儿孙的评价,可真是刻薄,毫不留情。

    不过他亦未有推拒之意:“祖父大人多虑,雪儿她最敬爱之人,便是老郡王您,恨不得常伴膝前尽孝。至于凌武凌德,他二人已是本王门下之将,自是义不容辞!”

    言下之意,是他已为叶凌武叶凌德之举主,自然是要照拂的。这二位,虽还是叶氏族人,可叶家日后也别想越过他,差遣二人去做什么。

    叶元朗闻言也不生恼,手指朝嬴冲点了点,就又大笑着扬长离去。

    嬴冲也欲出宫,可随即就被童贯拦住,道是天圣帝,想要见他。

    他没奈何,心想好吧,今日要寻他说话的人,是有点多。当下也只得无奈的随着童贯,往后面御花园的方向行去。

    当嬴冲走到一处湖畔旁的时候,就见远处凉亭之内,天圣帝与米朝天等人,还有那白衣卿相刘雪岩,都尽皆在列。

    然后旁边还有个小太监,竟然在学着他说话:“——以工代赈,乃我大秦既定之国策,是为救大秦子民于水火!可似尔等这般拖延怠慢,是否要等到我北方之民死绝才肯罢休?敢问这满朝衮衮诸公,尔等的眼中,可还有我北地百姓的死活?”

    除了声音尖细了一点之外,竟然似模似样。而这小太监,也似演戏一般,怒目圆睁,神情狰狞:“此乃宰执之过!臣请陛下,急招安石公回朝,任职尚书左仆射,以肃朝纲——”

    随后嬴冲,就听亭内的天圣帝一阵开怀大笑,声音爽朗。

    嬴冲暗暗吐槽,心想他刚才还是很注重风仪的。哪里似这个家伙。恶形恶状?

    摇了摇头,嬴冲上前一礼:“微臣嬴冲,见过陛下!”

    天圣帝接见他的地方,与一年前他那次入宫之时相同。可这次待遇,却截然迥异。

    天圣帝直接拉着他在自己身旁坐下。而米朝天与刘雪岩二人。则是纷纷行礼,形容恭敬。

    此时此刻,这位殿下确容不得他们不敬。

    “这一次,冲儿你确实赢得漂亮。”

    天圣帝笑容满面:“可真让朕,看了一场好戏。”

    那刘雪岩也笑道:“虽无缘亲见,可只闻那小太监之言,就可遥想殿下之势,譬如绝世宝刀,无往而不利。”

    ps:十月第一更,求票求票!今天开荒能更新几章了?希望大家给我惊喜啊!

    对了,上一章还忘记感谢创世的书友们。1080914长老,逍遥我心舵主,客尘舵主,书友10***...舵主。小恩俊舵主,书友18650...舵主,緋缨舵主,书友18086...执事,书友16***...执事,书友11740..执事,还有后面一众读者们。

    那边的打赏虽然少,可每周都能有接近二千多推荐,每月都有几百月票,开荒感谢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476章 散朝余波(半夜更新求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476章 散朝余波(半夜更新求票)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