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497章 太离血脉(三更求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497章 太离血脉(三更求票)

    “这是——”

    周衍好半天才回过了神,可他意念内涌起的心潮,却是如惊涛骇浪般的起伏着,眸中更闪动着难以言喻的惊意。

    在他的眼里,穿着那身银白墨甲的嬴冲,竟与那白礼信斗到不可开交。

    不对,应该说是被嬴冲单方面的压制才对!那白礼信修为,高达权天,可在此刻却被嬴冲那似如狂澜海涛般的攻势,逼到全无反击之力,身影狼狈不堪。

    嬴冲他,竟是这么强的?

    那个曾与他一起胡闹,闯祸后一起逃命的家伙,竟已有了如此能为?

    其实很早之前,他就在猜测,嬴冲的武脉,可能已经恢复,也多半已在武道一途上,有了不小成就。只是一直以来,嬴冲未露痕迹,他也找不到证据。

    可却万万未曾意想到,这位的实力,竟然高到了能与一位权天妖王,分庭抗礼的地步。

    周衍心想,强到可以压制一位妖王,这至少也是上柱国吧?

    那么现在的嬴冲,修为到底是在何等层次?大天位?还是玄天位,又仰或权天?

    可距离这家伙前次离开咸阳,也仅仅才一年不到。

    此时七里之外的羽飘离也有些分神,面色凝重无比。

    他虽曾在北境,为嬴冲效力达数月之久。可却从不知这位武安郡王,本身竟也有如此能为。

    那白礼信身具巴蛇血脉,一身血脉神通不俗,又有近千年时间蕴养的本命异宝护身,一身实力,毫无疑问是伪镇国一级。

    而能够压制‘伪镇国’者,也只有同为伪镇国,且凌驾于其上的存在!

    “杂碎!老子一定要吃了你!”

    此时白礼信身中三十余枪,尽管伤势都不重。可那接二连三的创伤,却令他几欲疯狂,

    蓦然身躯幻化,蛇尾如巨鞭般抽打,终将那摘星枪迫开数步。

    而此时它那双竖瞳,亦显出黑灰之色,所有被其目光接触之物,都纷纷转为石质。

    只是在他凝视的所在,嬴冲的身躯与摘星,都化为一片虚无。只有那枪意依旧凌厉如故,洞穿入白礼信的眼瞳之中。

    也在这刺入的刹那,摘星甲又瞬时由虚化实。一声剧烈的震爆声随之响起,浩瀚的元力,令周围的石壁,纷纷坍塌。

    孔殇手执着五色光刀,目光始终都不离嬴冲左右,一旦情形不对,可随时出手救援。

    可随着时间推移,他却已放开了对白礼信的关注。把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周边,警惕着可能发生的变数。

    那位黑蛇白礼信败势已定,这一点可确定无疑。

    这点颇使孔殇惊讶,这一年来他虽常伴在嬴冲身边,却并不知嬴冲的武道修为,竟已到了这等地步。一身真元肉身,也竟是强横到可与玄天抗衡。

    尤其这一战中,嬴冲展现出的老辣,使他意外无比。明明这位,一直都未与人交过手。可此时当嬴冲与白礼信搏杀时,却仿佛是身经百战,无比的娴熟。每一枪刺出都有其目的,动作也是精炼之至,没有半分多余,且暗合天道,可以从容自在的掌控天地元力为己用。

    ——这分明是玄天境才能达到的境界!说明嬴冲的修为,已能上参天道,并已可将之用于实战。

    看来他这位御主,除了邪樱枪之外,还另有秘密。

    孔殇这般想着,眼里却闪动着兴奋之色。天下争龙,十二神器之主,未来都必是强绝当世的存在。

    他如欲胜出,想要完成生前未了的遗愿,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御主。也自是希望自己追随的主君,实力越强越好。

    洞窟中的震荡声,久久未平。烟尘依旧四散,可在那罡力气潮爆发的中心处,那尖锐的兵器交击声,却更显激烈。

    孔殇却已懒得再往那边关注一眼,这个白礼信,不变化成妖躯的话,还能在嬴冲的枪下,多支撑个一百个回合。可在变化本体之后,却连二三十合都支撑不住。

    巴蛇的石化神通,可奈何不得嬴冲的涅槃真火与云龙隐。

    此时他的视线,已经转向了一旁,那位被白礼信称为‘独孤九妹’的女子,眼里显出打量与好奇之色。

    这位雌性妖王,虽是被羽飘离的箭给盯住,可却是嬴冲明令只能击伤,不能取其性命的存在。

    而仅仅须臾之后,孔殇就已知缘由。这位竟亦是玄鸟之后,因他现在,也是妖族躯体之故。

    严格说来,二人间乃是同族——

    也就在此刻,那烟尘的深处,再次爆发出白礼信的哀嚎声。

    此时这头巴蛇,一双眼都已经变成了血洞,惨烈异常。

    那白礼信虽已目不能视物,可其神念仍在,能够感应到自身,已处于生死边缘。

    毫不犹豫,白礼信的身躯,开始疯狂的膨胀,显化出了庞大的妖身。

    “法天象地!”

    只是须臾,那蛇身就赫然已至百丈余长,却仍无停滞之兆。

    白礼信心知这是饮鸩止渴,可在这时,他已别无选择。只能借助这妖体的防御之能,硬抗这位武安郡王的星焰枪。

    可就在下一刻,蓦然一座七层玉塔,出现在他的神念感应之中。虚空土元之力,镇压此地四面八方,也令他的妖身,再不能伸展。哪怕倾尽全力,亦无法再膨胀躯体。

    “本命灵宝?”

    白礼信的心内,终是涌出一丝绝望之意。随后‘轰’的一声炸响,他的左侧躯体蓦然爆开了大片的血肉。

    因双眼已废,便是他的本命灵宝‘星牙’,亦不能及时抵御之故,在他的蛇头左侧七寸,赫然出现了一个水缸大小的血窟,无数的血液,狂涌而出,

    那伤口最深处,距离心脏,仅仅只有四寸之遥!

    心知自己已殒命在际,白礼信已说不出完整的人声,只是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蛇嘶,在这洞窟中回响着。

    大意是在向独孤九妹求助,求她出手救命。

    那火色身影,亦是眼现出不忍之色。强顶着羽飘离的气机遥锁,身影闪动,直奔白礼信而去。只是她身影才刚至半途,就已被孔殇的五色刀光,强行拦截。

    “我二人已是手下留情,阁下还是老实在旁看着的好——”

    话音未尽,孔殇就已一声轻咦,又往白礼信的妖躯看过去。感觉到这妖王的气息,瞬间暴走,狂乱了近十倍有余。

    这是——要自爆妖丹?

    思绪才起,孔殇就已听那白礼信,一阵哈哈大笑:“你们要本王死是么?那么今日这里,谁都别想活——”

    后面的话,这位却再未能说下去。只因这片虚空,已经彻底冻结!众人只见那嬴冲的星焰枪,赫然聚起了无数粗达数丈的雷蛇卷动,强行破入到了白礼信的身躯之内。

    随后这头大妖,在这磅礴的电光冲击之下。不断的震荡颤抖,甚至发出烤肉的香味。

    而随着这大蛇最后一丝生机,渐渐消散,那濒临爆裂的妖丹。亦被嬴冲的‘浑天塔’,强行镇压!。

    孔殇眉头微皱,大袖一挥,就使旁边的周衍昏迷沉睡了过去。也在此时,那白礼信的一身妖丹气血,都被临时覆盖于星焰枪上的邪樱,尽数吞噬。

    嬴冲眉头微挑,心想这白礼信的一身血气,果然不俗。不愧是接近纯血的巴蛇,这次邪樱枪的收获,几乎接近到五分之一个嬴弃疾了。且这妖血元力,更为精纯。

    就只一个白礼信,就预计可为他,生成至少一千五百滴妖元灵露。

    “殿下,防人之心不可无,即便是至亲兄弟,也不可全无防备。”

    孔殇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七里之外。他其实连那羽飘离,也不能尽信。

    这人虽曾发下誓约,不能泄露武安王府的机密之事,可亦难保万全。

    其他的都无所谓,嬴冲如今已可在众人面前展示武道,可那邪樱枪的存在,还是越少人知越好。

    如今十二神器之主,除了伏羲琴之外,其余人都隐在暗中。越晚暴露,越据优势。

    在孔殇看来,其实最好是为嬴冲,寻一件有着类似之能的圣器,以掩饰邪樱的存在。

    “本王明白!”

    嬴冲眼神无奈,有些对不住的,看了周衍一眼。却也知孔殇之举,才是最妥善的举措。

    这并不是只出于防备,也是为周衍的安全着想。这家伙知道的越多,日后的处境,也越是凶险。

    待得那白礼信的身体,尽化飞灰。嬴冲的目光,才又转向那容颜娇俏异常的火色身影。

    “你叫独孤九妹,是太离妖圣之后?”

    嬴冲说话时,浑身上下亦燃起了涅槃真火:“有人告诉本王,日后如遇太离血脉,都可命其为我效力?”

    这血脉间的感应,绝不会有错,那是铭刻在二人心灵深处的上古血誓!

    “你的身上,果真是有商王之血!”

    那独孤九妹的目里,亦闪现着奇异色泽:“不错,遵循太古之盟,我太离一脉,确需效力于商王之血。只是本王的子民,如今仍在巴山,你也没拿出足够的供品——”

    “也就是说,在将子民转移之前,你仍需与那位巴山妖帝,虚与委蛇的意思?至于贡品,不知你麾下的太离一族,如今还剩多少?”

    ps:三更到!最近月票好疲软啊,开荒每天都在辛辛苦苦写书,去没法四更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497章 太离血脉(三更求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497章 太离血脉(三更求票)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