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五一五章 一切如常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五一五章 一切如常

    这天下午,嬴冲是难得的谈兴甚浓,与刘基说了一下午。直到傍晚时分,才陡然惊醒过来。随后哑然失笑,与这位告辞。

    他不是那种与人一见面,就能掏心掏肺之人,可一来这刘基之言,每每都能戳中他的痒处;二来则是这位,不知因何故,给他一种极其可靠之感,感觉自己能畅所欲谈。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当离别之际,刘基却朝着他深深一拜。

    嬴冲不禁愕然,这位所施之礼,并不是离别时的礼节。

    “这是臣礼,刘先生你莫非——”

    刘基神情庄重:“就是臣礼!请殿下静待刘基一年,一年之后,基必赴殿下幕府中效力。”

    这位确实自信之极,毫不忧嬴冲这边不收录。

    嬴冲也确实是大喜过望,也意外不已:“本王还以为先生,日后会投入项家帐下?”

    那岳麓书院,可一向都是楚国包括项家在内,那几大一等世阀的自留地。

    “项家?项羽么?”

    刘基似笑非笑:“相性不合,如之奈何?殿下这里,莫非是不肯收纳刘基?”

    “怎会?”

    嬴冲摇了摇头,眼中精芒吐露:“本王亦期待之至!”

    心想这半日闲谈,总算是没有白费功夫。眼前这位,可是岳麓四麟的第二位!且是他最需要的天位阴阳师!

    双方约定好了时日后,刘基终是告辞离去。嬴冲此时却是颇为担忧刘基的安全,又担心那楚国的权贵,不放人怎办?

    他有心遣个得力的天位强者,作为刘基的护卫,却被后者坚拒。说是自有保命脱身之法,一年之后,必定会准时赶至咸阳。

    不过在临别前,刘基却又说起一事,是关于嬴冲的授业恩师孙望的。

    “最近各家书院的弟子,都有传言,说是嵩阳书院的孙望师范,乃是浪得虚名。教授出来的弟子,皆是酒囊饭袋。有人说他识人不明,将殿下你逐出门下,可见昏聩。又有人说殿下浪得虚名,能北平匈奴实为侥幸,那日说兵棋小道,只是为避战而已。其实是殿下害怕自己,输给项羽——”

    这件事,嬴冲早就得知了,并不怎么在意。其实他此时更想问,刘基为何选择了自己,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而就在刘基离去之后不久,嬴鼎天也寻了过来,为他带来了一些消息。其中一条,正是那谣言的来源。

    “原来如此,唐国公三子李元吉么?”

    嬴冲微一扬眉,其实并不止是这一位,还有许多人在推波助澜。比如魏国的曹氏与司马氏,以及韩国的韩氏,张氏,大齐的高氏,萧氏等等。都有人,在暗中出力。

    不过消息的源头,还是李元吉。此外在这之后,还有个名唤‘刘邦’的人物,似乎也至关重要。这位亦为岳麓书院之人,是项羽的同学。

    嬴冲于是又领悟了一个道理,相较于行事霸道,使许多人颜面不存的项羽,他嬴冲如今,其实更遭人嫉。

    “果然是出头的椽子先烂啊!”

    一声叹息之后,嬴冲就将这事抛开一边:“这幕后主谋,也不用去查了。去安排几人,把那刘邦先给揍一顿,一定要打到他父母认不出来。李元吉的话,他如今是在咸阳城吧?传信给周衍与薛平贵,让他们两位帮忙。在咸阳城这块地盘,本王还没吃过亏。”

    嬴鼎天立时凝声应是:“打到那刘邦父母认不出来么?属下明白了,这就去安排。”

    如今的‘玄雀’,已有天位五人,此外另有九阶强者三十人之巨。要狠狠揍一个学生,实是轻而易举。

    至于那李元吉,以周衍与薛平贵二人的手段,也不可能让其安然离开咸阳。

    嬴月儿这时却多嘴问了一句:“父王,这次不该狠狠报复回来么?比如将那刘邦李元吉宰了?或者干脆废了他们腿脚什么的——”

    “毕竟是参加十宫大比的学生,如若死在这里,本王面上不太好看。”

    嬴冲诧异的看了眼嬴月儿,心想这小丫头,戾气似有些重啊?莫非这两人,还是什么重要人物不成?

    不过他只略一思忖,就已打消了念头:“无足轻重的谣言而已,无需如此,让他们吃些苦头就可。此事的源头,还是那项羽!”

    这二人如真是他未来的对手,那也没什么。他连未来最棘手的强敌项羽都能放过,又何况这二人?

    那李元吉骄横自负,刘邦则出身寒门,都不足为虑。

    且天下英杰如云,日后即便没有李元吉与刘邦,也当有张元吉和王邦崛起,自己杀得过来么?

    嬴月儿无奈一叹,心想这本该是最好的机会,可惜她不能说更多。

    该说那位,果然是气运深厚么?便连父王,也将他小视了。

    “可难道就这么放任不管?要是那韩信输了怎办?”

    “输了就输了,还能怎样?”

    嬴冲失笑,此事他已成竹在握:“此事无需忧心,为父自有成算。”

    昨日他又与韩信战过一局。他持赵,韩信持秦,推演长平之战,结果平分秋色。

    长平一役,赵兵兵力居于劣势,且因荒年之故,粮草不足。情况比之远道征伐的秦军,还要更为恶劣。

    自己持赵兵,等于是让了韩信一个先手。可后者却已能与他,战个不相上下。

    可见这位的军棋之艺,这五日来,确实是大有长进。以嬴冲的估计,这位除了经验稍差之外,却已有了他的六七成的功力。

    ——这不止是因孙望的调教之功,也因那尉缭子,亦对其生出了爱才之心,多有指点。

    故而,韩信他这次即便输了,亦必是虽败犹荣。

    韩信在孙师调教之下,仅仅一月,就能与项羽一战,难道还不足以为孙师正名?

    某些人倒是心心念念,想要看他出手,可惜这次天也在助他。

    旁边的郭嘉闻言则心领神会,不禁莞尔一笑。知晓这位,是心意已定,绝不打算下场了。

    韩信挑战项羽,无论胜负,丢脸的都是后者。就如项羽,挑战嬴冲一样。

    感觉自己的这位主公,如今越来越是狡猾。

    又想韩信他,现在只怕已能在兵棋上,与主公平分秋色了吧?只希望那位项王,这次可莫要大意轻忽了才好,否则半月之后,可就真有好戏看了。

    而此时嬴冲,又问起了他最关心的事:“白王府,最近如何了?”

    “一切如常!”

    嬴鼎天神情平静的回禀着:“白王府内,依然是外松内紧。且半月前,雍州裴庄这几大世阀,依然照往常惯例,将一百二十万‘靖河金’,送入白王府。应是听闻殿下,始终未对白王府有所动作之故。”

    嬴冲冷笑,目中透着森然杀意:“那妖王白夜身后之人,可已查清楚了?”

    “已有线索!”

    这次嬴鼎天的目里,却透着几分迟疑:“似与青海有关,大约一月之前,有人见得十数位青海大妖,陆续进驻白王府。”(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五一五章 一切如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五一五章 一切如常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