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536章 针锋相对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536章 针锋相对

    “魏无忌?”

    赢控鹤拿眼看了过去,果见那魏无忌,正行往嬴冲的方向。后者也有所察觉,在那高台之下驻足停步,静静等候着。

    见得此景,赢控鹤不禁失笑。

    “这可真有意思,嬴冲那家伙,素来牙尖嘴利。我赌那位信陵王,必定是自取其辱。不出半刻钟,就会被气走。”

    蒙面女子并未答言,这个时候,她也更看好嬴冲。尽管未曾直面领教过,可嬴冲那张嘴的厉害之处,她是闻名已久。

    就在二人说话时,那魏无忌已行至到了嬴冲的身前三丈站定。

    “原来信陵王到了!”

    嬴冲首先开口,一脸的哂笑:“不知魏兄,有何事来寻本王?”

    “只是来看看故人之子!”

    魏无忌的面色平静,上下看了嬴冲一眼:“只是结果颇让人失望,你比你那父亲,还要更愚蠢!”

    嬴冲闻言,不禁摇头:“愚蠢么?其实本王倒是觉得,魏兄才是真蠢。你这家伙,最近是脑袋里生锈,或者变成猪脑了吧?”

    这句话,顿使在场诸人,都是一愣。许多人都想到这二人之间,多半可能会发生冲突。可却都没想到,这位武安郡王殿下,竟然会直接口出恶言。

    一息之后,众人才反应过来,而魏无忌身边的一位魏国文官,更是直接出声训斥:“住口!殿下堂堂郡王之尊,竟然如此无礼!这莫非就是你们秦人的教养?怪不得人都说秦类西夷,果然是粗鄙野蛮,不类中原。”

    这句话道出,便是在场几位大秦鸿胪寺大臣,亦是面透羞惭之色。

    嬴冲却浑不在意,蓦然前行数步,来到了魏无忌面前:“礼仪?那是什么东西?本王便是骂了他,尔等又能怎样?其实那北方的蛮夷有一句说得对,客人来了,需待之以酒肉;豺狼来了,则迎之以刀枪!”

    说完之后,嬴冲又眼神定定的与魏无忌对视,语含挑衅:“不知魏兄可信,本王现在就能宰了你?”

    魏无忌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感觉今日来寻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个错误。

    可他一时间,也不能贸然开口。此时竟觉嬴冲的眼神,异常的灼热,眸中杀意狂烈,似乎说到就能做到。

    就在嬴冲话落这一刹那,这座武安王府的高台内外,数位权天级的气机,将他的身影神念牢牢的锁住。

    似乎当他开口说‘不’的一刻,这些人就会动手,将他撕成碎片。

    这个家伙,难道是认真的?可这家伙,难道就不惧——

    突然似想到了什么,魏无忌面色更显阴沉。

    “放心!其实这嵩山脚下,还是有些不方便,即便本王要动手,也不会选在这里。”

    嬴冲得意的把唇角微挑:“只是魏兄仍需小心,本王可不会容你,活着离开秦境——”

    音还未落,此间诸人,就传出了一阵嗡然声响。魏无忌身旁那位文官,更是面色潮红,口中亦语无伦次:“你竟,竟是如此狂悖!此言本使必定上奏秦皇,要向你们秦廷要个交代!秦魏两国交恶,此责你承担不起。”

    “悉听尊便!可哪怕是陛下面前,本王也是要这么说的。”

    嬴冲往后退开,随即又哈哈大笑着,拂袖扬长而去:“也请魏兄记住了,这段时日,一定要小心你项上人头!需知本王平生之志,便是有一日能举百万军,扫平魏都大梁!能借魏无忌你人头,掀两国战事,正所愿也。”

    魏无忌闻言,不禁吐了一口浊气。

    原来如此,为一己之仇,不惜祸乱天下么?

    这刻他是无比深刻的认知到,眼前这竖子,与其父嬴神通,确是截然不同的性情。

    尤其那后一句,使他心神颤栗,竟莫名的生出了一丝惊悸之感。

    不过这些心绪,瞬即就被魏无忌强压了下去,目透冷冽之色:“五年之前,本王就该宰了你!”

    嬴冲闻言驻足,笑嘻嘻的回过了身:“这句话,魏兄你总算说出口了?既然心里是这般想的,又何需假惺惺的?不嫌无趣?”

    魏无忌双目微眯:“其实本王这里,亦有一言回敬,关东洛州本为魏土,是四百七十四年前,被秦强夺!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则举刀枪这句,孤亦深有同感!秦军如敢再踏入洛州,我煌煌大魏必使尔等,如嬴神通一般折戟沉沙场!”

    “然而四千年前,魏国本为晋土,魏氏以下犯上,得以分晋!如今天下七雄,只有秦楚燕三国乃是正朔!”

    嬴冲又随意的摆了摆手:“且这些话,可待你安然逃出函谷关再说!本王说到做到,这次狩猎,必定全力而为。那白王府,只是开始而已。”

    魏无忌眼角抽搐,狩猎?这是把他信陵王魏无忌,当成猎物么?一声嗤笑,他亦转身拂袖:“希望不久后,武安郡王还能如此自信!”

    然而当他策马远离数里之后,那眼眸之内,却有一丝青光显现。手中握着的马鞭,亦是扭曲到不成模样。

    “孤必杀此子!”

    ※※※※无独有偶,在武安郡王家的那座高台之上,嬴冲也是咬牙切齿。

    “他别想活着逃出秦境!”

    “此事只怕不易。”

    郭嘉在旁泼着冷水:“魏无忌底蕴深厚,又是有备而来,此时其麾下必是强者如云,又有太学主,西方大帝等人为羽翼,想要杀之谈何容易?且那裴氏等人,也不会容殿下得手。”

    又摇着头道:“之前白王府一役,殿下是出其不意,才能重创信陵王。可如今他已有备,想要得手怕是不易。”

    嬴冲一声轻哼,并未反驳,只道:“不管这许多!即便最终杀不得他,本王也要从他身上咬下几块肉来,”

    他知郭嘉之语,乃是实言。自己想要动魏无忌,难如登天。

    就不说太学主与西方大帝等人,魏无忌麾下那位王府大总管魏忠贤,亦非弱者。

    那也是一位伪开国,据说实力不在米朝天之下!

    这次明面上虽未跟过来,可只从今日太学主现身雍州,就可知秦境之内,必定有新的伪开国入局。使得嬴高与越倾城二人,不得不分心旁顾。

    不过他嬴冲,也没有因此就停手的道理。

    叶凌雪则有些忧心的问:“夫君,就真不惧魏国起兵攻秦?”

    她出身将门,不会说‘一旦两国交战,必定生灵涂炭’这样的蠢话。可却知此时的大秦,已承受不起太大的动荡。

    “他们不敢!”

    嬴冲摇了摇头,转手就将一张文书,递给了妻子:“魏国攻卫失利,折兵损将二十万人。之前其国中亦有灾情变乱,规模虽逊于大秦北境,可因大魏几家世阀内斗激烈。此时魏之处境,不比我大秦强上多少。”

    叶凌雪不用去看,就已明白了过来。秦境上游大水,下游处的赵魏又能好到哪去?

    以眼下秦魏二国的情形,双方都不愿轻启战事。不过大秦这边,似更占优。只需守住了函谷关,就可稳据胜势。

    故而她夫君,这次可放心大胆的对信陵王出手。能够宰掉信陵王,是最好不过,不能的话,也可削断魏无忌的几条得力臂膀,

    再以嬴冲的性情,今日本不该做这打草惊蛇之举,之所以说这些话,必定是另有所图,而非是为一时快意。

    嬴冲解释完后,便又问郭嘉:“那地下灵脉的事情,查得怎样了?”

    “这所谓的地脉阵坛,应是出自三十年前守正道人的手笔,如今只是被人利用。”

    郭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学生仔细查过了,这多半只是障眼法。此法确实能夺人气运,逆转天机。可成功的可能性,却是小而又小。对方看似很用心,可其实不然。且天圣帝那边早有察觉,已然有备。”

    嬴冲微微颔首,郭嘉之言,与他掌握的信息差不多。

    随后他又将那枚符简,递给了在旁静观的虞云仙:“仙姨你可认得这血珠?”

    虞云仙仔细感应了片刻,面上就露出些许讶异之色,而后若有所思道:“在以往的道书中,并未见过此物。我只能猜测,这珠内的妖血,必定是出自神兽,且经历过西方佛法净化。除此之外,这东西必定是某座法阵的阵枢之一。”

    嬴冲眉头一挑,西方佛法?这件事,居然还与身毒佛教有关?

    虞云仙此时,又笑着把符简,转递给了叶凌雪:“其实你该问凌雪才是!这个丫头,几年之前就已是长生道,首屈一指的的阵道天才。”

    嬴冲本就有向叶凌雪请教之意,当下又目光左移,看向了妻子。后者手持着符简,闭目沉思,片刻之后却摇了摇头:“这上面显化的符文太少了,我看不出来。只知此物,应该是为激发某件妖族器物,且与太虚之法有涉。”

    妖族器物?太虚?

    嬴冲凝神思索了片刻,随后就果断的拿了那符简,又往楼台之下行去。

    诸人见状不禁错愕,叶凌雪更是好奇问道:“夫君何往?”

    “自然是去面圣!”

    嬴冲随口答着:“嵩山的兵力还是不够,至少要从咸阳城内,再调四个师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536章 针锋相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536章 针锋相对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