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571章 五方五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571章 五方五行

    “如此说来,殿下之意,是仍欲继续介入,干涉那位太学主与天圣帝之战?可恕属下直言,那位陛下既然在事前将您排除在外,显然是有保全之意,不欲将殿下一并卷入进去——”

    孔殇这般劝着,却忽然发现嬴冲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略一思忖,他就知是怎么回事,不由眉头微蹙:“殿下!战场死伤,在所难免。殿下何需如此挂怀?”

    ——他可不想自家的主君,做那妇人之仁!

    “孤无事!”

    嬴冲摇了摇头,又深呼吸了一次,勉力平复住了心绪。

    此时他最庆幸的,就是在此战之前,自己便已剿灭了白王府。否则今日这一战,真不知会惨重到何等地步!

    八位权天级,已足可左右胜负了。那时落到魏无忌那般下场的,多半是他嬴冲。甚至当场陨落都有可能。

    不能不说,自己这一战能胜,多少还是有些运气的成分——

    接下来嬴冲首先是让人清点缴获,看看能否有用得上的东西。凡是一切可增战力之物,嬴冲都直接分发了下去。

    再就是命方令孺组织人手布阵,看看是否能打破这里的虚空壁障,将此间近四千学子,都送出山河社稷图。甚至他麾下十数万大军,还有一应中天位以下的修士,嬴冲都不打算将他们留在图内,

    需知此时的太学主,已是准皇天位,身具半步法域。而那大秦国师守正道人,亦是千载以来,曾经最接近皇天位的一位!

    这二人之战,必是惊天动地,能使万物寂灭。

    这从百里外传来的动静,就可知究竟了。此时他们身下的地面,正是山摇地动,晃动不休,便是神策军中,那些实力高达五阶的墨甲‘骑尉’,亦难站稳。更有一*仿佛雷声轰鸣般的响声,震彻云霄,令人耳膜生疼。

    此外还有一*浩瀚无边的气浪,如一面面坚不可摧的钢墙般,碾压而至!

    这里距那边的战场,足有百余里之遥。可那二位交手的余波,却已令这山谷内的许多人都感觉吃力。

    故而嬴冲,并不打算让自己部属的神策军及右金吾卫,参与此战。到了这个层次之后,除非是达到一定阶位的道兵,否则都是累赘。

    也只有将这些人,都送出了山河社稷图,他才可了除所有后患,全力投入。

    之后还有俘虏,此番魏军十四万禁军。连同两支五阶道兵一万八千人,都被吴不悔的幻术,迷倒在了谷口之外,

    可当嬴冲遣人去查看的时候,才发现其中至少有四万人,彻底没了声息。

    ——有些人是死于谷内的这场大战,有些则是被太学主与守正道人交手时的气劲波及,只有不到十万人侥幸残存。

    对这些魏军中的禁军精锐,嬴冲自是不会放过的。之前甚至还动过驱虎吞狼,催迫诱使那血云道人,吞噬这些魏人气血元力的阴暗念头。

    可这种恶毒背德之事,他终究还是做不出来。

    不过这些人死罪可饶,活罪难免。大秦的西南边境,正缺人力。日后将这些魏军俘虏,流放到青藏边境,正可为大秦开疆拓土。

    而这些俘虏中,最具份量的,就是那两支道兵;还有魏无忌的随身近侍,那位战力高达上镇国,连续为魏无忌化解两次死劫的女子。

    其中前者的价值极低,道兵们功法特殊,与寻常武者不同,有些甚至都无法驾驭墨甲。而他们身上的一应装具与兵器等等,都是与其功体相对应,旁人难以利用。没有对应的道兵功法,就等于是废铜烂铁。

    只有那三万匹战马,还算值钱,可总计也不会超过二百万金。

    至于那位上镇国,嬴冲原本以为此女,已被魏无忌等人带走。可当众人仔细搜索战场时,才发现这位,依旧晕迷在山谷之外的一处深坑内。

    可能是因魏无忌等人撤的太急,又或者以为此女已经战死之故,并未将之一并带走。

    “果然是她!信陵王府的侍卫副总管岳瑶。”

    左天苍见多识广,熟知当世强者。当此女的那身乾元墨甲被剥离,左天苍就已确证了她的身份,

    岳瑶至今都不过三十六岁,因武道有成之故,面貌还保持在十五六岁的年纪。容貌清艳脱俗,秀丽出尘,肌肤则如羊脂白玉,似吹弹可破。兼且身姿娇小,我见犹怜。

    此时因重伤之故,那张小脸煞白一片,更引人怜惜。

    而最使诸人在意的是,那岳瑶的眉心,赫然现出一个梅花状的印记。

    不过这印,正处于残破的状态,内溢鲜血,且随着时间推移,这印记也在逐渐淡化。

    左天苍见状,不由凝眉:“这位在十七年前,本是魏国最杰出的武道天才。本因其师弟师尊之死,与魏无忌有深仇大恨,彼此间不死不休。可之后不知怎的,此女却又被魏无忌招揽入麾下,对其忠心耿耿。外人都以为她贪恋权势,忘恩负义。可如今看来,怕是另有玄虚——”

    嬴冲也同样感觉此女的情形,似有些不对,不能草率将之诛除,

    可暂时他也没心思,去查此女的究竟。当下只是吩咐云真子以术法将此女制住,再以金针镇压,使之再不能为患。

    此女之事,延后到今日之战了结之后,再处理不迟。

    而待得这山谷之战的诸般首尾,都初步抵定,嬴冲就又将孔殇九月这些部属,都集中在了一处议论。只有云光海与吴不悔,需要维持山河社稷图中的大规模幻术,并未参与。

    此时距离嵩山生变,已有半个多时辰。而郭嘉也已将这山河社稷图内,所有的地脉地形都全数探明,甚至还为嬴冲,绘制出了相应的地形图。

    事涉法阵,嬴冲自问远不如妻子。此时干脆将叶凌雪,从炼神壶内请了出来,为在场诸人,介绍这山河社稷图内的情势。

    叶凌雪亦未推辞,待众人齐聚之后,便就着郭嘉草绘的地图,沿着咸阳宫至嵩山这一条线,重点标出了几个恰好呈逆北斗形状的灵眼,

    “太学主的五方五行阵,重点仍旧是这逆北斗之枢。山河社稷图内的七处枢纽,恰好与咸阳附近的七处灵眼相应——”

    只因在场诸人,对于阵符之道,都不陌生。故而叶凌雪并未废多少口舌。此时只稍稍解释,众人就已明其意。

    “——嵩山附近的逆北斗阵,可助人转易龙气,逆天改命。而这山河社稷图内的五方五行阵,也同样是以这七处灵枢为基。那太学主,多半是要将自身的皇天之劫,转嫁于秦室龙脉,以期打破天道之障。此事妾身并无证据,也不知他到底是如何转嫁劫力的,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能。太学主选在咸阳附近渡劫,绝非无因。”

    嬴冲闻言,不禁眯起了眼,想起了天圣帝那难以消弭的伤势。猜测那太学主,能将劫力转嫁,多半是与这伤有关。

    ——如此一来,他之前的许多疑惑,都可得到合理的解释。

    渡劫之时,顺便破坏掉咸阳龙脉,甚至将陛下诛灭么?这位太学主,可真是好大的气魄。

    羽飘离冷目望着,随后若有所思的问:“也就是说,吾等要阻止太学主,只需将这七处灵枢的联结点破坏就可?”

    “这是最省事之法,不过——”

    叶凌雪转过头,柳眉微蹙:“他们用的是五方五行阵,阵法一成,就自成体系,自具自足,甚至还有自我修复之能。要想破坏此阵,那就必须得将这七处地脉,都全数断绝不可。且必须是同时进行,时差不能超出半刻。”

    “原来如此!”

    孔殇已明白了过来:“要使那太学主功败垂成,要么是在同一时刻,将这七处地脉全数断去,要么是从这五方五行阵下手。只是那太学主,想必也有布置,我等要破此阵,怕是不易。”

    “确是如此!”

    叶凌雪毫不顾忌嬴冲的面色,继续给诸人泼着冷水:“那五方五行阵,本身就有半步法域之能。而太学主如今,亦是半步皇天。在这大五方五行阵的阵眼内,那儒门五*君*子的实力,估计都可提升一阶,可比伪开国。而便是那魏无忌麾下人等,亦将战力大增。故而要破此阵,只凭我们武安王府一家,可谓是难如登天。”

    闻得此言,包括嬴冲在内,在场诸人都是心中微沉。

    山谷之战,魏无忌遭遇重挫。可如今这位的麾下,仍有着至少七位权天级强者。其中那位上镇国,伤势微乎其微。

    此外光是皇甫嵩与魏忠贤这二位伪开国,就是异常棘手的存在。这二人如得无方五行阵加持,实力必定也将大幅提升不可。

    其实如能正面一战,武安王府已并不惧。无论是那五方五行阵也好,还是那太学主的皇天法域也罢。都不是无法应对,

    可他们现在,要么是同时对那五处阵眼着手,要么是想办法破坏那七处地脉。可想要做到这些,势必需分兵不可。

    而这拳头一旦分散,势必会给对手各个击破之机。

    ps:明天坐飞机回国,俺也不知道能不能更新。大家别抱太多期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571章 五方五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571章 五方五行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