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586章 公输伏笔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586章 公输伏笔

    当嬴冲来到始龙殿前的时候,这里正是一片狼藉。

    宫中九脉龙魂阵的阵枢他已去过,在那边坐镇的是两位白云观的玄天境修士,还有整整十名天位玄修。

    可白云观素来只奉秦皇之令,对皇室权争不持立场。如今天圣帝生死未卜,这二人倒是极易说话。既然是由嬴冲掌控了九脉龙魂阵,那么负责坐镇此间的白云观玄修,自然是以他为主。

    只需嬴冲还掌控着皇宫,九脉龙魂阵只会听他号令行事。

    之后嬴冲就直奔此间,掌控咸阳城与禁宫的三大关要,就只剩下了神甲‘始龙’。尽管王安石交托给的玉符,可以在天圣帝生前操控此甲,可为防万一,他还是决定过来看看究竟。

    只是眼前入目之景,却让嬴冲吃了一惊。可见那殿前的地面,已经下沉二十余丈,而周围三里范围的宫殿屋宇,都已倾塌。

    可这里是皇宫!每一寸的结构,都有着法阵强化。权天位以下的修士,要碎坏一座房屋,一重殿宇不难,可却绝难造成如此大规模的破坏。

    这使他心中微沉,终知这次天圣帝为何未携带始龙甲,而是将此甲留于宫中。今日袭宫者。不但居心叵测,欲图谋秦室根本。本身亦是战力强绝,必已至伪开国层次。

    而此时王承恩,就在这始龙殿前等着他:“三个时辰前,总共有三位伪开国袭入宫廷,裴家裴玄机,裴元绍,还有一位红线女,其中任意一位的实力,都不下于米公公!我等本欲全力以赴,至少留下其中一人。可对方有备而来,最终功亏一篑,只将其中二人重伤,另一人则几乎全身而退。”

    提起此事,王承恩满脸的愧色,也心神不宁。天圣帝的交代,是无论如何,都需击杀一位伪开国不可。可到最后,还是被那三人逃脱。

    可更使他担心在意的,还是天圣帝的安危。陛下对他恩遇有加,又有数十年的主仆之情。山河社稷图内太学主以身祭剑,天圣帝身处绝境的情形,使他沮丧不已。

    且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王承恩不过是一区区镇国,在绣衣卫中并非是无法替代。

    不过此时,王承恩还是强打起精神提醒:“他们的目的,应是为夺取始龙甲。故而如今,我等虽是将这三人暂时击退。可为防万一,这始龙殿内,还是需至少一位伪开国坐镇看守,以免对手卷土重来。”

    嬴冲则是注目着王承恩的身侧,那位相貌与越倾城相似到了极点的少女,脑海里闪过了一段关于皇室御卫总管的传闻。

    “这是侍卫总管越倾城之妹越倾云,在宫中担任镇国御卫之职——”

    王承恩位嬴冲介绍着,不过却并未详加解释,只道:“越姑娘一身天赋,不下于越总管。只因常年在西昆仑隐居,故而不为外人所知。这次是奉陛下之诏入京,护卫大内。”

    越倾云?

    嬴冲已听出王承恩的言下之意,这位越御卫必须留在宫中,不是他可调动之人。

    不过嬴冲却未怎么在意,朝越倾云颔首示意之后,就收回了目光,又神色凝冷的质问:“陛下他,可是已有准备,在不得已时与太学主同归于尽?”

    王承恩顿时皱起了眉,深深注目着嬴冲,眼内饱含着探究,猜疑。

    又深思了片刻,这位才开口答道:“是和氏璧!那是始帝留下的最后手段。哪怕太学主真的有证道皇天之望,陛下也可将之镇压。可陛下本身已寿元无多,要动用和氏璧,必定是同归于尽之局。”

    嬴冲眉头大皱,面色铁青。他知和氏璧是何物,那正是大秦的传国玉玺。

    此物原为楚国至宝,邪樱枪的主人之一楚穆王,就曾得到过。之后和氏璧又因大楚内乱,落入赵国之手。而数千年前秦昭王欲以十五座城池,近千里国土交换此宝,却功败垂成。

    可之后秦始帝嬴政证道皇天,铸就大秦霸业,此宝还是被大秦强夺入手。并且被雕琢成了一方玉玺,作为传国信物,一直就在秦帝之间,世代传承。

    传闻此宝,本身就有着神器之基,哪怕未经雕琢,亦是威能浩大,远超圣器之流。而如今这和氏璧,又历经大秦三千年蕴养供奉,早已成皇家另一镇压气运之宝。可因数千年来,秦室从未在大庭广众之前动用过此物,故而外人只能猜测。

    此事他早有预感,虽是不知天圣帝准备的后手为何,可却知太学主必定难以如愿。

    可当这刻,亲耳从王承恩的口里听闻,仍觉胸内一沉,呼吸紧窒。

    随后嬴冲却是毫不犹豫,步入到了始龙殿内。王承恩并未阻止,就这么看着这位武安王步入到那地下二层。

    他虽为绣衣卫首脑,可也与越倾云一样,并无进入始龙殿深层之权。可之前红线女侵入始龙殿第五层,到底经历了什么,做过什么手脚,他都不得而知,也颇为担忧。

    且天圣帝既已将那玉符,交托于嬴冲之手,也就有将始龙殿托付照看之意。他自己再怎么担忧,也是无用。

    而嬴冲一路,都是心惊肉跳。

    这沿途都满是散乱的零件与弓弩弹丸之类,显是被来袭者破坏的机关暗器。

    可推断这人不但是一位战力不弱于米朝天的人物,且有一件可使其分心多用,可纠缠切割的器物。

    “红线女?红尘三千丈么?”

    嬴冲口里呢喃着,小心翼翼的行走。

    看来这里的防护,似并未受到影响。四壁如常,所有的机关,都已恢复。

    故而他即便有天圣帝信物在手,亦不敢有丝毫大意轻忽。

    好在这一路,直到地下五层,都是畅通无阻。那些致命杀器,都未有任何反应。

    然后当第五层的情景入目时,嬴冲顿时一阵失神。定定的看了眼中央,那尊高大魁梧的墨甲。

    “这就是——,神甲始龙?”

    嬴冲目中闪现异泽,他并非是为始龙甲那磅礴浩大,宛如深渊,难以见底的气息惊异。而是此刻,他竟隐觉自身体内的龙脉,在与这具神甲共鸣——

    果然!他嬴冲的体内,确是有着皇族血脉,而且是出于近支,可以毫无障碍的继承这尊神甲始龙。

    月儿并未骗他,自己的母亲,哪怕不是天圣帝之女,二者间也有极近的血脉关联。

    足足片刻之后,嬴冲才勉强镇压住那惊涛骇浪般的心绪。

    时间不多,他无瑕细观眼前这座美奂美轮的法阵,只是草草扫了这第五层一眼。

    这周围都并未有战斗的痕迹,明显那红线女,并未来得及在这里做什么。

    只是那后方石壁上的一些血点,使他颇为在意。

    只需稍作思忖,嬴冲就可知红线女背后那人的意图。且多半是那位齐王的手笔——

    夺取始龙甲不成,那就先埋下伏笔么?

    而须臾之后,嬴冲就被始龙甲后方,另一尊同样高大巍峨身影,吸引住了视线。

    “鳄龙?”

    嬴冲吃了一惊,然后就想起了当初那本《制器详解》的记载。

    “——公输般残疾,未能习得武道仙术,却可御器物之力,斩杀鳄龙。可见匠术通神,亦能比肩天位!”

    而晚年的公输般,正是在秦境之内,被秦皇庇护!

    就不知这明显是机关造物的‘鳄龙’,与公输般有何关联?还有这墨甲臂膀上的四片刀刃,倒是与之前巷道内那些刀痕吻合。

    也就是说战起之时,鳄龙一路追杀着,将那红线女逼出始龙殿。那么这鳄龙甲的战力,必定可也是伪开国层次!。

    嬴冲上下打量了一眼,就准备收回目光。毕竟咸阳大战之即,郭嘉等人调兵遣将,只需再有片刻时光,就可对裴宏志等人动手。

    不过就在下一刻,那鳄龙的目中,却有两道红光扫出,直指嬴冲右腕处的‘邪樱’。

    嬴冲初时心惊,意欲躲避,随即却又镇定下来,察觉到那红光无害。

    而那红光只在那‘邪樱’化成的手镯上扫荡了一番,鳄龙的胸膛,就忽然往外敞开。

    随着层层叠叠的甲胄外翻,赫然现出了一个大约人上臂大小的黑匣。内中则只有一块奇异的金属,还有数百张卷成一团的图纸。

    嬴冲吃了一惊,之后就立时横空而起,来到了鳄龙身前。心知这多半是公输般,留给后世邪樱的真正御主,他便也毫不客气的,将这东西全数取出。来不及细看,嬴冲只能将之一古脑的,全数塞入到自己的小虚空戒内。

    ——这里虽是皇家重地,可既是公输般的特意安排,那么这些东西,他也取的心安理得。

    而仅仅须臾之后,那鳄龙的****装甲,就又层层收缩闭锁,恢复如初。

    嬴冲不由再次上下打量着这鳄龙,目现惊叹、仰慕与遗憾之色。

    他惊叹的是这具‘鳄龙’,居然真是公输般制造之物。又仰慕那位机关大师的机关术,居然已达至此等境地,伪开国层次的战力,无疑是已至世间之极。

    而之所以遗憾。则是因这‘鳄龙’,仍有着极大的缺陷。否则今日,他或可放弃那极端之举,试着再强攻那座五方五行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586章 公输伏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586章 公输伏笔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