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六零一章 郭谢之问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六零一章 郭谢之问

    “所以老夫,才一意要将凌雪她,嫁于武安王殿下。”

    叶元朗的言辞间,是说不出的得意。而嬴去病最终还是哑然无言,恭敬的告辞离去。

    ——他不想得罪武威王府,尤其在此刻,叶元朗的孙女婿执掌咸阳之时。

    此时能抗衡嬴冲之人已经不多,叶元朗乃是荣国公之外,硕果仅存的一位军中巨头,朝中有数的镇国上将,嬴去病不愿也不想将这位推离到离自己更远。

    待得这二位皇子离去,在旁边厢房内等候的武威王妃,连同聚于此间的一众叶氏族人,也都纷纷行至正殿之前。

    “夫君,我听说那位殿下,已经程阳侯,礼德侯,乌程侯这几家灭门,可有此事?无诏而擅杀大臣,这可是大罪,您就出面劝他一劝。”

    叶元朗看了自己妻子一眼,再扫望那众多面色煞白的女眷一眼,之后是无言以对。心想这些深闺妇人,见识就是浅薄。

    便是他的妻子,这几十年来主持武威王府井井有条,得上下爱戴,也逃不过这局限。

    倒是他身边的长子叶宏志,朝着王妃一礼后,恭敬的解释:“母妃不知,今日是裴家犯错在先,不守规矩。便是天圣帝回归,多半也只能默认武安王殿下的处置。擅杀大臣,无从谈起。”

    裴氏一党所为,并非全然无辜。而若然那位陛下,真要驳了武安王殿下的定罪,为这些人平反,那真将是举朝震动。料来天圣帝,也不会自断臂膀。

    故而今日之后,要么是嬴冲一举窃取权柄,要么是所有一切,都不了了之。

    而稍稍犹豫之后,叶宏志又凝声道:“说句不当的话,今日如天圣帝能安然回归也就罢了。可若不能,便是朝中三王九公,也要灭去几家。武安王殿下执掌朝政已成定局,少不得一个摄政亲王之位,日后朝中群官,亦需仰起鼻息,母妃实不必为武安王殿下忧心。”

    听完这句,那武威王妃才稍稍放下了担忧。而王妃身后一众亲眷,则是神情各异。

    “摄政亲王,也就是代九皇子掌控朝政?”

    “明明有那么多长皇子在,为何是九皇子监国?”

    “你这蠢货!那位扶持陛下幼子监国,不正是为监国摄政?换成其他的皇子,那位殿下哪能放心?”

    “除灭三王九公?这是开玩笑吧?他如今已有这能为?”

    “如何没有?刚才不是得了消息,裴相已然降服?十几位权天级的供奉,还有那个名震大秦的裴玄机,都已死绝了——”

    “如今八十万禁军已在他手,又有北方百万大军,便是我们叶家,也是望尘莫及。”

    “看来我们叶家,倒是真找了一位不得了的女婿。”

    叶凌梦也在其中,只是暗暗心冷。她是直到今日,才知那位妹夫的心狠手辣。

    咸阳之内,五家侯门,十一家伯府,一夜斩绝,血洗咸阳。这样的惨事,也只在三十年前诸皇子争位之时才有发生。

    对于自己的夫君,妹夫他果然是已手下留情——

    叶宏志听着这些族人的言语,默默无言。只是有些崇拜的,看着父亲的背影。

    他是知晓当日,嬴冲‘擅闯’叶凌雪香闺,‘偷窥’叶凌雪沐浴的真相之人。

    可笑当日自己,听父王说那嬴冲哪怕武脉被废,爵位被除,亦将官至三公时,竟觉荒唐无稽。

    而此时叶宏志佩服之余,又暗暗腹诽。那时他的四女,同样未曾定亲,就为何一定是叶凌雪不可?换成——

    忽然间叶宏志心中微动,想起了关于他那侄女的传言。

    ——身贵为凤体,相母仪天下!

    昔年曾有游方道士,断定了叶凌雪,将有一日成为万民之母!

    心中一慌,叶宏志下意识的开口:“父王,当年那——”

    话到嘴边,他才觉不妥,此时人多耳杂,非是议论此事之时。事涉皇位传续,岂可轻忽?

    而此时叶元朗,已疑惑的回望:“什么当年?你想说何事?”

    “没事!只是想起了当年故安国公——”

    叶宏志正欲支吾着应付,却忽又听那院外,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甚至还压过了宫内的钟鸣。

    这使叶元朗微一扬眉,叶宏志亦觉惊诧,听出这欢呼声的来源,正是护卫在王府之外的一部禁军。

    而此时都无需二人吩咐,就自有下人出去打探,仅仅片刻,就有一位管事回报:“回禀老王爷与世子,外面是武安王殿下有令。今次将尽起犯官之财,重赏所有禁军将士!据说每位兵将,预计都可收获六十金以上!”

    叶宏志闻言,不禁身躯一震,目透精芒。心知从这刻起,那八十万禁军军心,都将尽归武安王府所有。

    随即他又目望叶元朗,神情犹疑:“父王!”

    “你猜的没错!”

    叶元朗背负着手,神色感慨万分:“选在这个时候,就是为了震慑群官!”

    ※※※※

    皇宫之前,嬴冲乘坐的飞车已然落地,而靖北郡王卢文进,也早在半道之时,就孤身离去。

    嬴冲首先下了马车,直往宫内行去。郭嘉却故意延后几步,在车内目光灼热的看着谢安,

    后者亦是猜到了几分,同样放缓了足步。

    “郭先生,可是有话要与我说?”

    “确实心有疑问!”

    郭嘉笑着问:“为何要建议殿下,迁徙卢氏封地?长史当知,卢文进在族中早无权柄,即便今日他应下此事,卢氏也未必会听信其言。”

    所以北方这一战,其实还是要打。那位靖北郡王,说是尽起二十万军效力于嬴冲座前之语,完全可当是开玩笑。

    所以方才谢安之语,反倒是为固原卢氏,谋取了一线生机。

    “今次陛下如若安然无恙,那么殿下必成众矢之的,势必要被朝野合力排斥!在下更知郭先生,是正全力以赴,在陛下回归之前,为王上谋取实利。”

    听出了郭嘉语中所蕴杀机,谢安言语从容的回应:“尽掌北境四州之地,收缩爪牙以待乱局,这可是郭先生如今之谋?”

    郭嘉默然,这谢安确是说中了他的心思。今日之后,嬴冲势必要受诸皇子所忌,亦将被雍秦世家视为死敌!

    既是如此,那么武安王府就也需有一力抗衡大秦之能,才可保日后安然无恙。

    所以那固原卢氏,还有那宁国公魏九征等等,他是必欲将之铲除不可!如此才可稳坐一方,坐观这大秦风云变幻,

    “然而郭先生可知,如今举朝之内,所有皇亲勋贵,官员士子,都在殿下的屠刀之下,瑟瑟发抖,惶恐不安?所谓物极必反,一旦恐惧到极致,看不到希望。这些人未必就不会放下所有的矛盾,抛开恐惧,与殿下为敌。”

    说到此处,谢安又神色坦然的与郭嘉对视:“今日的殿下,只是展现了威严,可却还未示人以仁心!”(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六零一章 郭谢之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六零一章 郭谢之问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