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六一三章 盆满钵溢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六一三章 盆满钵溢

    裴玄机的仙元墨甲,名唤‘戟均’,是一件土属性的神甲。适合力士类型的武修,如有一身水准之上功体,再配合神甲之内的法阵,一杆画戟最高可打出一百二十万牛以上的力量。且本身的速度也很是不俗,极其的灵敏。

    不过嬴冲却觉遗憾,这尊神甲是很不错,可惜他麾下众将,就只有嬴双城较为适合。

    ——可即便是嬴双城,也只能勉强驾驭此物而已。

    故而这‘戟均’甲,尽管本身完好,只需炼化了里面的‘源血印’之后,就可使用。可对于武安王府而言,却毫无帮助。此甲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卖掉换钱。

    需知墨甲这东西,是使用者的修为越强,契合度越高,就能发挥出越多战力的事物。

    而人与墨甲的契合度,共有两方面,一为功体,二为血脉。

    前者较为重要,而后者在初时可能差距不怎么明显,只因修为低弱之故,所以无论是‘法相天生’也好,‘联血同脉’也罢,都没太多的差距。

    可修为到了玄天与权天二境这一层次之后,契合度的重要性,就会越来越凸显了。

    就比如嬴冲与他的堂弟嬴非,前者是‘联血同脉’,后者是借用药物之力,才勉强达到‘甲生玄光’的极致。

    而如二人修为都达到玄天境,那么嬴冲可使摘星神甲,使出十二成的威能,而嬴非的话,则最多八成。而墨甲对本身修为战力的增幅,可素来都是乘法后的结果,这二者间的差距不言而喻——

    除此之外,嬴冲的功体,也明显是与摘星百分百的契合。而换成嬴非,只怕六cd做不到。

    而如这‘联血同脉’与‘甲生玄光’,放在孔殇的身上,那就是伪开国的上位与下位之间的区别。

    故而对于许多权天武修而言,那些不合身的仙元神甲,未必就能比得上量身打造的乾元甲。

    这个世间,大约也就只有嬴月儿,才可将任何神甲都发挥出六成以上的实力。

    故而这尊‘戟均’,嬴冲只看了一眼,就没多理会。只打算尽快炼化,然后卖掉换钱。

    ——‘戟均’如此,其余的墨甲,也是差不多的情形,武安王府能够直接使用的,几乎没有。

    不过总计价值倒是极高,嬴冲估计,自己将之炼化后,最少都可换来三千万金以上。再考虑到最近中原战事频发,可能价格还要往上推高。

    而那众多事物中,真正得嬴冲关注的,反倒是裴玄机留下的虚空戒,还有那枚‘大金刚须弥护体舍利’。

    可能是裴宏志,对裴玄机期以厚望,认为这位必定能安然逃离的缘故。这位裴相,几乎将裴府所有能够带走的财富,都给了裴玄机。

    这枚戒指内,也是裴家在京城,真正的底蕴。包括了四种仅逊色那‘九天陨神金’一筹的顶级奇珍,其余次一级的就有数十件。这些东西,足可打造出一二件圣器,甚至同样数量的仙元甲而绰绰有余。可惜高明的器师难寻,这戒指中的材料,也难以搭配。

    除此之外,里面还有数十种丹药。嬴冲看过其中价值最高的一种,就可增人十年修为,除了副作用稍稍差些,比之九转金丹也不差多少了。

    而就是这等级的丹药,在那枚虚空戒内,就有着足足十七枚之多。用处各不相同,却都是珍贵之极。

    至于‘大金刚须弥护体舍利’,此物只需稍加炼制,就可成就一件圣器,且必定可入圣器榜的前十之选,自然使嬴冲极其在意。

    据孔殇之言,此物必是一位皇天境的修士所遗。嬴冲看了之后,也觉是如此。

    这枚舍利,与他之前见过的一些舍利子,有着本质的不同。感觉此物的气机,与那‘始龙甲’,确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这使他心内,生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既然是皇天位所遗,那么这舍利之内,多半也蕴有着‘法域’神通。

    那裴氏之所以迟迟未将这舍利炼制成器,该不会是想引发此物的法域之能?

    就不知这等佛门至宝,怎就流入到了大秦境内?

    且那崛起才不过四千年的西域佛门,竟也出现过皇天境这一级的佛者,真使人难以置信。

    最后还有一件真正的圣器,裴家世传的‘破军’,此时也落入到了嬴冲的囊中。

    可嬴冲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无,就直接扔到了虚空戒的某个角落里不管。

    此物无疑强大,可以将任意一位玄天境强者,提升到伪开国的中位与上位层次。

    可问题是,除了裴家的血脉之外,其余任何人使用,都不可能得到裴家那九位先祖的认可。而这件‘破军’的价值所在,就是这九大战魂的洗练。

    嬴冲倒是恨不得,用邪樱枪全吸了里面蕴藏的气血精元,可惜裴家之人非是妖类,邪樱枪并无反应。

    于是这件‘圣器榜’中排名第七的存在,对他而言,就等如是废物一般,想卖了换钱都做不到。除非是用魔道法门,将里面的裴氏先祖,洗为血傀。可嬴冲自问自己如这么做了,与那嬴弃疾何异?

    到了第二日的清晨,绣衣卫已经将足足三百余位禁军将校,投入到了天牢之内。嬴冲也顺势将许多底层的干练之材,提拔了上来。

    其中混杂着不少武安王府的旧部,甚至他在嵩山新招募的十宫学子,也充塞其中。其中最出色的华雄、高顺,汤和与胡大海四人,无一例外都是卫将,甚至旅副之职。都直接就从正六品武官,开始他们的仕途。

    以至于这日嬴冲主持枢密院会议之时,列席的王籍,就拐弯抹角的讽刺嬴冲任用私人。

    嬴冲只当时没听见,充耳不闻。心想有这样的机会不用,那才是真正的蠢货!

    如今正值他初掌朝政,整治禁军之时。所有人都知他会在军中提拔私人,进一步加深对禁军的掌控,

    这个时候,正是所有人对他的容忍度最高之时。要是换在平常,他要想华雄高顺这些人,在禁军中提拔到六品高位试试看?将士不服离心都算好的,说不定都有哗变之险。

    哪怕他认定了这四人,都是万中无一的人才,可也需顾及资历——

    似那岳飞,也是在军中历练了数年,前次北征之战,亦曾有过统帅五六万骑的经历,且表现上佳。他如今才能将攻伐固原卢氏的重任交付给这位,而不忧部属反弹。

    至于这高顺四人是否能在短时间内胜任,嬴冲并不担忧。出自十宫书院的杰出学子,只统帅千人之军,还是能够办到的。

    所谓优胜劣汰,这四人如没有这样的能耐,那么正可淘汰下去,省去他考察的功夫。

    而这次枢密院议事,主要是议的对魏楚二国的警备防御。咸阳生变,天圣帝被困于山河社稷图,难保那楚国不会趁机攻伐。

    这段时间内,襄阳与巴蜀那边,必将压力大增。故而列席的武威郡王叶元朗与襄国公王籍,都希望能在襄阳与双河郡,增添军力,

    嬴冲对于这要求,也是颇为认可。感觉在襄阳与巴蜀一带,至少要云集八十万以上的重兵集团,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可如何调兵遣将,却还是个问题。如今朝中对他不服者众,军中也是一样,许多人未必就会听他调遣。

    可枢密使陆正恩却因昨日朝会中,嬴冲以勤王之事逼迫而生怒,今日大有束手不管的趋势。

    而其余在场的三位枢密副使,有两位才上任不到三个月。至于剩下的那位,在枢密院中,素来都是天圣帝的扯线木偶,本身在军中威望不高。

    故而这三人,嬴冲都指望不上。

    “襄阳四军二十六万人,另有襄州府军四十九个折冲都尉府,共计九万人。本王再将讨虏军调拨给你!如此一来,襄阳便可云集大军四十三万众,想必也够用了?”

    “讨虏军么?”

    王籍眉头微蹙:“够是够了,可西域小月国怎办,不用理会了?而且这距离也太远了吧?”

    嬴冲笑着答道:“小月国无需理会,匈奴单于冒顿,已在日前率四十万骑攻入小月国境。”

    这是半月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咸阳城内,许多人并不清楚。那位冒顿单于明显是欲东面损失西面补,在大秦这边的折损,直接就从西面诸国那边补回来。

    这也就使得大秦之西,压力大减。

    而嬴冲随后又继续用长鞭,指点着地图:“至于距离,本王准备令讨虏军,放弃一应装备,顺咸江东进。估计最多只需六日,就可抵达襄阳。而此时讨虏军一应装甲,都从咸阳武库提取,不足的部分,则由王家填补。本王会令兵部,溢价二成购买。”

    王籍双眼微凝,细思了片刻,就微一颌首:“倒也使得!只是——”

    “那襄阳节度使,依然是镇国公许剑通?”

    嬴冲闻言微笑:“除了镇国公之外,何人能守襄阳?难道有什么问题?”

    襄阳节度使,镇国公许剑通,乃当朝八大国公之一,也是大秦仅有的六位镇国上将之一。(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六一三章 盆满钵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六一三章 盆满钵溢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