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六一五章 四面楚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六一五章 四面楚歌

    “其实孤倒是不介意,让那稷下学宫更丢人些。”

    嬴冲失笑,眸中精芒隐透。而在场诸人,亦是心领神会,知晓这位武安王殿下,说的正是名将榜的排名。

    嬴冲有这平定匈奴的战绩,功勋远在隆国公龙在田之上。可这一期的名将榜,却将嬴冲排定在二十四的低位。

    而如此战嬴冲能够战隆国公而胜之,无疑又是狠狠一个耳光,抽在稷下学宫的脸上。

    “先说正事!”

    嬴冲目视着端坐于一侧的王承恩:“还请王大使,先将详情一一到来。”

    王承恩亦不推辞,起身行到了舆图之前,开始为在场众将介绍详情,内容大约与嬴冲在枢密院听到的相仿。

    只是又另补充了三点,龙在田一共从贺州带走了五个师,十余万边军。只因这位隆国公手段高明,动作隐秘之故,绣衣卫直至今日辰时才察觉此事,

    而这隆国公的运兵之法,也与之前嬴冲设想的,调讨虏军东进襄阳的方法一样。都是放下一切装具辎重,乘船顺水南下。最多三日时间,就可进入雍秦之地。

    此外龙在田本人,又另率一众将校,脱离大军。不知去向。绣衣卫猜测这位,很可能已借玄修术法之助,抵达雍州。

    再之后,是雍秦二州的豪强世族,都已在紧密联络,厉兵秣马。而距离咸阳较远的一些世族,更已聚起了勤王的旗号。

    其中光是二日前,被嬴冲清洗的裴氏宗党,就拿出了四十四万战兵,四万七千尊墨甲。

    绣衣卫预计此战,那位隆国公光是在雍秦二地,就可动用至少一百八十万大军,其中不乏精锐,

    似那龙氏与裴氏的二十万本部族兵,就是可与禁军抗衡的战力。

    这些消息,楼中之人都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可此时听王承恩说起详情,亦都面色凝肃。凝重紧张的气氛,在这楼内蔓延。

    “他们用的名义,是勤王清君侧?也就是说,要诛除本王这个奸邪?”

    嬴冲双手负于身后,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舆图。他知道自己的部属,在担忧些什么。

    尽管在整体实力上,武安王府无疑更胜数筹。可在北方扫清卢氏,高氏与魏氏这三家之前,那四州百万大军,是没法南下的。

    而其余地方,亦无兵可调。他既然执掌了朝廷中枢,那就必须负担起四境边防之责。

    也就是说,在开战后的几日之内,武安王府在兵力方面,其实是处于劣势的。

    如今咸阳城内形势,仍错综复杂,必须有大军镇压不可。八十万禁军,抽调七成,已是极限。

    也意味着接下来,他将以这六十万军,应对整个雍秦二州的世阀豪强。

    这亦是嬴冲意料中,最糟糕的情形。

    龙在田乃是如今朝中少有的几位,能够与他抗衡的人物之一。可这位一向与裴宏志不合,与裴氏宗党也多冲突。这位会首先跳出来,不惜首掀叛旗,确是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便是嬴冲本人,也感觉难以置信。

    而龙在田的举旗,使雍秦二地,许多被嬴冲列为叛党之人,受到了鼓舞。更使不少感觉到威胁的雍秦党人,果决响应。

    显然是因他前夜的杀伐,过于残酷,使得那雍秦二地的世家,感觉到了切身之痛。

    眼下的情形,想必也会令朝中许多人欢欣鼓舞,

    毕竟在许多人眼中,禁军虽是精锐,可在以一敌三的情形下,未必就能有多少胜算。

    摇了摇头,嬴冲又问王承恩:“隆国公府邸,可曾遣人去查抄捉拿?”

    王承恩闻言,顿时脸色难看:“已遣人去过了,只是那隆国公夫人,与世子等人,早在昨日大朝结束之后,就已不知去向。”

    嬴冲也料到是如此,扫视了众将一眼。发现那李节望、万俟霜等辈,最多也只是脸色凝重些而已,并无丝毫怯惧之意。

    而那些低阶将校,更是神情兴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这使嬴冲大为欣慰,至少他麾下这些人的军心战意,还是很不错的。

    “那么雍秦各郡县呢,有多少愿遵本王将令?”

    当他问到此事,在场诸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王承恩面色苍白,微微摇头:“最近的消息,是雍秦二州,有七成郡县,将殿下解除府军武装,严禁左右领军府将士入城的军令置若罔闻。其中四成郡县之长挂冠而去,不愿卷入。三成则直接响应隆国公,竖起了反旗——”

    嬴冲眉梢微挑,就又恢复了平静,静静倾听着王承恩汇报这些郡县的具体状况。

    能有三成郡县肯听他军令,就已是很不错。

    不过当王承恩说完那些已确定反叛的郡县之后,却又语音一转:“好消息是雍秦诸郡的城防大阵,都在司天监玄修掌控之下。白云观维持中立,雍秦世家,暂时无可奈何。”

    这位言下之意,是指雍秦各郡县的城防,仍是形同虚设。那些司天监玄修,受朝廷供养,以白云观为盟主。此战中即便不助武安王府,也不会助龙在田,抵御朝廷攻伐。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龙在田站稳了脚跟,情形就不一定了。

    嬴冲心领神会,之后他也毫不客气,拿起了长鞭。

    “时间紧迫,已无瑕详议,今日就由本王先定诸军行止,尔等再做补充!”

    说完这句之后,嬴冲却先问角落中的一人:“嬴鼎天,河虎军那边,可有回复?”

    嬴鼎天面无表情的踏前一步:“河虎军节度使李宝有言,说是世子有命,河虎军无敢不从!安国府军旗所向,便是他李宝杀敌之地。”

    诸将闻言,不禁都微微动容。

    这位河虎军节度使,托嬴鼎天回复的是‘世子’,而非是殿下,王上。提的也非是武安王府,而是安国府。分明是欲向嬴冲表示亲近,以及从属的关系。

    不过这李宝,也确有这个资格。此人是嬴神通的旧部,也是嬴冲之父,一手提拔上来的将领。是昔年洛州诸将中,硕果仅存的一位,是正儿八经的武安王府门下。与武安王府的关系,确是要比旁人亲近许多。

    只是让他们不解的是,嬴冲为何在军议之前,首先问这李宝。

    河虎军乃是大秦,仅有的两支有正式军级编制的水师之一,人员七万。可自从洛州被攻陷之后,这支水师就退到了函谷关之后。从此不被朝廷重视,等同闲置。

    也因其无关紧要,所以朝中诸势力,才肯将这位嬴神通的嫡系门人放过,并未将之转调闲置。自然,这亦是因天圣帝,极力维护之因。

    不过今日这场之战,与驻扎在清江下游的河虎军,似无什么关系——

    看在场众将中,以参谋身份列席的韩信,却首先醒悟,看向了舆图。只是片刻,他的眼中就已现出了喜色。

    大秦的雍秦二州,以清江为界,分据南北。从舆图上看,就仿佛是两块拼接在一起的‘勾玉’,又好似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阴阳鱼。

    二州之间的河道,则长达一千八百余里。即便有河虎军之助,也很难完全封锁江面。

    且这些世家的水师力量并不弱,那裴氏龙氏的一些商船,只需稍稍改装,就可成为战舰。

    不过,他料嬴冲的目的,并非只是如此——

    嬴冲此时却在继续问着嬴鼎天:“如今河虎军战力怎样?军心士气如何?”

    据他所知,这支水师自从退入函谷,军资军饷就一直被克扣。所以嬴冲对河虎军的状况,颇为担忧。

    “河虎军节度使言其麾下,仍有当年九成实力。”

    嬴鼎天平静的答着:“属下亦曾观河虎军诸部,确是训练有素,战力不俗。那诸多战舰,亦状况良好。如今河虎军将士得殿下厚赏,已是军心大振,愿为殿下效死。”

    嬴冲微觉意外,他原本以为,河虎军能保存六成的战力,就已很不错了。

    不过嬴鼎天为人素来严谨,不会对他说假话。

    这确是个好消息,使他更添几分把握。或者可说,自从确证河虎军会站到他这边起,这一战他就有了七成的胜算。

    “那么右金吾卫了,情形如何?”

    此事却是由谢安负责:“右金吾卫第二师与第三师镇守使,都已决意效忠监国,已在此间。”

    说到此处,他话音一顿。而人群中,亦有两位镇守使打扮的人物,朝着嬴冲一礼。

    “至于右金吾卫第一师,原本亦有降服之意,可当贺州节度使准备举兵的消息传至,其镇守使就已率其亲信部属一万三千人往西撤离。吾等极力追击,只歼敌三千!”

    嬴冲笑了笑,神情和蔼的向那二位镇守使颌首示意。这两位的降服,意味着此战他能动用的军力,高达六十五万。

    随后他又存神思忖,片刻之后蓦然拔剑,在舆图之上,以咸阳为中线,将雍秦二州一分为二。

    “只需再有两日,当朝安顺侯,安渠军节度使嬴宣娘,就可率二十万军南下。故而咸阳以东,都不用理会。而我等如今之敌,皆在咸阳以西。”(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六一五章 四面楚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六一五章 四面楚歌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