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六四四章 忠臣良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六四四章 忠臣良将

    ps:这是第二更,晚上还有2更,今天四更!

    ※※※※

    当嬴冲以夺命三连环,全力袭杀西方大帝之刻,左天苍正有条不紊的往自己的墨甲上,增添着外挂零件。他这尊甲,原本只是乾元阶位,可当这些零件一一就位,却已是显出了几分仙元甲的气象。

    也就在这刻,他望见了九月射出的箭只。连续九箭,如流星追月般从北面升空而起。

    这位镇国神射为防连累他们几人,特意绕至对面的方向出手,左天苍心中感激,却并不准备接受九月的好意。

    而前方的张承业,行动则更简单直接。

    ——这位稳文尔雅,沉稳有度的年老太监,只是一声轻叹:“君上恩重,待吾以诚,一载以来效力于武安王府,从无不顺心之时。私以为儒门所谓‘仁义礼信智’五德,当世无过于主君。故今吾亦当以忠义报之!试问自古以来,岂有君上奋死搏杀,忠臣良将却坐视旁观之理?”

    语声落时,他已第一时间驾驭着墨甲狂奔而出,直扑那正前方掌旗之人,完全不顾双方的实力差距。

    对面乃堂堂权天,镇国强者。张承业却只是区区玄天境,战力也仅仅达到伪镇国的中位。可他却毫无犹豫,杀意酷烈决绝,

    任来生见状微一挑眉,随后又看向了左天苍:“左兄也已准备好出手了么?”

    “所谓旁观则清,那座‘都天镇元大阵’,需得海量元灵,如今却都由这些掌旗之人提供!此时阵仍未成,我等还有机会!殿下一片好意,左某却不是躲在主君身后,苟延残喘之人。”

    左天苍目中精芒隐透,随后也是跨步升空而起:“总得令殿下他知晓,能得我左天苍为臣,亦是武安王府的幸事!也请任兄,助我等一臂之力——”

    当这位全无保留之时,身影之速,竟还超越于先他数步离去的张承业之上。先其一步,抵达至那掌旗使身前。

    当其刀锁劈下,仿佛是八条银龙显化,各自含蕴有不世神威。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摧垮了那位掌旗者的一切抵抗。

    而就在刀光盘卷,将要取下这人性命之时。一位彩绣辉煌,雍容华贵的妇人,也突兀的在这位身前显现。神色轻描淡写,只将手中的素白旗帜一挥,道了声‘去’字,就令那八条银白刀锁倒卷而回。左天苍亦不顽抗,在水白烟雾及身之前,就已腾空而起,

    对方手中,乃是仿上古至宝‘素色云界旗’炼制而成的圣器‘玄元水色旗’,作用与云罗伞相似,却更偏向于杀伤。那些白烟,分明是蕴有奇毒,只需稍稍接触,就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好在那白烟覆盖范围虽广,可要蔓延开来却需时间,轻易就可避开。而随后就有狂风舞动,将那些烟气迫开。

    ——这多半是那位吴不悔在做法,以风系阴阳术压制白烟。

    再当左天苍腾身而起,来到八十丈高空之时,才发现这位瑶池金母,竟然身影一分为二。一人手执玄元水色旗,拦住了他与张承业的去路;另一位瑶池金母则在数千丈外,将那九月的飞箭,全数拍飞震散。动作皆是信手而为,似毫不费力。

    可左天苍却毫不在乎,目中现出疯狂战意,将八条刀锁全数盘旋舞动,掀起了一阵狂烈旋风。随后那刀身之上,也燃起了炽白火焰。在左天苍的催动之下,所有刀锁,就仿佛是火轮一般,再次往地面轰击砸去!

    这是独属于他的武道秘式八部火轮转!昔日威王府的‘八臂阎罗’,也正是以这独特的八条刀锁,名闻秦境!

    经历三十年的沉淀,他的武道已没了年轻时的锋芒,可那刀势之沉猛厚重,却更胜当年!而这八十丈的距离,也正是适合他刀锁的最佳距离。在这处施展,正可将他的武道发挥到淋漓尽致!

    当刀锁轰下,仅仅第一击,就强行将那白雾水汽强行破开。显出内中环绕于瑶池金母身侧的九头水龙。而第二道刀锁轮转坠落之时,更是以沛不可挡之势,就将两头水龙轰破!残躯或四溅粉碎,或在那炽白火焰的烧灼之下蒸发消散。

    左天苍的这些锁链长刀,赫然每一击,都携带着百万牛以上的巨力,霸道绝伦。而当第三击轰落之时,张承业的身影,也已冲凌而至。

    这位对那依然萦绕于周围的致命毒烟,都完全视如无瞩,也毫不在意那瑶池金母的轻蔑与强势,手提着那对紫金八棱锤,直直撞入了进来,然后猛地一声咆哮,配合着那降落的刀锁,一锤猛然砸向了瑶池金母的面门。

    随后周围众人,就只听‘哐’的一声重响。那处罡风四起,天地震晃。当烟尘散尽,那瑶池金母依然立在了原地,毫发未伤。只身周那九条水龙,都已被全数轰碎。而这位眼眸之内,首次现出了讶异之色。

    他眼前这位年老太监,明明就只有玄天境的修为而已,可此时一锤,赫然打出了一百八十万牛以上的巨力。

    且不单单只是力量而已,其一身武道修为亦极其不俗,便是许多权天位亦不能及。她虽不知此人因何故,依然困居玄天层次,又是以何种法门,将力量催发到如此程度。却知此人的实力,这刻分明已超越于‘上镇国’之上!

    而惊异之后,瑶池金母的目中,也首次闪过了寒意与杀机。那‘玄元水色旗’继续挥动,使那九头水龙的躯体,迅速复原。而瑶池金母的右手也首次从袖中现出,手持决印。瞬时就有一尊金属巨人,从土层之内拔地而出。仿造神甲‘始龙’的样式,同样握着一剑一盾。而张承业的的第二锤,也已狂轰而至。

    盾锤轰击,那金属巨人竟是不能敌,踉跄后退。也中门大开,使左天苍的刀锁,得以趁隙而入。

    “拼命了么?”

    任来生本已悄然靠近战场,可此时他亦同样讶然错愕的看着张承业背影。

    之前实在是想不到,这位年老太监全力爆发之时,竟然能与瑶池金母硬撼!

    不过当他望见那瑶池金母的右手,又现出另一印决之后,就又面色微变。

    “太白辟地神光?”

    这位天庭王母,分明是欲取张承业的性命!

    他原本是把目标,锁定住了旁边另一位掌旗者。可这刻却是心念一动,改了主意。

    身形闪动,下一刻出现之时,就已到了瑶池金母之后,暗黑色的细剑似毒蛇吐信,无影无迹的刺往后者的脖颈咽喉。

    那位飞辇上的白衣中年,却早已注意他多时。这位虽是被吴不悔的幻法遮蔽,看不到任来生的形迹。却知后者,此时正受嬴冲的雇佣,效力于其麾下。故而一直都在全神灌注观感四野,小心防备。而此时一当任来生现身,这位就已是施展出了蓄势已久的道法。

    “任来生,汝安敢放肆!”

    一道森紫色的雷光,蓦然从任来生的头顶轰击而下。任来生却未理会,他对自己的另一搭档,可谓是信心十足。

    果然下一刻,几道光影在虚空闪现。因吴不悔的幻术掩护,这几支箭现形之时,就已在辇车百丈之外,直袭那白衣男子而去,

    后者面色微变,顾不得操御道法,急急御剑连斩,将那飞凌的箭影击飞化解,而其招引而出的紫雷,轻而易举的就被任来生避过。那黑色细剑,依然无情的刺向了瑶池金母。

    后者无奈,只能放弃了将张承业击杀的打算。太白辟地神光打出之时,却是轰向了身后,迫使任来生不得不飞撤退回,放弃了这次袭杀。

    可在此刻,任来生也已生出了退意。他之所以出手,是因与天庭的旧怨,一切能为这对天庭帝后制造麻烦的事情,他都乐意去尝试。

    可任来生却从未想过,要将自己的性命,也丢在此间。毕竟他一剑来生与那武安王,既无交情,也无恩义,今日在此,只是因百万金的交易而已。他自问已做的够多,远远超出了百万金的价值。

    可就在他凌退之刻,却听上空的左天苍,蓦然又一声怒啸:“八龙锁天地,十方云灭斩!一剑来生,汝可敢再助左某一剑?”

    任来生愕然上望,之后就只见那八道火龙般的刀锁,此刻竟是合而为一,带着滔天红焱,怒击那瑶池金母而去。

    不远处的张承业,也在此刻爆发,紫金八棱锤疯狂轰砸!赫然一连十四击,不但将那金属力士砸成了粉碎,余势更冲击瑶池金母。以狂烈的锤势,将后者完全淹没。

    任来生心中微惊,既震撼于张承业的彪悍疯狂,也震惊于左天苍的决然刚烈。

    在他印象之中,前者风度儒雅似儒士学者;后者则深藏不露,老谋深算。

    这二人,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会为人拼上性命的性情。

    可仅仅刹那,他就毫不犹豫的出剑,指向了十丈外的那位掌旗权天。本能的不愿浪费,这二位拼却性命争取到的一线机会。

    此时强如瑶池金母,亦是难以动弹。可阵内的昊天上帝,却是眉头一蹙,一个念动,就已来到此间,轻飘飘的一指,弹向了任来生的黑剑,

    然而这刻,一股使人无比惊悸的气机,骤然从阵内散出。使得昊天上帝错愕回头,面色大变。(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六四四章 忠臣良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六四四章 忠臣良将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