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六四五章 西帝之殒(感谢 lingling2000兄的打赏)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六四五章 西帝之殒(感谢 lingling2000兄的打赏)

    ps:特此申明,此章是为lingling2000大盟的五万打赏。

    ※※※※

    此时同样感觉惊悸的,还有自号西方大帝的嬴天命。当嬴冲的周身,那股澎拜浩大到不可思议的剑意勃发时,他就已觉心头肉跳,足可使人麻痹的寒意在心灵之内弥漫着。

    ——即便是之前,被嬴冲四枪逼入绝境之时,也从未令他惊慌至此。一生也从未如此清晰明确的,感应到自己死期将至!

    嬴冲的目光,则是赤红一片。当张承业连续以‘罗睺戡乱决’与催发命元之法打出十四锤之时,他就已知道这位,已是命不久矣。这一战之后,估计就是张承业殒命之时。

    至于左天苍,那也是拼上了一切,将生死性命置之度外。那一招‘八龙锁天地,十方云灭斩’的威能固然可畏可怖,强如瑶池金母,亦需全力应对。可那分明就是超限之招,超出了左天苍自身的能力之外。

    这一招过后,左天苍的下场,并不会比张承业强上多少。

    这使嬴冲羞惭交加,既怒又恨!

    他当初招揽这二人入府时,虽是饱含诚意,这一年以来,亦是极力的羁縻笼络。可本身却至始至终,都对二人含着算计之心。尤其是左天苍,在算计之外,还有防备。

    故而他也从未想过,在自己身临绝境之刻。这二人竟会是如此决绝的现身出手,以自身性命为代价,只为他争取一线生机!

    至于怒恨,他怒的是自己大意疏忽,之前哪怕能留下一支道兵在身边,也不会遭遇如此绝境,连累部属;恨的则是自己无能,无力化解这一危劫,终究还是要身死于那位‘昊天上帝’之手。

    故而当‘昊天上帝’的身影远去之时,嬴冲亦是将自己一身元神精血,乃至体内所有一切能够利用之物,都投入到了‘否极泰来’这一剑中。

    左天苍与张承业的决死之击,终究还是没能将那‘都天镇元大阵’破解,可二人之死,却又为他赢得一次机会——施展‘否极泰来’的时机。

    也在这一刻,嬴冲终于理解了‘否极泰来’的精髓。那绝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是‘与敌谐亡’,‘置之死地而不求生’!太学主当日施展此剑时,自始至终都未有任何求存之意,只求与天圣帝同归于尽——

    周围的地面,在剑意碾压下寸寸坍塌,所有的物质崩解溃离。便是九天玄女的‘紫云铛’也不能幸免,在打向嬴冲之时,却在三丈之外被那浩然伟力所阻,更被一丝丝游散在外的剑气纵横斩割。仅仅一瞬之间,就令那两枚铃铛,发出了阵阵哀鸣,那表面更覆盖上了一层寒冰,并且循着那紫绫,蔓延往上。

    这使九天玄女大吃一惊,身影急速飞退,全力撤出嬴冲剑意笼罩的范围。

    可九天玄女能退,被嬴冲剑意锁住的西方大帝,却退不得。他身经百战,心知自己今日哪怕有半分的退意与侥幸之念,那么他嬴天命的生机,就只会更为渺茫。

    此时他只拼了命的,将自己最强之剑打出,也尽力施展出他所有的防身之法——灵器,符箓,丹药等等,只求能为自己多赢得几分生还可能。

    而那昊天上帝,则已弃开了一指诛杀任来生的打算,身影瞬闪,以他最快的速度,回至到嬴天命的身前,

    可就在下一刻,那灿烂耀目的剑光,就已爆发。只是一道白光闪逝,那西方大帝的上半身墨甲及其头颅,就与身躯分离!

    而在场所有众人,只见一道道剑影残留于虚空,辉煌华丽,满蕴玄意。

    眼看着西方大帝的生机,在黯淡消绝。远处的左天苍,不禁一阵哈哈大笑。他的搏命之击,尽管没能使形势逆转,却也使一位堂堂伪开国,身死在主君的剑下!张承业的那条命,总算不是丢得毫无价值。

    而昊天上帝的面色,则是沉冷之至。这个嬴冲,竟是在他与瑶池金母、九天玄女这四大伪开国的眼前,将同为伪开国层次的嬴天命击杀,简直就如一记耳光,重重轰在了他的脸上。

    而嬴冲则剑势未绝,在斩灭西方大帝的生机元神之后,那剑势就已回旋,以余劲转向了后方,那正与始龙甲搏杀的红白色墨甲。

    那剑势依然是快到了超出人间极限,破灭了时空阻隔。而当嬴冲剑光斩至之时,本在全力维持那座‘子阵’的始龙甲也完全放弃了守御,斩龙剑狂猛出击,势如斩山裂海般横扫而出。

    如非是要维护这座能使神甲‘始龙’,维持战斗灵智的灵衍子阵,那么以前者之能,哪怕是独抗三名上位伪开国也无妨。

    而当‘始龙’再无顾忌,全力攻杀之时,顿使那红白墨甲,也同样陷入绝境。

    “放肆!”

    昊天上帝的遁速,终究还是超出了嬴冲一线,在最后时刻赶至。一指弹出,终使始龙甲的大剑偏开一线,只是斩下了红白墨甲的一条手臂。

    而瑶池金母的另一化身,亦已到来。打神鞭挥动,将嬴冲剑光余势强行打散。可仍有星星点点的剑气,轰入到了红白墨甲的胸膛之内。使后者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白光消散,嬴冲的口中咳血,身影抛飞。待得他身形终于落地之时,就已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连一丝气力都无法提起,浑身骨骼,断了至少七处。而身上的邪皇甲,亦已残破不堪。

    可随后他依旧是借助邪皇甲的力量,勉强起身,虚空浮立。恰在这刻,前方传出了一声轰然震响,嬴冲定目望去,却见是九天玄女的一双紫云铛,已将那子阵彻底轰碎。

    嬴冲目光微黯,就又恢复了平静。他这一剑‘否极泰来’,能在斩杀一位西方大帝之后,又重创一位伪开国,这已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不能奢求更多。

    而随后他的视线,就望向了那尊红白墨甲:“可是大宗正嬴高?”

    之前这位施展的武道,与嬴高并无半点相同。可这位在绝境之时,用于抗击始龙甲的剑式,却是一门世间罕见的武学,只有嬴氏皇族之内,才有传承

    那红白墨甲却不答话,只是眼神奇怪的,看向了神甲始龙。那大神衍阵的子阵,已经碎灭,按说这尊神甲,应当是再无法行动,并且引发内中的遁空灵符,传送回咸阳宫下的始龙殿内才是,

    可此刻这甲,却并无动静,依然是肃立在原地,只是那‘眼’中的灵光,渐渐消散,

    而嬴冲亦察觉不对,感觉自身的心脏猛然跳动,血脉流速,也在加快,似在与始龙甲内的某个存在呼应共鸣。同时元神内那赤色小剑的气机,则益发的堂皇浩大,似每时每刻都在增长。

    嬴冲正想理清缘由,可那昊天上帝,却再不肯给他时间。身影已凌压而至,一指点向了他的眉心。(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六四五章 西帝之殒(感谢 lingling2000兄的打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六四五章 西帝之殒(感谢 lingling2000兄的打赏)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