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六五八章 六载岁寿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六五八章 六载岁寿

    嬴冲记得东河战后,光是从裴氏各处田庄中抄出的金银与各类财货,就高达万万金。而这笔钱财,可以为裴氏购买四件仙元甲,两件圣器。

    而裴氏族中的诸多供奉中,至少有两位的战力,可在墨甲与圣器的堆积下达到伪开国的下位,甚至中位层次。而其余世家有类似情形的,还有不少。

    ——如若这些积蓄,都能够提前一些时日换成足够的强者与道兵,那么今次东河之战会是什么样的结局,还真不好说。毕竟以当时雍秦世家的财力,拼凑个五六位伪开国,都是毫无问题。

    而雍秦这场变乱结束,许多人都已明白了这个道理,也预见到了乱世的到来,以及争龙之局的开始。

    那些世家大阀再不会有任何吝啬,只会尽全力将手中的钱财,转为他们手握着的,可以确实依靠的武力。以免灾难临头之刻,只能在事后后悔。

    所以郭嘉预言,这世间的伪开国,必如雨后春笋,林立于世!

    好在似裴玄机与红线女这样的人物,世间并不多见。这几年出现的伪开国,绝大多数,都将止于伪开国的下位程度。

    可即便如此,也会对现在的安国嬴氏,形成极大的压力。

    他嬴冲要想稳固北方四州,还要想复仇,却绝不可故步自封。仍需拥有更多的伪开国,才可避免东河郡那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此外当世强者数量激增之后,会是什么结果?那必是物价腾贵。许多高阶丹药与顶级灵器墨甲材料,都会价格激增。可能一年之后,就会翻上至少三番。

    因此故嬴冲不但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物资准备妥当。更准备花钱,囤积一批货物。待数年之后增值售出,或者自己使用。

    总而言之,这些事情越早办妥,越是划算。

    而与他见解相似的,还有沈万三与周衍,此时都是极力横扫市面上的一切顶级灵材。只可惜后者独立不久,财力浅薄,只能跟在后面喝点汤水。

    事实上仅仅三日之后。各地顶级灵材的价格,就已激增了三成左右。

    且这风向,甚至反应到了稷下学宫,更新后的圣器榜单上。

    原本稷下学宫的‘圣器榜’,是选择天下间最强的三十六件圣器,排列于榜单中。

    可这一次,自咸阳大乱后更新的圣器榜,却罗列了整整五十六件圣器。都是世间已知的,所有圣器级的器物。

    后面的一部分,本是因威力稍弱,而无缘‘圣器榜’,可如今却也都罗列其上。

    显而可见,是稷下学宫已不认为这三十六个圣器名额,可以将那些有能力撬动天下形势的至宝,都罗列在内。

    说到稷下诸榜,就不得不提嬴冲,在榜单上的排位。不但名将榜中一举升到了第九位,英杰榜中位列第一,便连真仙榜中,亦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还有安国嬴氏,如今也是进入了世家榜的前列,赫然位列第十。并有评语——蛰龙已惊眠,一啸动千山。

    大秦安国嬴氏一门,出自大秦皇室支脉,先辈秦王二十九人,郡王三人,国公五人,二品高官七位,三品二十二位。世代簪缨,轩裳华胄。自十年前,宇内第一名将嬴神通封安国公而崛起,又有武安郡王嬴冲以十四之龄破门而出,存亡绝续,始建‘安国’堂号。而今安国嬴氏之下,共有一王双侯四节度,权遮秦北,已为大秦第一武阀。阀主武安郡王嬴冲,正值英姿勃发之龄,潜力无穷,未来仍不可限量。

    这榜单极尽夸赞之词,嬴冲看了之后,都觉脸红。不过他也是极其不解,这世家榜为何会将自家的安国嬴,拔到如此高度?

    嬴冲不是那种喜欢自我菲薄之人,也知如今的武安王府,以及以他为首的北方宗党,确已是大秦之内最强大的一股势力没错,

    这稷下学宫,说安国嬴氏一门,一王双侯四节度,权遮秦北,可谓是恰如其份。

    可这世家榜素来以门第为尊,势力高低反倒是居于其次。而何谓的‘门第’,就是指家世,其中先祖留下来的荣耀,占据了极大的比重。

    试问如今世家榜上的几十个世家,哪一家非是世代王公?哪怕是在榜上居于倒数第二的襄阳王家,祖上也有十七位国公,三十四位列侯,十一位一品高官,三位流爵郡王,四位太傅。

    而他的安国嬴氏,哪怕是加上之前武安嬴氏的部分历史,也仍显寒酸,完全无法与这些当世第一流的世家大阀相提并论。

    至于三千年前那些先祖辈的诸代秦王,那就是为他们安国嬴氏脸上贴金。

    真要往那么久远的时间追叙,如今关东世族,很多都是商周两大王朝的直系后裔。

    “是因乱世将至,故而暂以各家实力为尊么?”

    思及之前那‘圣器榜’的改动,嬴冲不禁冷冷一哂。心想多半就是如此了,如今季世来临,诸族先祖再怎么荣耀,都没可能庇佑后代子孙在这乱世之中安然无恙,

    只是如此一来,他的安国嬴氏,未免就有些树大招风了。难保不会有人吃饱了撑着,看他嬴冲不顺眼,

    尤其楚赵韩魏齐那些世家,将门第高低看得比自己眼珠子还重,多半会想安国嬴氏何德何能,可与他们并列?

    安国嬴氏位列第十,而那东河裴家则相应的从之前的第九位跌落,掉到二十九。

    这使嬴冲大为讶异,这东河裴家,居然未从世家榜中除名。说明那稷下学宫,仍对东河裴氏看好,不认为这裴氏会在这场风波中,彻底倒下。

    且从眼前的情势看,也确实显出了这一迹象。那裴宏志虽被下狱夺职,可天圣帝至今也仍未有取其性命之意。而裴氏的不少族人,也有许多都逃遁在外。

    这正是世家大族,最令人感觉棘手的地方。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大秦这边容不下裴氏,可裴氏却自能从其余诸国中,寻到容身之地。似那吴越等新兴强国,甚至会扫榻相迎。而大秦的仇敌魏楚,亦不会放过这打击大秦的良机。

    据他所知,如今的楚国,就已有了招揽龙氏之意,双方正在紧密接触中。

    在嬴冲想来,天圣帝多半不会容许东河裴家,也投奔他国的,这影响太坏。如今有了一个龙氏就已够了,再添上裴家的话,必定使朝堂动摇。所以到最后,必是双方妥协的结果。朝堂只除首恶以示惩戒,可绝大多数的裴家子弟,还是能幸免于难,甚至仍可保存半数以上的田土。

    东河泸州二郡,依然是裴氏的天下,朝堂之内,也仍有其一席之地。

    只因如今的雍秦,除了已倒向北方的谢氏之外,也只有东河裴家,才能聚众人之望。

    而这归根结底,还是东河之战,他未能擒龙在田而斩之的恶果。可当时的情形,能够击溃乱军,就已是他能做到的极限。最后也只能诱使裴氏倒戈一击,才将隆国公的祸乱及早镇压解决。可如此一来,也给了裴氏一线生机——

    嬴冲并未太在意此事,裴家无论是存是灭,短时间内,都不能再成为安国嬴氏的威胁。而如今随着雍秦平定,天圣帝的变法已显出了曙光,这是他最觉欣慰之事。感觉自己与张承业等人的血,并未白流。

    而一旦王安石的改革成功,大秦国力激增,那么接下来,也必将是出关伐魏之刻——

    要说他现在有什么渴望的话,那就是几年之后的征魏军主帅。对于此职,他势在必得,甚至不惜抛开眼前一切。

    可嬴冲却知,自己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现在的武安王府已受诸方之忌,很难使朝野上下一致认可。故而他嬴冲要想在日后统百万军伐魏,执魏无忌而斩之,此时就需预做筹谋了。

    就在他顺水而下,距离咸阳不到二百里时,一位白云观的道人翩翩而来。

    那正是嬴冲的一位熟人,之前在冀州雪峰山见过的九观。时隔近年,这位赫然已证得了权天境界。而此次这位前来,正是白云观为那封神榜残片的回报,受其观主指派,愿入武安王府麾下效劳。

    这使嬴冲大喜过望,武安王府一直都缺少高阶的玄修坐镇,也是武安王府最薄弱的点。

    之前虽有虞云仙在,可这位的道途更偏向于剑修一脉,在玄法方面,并不是特别擅长。

    而他眼前这位,哪怕是只有一件伪圣器在手,也是一位堂堂镇国。日后修为至权天顶峰时,不难入上镇国之林。甚至如嬴冲能寻一件圣器由其执掌,那么伪开国的中上位,都不成问题。

    不过九观道人的到来,却也为他带来了三个极坏的消息。

    “王上可知,自山河社稷图回归之后,陛下他其实已活不过六年?”

    当听闻此言之后,嬴冲就感觉似是有一尊洪钟在他耳旁敲响,震得他两耳失聪,眼前一片昏暗,几乎就失去了意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六五八章 六载岁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六五八章 六载岁寿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