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邪皇

第690章 败犬之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荒 本章:第690章 败犬之吠

    “崇国公?”

    周衍也是眉头大皱,根本就没想到这位三皇子,会在自家的风月阁内。

    需知即便青楼皮肉生意,也是讲究阵营的。就如他与嬴冲二人,都绝不会出现在不远处,那与崇国公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千芳楼内。

    更不可能在明知嬴冲与这位三皇子有着仇怨的情形下,还在今日这场合邀请对方前来。

    想到嬴冲可能因此会生出什么误会,周衍不禁面色铁青,当即就是一声厉喝:“晚娘!”

    那老鸨吓了一跳,周衍唤的正是她的名字。可此时她完全不知所以,只知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且与楼上那位青袍公子有关。

    嬴冲本人倒不怎么在意,只从对方的衣饰就可看出,对方多半是混进来的。此处风月阁新开不久,老鸨是从外地请来,暂时不认得人是情有可原。

    他心情依然不错,当下笑呵呵的道:“难得见到三皇子!今日恰好本王高兴,喜钱人人有份。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红封敬上?”

    他旁边一位年轻内侍有些迟疑,心想是皇子的话,这十两银钱只怕拿不出手。可临时更换的话,却又恐嬴冲起疑。当下还是恭恭敬敬,将一张十两银票的红包,送到了嬴去病的面前。

    后者气结,都懒得去接,随手就将那红包拍开。那目光阴冷如刀,直直盯视着嬴冲:“确实是难得,如今别人想见你一面,可真是艰难。”

    然后他又扫视了周围一眼:“此处不太方便,你我另寻地方谈吧?”

    嬴冲已经猜到对方要与他说什么,却全无兴趣大手一挥:“不用,今日本王要为我家兄弟庆生,没空与你说话。有什么事,以后再说罢。”

    嬴去病的面色,顿时转为青白,不过他对嬴冲现在的傲慢与不可理喻,也是早有准备了,依然冷笑如故:“在这里说,其实也是无妨。本公只想问一句,嬴放鹤那条老狗,你嬴冲到底还管不管?自己养得畜牲,就该系牢了才是,别到处咬人。”

    嬴冲眯起了眼,心里已经有些烦了。不过当想到自己孩子就要降生,便又把戾气强压了下去。

    与那薛云凰动手是不得已,必须示之以威,顺便有挑衅剑斋的目的。可眼前这位,真没必要。

    当下嬴冲仍笑呵呵的回应:“嬴放鹤他是咬到你了?那我让他再多咬两口。三皇子在国丧期间出入青楼,又当众辱骂大臣,今日可是有许多人看见了。”

    ——国丧是指那位林太后,年前终于死掉了。这位太后自从咸阳变乱之后,就没什么存在感。那时嬴冲担忧这位太后不知好歹,出面干政,于是顺便将临淮侯全家下狱,虽未血洗除族,可几个出色子弟,都全数斩首。

    再当天圣帝回归之后,这临淮侯一家虽被放了出来,可却从此一蹶不振。而那林太后亦是气病交加,吐血数升。之后整整一年,这位都卧病在床,到天圣三十年春,这位终于撑不住,与世长辞。

    这位太后虽是晚年凄凉,躲在宫中几乎被所有人忘却,可当其薨逝之后,民间却需得为其服丧,百日之内不得宴乐婚嫁。而皇帝与诸皇子这些直系亲属,则更需按规矩,为太后守孝二十七月。

    所以如今嬴冲出入青楼无妨,可嬴去病身为皇子,却需背上国丧期间,出入青楼的罪名。

    而嬴冲仍未有罢休之意:“再有嬴放鹤他可是朝廷重臣,三皇子当庭辱骂,唤为老狗?这是什么罪名来着?总之明天我就让嬴放鹤上个辞章。”

    嬴去病的脸,已由之前的青色转为发绿。

    国丧出入青楼什么的,他倒是不在意。无非是被罚俸,被人指责不守孝道。可他家不缺银钱,也对那皇位没了指望,也就不在乎。只是可能需到太庙罚跪这一条,让他感觉难受。

    可因辱骂重臣,导致重臣辞官这一条,嬴去病却觉肩上的压力有些沉重。心中暗骂,他眼前这个竖子,哪怕是疯癫之后,也仍是这么难缠。

    传说三年前这位被昊天重创元神,所以近年行事或桀逆放恣,或放浪无羁,或荒诞不经,到底是真是假?

    “大秦律第四百二十九,宗室勋贵中有辱骂朝臣,不敬国体者,重则夺爵,轻则削封。”

    上方处传来一声轻笑,引得嬴冲等人仰目上望,只见那薛平贵已经与庄季二人从包厢里走出来,正依在栅栏之旁,笑望楼下。

    “左都御史放鹤公为人刚正不阿,雷厉风行。治宪台三载,就使咸阳士风大变,朝野清明,深得陛下爱重!三皇子此言,如让陛下知晓,只怕是要吃挂落。”

    周衍也‘哗’的一声打开了折扇,掩着唇嘿嘿的笑:“放鹤公要辞官了么?那可真有好戏看了。”

    如今北方宗党,最受世人崇敬的人物,既非是中极殿大学士,参知政事皇甫射,亦非是吏部天官杜北,而是左都御史嬴放鹤。

    此人自被嬴冲提拔,接掌左都察院之后,将一身才华展示到淋漓尽致。公正无私,又通机变,之前薛平贵的赞誉,可半点都不夸张。

    此时的朝堂,陛下他无论缺了谁都不会在乎,却独独对嬴放鹤礼遇非常,倚重有加。

    这位如是辞官,陛下他定不会准的。

    嬴去病一声轻哼,强压下心虚之感,依然眼神凶厉的目注嬴冲:“我那舅父,最多只能算是私德有亏。左都察院却紧抓不放,是什么道理?汝武安王府,是真要与我家不死不休?”

    嬴冲却已完全失去了与这人说话的兴趣,仰首望天。还是周衍明白他心思,代为回答:“你那舅父可是与侄媳有染,这可不仅仅只是私德有亏吧?且如他真的是正大无私,清白无瑕,又何需崇国公至此为他求情?”

    嬴去病口中的舅父,正是那位兵部左侍郎薛寿。近日这位正因家宅不宁,传出与侄媳有染而被左都察院弹劾纠察,引发了天圣帝的震怒。

    可这仅仅只是嬴放鹤的借口而已,朝中有眼之人都能看明白。嬴放鹤是欲以私德不修,忤逆人伦为突破口,查薛寿的贪污不法事。

    薛寿自吏部侍郎位迁任兵部后,数年潜心经营。原本已有机会外放州牧,近而窥伺政事堂宰执之位,这次却遭遇此等变故,对于薛贵妃家而言,无疑是一次难以承受的重击。也是今日,这场骚乱的缘由。

    可当周衍此言道出,嬴去病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你是什么东西?被赶出家门的丧家之犬,臭水沟里的垃圾,也配与本公说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邪皇》,方便以后阅读纨绔邪皇第690章 败犬之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邪皇第690章 败犬之吠并对纨绔邪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