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第56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色羽翼 本章:第56章

    三年间,后宫的人换了不少,四妃与林贵嫔全部病逝,莲公公寿终正寝,小顺子和一干到了年龄的宫女也都被放出宫去,皇后宫中的宫女太监很少出坤宁宫。

    这些年,有不少想上位的女子向熟知皇后的人打探皇后的容貌和习性,景仁帝登基八年,皇后在位五年无所出,却依旧能得到景仁帝的独宠,想必皇后必然有过人之处。不少人想要模仿皇后,可熟知皇后的人完全不会提起皇后,无人能够知道皇后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是以当那位身材高大的女子入宫后,所有同期的秀女都十分惊讶,怎么会有这样的入选。其余人就算容貌一般,但至少有家室有背景,而且也不是丑得无法入眼。只有这位高大的女子,穿上女装就如壮士绣花,简直惨不忍睹。

    不少人在下面腹诽太后老眼昏花,而太后却是十分喜欢这名叫做范蝶儿的女子,自从见到她之后便整日将人带在身边,告诉她虽然她没有位分,但等入了皇上的眼,就必定能封妃。

    说来这范蝶儿也相当奇怪,有太后这样的荣宠也不见她有多开心,每日表情都淡淡的,对其他人的冷嘲热讽不屑一顾,每日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太后宫中待着,安静地等选秀结束后,自己被太后推荐给景仁帝。

    景仁帝对选秀一事态度很冷漠,太后早就命人告之他选秀结束,自己选中了几个不错的带在身边,请陛下来这里。

    秀女便是如此,在没有被陛下宠幸前都是没有位分的。她们的画像会被送到景仁帝面前,如果景仁帝看中了,就会翻她们的牌子。不过画像永远比不上真人,而且画像往往还受画师所控制,所以秀女一般会依附比较皇后或者比较有权势的妃子。可是现在景仁帝的后宫干净得像白纸一样,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太后,然而这些被太后看中的秀女等啊等,一日又一日,都不见景仁帝来慈宁宫。

    她们也曾听人说过,陛下和皇后感情深厚,这三年陛下都是在为皇后守孝,不仅没有再立后,连后宫女子都没有碰,生生把四妃都给熬死了。就是这一次选秀,都是太后哭着跟皇上说她想抱孙子,抱不着就要上吊,景仁帝迫于孝道才不得不选的。

    听到这个消息后,所有秀女都满心绝望,到处去打探皇后的事情,钱花了不少,却一无所获。

    太后等了一个月都不见景仁帝来挑美女,终于忍不住,有一天等景仁帝下朝后直接带着几个宫女打扮的秀女去了承乾宫,其中最显眼的就是那个范蝶儿,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她。

    听到太后来,景仁帝正在批阅奏章的手微微一顿,轻轻叹口气,命人请太后来。

    他是真的没兴趣。

    如果这世界是真的,景仁帝说不定会为了江山社稷迫于无奈去临幸女子生下子嗣。可是现在,皇后曾告诉过他,原著中自己和其他女子都没有孩子,只有苏怀灵生下了他的孩子。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极有可能只允许苏怀灵生下自己的孩子,而现在苏怀灵已经与井西献成婚,景仁帝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抢下属的夫人来生孩子。

    如果真的为了孩子临幸这些女子,她们又生不下孩子,自己此举就只是在害人罢了。

    这次选秀也是被太后逼得没办法,他打算糊弄过太后后,便将这批秀女给几个门当户对的男子赐婚,剩下的发放出去,也就算结束了。

    谁知太后今天带着这么多人来,只怕是要逼着他今晚宠幸一个了。

    可再无奈,景仁帝也不能违背太后,便让人请太后进来,一行人进门,景仁帝一眼便看到那张与皇后一模一样的脸。

    只一眼,便再也无法移开。一时间,景仁帝竟无法思考,眼中只有范蝶儿,用尽了力气才没有一头扑进范蝶儿的怀中。

    看见景仁帝的眼神,太后得意地一笑,她就知道自己皇儿是肯定会被这个女子迷住的。看看这蝶儿身上的肌肉,这高大的身材,还有门神一般的容貌与气质,就知道陛下肯定喜欢。

    于是太后道:“陛下似乎很喜欢这位秀女?”

    景仁帝愣了愣,收回自己黏在范蝶儿身上的视线,眼神恢复清明,他点点头道:“就她吧。”

    太后心里乐开了花,在承乾宫中没待多长时间就赶快带着秀女们走了,景仁帝则是立刻遣散了宫人,两人单独在宫中相处。

    景仁帝的视线贪婪地在范蝶儿脸上扫了一圈后,方才收回视线道:“朕知道你不是他,你只是用了他的脸。”

    “真不愧是博士,”范蝶儿对景仁帝不跪不拜,鼓鼓掌道,“就算没有恢复记忆,一直以为自己是npc还能这么睿智,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景仁帝微微皱眉,问道:“博士……就是这个世界的创世主,你说朕是博士?”

    “没错,”范蝶儿道,“博士在测试系统时,灵魂遗失在这个世界中,又因为呼延曦的肆意妄为灵魂受到重创,不得不依附到这世界的npc身上调养。而作为气运之子,第一和气运之女相遇,又刚好撞到头,没有比景仁帝更好载体。从你撞头苏醒开始,你便是吸收了npc数据的沈博士。只是博士一直在沉睡,始终没有醒来罢了。”

    景仁帝沉着又冷静地问道:“你要如何证明?就算朕猜到了这世界的真相,也只能证明朕是与呼延曦一样察觉到不妥之处的人。”

    “你胸前的吊坠,”范蝶儿伸手指了指景仁帝,“那是会搜索博士灵魂数据的道具,也是为了保护博士而特质的,只有博士能够激活它。它现在在保护你,这就是证据。”

    景仁帝将手放在胸前,拿出那三年来一直保护自己的吊坠,当初,皇后便是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戴上这吊坠,又变得一脸失望。所以皇后是来寻找博士的,这个世界的造物主。

    “你是说,这个世界是由朕一手创造,而朕其实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景仁帝淡淡道,他觉得自己好像很轻易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一点不为难。

    “没错,就是这样。”范蝶儿一脸严肃道,“博士,原本在您接触到道具后,您就会回到自己的身体中,接收您数据的头盔一直就在您的头上戴着。可是因为你受伤太重,又完全融合了景仁帝的数据,始终无法意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我们一直无法让你回到自己的身体中。一开始我们本以为只要找到您将您强行带回去就可以,可是不行,必须是您心甘情愿回现代社会才可以,否则我们做不到强行拉您回来。”

    景仁帝依旧沉默着,他是帝王,他如果走了……

    范蝶儿苦口婆心地劝说:“博士,我知道你是因为责任与使命而不愿离开这里。守护这个国家不是景仁帝的愿望,而是博士您的。您亲手创造了这个世界,又亲身体会到这个世界的人是有多么真实多么认真地活着,您不想离开这里,是因为博士您对这个世界有责任,您希望守护这里。可是这个系统还只是测试期,如果没有您来完善这个系统,早晚有一天会有人来接手这个项目。他们要的只是这个系统,而系统内的数据,这个无聊小说改编的攻略游戏,会有人在乎吗?他们会清除这些数据,重新建立他们想要的。只有您回去,才有可能保下这里所有的数据。”

    他最后一句话说动了景仁帝,景仁帝紧紧握住吊坠,下定了决心。

    “为什么不是他来劝朕?”景仁帝突然问道。

    范蝶儿突然安静下来,沉默一会儿后才道:“头儿……就是皇后,是我们的头儿。他在游戏中服用了提升功力的药丸,那其实是一种会让数据异变的程序,是博士制造出来的,但却有人为了找您而隐瞒了这程序真相,头儿并不知道这件事。而头儿不是数据,是真正的灵魂,这种程序用在灵魂数据上,是真的会让灵魂数据的异变的,一旦头儿醒来,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自从他从游戏回到现实中,他一直在沉睡。而你的信号明明已经传到头盔上,却迟迟不肯想起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不得不借助头儿的脸来找你。”

    “博士,您是这个程序的设计者,要如何将头儿的灵魂数据恢复正常,只有您能做到啊!”范蝶儿失去了初时那种冷静,一脸哀求道。

    他和皇后一点都不像,皇后就算是泰山崩于面前都不会变色,始终都是那么冷静,让人心安。

    “朕知道了。”景仁帝问道,“似乎……现实世界,与这里的时间并不相同,是怎样的?”

    “博士设计这个游戏的时候,就曾经想象过,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范蝶儿回答道。

    “明白了,”景仁帝承诺道,“十日后,我会试着回来。”

    “十天……为什么要这么久……”范蝶儿有些着急道。

    “朕要为夏国培养一位合格的接班人,”景仁帝道,“朕知道你们哪里很焦急,可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十日之内就完成,十日是一个很安全的时间。让朕可以培养一位接班人,现实也不会出现什么异变,对吧?”

    “这倒是……”范蝶儿想清楚后也没有那么着急了,问道,“可是,为什么要培养一个接班人?您回去后,很轻易地就能改变数据了,就算到时候天下大乱,您都可以让数据恢复原状啊。”

    “就算朕能够将一切还原,可这段时间,百姓受的苦都是真的。哪怕有人将他们的苦恢复原状,也不代表他们经历过。”景仁帝道,“朕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让他们经历一个乱世。十日后,朕会回去的。”

    -

    景仁帝是夏朝的一个传奇帝王,他在位期间国家一度风调雨顺,百姓富足。而这样的帝王,竟然真的一生只爱皇后一人,即使皇后去世多年,都不曾再临幸其他女子,这让夏国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盛行一夫一妻,一双人白头偕老,一开始是为效仿景仁帝对皇后的深情,后来却慢慢变成了一种制度。

    景仁帝一生无嗣,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宗族中选择合适的孩子带在身边亲自抚养,最后选择了一个最优秀的孩子,年仅三十六岁的盛年,便退位让贤。

    而奇怪的是,景仁帝好像知道自己的寿命一般,新皇登基后第二天,就有人发现太上皇已经寿终正寝。他的死没有任何病痛,也不是人暗杀,好像就是寿终正寝,年轻的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有人在太上皇的书案上发现了一张字条,上书“朕去找你了”五个字。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太上皇说的皇后肖锦意,也只有皇后能够让太上皇如此深情。

    后世有史学家评论景仁帝,有人认为他是千古一帝,他的举措,加快了夏国从世袭制变为民主制,而他在位期间,夏国是当时整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直到现在,国外人称呼这个国家的人,都是夏人,每个国家都有不少夏人街。

    也有人说,景仁帝是个感情用事的人。他对皇后的深情让他过早地离世,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做皇帝。

    当然,第二种说法一出现后就被无数人批判,很多人尤其是女孩子,都想要嫁一个像景仁帝的丈夫。

    不管大家如何评价景仁帝,历史给予他的评价都是——“明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方便以后阅读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5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56章并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