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第61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色羽翼 本章:第61章

    有了众多玩家的游戏体验资料,沈知微很快就完善了游戏,并且将《倾尽天下》这个游戏成功地申请为旅游类游戏,公司已经开始着手开发这个新的旅游项目。

    核心程序设计好之后,以星际为新背景的游戏便无需沈知微再亲自操刀,他可以安心休息去了。

    于是云锐锋便和沈知微悄悄地去登记结婚,没通知任何人,他们打算二人世界过够了再办婚礼。

    这些日子云锐锋早就想碰小博士了,可是他工作繁忙,云锐锋舍不得沈知微太辛苦,便一直忍着。现在可算是有了休假,两个人又领了证,当晚云锐锋就完全释放,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

    ……释放得稍微有点过火。

    沈知微被他折腾得第二天下午才勉强从床上爬起来,腰和屁股都疼得要命,云锐锋这个疯子,像个没有能源限制的永动机一样,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看到沈知微的黑脸,云锐锋将早晨做好的粥端过来,温柔地在沈知微身后塞了一个软垫,让他能够舒服地靠着。

    “……是我大意了……”云锐锋低头道歉。

    他的确是大意了,记忆中他和小皇帝已经在一起很多次了,于是他完全忘记,自己和沈知微是初婚,还按照老夫老妻的标准进行夫夫间的运动,沈知微能受得了才怪。

    “还好。”沈知微沉着脸道,“想好去哪里度蜜月了吗?”

    “你决定就好,我全听你的。”云锐锋道。

    “《倾尽天下》作为旅游类游戏,正在找人内测,我们就去那里吧。”沈知微道。

    云锐锋:“……”

    找一个工作狂做伴侣真的很辛苦,他就连度蜜月都想着要如何完善他的工作。

    云锐锋有点沮丧地点点头:“……好吧。”

    他低下头,忽略了沈知微嘴角的一抹微笑。

    沈知微早就将游戏头盔拿到了家中,他手中的这两个游戏头盔是特殊设计过的,与普通头盔有两点不同,第一,可以屏蔽游戏公司对玩家的监控;第二,当玩家遇到危险时,头盔可以强制地将玩家带回现实,保护玩家的精神体。

    既然能够屏蔽游戏公司的监控,那么其实他们这次蜜月旅行对于游戏内测其实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沈知微只是想利用这段时间回去看一看而已。

    他一直惦记着的世界。

    -

    云锐锋睁开眼,发现自己又穿着一身女装,还不如华服,而是一身村姑的装束,头发还梳着双环髻。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和下/身,依旧是男人不变,站起来也十分高大。

    脑海中关于角色的信息十分少,只知道自己□□花,家住皇城附近的小村里,今年十四岁,母亲早逝,跟烂赌鬼父亲在一起生活。

    云春花:“……”

    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身高一米九……

    正在云春花思索的时候,周围人都对着他身边一个中年男人指指点点,一个老大娘走上前来说:“赖三,你就春花这么一个女儿,还是好好待她,将来招婿进来好给你养老吧。”

    春花的父亲——赖三喝了一口酒,醉醺醺地说道:“我们春花,将来是要去大户人家的。”

    听到赖三这么说,周围人都暗中“呸”了他一下。

    什么去大户人家,赖三根本就是没钱还赌债要卖女儿。幸亏春花这模样生得……太过周正,那下九流的窑子都不愿意要春花,不然赖三早就将女儿卖到窑子里去,因为就那里出家最高。

    不是灾年,不是活不下去,谁都不愿意卖儿卖女,先帝爷在位那十几年,年年风调雨顺,家家生活滋润,生几个孩子都养得起,除了自己不争气的,哪还有卖儿卖女的。

    云春花:“……”

    幸亏他长得高大……

    赖三在那下九流的地方没将女儿卖出去,其余地方又都没有好价钱,牙婆们抽成太高他舍不得给,便自己带着春花到了皇城。听说城里大老爷都是有钱的,应该好卖一点。

    也是赖三运气好,才一进城就遇到陈大老爷家缺人,要急招一批良家子,还要力气大能干活的。他们家春花从小到大就是力气大,也没给他吃什么,就长得这么高大,肯定符合条件。于是赖三便带着春花去了陈大老府上招工的地方,将春花签了终身契,卖给了陈大老爷家。

    拿到钱,赖三乐呵呵地对春花说:“陈大老爷据说是朝廷好大好大的官,你以后可要享福啦!”

    拿着春花的卖身钱,也不急着回去还钱,便直接进了城里的赌坊。

    云春花:“……”

    陈大老爷,祖上积福赚了个世袭一等候的爵位,这些年家里没出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同样的也没什么纨绔子弟,都是守成的人。安安分分地当着自己的侯爷,家里子孙做个五六品的小官。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也因为没犯什么错,这个爵位倒是一直稳稳地传了下来。

    官没有多大,封地也差不多都被收回去了,在皇城这个三品一下官员都抬不起头的地方,这也叫大官。

    想当年他……

    “春花是吧?你虽然看起来力气就不小,但总归是个姑娘,不方便和小厮们混在前院,就先去后院厨房劈柴吧。

    “是。”还没来得及忆当年勇的春花安安分分地应下,跟着厨房的管家娘子去劈柴了。

    他这个身份肯定是沈知微给他安排的,至于后续会怎么样,沈知微也肯定会另有准备,他只要慢慢等待就好了。

    于是云春花开始了他在爵爷府中劈柴的日子。

    春花身强体壮,劈柴又快又好,还经常帮助后厨的管家娘子做事,深受后厨女子们的喜爱。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宅院中,总是有那么一两个冤魂,据说自从春花来了后院,完全就再也听不到那种呼呼的风声了,春花有辟邪的功效呢!

    云春花:“……”

    好像后院所有的人都将他视作女子,不管他有多高大,肌肉有多发达,大家都不会将他“错认”为男子。可是偶尔会有同样梳着双环髻的小丫鬟给他送什么荷包啦、手帕啦之类的东西,口称姐姐,他就非常囧了。

    云春花……今年才十四岁啊,这些叫他姐姐的丫鬟都是在府里待了好几年的老人了,最小的也有十五岁,都叫他姐姐……

    长长叹口气,认命地给少夫人送水去。

    成为少夫人身边的二等丫鬟,还是那日少夫人在花园里差点跌倒时,春花一把扶住少夫人,又从她的脉象上看出她有了身孕,便立刻将孕妇送回卧室静养,还叫人通知前院大夫。大夫说少夫人这个胎不稳,之前要是真的摔到了,孩子可能就要不保。为了

    感谢春花,也是为了有安全感,少夫人便将厨房劈柴丫鬟提到自己身边做二等丫鬟,让他给自己守夜镇住一些牛鬼蛇神。

    虽然只是二等丫鬟,但少夫人很信任春花,而她身边的一等大丫鬟也对春花非常好,经常送他一些点心之类的东西。

    云春花觉得自己好像是开启了不一样的道路,尽管只是一个难看的丫鬟,但是不管男女,都特别喜欢她。

    不过有一点他就不明白了,按照异性相吸的原理,少夫人对他有好感那是可以理解的,可是陈大少爷,未来的陈爵爷,到底是为什么会对他有好感呢?

    按照惯例,正妻怀孕后,就会为丈夫安排妾侍代自己俯视夫君。少夫人也是如此,自从知道自己有孕的消息后,她便给两个陪嫁丫鬟开脸,送给陈大少做通房丫环,陈大少若是喜欢,就给个妾的名分,她们两个的卖身契都在少夫人手上,想闹也闹不起来。

    可谁知道陈大少不要这两个长得水灵灵的陪嫁丫鬟,点名了要少夫人房中的二等丫鬟春花。

    云春花:“……”

    他怎么看都不觉得纨绔的陈大少会是他们家的小博士,而且这人一看就是个直的,为什么会看中人高马大的自己?

    接下来更传奇的事情发生了,少夫人居然非常强硬地拒绝了陈大少的要求,说自己怀孕身体不适,需要春花贴身伺候着,春花力气大有事情能抱得动她,比起其他丫鬟有用的多,她离不开春花。

    因为陈大少要纳春花为妾的事情,夫妻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陈大少还在私下里对春花表示,他已经从管家那里拿到了春花的卖身契,只要春花跟着他,他就将卖身契还给春花,去官府里销了春花的奴籍,让他做个良家女子。

    对此云春花非常不解,他迫切地想要知道沈知微到底给自己安排了个什么身份,便问道:“大少爷,春花无才无貌,只有一身力气使不完,您到底看中春花什么地方了呢?”

    陈大少脸红了一下,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春花道:“我、我就是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生得十分、十分……与众不同,和外面那些女子都不同,你是不一样的。我第一次看到你时,你还在厨房劈柴,我看你站在厨房小院中,一个斧头便一块圆圆大大的粗木劈成四五块,每一块大小都一样。那个时候我就想,啊,这么别致的女子,我要是能拥有她该多好。而且,我还知道你向大厨学习厨艺,我、我十分想吃你做的菜。”

    春花面色不变,表情淡淡地道:“春花多谢大少爷的抬爱,可春花不想做妾,春花宁愿配个小厮做个管家娘子。宁做平民妻,不做富人妾。”

    “宁做平民妻,不做富人妾……”陈大少失魂落魄地重复着这几个字,脸色发白,一脸失落地道,“我、我就知道,你和那些攀高枝的女子是不一样的,你……是特别的。可是我,我已经娶了正妻,我不配娶你了。”

    陈大少抬起头,充满希望地说:“春花,我要是休了少夫人,娶你做正妻如何?”

    春花的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但看向陈大少的视线中含了一丝不喜:“大少爷,少夫人对你情深一片,还怀着你的孩子,并没有犯‘七出’,你休了少夫人,是要断她生路吗?”

    陈大少低下头失落道:“我知道了,春花你……以后一定要嫁个对你好的男人,有谁敢对你不好,我为你出气!”

    说罢他落荒而逃,每次再见到陈大少的时候,他总是会用深情、眷恋又不得不舍弃的眼神望着春花。

    春花目不斜视,依旧认真地伺候少夫人。

    陈府平静的日子终究被一场陈老侯爷的八十大寿打破了。

    那天陈府中来了很多达官贵人,少夫人就算身怀六甲也要出来见见客,春花帮着丫鬟们在后院伺候那些贵夫人,却不知怎么,在端水果的时候,在回廊除遇到一个迷路的公子。

    那英俊的公子走到春花面前,轻佻地用手去摸他的下巴:“真是好……别致的丫鬟,跟公子我走吧,以后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根本不用做这苦力活。看你的手,干粗活干的指节都粗大了。”

    春花退后一步,避过英俊公子的手指,沉声道:“我的手是天生的,不用干活也这么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诚实的不做作的丫鬟呢,本公子还真是升起点兴致了。小丫鬟叫什么名字,告诉公子我。”

    “主子赐我什么名字,我就叫什么。”春花沉着应答,“这位公子,我手中这盘番邦水果,陛下赏赐给老侯爷的,老侯爷又用来招待各位女客的,这盘水果若是路途上有半点损伤,就是对陛下的不敬了。”

    “哦?”年轻公子眉毛一挑,“好个聪明伶俐的丫头,知道拿陛下来压我,真是不一样。这次就先放过你,下一次……可就不一样了。”

    正说话间,对面回廊处一个声音传来:“肖泓剑,对面是女眷的居所,你去那里做什么?”

    那声音十分好听,一入耳便让酥酥麻麻。春花确定除了他心中那个人外,没有人的声音能让他如此心动。他转头看去,却只见到一个转身而去的衣角。

    肖泓剑笑道:“小丫头,下次见咯。”

    尽管这只是个插曲,但春花总是想着那个声音,他已经多日没见到自己心中那人,不由得有些痴了。

    可惜他只是一个小丫鬟,根本没资格打听主子们的事情,打听了好几日,也没打探出那人是什么身份。

    就在春花千方百计地寻找那人时,陈大少一脸惊怒地来找春花:“春花,那日祖父寿宴上,你是不是遇到了景王殿下?”

    景王殿下?春花微微挑眉,他平静道:“我在取水果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叫肖泓剑的公子,他是景王吗?”

    能够称王的,都是皇室子弟,应该不是肖泓剑。

    “肖泓剑,肖家的人?肖家是皇亲,一定是肖泓剑!春花,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陈大少说完便急匆匆地走了,留下春花一头雾水。

    是皇亲的肖家……大概也只有漠北的肖家吧?所以他是遇到自己的晚辈,说不定还是隔两倍的晚辈了?

    陈大少气急败坏来找自己这件事,春花隐约觉得有些不妙。果然到了第二日,少夫人便一脸苦涩地对春花说:“春花,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这个院子里我最信任的人。我本打算等你到了岁数,销了奴籍,给你挑个好人家,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以后的孩子也不必为奴。”

    “多谢少夫人,少夫人对春花的好,春花都记得。”

    “可是……我苦命的春花啊……你怎么就这么特别呢?我被你迷住了眼,我那个不争气的夫君也是,现在就连景王都……景王指名要你,陈家只是区区一个侯爵,根本没办法拒绝景王啊!”少夫人满脸泪水。

    春花被那句“我被你迷住了眼”吓得不轻,好在他向来沉稳,眼睛都没眨一下,沉声道:“多谢少夫人厚爱,春花有自己的命,少夫人不必担心。”

    少夫人的泪滴到她手上的檀木盒子上,她将那个贵重的盒子放到春花手中,抹了把泪道:“我什么都帮不了你,只能给你些傍身的财物。景王府是高门大户,没些钱财处处不便。你也不必不好意思,这些钱,就当是我感谢你救了我腹中的孩儿,救命之恩,多少俗物都是值得的。”

    见春花点点头接过盒子,少夫人又哭了一会儿,最后苦累了,春花扶她回床上睡觉了。

    打开盒子,里面是几千两银票和几个珍贵的首饰,这么多贵重的东西,少夫人真是有心了。

    春花将银票和首饰收好,回到自己房中深思。以他的容貌,若说迷住一两个女孩子,倒还有可能。可一个人高马大梳着双环髻的丫鬟,迷倒了少爷少夫人,迷倒了皇亲肖泓剑和景王殿下,除非这些人眼睛都瞎了。

    他身上一定有着迷之吸引力。

    陈大少的承诺完全没有任何意义,过了几天,春花便被人带到了景王府。领她回景王府的人是个生得尖酸刻薄的婆子,她上下打量了春花一番,冷哼一声道:“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怎么得到景王殿下另眼相看的。到了景王府,可要收了你的狐媚性子,景王府虽然没有女主人,但也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能肖想的,到时候好好做事。景王府可是有规矩的,若是不懂规矩,没几天只怕就被打死了。”

    “婆婆,”春花没有被她吓到,沉静道,“景王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初来乍到,怕犯了主子的忌讳。”

    说话间,将一块小银锭塞进老婆子手里。

    老婆子颠了颠手里银锭的重量,随手将银子塞进袖子里,表情稍微好了一点,开始给春花讲景王的事情。

    自从先帝景仁帝从宗族中领养了现在的陛下后,现任宁安帝也想效仿先帝,从宗族子弟中选择优秀的继承人,不再拘泥于自己的子嗣。而宁安帝最喜欢的,就是与先帝生得一模一样的景王。

    景王是□□一支的血脉,数百年下来,这支□□血脉已经变得十分落魄。不过自从宁安帝表示要从宗族中一视同仁地选择继承人后,所有宗室子弟便都被重视起来,这支□□血脉也被找了出来,而年幼的景王被宁安帝一眼相中。

    宁安帝见到景王后顿时泪流满面,当晚便让这年纪六岁的孩子夜宿宫中,收为义子,养在皇后膝下。十年后,宁安帝又封他为亲王,赐名“景”。原本先帝的称号是景仁帝,“景仁”二字便是忌讳,不应该再用。可是宁安帝喜欢景王,内阁在看到景王的容貌后也没什么意见,只有几个言官闹了几下,也没掀起什么大浪,景王这个称号便这么定下了。

    宁安帝为景王选择了一处极为富庶的地方作为封地,不过并未让他就藩,而是在京中为景王建了王府,将他留在身边。

    朝中有人传,以宁安帝的喜爱,景王是最有希望继位的人。

    “景王殿下至今没有娶妃,是陛下太过喜欢他的缘故,想为他选个最好的女子,所以便一直拖到现在了。”那婆子讲述道。

    春花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多半就是景王了,进了王府,他们就可以见面了。

    春花本来以为进了王府他便是青云直上,谁知他连景王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分到了厨房。

    没错,又是厨房。

    不过这次春花不是劈柴的,而是给大厨打下手,算是学徒。

    大厨本是宫中的御厨,被宁安帝赏赐给景王。他的手艺是家传绝学,本不愿意传给一个女子。不过在见到春花那高大的身板和利落的切菜姿势后,便渐渐对他改观,觉得就算是女子,应该也是能做好菜的,便开始尽心尽力地教春花。

    春花在后厨的日子很滋润,不仅吃得好睡得好,还自己住一个间,根本没人会来打扰他。

    可有一日,轮到他值夜的时候,一个小贼来厨房偷吃的,被春花一把抓住。那小贼原本有点心虚,可在见到春花后,立刻点燃了油灯,说道:“原来你被表哥藏到了这里。”

    春花定睛一看,这小贼正是那日陈府中遇到的肖泓剑。

    肖泓剑见到春花一脸怒意道:“我本以为你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还想着把你要到我这里,让你过舒舒服服的日子。谁知你这女子倒是水性杨花,转头就勾搭上了景王表哥。还以为你是个不爱慕虚荣的女子,原来是肖家你看不上眼!”

    对于别人,春花没什么话说,可是对于肖家子弟,他可是爱之深责之切。

    “你是肖家子?”春花皱眉问道,“据我所知,肖家子弟自幼便在漠北军营中受训,小小年纪便会上战场力量,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可你呢?”

    他拽过肖泓剑的手道:“你的手上没有半点老茧,下盘不稳,身上气息柔和,显然是没练过武没上过战场没杀过人,一身娇贵自子弟的气息,还好意思自称肖家后人?肖家个个都是人杰,哪有你这样只会调戏婢女的子孙!”

    肖泓剑被春花训斥得满脸通红,不忿道:“你以为我不想上战场吗?可是祖父说,我是肖家最后一个孩子,肖家要留下一个男子传嗣,便不让我上战场!你以为我不羡慕那些能够在战场上杀敌的兄长们吗?”

    “不要你写,你不会偷偷练?”春花道,“你祖父肖锦书,双腿尽断却依旧能指点江山,就算上不得战场,也无人能抵挡得住他的计谋。武不行,难道就不能习文了?”

    肖泓剑被他训斥得哑口无言。

    “回漠北吧,”春花淡淡道,“皇城繁华,不见漠北苦寒,不知人间疾苦。只有在漠北经历过严寒,在风雪中磨练出钢铁一般的意志,才不会堕了肖家的英明。”

    肖泓剑一言不发,坐在地上沉思着,春花也坐在地上陪着他。

    直到天色渐明,肖泓剑才仅仅握拳,坚定道:“我回漠北,就算祖父不同意,我也要习武。就算不能上战场,哪怕只做个文书,我也要回去!”

    看着坚定的眼神,春花终于露出赞赏的微笑:“这才是肖家子。”

    “春花……”肖泓剑红着脸道,“我、我错怪你了,你肯定不是那种会攀龙附凤的女子。你、你跟我回漠北吧?”

    “我是景王府的下人。”春花淡淡道。

    “我去求表哥!”肖泓剑从地上跳起来,跑出了厨房。

    第二日正午,便有人来传唤春花,说景王要见他。

    春花昨晚值夜一夜没睡,本应该白天补眠,却并未睡觉,而是一直坐在房中静静等待。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摸摸头上的双环髻,检查自己有没有失仪之处。

    一切准备妥当后,他跟着来传唤的人去见景王。

    景王的书房很安静,并没有人伺候。那个带着他来见景王的人,将他带到便也退下了,房内只有他和景王两人。

    春花低下头道:“参加景王殿下。”

    他刚要跪下,就被一个熟悉的身躯扶住。

    “春花,”景王在他耳边低声道,“泓剑要带你去漠北,你是怎么打算的?”

    春花冷静道:“春花是王府的下人,一切听凭王爷安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方便以后阅读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61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61章并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