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第62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色羽翼 本章:第62章

    景王殿下严肃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本王要纳你为通房,如何?”

    春花抖了一下,深深低下头道:“奴婢是王爷的人,王爷要奴婢做什么,奴婢就做什么。”

    “是吗?”景王微微挑眉,试探道,“泓剑却是要娶你为正妻。肖家人向来不拘一格,他们娶妻并没有门第之见,肖泓剑并不是说着玩的,只要他是认真的,九成都有可能实现,而本王却是只要纳你为通房。”

    春花本坐在景王对面的椅子上,一直垂着头,让景王无法看到他的表情。而听到景王这番话,他站起身走到景王身前,高大的春花比身材修长的景王整整高了大半个头,他俯视着景王,仔细地观察他一番,而后坚定地道:“能得景王殿下垂青,莫说只是做个通房丫环,纵是只有一夜露水姻缘,也是春花的福气。”

    他粗壮的手臂撑在椅子两侧,将景王整个笼罩在自己怀中,双环髻有些长,头发垂下来,在景王的头上晃来晃去。

    景王在春花极有侵略性的视线下无比镇定,他抬手抓住一缕垂下的头发,轻轻抚摸两下,而后手向下,抚摸上春花微微隆起的胸膛,结实紧致的肌肉下蕴藏着的是可怕的力量。

    “厨艺学的怎么样了?”景王问道。

    “尚可,”春花道,“做出来的菜自然与大师傅不能比,但练得多了,总还是能入口的。”

    景王抚摸春花胸膛的手微一用力,竟是将春花推出去半米远,一身白衣的景王站起身来,一副出尘脱俗的样子道:“本以为你与其他女子不同,原来也不过如此,都是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还是乖乖做好自己的本分吧,你只是一个厨房的烧火丫鬟而已。”

    春花:“……”

    所以说,菜没做好就不让上床吗?这有天理吗?

    现实中的大厨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游戏里的大厨所谓的秘方都是网上能查到的,那些大厨只要随便做就能做出好吃的,但是玩家自己是做不到的,对于玩家来说,不管怎么跟大厨学习,外面做成什么样子,游戏也就做成什么样子。他在厨房最多就是多一些做菜的机会,多背一些大厨传授给他的网上就能搜到的菜谱,根本不可能做得和大师傅一个味道!

    然而现在景王摆明了是对菜的味道不满意,春花只能低眉顺眼地说:“那春花继续回厨房磨练厨艺,只是……景王殿下,我能把这个发型换了吗?”

    景王视线扫过春花的双环髻,嘴角勾出一个醉人的弧度:“本王倒是觉得很漂亮,留着吧。”

    景王殿下您是认真的吗?春花瞪大眼睛一脸控诉地看着景王。

    “对,就是这样,”景王走到春花身边,仰头看着他的表情,伸手抓住一缕头发一边把玩一边道,“春花,再多多地讨本王欢心吧。”

    说罢便让春花离开自己的房间,将方才的暧昧气息都锁在门外。

    春花摸了摸自己的长发,实在是无力地叹口气,最终还是决定回到厨房去,努力练习厨艺,以讨景王殿下的欢心。

    此后春花愈发刻苦努力,每天只要有时间就赖在大厨房不走,他也不用别人教,就自己在那里练习。他算是明白为什么景王会让自己在这里练习了,在这里不管做得多难吃都不浪费粮食,反正景王有钱,食材要多少有多少。

    大师傅对春花这种刻苦努力的态度非常赞赏,就连后厨的厨娘也都觉得春花身强体壮勤奋刻苦,一看就是个能持家又好生养的姑娘,纷纷为春花拉起红线来。春花的态度明明是坚决拒绝的,谁知院子里的丫鬟小厮还是都莫名其妙地迷上了他,总有丫鬟送他自己做的点心,而小厮也会出门买一些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来送给春花。

    春花:“……”

    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反正这些小厮丫鬟就算求爱不成恼羞成怒也不能伤害到他,麻烦的是肖泓剑。

    肖泓剑是个身世很复杂的人,他的亲祖父是肖锦书,可是他名义上的祖父是当年的镇国公肖锦毅。他父亲就是肖锦书的长子,被过继给肖锦毅了。肖锦书生了七个儿子,其中有五个都过继给了其他阵亡的兄弟,真正能叫他祖父的只有两个。不过因为他其余兄弟都已经去世了,过继出去的这五个与他的感情也非常好,也十分理解父亲将自己过继的行为,愿意为其余叔叔伯伯继承香火。

    肖泓剑的父亲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便早早地病逝了,他是肖锦毅名下唯一的子孙。肖锦书对肖锦毅一脉的血脉极为重视,是以不愿让肖泓剑上战场,将他养在京城。

    因为宁安帝重视肖家,对肖锦毅的血脉也格外宠爱,肖泓剑从小就跟景王玩在一起,无人敢惹,渐渐地长成了京城一霸,经常招猫逗狗,做点纨绔子弟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自从他认识了春花后,就深深地被这个女子给迷住了。春花他……全身上下都充满着让肖泓剑憧憬的气息,他从小就听祖父讲述肖家唯一一个女性——肖锦意——的故事,对这个长辈非常向往。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春花,他就觉得,如果肖皇后还在世,那么一定就是春花这样子的,剑眉星目,身姿矫健,一身正气。

    春花有着肖泓剑憧憬的一切,他十分喜欢春花,总是忍不住来找春花。

    在向景王讨要春花没有成功后,肖泓剑就给自己祖父去信,说自己喜欢上一个姑娘,虽然只是个丫鬟,但有当年肖皇后的风采,他一定要娶春花为妻。等春花生下孩子后,他就上战场!

    祖父对自己的妹妹肖皇后推崇备至,如果肖泓剑说有谁像肖皇后的话,祖父一定会很生气。要是肖泓剑再表示自己要上战场,祖父一定会气得来皇城狠狠地抽他一顿,让他不要再做白日梦,打消这些念头。

    等祖父来到皇城,看到春花,他就一定会同意自己的意见,帮助他从景王表哥这里将春花要来。

    肖泓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有信心,他就是觉得,春花这么有魅力,祖父一定会喜欢他的!

    当他跟春花说了自己的计划后,春花只是充满怜爱地摸摸肖泓剑的头,叹息道:“你祖父做的对。”

    肖锦书没让肖泓剑上战场这个决定真是太对了!这样的肖泓剑上了战场,真是有九条命都不够的。

    每次肖泓剑来找过春花之后的隔天,景王都会□□花到自己书房。第一次春花没有经验,空手就去了。现在他比之前聪明了不少,每次都带上自己做的饭菜去。景王会一边说春花做的难吃,一边将春花带来的食物半点不剩地全部吃下去。

    “虽然还是很难吃,不过厨艺确实进步了一点。”景王喝了口春花做的甲鱼汤,算是表扬道。

    春花挑了挑眉,眼睁睁地看着景王将甲鱼汤一口口全都喝进肚子里,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喝完汤后,景王淡淡道:“肖泓剑又来找你了?”

    春花苦笑一下道:“肖公子还年轻。”

    言下之意便是太年轻,欠调/教,身为长辈真是好想把肖泓剑吊起来用鞭子抽!

    “等老镇北侯来了便好,他不是已经给老镇北侯去信了吗?应该快来了。”景王道。

    肖锦书继承了镇北侯的爵位,而肖锦毅的镇国公之位却是不世袭的,在景仁帝心中,只有肖锦毅一人能够值得这个爵位,其余人都不行。

    春花点点头,为景王沏茶。

    景王优雅地喝了口茶,点点头道:“手艺见长。”

    “那王爷,春花有资格服侍王爷吗?”春花将手放在景王的腿上,不着痕迹地向上抚摸,停在景王腿部以上,腰部以下的位置。

    景王只是淡淡地看了春花一眼,并未阻止。

    于是春花便渐渐靠近景王,拉起景王的手,两人走到书房的软塌处。

    一番服侍后,景王面色潮红,而春花则开始解开自己的衣袋,服侍过景王殿下后,当然是要解决自己的问题。

    谁知刚刚被服侍得很舒服的景王却重新系好腰带,说道:“够了,本王倦了,你退下吧。”

    衣服脱到一半的春花目瞪口呆地望着景王,够了?什么够了?这就够了?他还没够好么!

    景王抬手摸了摸春花的唇角,那里还挂着一丝“。。。”,景王用拇指擦去“。。。”后,淡淡道:“春花还未完全讨本王欢心,便这么心急,这样可不好。”

    春花:“……”

    他默默地从软塌上爬下去,拎着自己带过来的食盒回到房间,锁上房门,异常憋屈地处理了一下自己。

    果然飞上枝头做凤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景王当真太难讨好。

    然而这还没完,春花晚上再去厨房一个人磨练厨艺的时候,肖泓剑红着眼睛来找他,问道:“春花,你告诉我,是不是景王强迫你?”

    春花:“……”

    肖泓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你不要害怕,你告诉我,我不会嫌弃你的。我知道你的卖身契在景王的手上,你反抗不了他。我、我早该想到的,他在我之前便将你从陈府要来,还不同意将你给我,就是打的这个主意。春花,你太美这不是你的错,我会为你撑腰的!”

    春花决定不能再让肖泓剑这么甜下去,便道:“不,我是自愿的。”

    肖泓剑一脸不可置信地摇头道:“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和景王对上才这么说的,没关系的,就算他是陛下最宠爱的皇子,也不能一手遮天,春花,你不要怕!”

    “不!”春花依旧坚定道,“我喜欢景王殿下,甘愿为他暖床,在他身边做个没名没分的通房丫鬟。景王天人之姿,能够服侍景王,是春花三世修来的福气。”

    肖泓剑一脸受伤道:“这不是真的!你一定是、一定是骗我的!”

    “是真的。”春花道。

    受伤的肖泓剑跑出王府,好几日没来找春花,大概是在哪里舔舐伤口。

    解决掉一个追求者后,春花专心讨好景王。那天书房过后,春花变得比以前胆子大了点,以前是景王传召她才会去找景王,现在却是主动出击,每天端着早饭午饭晚饭和夜宵去找景王,还恰恰在景王的饭点之前送到,让景王只能吃她做的饭菜。

    终于有一天,景王吃过春花做的晚膳后道:“今夜你便搬到主院来,贴身伺候本王吧。”

    一般贴身贴身伺候的,都是通房。景王今日这么说,便是觉得春花这几日的厨艺有进步,顺了他的意。

    于是春花欢天喜地地回去收拾行李,而他成为景王的通房的事情也传遍了整个后院。景王洁身自好,后院十分干净,连个暖床的丫鬟都没有,现在突然这么多了一个,大家都对春花另眼相看。

    有嫉恨春花借着做菜爬上王爷的床的,但更多的都是坚定地相信春花不是这样的女子,一定是因为春花太美好,被景王看中了。

    不管是嫉恨也好,伤心也好,这些都是小人物,对于这件事没有任何话语权,春花就这样搬到景王房中。

    当晚便彻彻底底地服侍了景王。

    大约是春花太过勇猛,第二日景王没爬起来,便命令春花也不许起身,两人一直在房中待到正午,景王才勉强坐起来,穿上衣服,保持着平时的威仪,吩咐小厮传膳,要注意清淡饮食,还要送些药过来。他只是自己出门,一直让春花躺在床上,谁来也不许起床。

    于是整个王府都知道春花被王爷折腾一整晚加一个上午爬不起来的事情,有赞赏王爷身强体壮的,也有心疼春花的。

    殊不知当天药拿到房间后,是春花给景王上药的,还一边上药一边赔不是,他又忘了景王以前没有过经验,经不起折腾的事情了。

    每次做/爱都是第一次什么的,春花觉得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是福利。

    自从他做了景王的通房后,肖泓剑又来过王府几次,每次见到他都是眼睛通红,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春花垂着眼不搭理肖泓剑,专心地伺候景王。

    府中也来过几次客人,有周王、郑王之类的王爷,他们大概也是很好奇景王这个号称要像先帝一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在见到心仪女子前绝对不娶妻不纳妾的家伙,到底收了怎样一个绝色的通房,才能让他打破自己的誓言。

    而这些王爷见到春花后,都是先震惊后暗暗点头,一脸理解地对景王道:“景王果然有眼光,这等女子当真是与众不同世间罕见,难怪景王会为了他破了誓。”

    这些人到底是讽刺还是真心的,春花实在想不透。为此他经常照镜子左看右看,怎么都是自己原本的模样,作为男子还可以说一句英俊,可作为女子还梳双环髻……春花自己都不想照太长时间镜子。

    见到春花一脸疑惑,景王淡淡道:“先帝深爱肖皇后,肖皇后去世后,他未曾碰过任何女子。世人皆羡帝后深情,几十年过去,夏国人人都以肖皇后生前的容貌为美,其余女子,便都是庸脂俗粉了。世间女子繁多,似肖皇后这般的女子少之又少。春花容貌肖似肖皇后,自然是绝美的。”

    听到他的解释,春花若有所思道:“这是你在修复游戏bug的时候做的?”

    景王看他一眼,并未回答。

    春花觉得自己明白他这一眼中饱含的无奈。

    他本以为是景王的恶趣味,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这大概是沈知微修复游戏的时候的一小小心愿,他希望在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能记住肖皇后,便做了这样一个改动。

    只是当肖皇后带着自己的脸再次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发生了这样连沈知微都没想到过的后果。

    算了,反正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说他美丽的人,除了肖泓剑以外,其余的人他连人脸都记不清楚。

    正如景王所料,很快老镇北侯肖锦书便从漠北赶了过来。一听到肖泓剑非要娶一个景王的通房丫鬟,还口口声声地说这丫鬟有肖皇后的风范,老镇北侯就坐不住了。他一来是要狠狠地抽肖泓剑一顿,二来也要去见见这个“肖似”肖皇后的女子,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狐狸精将肖泓剑迷成这样。

    即使是宁安帝,见到老镇北侯都要叫一声舅舅。老镇北侯给景王府递了帖子要见他,景王自然不能怠慢。

    “明日不要穿这种丫鬟的衣服了,也不要梳双环髻。”景王对春花说道,“穿得端庄大气一点,头发……简单梳起来就好。”

    “你真以为我喜欢这个发型?”春花忍不住啄了景王的唇一下,“就你恶趣味。”

    “本王想见春花不同的风情,不行吗?”景王问道。

    “当然没问题!”看到景王那满含深情的眼,春花豁出去道,“春花是王爷的,王爷想让春花打扮成什么样子,春花都听王爷的!”

    “如此便好。”景王勾起一个笑容,轻吻了下春花的面颊,“本王想看春花穿围裙为本王洗手做羹汤的样子,等老镇北侯走了,在房里就这么穿吧。”

    春花:“……”

    他觉得景王穿会更好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方便以后阅读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62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62章并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