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第63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色羽翼 本章:第63章

    老镇北侯肖锦书其实只是来找景王殿下讨句话,让自己这个孙子死心就好。春花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会真的听肖泓剑的话去见景王的一个通房丫鬟,于情于理都不合适。而且不管肖泓剑将春花夸成什么样子,肖锦书也只会觉得生气他竟然拿一个通房来与肖锦意相提并论。

    那年漠北城外,肖锦意单身匹马站在城外与牧族大军对峙,一人一刀,重创呼延曦,挡住了十数万大军。那样的人,谁能比,谁敢比。

    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景王府的肖锦书,却在看到端茶丫鬟春花的第一眼,就呆住了。

    春花一身普通的青色衣衫,这身衣服放在女子身上其实是有些过于朴素了,看起来像个男子一样。而春花的头饰也非常简单,只是一个简单的发簪将头发高高束起,十分清爽大方。

    他表情淡然,见到老镇北侯这样的人物,也没有丝毫胆怯。肖锦书见到他后,在春花为自己上茶的时候,忍不住用放出杀气,肖锦书常年在战场征战,哪怕只是一个军师,释放出来的杀气也不是一般丫鬟能抵挡得住的。曾经有些不长眼睛的纨绔子弟,在肖锦书的杀气之下直接被吓出尿来。

    然而春花在肖锦书的杀气之下依旧沉着镇定,他稳稳地将茶盏放在桌子上,对老镇北侯轻轻作揖后便要离去,却被肖锦书一把抓住手腕。

    好……好粗大的手腕!肖锦书满是老年斑的手掌在春花腕间抚摸,他手指按在春花的脉上,感受着那潜藏在心脉间的深厚内力。

    “……你内力深厚,是自小练武吗?”肖锦书问出了来到景王府后的第一句话。

    就算肖锦书是老镇北侯,还是当今陛下的娘舅,可在极有可能成为未来帝王的景王面前一言不发,反而去关注一个丫鬟,也是相当无礼了。然而景王不在意,肖锦书没有在意的心情,他只想好好看看眼前这个姑娘。

    “奴婢入王府之前未曾习武,入了王府之后,王爷给了一本内功心法让奴婢勤加练习,至今已经练了大半年了。”春花低眉顺眼地回答道。

    回答的时候,还忍不住暗暗瞪了眼景王的鞋面。给他弄了这么个身份,身体数据却偏偏是云锐锋自己的。云锐锋自小修习古武术,内力深厚,一摸脉就能感觉到,根本藏不住。这样也就算了,在肖锦书提问的时候,景王也不说帮他掩饰一下,全靠春花自己想理由。

    “才大半年?”肖锦书的表情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惊骇了,这根本不可能。

    直至此时,景王方才缓缓开口道:“老侯爷似乎是对我这个丫鬟很感兴趣?”

    他这么开口了,肖锦书一个老头也不好再握着人家姑娘的手,只得遗憾地放开,对景王拱了拱手道:“老臣见这丫鬟根骨极好,是个习武的好资质,忍不住升起爱才之心,为他摸一摸根骨。王爷也是觉得这丫头是个练武的好苗子,这才让他修习内力的吧?”

    “并非如此,”景王淡淡道,“本王是发现这丫鬟体内似乎藏着一股先天的真气,便随便找了一本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内功心法给他练习,想看看能否激发他体内的先天真气。果不其然,他只练了几个月,内力就已经远超常人。”

    “先天真气!”肖锦书神色更加复杂。

    要知道,景王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可是给已经逝去的皇后加了不少设定,比如皇后为什么武功那么高这点,景王将其完善为有些人天生就有先天真气,这样的人,随便练点心法内力就会极高,这是先天真气的缘故。肖锦意就是一个有先天真气的人,不然怎么解释他小小年纪就嫁到皇城,武功却远超其他兄长?

    呼延曦自然也是,所以他们两人的功力才会强到超出这个世界的范畴?

    先天真气是传说中的体质,千年难遇一个,比千昙雪莲还要罕见。肖锦意有,而这个生得与肖锦意一模一样的丫鬟也有……

    这莫非就是天意?

    肖锦书常年在战场上,手上人命无数,是从来不信鬼神的。可是在见到春花后,或者说,在见到春花与景王后,他又信了。

    与景仁帝和肖锦意相同的两张脸在他面前,仿佛经历了数十年的时间后,岁月轮转了一个来回,将这两人又带到了他的面前。

    肖锦书突然想起自己的来意,想起肖泓剑那个喜欢的女子,想起肖泓剑说过,那个女子是他见过的,最肖似肖皇后的女子……

    这何止是肖似,根本就是肖皇后在世!而他又兜兜转转,依旧与当年的景仁帝在一起,仿佛永生永世,他们都是这样恩爱。

    肖锦书看着春花,露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他说道:“泓剑这孩子跟我说,他见到了一个绝世无双的女子,世间再不会有人像这女子一般让人着迷,我只当他是胡说。可是在见到你之后,才知道原来世间当真有你这般女子。孩子,过来,告诉我你叫什么?”

    “奴婢春花。”春花忍住内心的抽搐,回答道。

    “春花这名字……”肖锦书听到这个名字脸抽了一下,实在无法接受这般英武的女子竟然会叫这样俗气的名字。

    他本来想直接给春花改名,突然想起自己还在景王府,而春花还是景王的婢女,便对景王道:“殿下,这丫头根骨实在是好,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老臣想把他带到漠北从军,这样的身手,应该保家卫国,不该埋没在这深宅大院中。”

    一直被肖锦书当成壁花冷落的景王微微挑眉,他对春花微微招手,将人唤到自己身后站着,这才对肖锦书道:“这可不行。这丫鬟是本王极其喜爱的通房,本王可舍不得他离我太远。”

    说话间还轻轻抚摸春花方才被老镇北侯号过脉的手腕,占有欲十足的样子。

    肖锦书被景王的话给伤到了。

    这样的女子,这样如肖锦意转世办英勇的女子,竟然被景王试做暖床的丫鬟,还只是个通房?景王早晚是要娶妃的,若是娶了高门贵女,有些规矩大的家族还会将原本的通房都处理了,到时候难道要让春花被……

    肖锦书完全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

    若只是长相神似,肖锦书还能说天下之下,想找出两个长相相似的人很容易。可是先天真气啊!和肖皇后一模一样的先天真气,那是千古难遇的体质,而他有生之年居然遇到了三个!

    容貌、气质加上先天真气,让肖锦书完全确定,春花就是自己妹妹的转世。一时间他对肖锦意的感情全都放在了春花身上,肖锦书又怎么能看着自己妹妹只做一个通房!

    还不如让春花嫁给泓剑那小子,这么一来,春花还是他们肖家的人。

    “殿下,”肖锦书起身郑重地给景王行了个礼,说道,“老臣有个不情之请。”

    景王捏着春花的手腕笑了一下道:“若是还要春花,那本王可是不依的。论辈分,本王还要称侯爷一声舅姥爷,可纵然侯爷是长辈,也不好管小辈房里的事情吧。”

    说得在情在理,可是言语行动中都透着一股人渣气息。

    肖锦书的话被景王梗在喉咙里,他看了看眉眼淡然的春花,春花一直看着景王,似乎满心满眼都是景王,这样的眼神让肖锦书心痛。

    是啊,帝后关系那么好,以自己妹妹对先帝的深情,宁死都要救回先帝的刻骨铭心的感情,又怎么会舍得与景王分开呢?

    眼前的景象让肖锦书脑海中的时空错乱起来,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就请王爷娶春花为妻,并且发誓此生只有春花一人绝不纳妾绝不续弦!”

    景王皱眉道:“老侯爷,这样的要求只怕有些不合情理吧?本王乃是皇亲贵胄,春花却只是个小小的丫鬟,还是奴籍,卖身契就在本王手中。要本王娶这等身份的女子,纵然本王心中喜欢春花,陛下也不可能同意的。”

    景王说话时,肖锦书却是一直在观察着春花。只见春花听到景王的话,眼中流露出一丝受伤,肖锦书就有种自己妹妹被人欺负了的委屈感。现在妹妹就他一个哥哥了,那他一定要给妹妹做主!

    老镇北侯挺直了腰板,铁骨铮铮地对景王道:“殿下只要记住自己今日这话便好,陛下那里,由老臣去求情!殿下就等着接圣旨吧!”

    说罢,老镇北侯便带着一身怒气和对春花的承诺出了王府。

    春花:“……”

    景王只让王府总管去送客,自己则是安然坐在座位上,喝着春花泡的茶,点头赞赏一句:“春花泡茶的手艺也是好了不少呢。”

    春花盯着景王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道:“王爷是要利用老镇北侯?”

    景王抬手,发现自己只能碰到春花的大腿,便道:“蹲下。”

    春花立刻蹲下,景王伸手拿下他头上的发簪,让那一头长发披散下来。景王伸手捞起一律长发,笑道:“春花不想名正言顺地嫁给本王吗?”

    “春花自然是想的,可是春花身份低微,又不敢想。”春花顺着景王的话道。

    “可是本王除了春花,完全不想娶别人。”景王笑着吻了春花的长发,柔声道,“前生前世、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无论多少世轮回,本王……朕都只会娶锦意一人。”

    他的吻太温柔,他的眼中流淌着数不尽的深情,春花再也忍不住,低声道了一句“王爷得罪了”,便一把将景王从座位上横抱起来。

    春花将景王紧紧搂在怀中,低头吻了景王的唇,深情道:“本宫也是,无论多少世,本宫都会陪着陛下。”

    说罢,便将景王直接抱到里间,白日宣/淫,一直宣到深夜,宣得景王又把春花赶到大厨房勤加磨练厨艺……

    自从镇北侯来之后,春花便被景王冷落的事情传遍了整个王府。有些人对着春花说风凉话,有人对春花落井下石。但是更多的,都是相信春花因为“美色”被景王看中又抛弃,知道春花不是那种攀附权贵的人,即使春花被景王玩弄失了身子,却还是愿意娶春花。

    春花:“……”

    失了身的明明是景王好吗?

    当然,一个人不可能受每个人喜欢。王府中还是有一些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人视春花为眼中钉,明里暗里对春花下手了很多次,都被春花轻描淡写地解决了。这些人的手段太过单一,不是下毒就是栽赃,这种小伎俩春花都懒得搭理他们。下毒的自己中毒了,栽赃的银钱莫名出现在自己房中,这些人小心思都不用闹到景王这里,就被人给压下去了。

    这么一来,春花倒是将府中不少对王爷有非分之想的劲敌给解决了,很快王府中被春花打理得如铁桶一般,再也没有心思叵测的人了。

    至于必须做出好菜才能再搬回景王房里什么的,对于春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烦恼。白天不在景王房中,那就晚上去呗。反正他有先天真气是武学奇才,晚上在王府中飞来飞去也不会被王府守卫发现。

    就在春花和景王过上暗度陈仓的日子时,老镇北侯肖锦书为了让宁安帝为景王赐婚真是磨破了嘴皮,费尽了口舌。

    “老侯爷,就算你再说他们两个无比相配,朕也不能任由一个婢女嫁给景瑞,这不合规矩。”宁安帝对于肖锦书是十分礼遇的,最开始私下里还撑肖锦书为舅父,后来被肖锦书阻止了,毕竟君臣有别。

    “陛下年幼时可曾见过肖皇后?”肖锦书问道。

    “太后大寿时,跟随朕的生母拜见过肖皇后,当真是天人之姿,无人能敌。”宁安帝也有些老了,提到肖皇后,他露出怀念的神色,曾经的惊鸿一瞥,现在却成了镌刻在脑海中的记忆。肖皇后的容貌,永不能忘。

    “老臣斗胆问一句,陛下是否一直视景王殿下为先帝转世?”肖锦书再问。

    这样的话换成别的帝王是会发怒的,可是宁安帝毕竟是景仁帝亲自教养出来,他不会为这种程度的揣摩而生气。再加上肖锦书并非外人,他点点头承认道:“确实如此,那孩子……每次看到那孩子的脸,就会觉得恍若隔世。”

    “那么在老臣心中,春……那女子,便是肖皇后的转世了。”肖锦书道,“老臣自幼随父亲上战场,双腿未断之前,手上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后来做了军师更是如此,一个计谋便能坑杀成千上万的人。老臣手上性命无数,却从不信鬼神,若是世上真有索命冤魂,那老臣这条命早就被索走了。可是在见到那女子的瞬间,老臣信了。这世间,大概真是有神魂,也有所谓三生三世的缘分的。先帝与肖皇后是如此,景王与那女子,亦是如此。”

    他说得太过郑重,让宁安帝想要说他荒唐都说不出口。

    看着肖锦书真挚的眼神,想起景王那与父皇如出一辙的眉眼,宁安帝也不得不说,这世间或许真的是有轮回转世的。景仁帝是宁安帝一生的憧憬,正因为这样的憧憬,他始终都没有给景王赐婚。在宁安帝心中,世间的庸脂俗粉没有一个能够配得上景王沈景瑞的,或许只有肖皇后那样的女子,才能够站在景王身边。

    宁安帝从深思中回神,见肖锦书依旧坚定地望着自己,最终道:“至少,让朕先看看那女子,再来定夺吧。”

    他这么说,便是松了口。肖锦书大喜,立刻拍胸脯保证,自己定会带春花来见宁安帝。

    想起景王对春花那么随意的的态度,肖锦书觉得让景王带春花来见宁安帝并不可能,这件事还是要落在肖泓剑身上。

    于是肖泓剑便又跑到景王府的厨房中去找春花。

    他刚到厨房,便将春花一手将柴火丢进灶膛中。柴火似乎有些潮湿,灶膛中的火并不旺。春花便单手执铲,另外一只手对准灶膛口,内力从掌中而出,一阵热风吹进灶膛中,火势立刻便得汹涌起来。

    这么一来双手全都忙着,就没有办法颠勺了。然而春花毕竟是春花,他那对准灶膛的手化掌为指,内力如剑气一般通过指尖外放,从灶膛内锅底直接将大锅颠起来。

    只见春花一手稳稳持铲,一手时而掌风催火时而变指颠勺,配合得□□无缝。

    转眼间,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便出炉了。

    菜好后,春花内力一吐,大锅自从弹出,菜恰好倒入旁边的盘子里。而春花放下大锅,手微一用力,灶膛中的火立刻熄灭。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般,没有半点空隙。菜做好后,春花立刻将盘子放进旁边的食盒中,拿起食盒打算将饭菜给景王拿去。

    “春花!”肖泓剑一个箭步冲到春花身边,一脸欣赏道,“春花你身手真好看。”

    春花淡淡看他一眼,宠辱不惊道:“比起大师傅还差很远。”

    肖泓剑只当他在谦虚,靠近他惊道:“春花你在厨房中这么长时间,身上居然一点油烟的味道都没有!我只待了这么一会儿,就全身都是油烟味儿了。”

    自然是不能没有油烟味儿,否则景王怎么能让自己接近。春花心中暗暗想道。

    “春花春花,祖父说你体内有先天真气,是个武学奇才,春花你真厉害!”肖泓剑当初那纨绔子弟的模样全部消失,看向春花的视线中充满了敬佩。

    “还好。”春花淡淡道,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敬佩的。

    “春花,祖父说你是个难得的好女子,想单独见见你。”肖泓剑显然还不知道肖锦书试图将春花嫁给景王,还以为祖父赞同自己的意见,想要将春花娶进肖家呢。

    正在往景王那里走的春花停住脚步,问道:“老侯爷想要单独见我?”

    “正是。”肖泓剑看了看春花的剑眉星目,想到自己爷爷同意了,忍不住有些脸红。

    “什么时候?”春花问道。

    “尽快!”

    “好。”春花点点头,“我今日便随你去见老侯爷。”

    每天都梳着双环髻,还在厨房里苦练厨艺,还有被人冷嘲热讽自己攀高枝,还要和一群女人抢景王的日子他一天都不想过了,还是赶紧做景王妃,好把一干对景王有瞎想的人都赶走算了。

    为景王送过午膳后,春花便告了个假,说自己下午要出门,至于原因他没说,反正景王肯定能猜到。

    “这么快……”景王一脸遗憾地摸了摸春花的双环髻,“回来后再穿围裙给本王看吧,以后大概没有这个机会了。”

    春花:“……王爷若是想看,春花穿多少次都可以。”

    “那倒不必了,”景王道,“春花现在是厨娘,穿厨娘的衣物是本分也是情趣,等春花做了王妃,就该端庄稳重,不能再下厨了。到时候,本王还要看春花穿嫁衣呢。”

    景仁帝与肖锦意大婚那段岁月,只是系统强加给角色的一段记忆,模糊又不真实,景王无法称那是完美的婚礼。这一世不一样,他要给春花和自己一个最盛大的婚礼,一个全天下人赐福的婚礼。

    穿完了围裙还要穿大红嫁衣……春花已经不想去想象自己这样对人眼的杀伤力有多么巨大了,反正这里的人都和景王殿下一样眼瞎了。

    与景王道了别,春花便回房换了身男装,在府里牵了一匹马(景王专用),跟着肖泓剑出门了。

    肖泓剑也是骑马来的,他本想着和春花共骑一匹马,见春花自己牵了马有些失落,但在看到春花那身男装后,忍不住眼睛一亮。

    “春花,你这样子真是……英姿飒爽,俊美无匹!”肖泓剑满口赞赏,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形容词有什么不对。

    春花沉着道:“知道了,我们尽快去侯府吧。”

    说罢翻身上马,身手矫健利落,显然是个骑术高手。

    肖泓剑一路跟在春花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再没有想春花这般美丽的人了。

    同样的想法肖锦书也有,看到一身劲装的春花,他忍不住又想起了战场上的肖锦意,漠北城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数十年后,漠北依旧处处传颂着镇国公的故事。

    见春花要跪下行礼,肖锦书连忙双手拖住春花的手臂道:“锦……春花不必多礼,当做自己家,随意便好。”

    春花顺势起身,当真随意坐在肖锦书旁边的椅子上,落落大方,毫无局促之意。肖泓剑一脸仰慕地望着春花,也想坐在他旁边,被肖锦书直接赶出门,老侯爷要单独与春花聊聊。

    “春花,我当你是自家人,便直接问了,你想不想做景王妃?”肖锦书问道。

    “自然是想的,”春花道,“可惜奴婢身份低微,配不上景王殿下。”

    “只要想便好了。”肖锦书望着他一脸慈祥地笑道,“奴婢春花配不上景王,可是镇国公的孙女,春华郡主,岂不是就是配得上了吗?”

    春花:“……”

    春华郡主……能不能不要这么敷衍?

    肖锦书片刻都等不得,知道春花的想法后,便直接带春花进宫面圣,宁安帝见到春花的那一刻,也是久久不能言语。

    “世间……当真有转世轮回一事?”宁安帝神色恍惚地望着春花道,“春花过来,让朕好好看看你。”

    春花斗胆上前抬头望着这个景仁帝选择的接班人,宁安帝多年操劳,已经很老了。他的眉眼看起来很柔和,却有一抹褪不去的坚定,是个宽容又坚决的人。想要做一个爱民如子的君王,必须要有一颗能够海纳百川的心;想要做一个果决的君王,必须有勇往直前的决心。有了这两样品质,余下的,只要好好教导便可以了。

    小皇帝当年挑的孩子真不错。

    “多年前,朕曾经遥遥见过肖皇后一面,那时朕的生母虽是王妃,却因出身低微而被其他王妃嗤笑。当时肖皇后只是轻轻一个眼神,便让所有人不敢再开口。”宁安帝回忆道,“那时肖皇后走下座位,拉着朕与王妃的手走到座位出,那双手虽然有些粗糙,却又大又安全。”

    宁安帝低头看向春花的手,继续道:“当时朕就在想,一国之母就该如此。她可以不够美丽不够温婉,但她一定要有一双能够包容天下子民的手。这双手可以不柔滑不小巧,但它一定要坚定有力,能够给人安定人心的力量。”

    “自那日被肖皇后握过手后,朕便忘不了那双手了。”宁安帝满眼的都是怀念,“肖皇后是朕心中最完美的女子,那日老侯爷来告诉朕有个女子与肖皇后肖似时,朕还有些生气,何人胆敢拿来与肖皇后相提并论。可是今日见到你,朕服气了,哈哈哈!”

    朗笑声中,宁安帝将自己的手放在春花的手上,春花的手很大很黑,宁安帝细嫩的手放在上面,显得有些小。春花微微握拳,宁安帝的手就仿佛被他护在其中一样。

    笑过后,宁安帝长长地叹了口气:“真羡慕景瑞,能得你这般女子相伴终生。”

    “来人,传朕旨意,肖家女仪态端方,荣华秀丽。封其为春华郡主,赐婚景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方便以后阅读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63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第63章并对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