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香浓

第225章 番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笑佳人 本章:第225章 番一

    “世子,该起了。”

    天还未亮,但已经到了世子该起床更衣的时间,魏腾来到内室门外,犹豫片刻才开口提醒道。世子早就习惯早起了,几乎没用他叫过,今早世子竟然晚了,魏腾有点担心,莫非世子病了?

    内室床上,楚行皱了皱眉。

    世子?昨晚儿子并没有跟他们夫妻睡,魏腾在喊谁世子?

    楚行疑惑地睁开眼睛,然后瞬间意识到了不对。

    他左眼看不清楚!

    难道眼疾复发了?

    平时再镇定,关系到眼睛这等重要的部位,楚行还是心中大惊,刚要起身,想到妻子睡在旁边,楚行强行忍住了,往一侧扭头,想看看妻子有没有被自己惊醒,却只看到一片空荡荡的床褥!

    楚行愣了片刻,满心疑惑,他终于开始重新打量周围,很快便认了出来,这是他在定风堂前院的卧室。可他为何会睡在这里?祖母过世第二年,他们一家四口就搬到了国公府正院,妻子嫌他卧室太冷清,亲自为他选了床褥床帐,与定风堂用的并不一样。

    “世子?”门外再次传来魏腾的声音。

    事情有些蹊跷,楚行谨慎地保持了沉默,先起床更衣,拿外袍时,发现屏风上搭着的是神枢营指挥使的官服。楚行盯着那件官服,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左眼,再联想魏腾那几声“世子”,脑海里渐渐冒出一个念头。

    没有碰官服,楚行走到了镜子前。

    光线昏暗,但镜子还是照出了他的身影,是他,却不是三十出头的他,里面的男人最多二十,在此时的楚行眼里,略显稚嫩。

    是做梦吗?

    楚行摸向镜子,触手冰凉,太清晰的感觉,绝非是梦。换个人,恐怕早已陷入了迷茫,但楚行已经重生过一次了,经历过这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在镜子前站了片刻,楚行很快就意识到,他又重生了。

    第一次重生,楚行只是茫然,不懂为何自己会重新来一次,但再次看到家人,楚行很平静地就接受了。可是回头,看着那空荡荡的床铺,这次楚行对老天爷生不出任何感激之情,他想陆明玉,他想他的一双儿女!

    上次重生是在十八岁,这次也一样吗?

    楚行默默地穿好官服,这是冬袍,走出内室,楚行直接问魏腾今年是哪年。魏腾如实相告,楚行又有些意外,原来是十九岁的正月。可惜楚行能问魏腾时间,却不能再问他今日有何差事,用过早饭,先去神枢营。

    到了神枢营,就见那边站着六个侍卫,楚行一一扫过这六人的脸庞,忽然记起来了。月底皇上要去安国寺拜佛,这几日他都会带人去安国寺附近巡查,有一次偶然遇到陆明玉一家三口去上香,陆明玉还被一个叫守静的僧人劫持了!

    是今天吗?

    陆明玉去上香了吗?

    亦或者,他的阿暖也随他一起回来了吗?

    胸口如湖水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波澜,楚行面上却与平时一样冷峻漠然,朝六位手下点点头,确定六人都准备好了,楚行便调转马头出发了。他向来沉默寡言,六个侍卫没有察觉任何不对,翻身上马,跟在他后面。

    楚行当差时不会带上魏腾,又不想冒然派属下去打听陆明玉的情况惹人怀疑,只好按照记忆的路线巡查。晌午回京路上,突然听到身后有急促的马蹄声,楚行率先勒马,回头,就见一个合适疾驰而来。

    楚行心跳加快,凤眼深邃地盯着和尚。

    那和尚果然与记忆里一样,称陆明玉被人劫持进了后山盘龙岭。

    楚行立即纵马朝安国寺而去,见到双眼尚未复明的岳父与年轻貌美的岳母,楚行压下心头的怪异感,简单安抚过夫妻俩后,便单独闯进了后山,按照前世记忆去追人,终于在红日偏西时来到了当时发现陆明玉的地方,远远看到坐在树上的小小的女娃身影,楚行真是说不出该哭还是笑。

    被他养得花般妩.媚身段妖.娆的妻子,又变成了七岁的小姑娘。

    不远处有个和尚正在逃窜,楚行知道那是守静,也记得陆明玉对守静遭遇的同情,陆明玉甚至还因为他杀了守静埋怨过他冷血无情,因此楚行没再去追守静,直接赶向陆明玉,怕她又跳树摔伤了脚踝。

    七岁的陆明玉坐在树上,她看到楚行了,一开始以为是坏人,正想跳树逃跑,那人突然开口喊她:“阿暖!”

    陆明玉愣了愣,定睛一瞧,来人竟是她楚行,她前世的大伯子!

    陆明玉又惊又喜,惊的是楚行居然在山里,喜的是有楚行帮忙,她就不用一个人孤零零走回去了,这里荒山野岭的,别说她现在只有七岁,就是再长十岁,他也怕。

    “表舅舅,你怎么在这儿?”居高临下,陆明玉激动地问。重生后,她见过楚行一次了,已经想好了长大前只把楚行当长辈看,暂且没什么需要避讳的。

    听到这声表舅舅,楚行脚步一顿,目光复杂地望着树上的人。

    陆明玉依然雀跃地望着他。

    楚行便明白,这个阿暖,至少不是嫁过他的那个阿暖。

    “我与属下碰巧路过此地,得知你出事,前来相救。”镇定下来后,楚行走到树下,朝她张开手,哄孩子似的道:“阿暖跳下来吧,我接着你。”说话时凤眼定定地盯着女娃的脸。

    陆明玉看着树下俊美的男人,小脸不受控制地红了。虽然楚行不记得,可她知道那是她的大伯子,喊表舅舅没关系,但身体接触……即便她还小,她也别扭。

    楚行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心慢慢沉了下去。

    眼前的陆明玉,是那个只记得她嫁过堂弟的姑娘,此时她还没有对堂弟死心,她还只把他当夫兄看待。那他该怎么办?保持距离,等一切向前世那样发展,等她对堂弟死心后再对她好?

    念头才冒出来,就被楚行否决了。

    他想到了陆明玉落马前看他的眼神,想到了陆明玉在他怀里说的那句话,这是他的妻子,是他唯一喜欢的女人,这次他非但不会再把她让给堂弟,他连等都不要再等。

    他会从现在开始,就对她好。

    算上这辈子,他活了三世了,第一世是堂弟先遇到她,先得了她的心,第二世他先遇到了,可他最初不懂自己的心,一再把她让出去,害她被他们兄弟俩先后伤了心,最后才与他做了恩爱夫妻。

    她曾经那么喜欢他,依赖地趴在他怀里,楚行相信,只要他对她好,无需堂弟再碰董月儿,陆明玉也会重新喜欢上他,忘了堂弟。前世堂弟因为董月儿一事惹了一连串的麻烦,身为兄长,他绝不会再让堂弟重蹈覆辙,但身为丈夫,他也不会再给陆明玉亲近堂弟的机会。

    “阿暖别怕,我会接住你。”目光恢复清明,楚行朝树上的女娃笑了笑。

    那笑容温润,俊美脸庞恰好被夕阳余晖照亮,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楚行,陆明玉情不自禁看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再看看她这根树枝与地面的距离,陆明玉咬咬牙,红着脸闭上眼睛,豁出去了。

    身体凌空,心高高飞了起来,但没等她害怕,就被人稳稳地抱住了,结实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她锢在怀里。陆明玉莫名地心慌,她睁开眼睛,越过楚行肩头看到了一片树林,慢慢偏转,一下子撞上他白皙冷峻的脸庞。

    陆明玉慌得低头,小声道:“表舅舅,你放我下去吧。”

    楚行没放,他抱着她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双手托着她的小短腿,将人抵到了树干上。这样的姿势,陆明玉在楚随那里感受过,但那时她是新妇,她与楚随是夫妻,现在她才七岁,楚行这样,他想做什么啊?

    在陆明玉心里,楚行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肯定不会欺负她一个孩子,所以陆明玉不害怕,她只是慌,忐忑地抬起头,想看看楚行的脸色,未料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漆黑明亮的凤眼,像一滩深幽的湖水。

    “阿暖,我不是你表舅舅,我是你丈夫。”

    看着她呆呆的模样,楚行浅笑着道,声音低沉,带着一丝蛊惑的味道。

    陆明玉瞪圆了眼睛!

    不等她开口,楚行继续解释道:“你可能不信,但这是我活的第三世了,第一世你是我弟妹,我战死沙场,醒来莫名回到了十九岁。那世的你也是重生的,被万姝杀死,可你不知道,你还是想嫁给时谦,直到时谦做错一件事伤了你的心,你才喜欢上我,成亲后,你为我生了一双儿女,棠棠是姐姐,眼睛像我脸蛋像你,祯哥儿是弟弟,特别像我……”

    “阿暖,我知道你忘了那些,你只记得时谦,可在我心里,你是我的阿暖,是我楚行的妻子。”一手托着她,楚行抬起右手,温柔地摸她软软的头发,再给她时间反应。

    陆明玉看着他的俊脸,却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她怎么会抛弃楚随嫁给他,她不想相信,可楚行却道破了她重生的事实,这是只有她父母才知道的,楚行不但知晓,他竟然还知道是万姝害死了她?

    万姝有杀她的理由吗?

    因为太喜欢楚随,就要杀了她取而代之?

    陆明玉有点无法接受,避开楚行灼.热的凝视,陆明玉想了想,艰难地问:“楚随,他,他做了什么?”

    楚行没有隐瞒,把董月儿引出的一堆麻烦都说给她听,最后道:“阿暖,这次二弟出门游学,我会派人跟着他,保证他不会再遇见董氏,这是为了国公府日后的安宁,但我希望你忘了二弟,只记得我。”

    语气郑重,又掺杂着一丝霸道。

    陆明玉始终低着脑袋。就算他说的都是真的,她终究没有经历过他所说的那一世,她没有喜欢过他没有与他做过夫妻,又怎么可能把他当丈夫看?此时此刻,陆明玉想的只有楚随与董月儿,还有那个叫润哥儿的孩子。

    对她千般好的楚随,其实早就有别人了。

    陆明玉视线模糊。

    楚行盯着她,许久许久,才将她抱到怀里,按着她脑袋让她靠在他肩头,然后抱她下山。肩膀渐渐湿了,是她为二弟流的眼泪,楚行心疼,却也欣慰,她哭,说明她信了。

    他的怀抱太温暖,陆明玉哭着哭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阿暖,要到安国寺了。”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陆明玉陡然惊醒,抬头,对上山下安国寺中点点昏暗的灯光火把光。冷风迎面出来,陆明玉本能地往男人怀里缩,刚动,男人像知道她冷似的,将她抱得更紧。

    陆明玉浑身僵硬,彻底醒了。

    “阿暖,我告诉你那些,是希望你尽快对二弟死心,并非逼你马上选择我,视我为夫。你还小,先好好陪家人,感情的事,以后再提。只是,这辈子二弟不会再有外室,等你长大了,他可能还会喜欢你……阿暖,如果最后你依然选择二弟,就说明我做的不够好,我不会怪你。”

    低头,楚行轻轻地亲她脑顶,不想给她压力。

    陆明玉慢慢睁开了眼睛。

    如果说楚随温柔似水,楚行便是沉稳如山,水是漂的,会常常送来新鲜,但山是静的,让人只是听他说话,只是被他抱着,便说不出的安心。

    她将来会选择谁?

    陆明玉也说不清楚,她还需要时间理清思绪。

    但陆明玉却知道,有件事,她肯定要做的。

    “你,你何时有空?”低着脑袋,陆明玉特别小声地问道,“我,我先帮你治了眼睛。”

    楚行笑了,下巴轻蹭她脑顶:“随时恭候。”

    ~

    楚行救了陆明玉,月底趁楚行休沐,陆嵘夫妻俩带女儿去国公府道谢。

    陆嵘一直担心女儿见到楚随后心又被勾走,然而从进府到出府,根本没看到楚随的影子,只看到楚行这一个小辈。陆嵘松了口气,陆明玉上了马车,忍不住透过窗帘缝隙偷偷看楚行。

    今日楚随是真的碰巧出门了,还是被楚行故意支走了?

    正困惑,察觉楚行朝这边看来,陆明玉连忙坐正,心扑通扑通地跳。

    没过多久,陆明玉就随父母去庄子上休养了,顺便给楚行治眼。

    楚行重生的事,陆明玉没告诉父母,因此母亲相出让她乔装打扮,陆明玉也认了,却叫爹娘去外面等着。待房间里只剩下她与楚行,陆明玉尴尬地摸摸脸上面纱,蚊呐般地道:“我没告诉他们……”

    楚行看着她刻意画粗的眉毛,低声笑道:“这样也挺好看的。”

    陆明玉面颊发烫,逃避般让他闭上眼睛,“先针灸吧。”

    楚行从命。

    因为楚行说了她的针灸有用,陆明玉对着男人俊脸深深呼吸,屏气凝神一心下针。楚行凤眼轻阖,没有做任何举动干扰她,针灸结束,他才趁陆嵘夫妻进来之前,将一个小小的首饰盒塞到了她手中。

    陆明玉惊讶地抬起头。

    “谢礼。”楚行看着她,幽幽地道。

    陆明玉瞬间红了脸。

    等楚行走后,陆明玉才找个机会避开母亲,偷偷打开首饰盒。

    是一对儿红玛瑙耳坠,她最喜欢的。

    想到楚行送她礼物时意味深长的眼神,陆明玉抿抿唇,悄悄地翘起了嘴角。

    这家伙,看着冷冰冰的,没想到还挺会哄人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暖香浓》,方便以后阅读春暖香浓第225章 番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暖香浓第225章 番一并对春暖香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