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香浓

第228章 番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笑佳人 本章:第228章 番四

    陆明玉来庄子上缅怀母亲,自然带了护院同行,而这些护院,全是陆明玉出嫁时,祖父兵部尚书陆斩亲自为孙女挑选的,个个功夫了得。段忠出身江湖,或许进院行凶时能避开一众护院,但当上房窜起第一道火舌,今晚守夜的八名护院就同时被惊动了。

    借着火光,有人注意到一道黑影蹿下墙头朝东面逃了,那护院立即朝黑影追去,同时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庄子上还有八位轮值结束正在休息的护院,听到哨声,八人登时惊起,有人救火,有人骑马去追截凶手。

    段忠跑得再快,也敌不过骏马奔驰,但他功夫了得,三个护院也捉不到他,段忠心知自己所为天地不容,无意取三人性命,暗中准备好剩余的迷.药,朝三人洒去。

    与此同时,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第四名护院也出手了,暗箭如风,准确无比地射入段忠右小腿。锋利箭头以不可抵挡之势钻入腿骨,可谓撕心裂肺,段忠身体摇晃,咬牙继续逃窜,然而腿残了一只,能逃多久?

    听着身后护院逼近的脚步声,段忠拿出一瓷瓶桐油,边拖着腿逃边往脸上抹,准备毁容自尽,但就在他试图点燃火折子时,又一支暗箭以雷霆之势飞来,直穿他右掌而过。

    段忠惨嚎一声跌在地上,只来得及咬.舌自尽。

    护院将他的尸首带回别院,却惊闻世子夫人床榻周围火势最大,护院冒死冲进去,还是迟了一步,床上的人早已烧了起来……倒是采桑,只是中了迷.药,此时已经清醒,哭声震天。

    噩耗传到京城,年近五旬两鬓苍苍的朱氏直接昏死过去,双目失明形容憔悴的陆三爷疼到吐血,连自己走路都不能。陆府上下一片哭声,兵部尚书陆斩算是最冷静的,但也哭红了、恨红了一双眼睛,半路将孙女的尸身抢回陆家,再带着段忠的尸首进宫陈冤。

    明惠帝对陆家的感情……很复杂。陆嵘袒护一个丫鬟害堂妹跳湖自尽,明惠帝为此迁怒陆家,只越发地宠爱外甥女阿暖,后来他接陆筠进宫却没能护住她,致使陆筠被许贵人毒.害,明惠帝痛不欲生,同时也对陆斩心存愧疚。

    此时惊闻自己的外甥女、陆筠最喜欢的侄女惨死,明惠帝恨得拍案而起,连夜召来锦衣卫指挥使,限期三日查出段忠的幕后主使。

    锦衣卫是何等厉害,况且京城与陆明玉有罅隙的人几乎可以说屈指可数,从陆明玉死后最容易获利的方向出发,万姝自然而然成了锦衣卫首个怀疑目标,而就在锦衣卫找到人证证明段忠是万姝一个庄头的同时,锦衣卫还揪出了董月儿母子,一番审问,也让董月儿招出了润哥儿是在她热孝期间怀上的。

    陆斩没管那么多,从采桑、揽月口中得知董月儿曾经带着润哥儿去孙女面前耀武扬威,陆斩怒上加怒,不顾太夫人、楚二夫人阻拦,一剑便抹了母子俩的脖子。万姝被承恩侯府的人护着,逃过了陆斩的剑,却逃不过锦衣卫的牢房。

    这些都是短短两天内发生的。

    当董月儿母子的尸首被丢入乱坟岗,当万姝被关入大牢,楚随终于马不停蹄地从山西赶了回来,风尘仆仆,双眼又肿又红,进京后没回自家,直奔陆家来看妻子。

    “祖父,求您让我见见阿暖吧……”跪伏在陆府门前,楚随失声痛哭,悔恨地不能自已。陆明玉一心一意地相信他爱慕他,最后竟因为他无辜被万姝害死,妻子死前,他还撒谎撇清自己与董月儿的关系。

    一边后悔,一边不停地记起与陆明玉相处的一幕幕,她站在花树底下娇娇俏俏地朝他笑,她身穿大红嫁衣戴着盖头坐在那儿等他来掀,洞.房花烛她美得像下凡的仙子,临别前夕,她靠在他怀里,抽搭着不要他走……

    可她走了,连最后一面都不给他见,从今以后,再没有一个叫陆明玉的姑娘俏生生在闲云堂等他回家,再没有一个叫阿暖的姑娘对他撒娇耍赖又温柔关怀。

    阿暖……

    楚随哭得心都要碎了。

    老天爷一定是在罚他,罚他婚前对她的欺瞒,罚他明知万姝喜欢他,每次见面还是出于客气朝她笑笑……

    “滚。”陆斩立在门前,看着跪在那里的楚随,恨得想杀他的心都有。隐瞒董月儿是一桩罪,招惹万姝害死孙女是第二桩罪,随便哪条,陆斩都不会允许楚随再去打扰孙女的在天之灵。

    楚随爬着上前,砰砰砰连续磕头,“祖父,求你……”

    “你也配叫我祖父?”陆斩怒不可揭,一脚踹在楚随肩头,只把人踹得仰面倒翻,直接飞出了陆家门前台阶之下,倒地便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幕恰好被闻讯赶来的楚家众人看见,太夫人、楚二夫人心疼地都哭了,却被楚二老爷劝住,不许她们替儿子说话。

    这件事,是他们楚家对不住陆家。

    但他态度再好,陆斩都不可能原谅楚随,只丢给楚家一份休书,从今以后,他孙女还是陆家人,做鬼也与楚家无关。休书落到面前,看着上面“恩断义绝”四字,楚随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

    孙女死了,陆斩彻底恨上了万家,新仇旧恨加到一起,让他发现一丝蛛丝马迹,上报明惠帝。牵扯到陆筠的死,明惠帝立即派人彻查,最后查出当年许贵人只是一把刀,万皇后才是利用那把刀加害陆筠的幕后真凶。

    查清了,明惠帝当即下旨废后,赐了万皇后三尺白绫,并追封陆筠为后。

    万皇后倒了,承恩侯府也没了,连皇长子庆王都被打发到了偏远封地。

    万家是真凶,直接害死了陆筠、陆明玉姑侄俩,但不用陆斩提醒,明惠帝也记得自己的外甥女是被楚随连累死的。轮到楚家,就更好办了,楚随当年明知董月儿刚刚死了祖父却还与之欢.好,令董月儿珠胎暗结,品行有亏,罢黜其官职,并褫夺其国公府世子之位,楚二老爷教子无方,也不堪承袭爵位。

    但明惠帝记得楚家先祖的功劳,也记得楚行死前的赫赫战功,不忍国公府爵位后继无人,明惠帝特意下旨,命楚行胞妹楚盈招赘上门,由其子嗣继承本就属于楚家大房的爵位,且这个赘婿必须得到明惠帝首肯才行。

    陆斩只恨楚家二房,对楚行这个晚辈他很赏识,因此楚随一家得了惩罚,楚家后面的事,他也就不关注了,从次一心守着朱氏,想方设法哄妻子开心。陆嵘那边,得知女儿生前为了治他的眼疾,曾拜葛神医为师,陆嵘又愧又疼,自此搬到妻、女坟前而居,再未下过山。

    到了第二年,陆、万、楚三家闹出的动荡,不知不觉平复了下去,百姓们又有了别的新鲜事,譬如楚国公府太夫人为二姑娘先后挑了两位赘婿人选,都被明惠帝否决了,称那二人不配做前国公爷楚行的妹婿。

    连续两次被皇上打了脸,太夫人愁病了。

    楚盈也是左右为难,舍不得祖母替她烦心,又拧不过皇上。

    心中烦恼,楚盈同太夫人打声招呼,然后带着丫鬟去祭拜兄长。

    到了墓地,看守祖墓的侍卫见到她,低头禀报道:“二姑娘,今日金吾卫指挥使廖大人也来拜祭国公爷了,刚进去不久。”

    楚盈面露惊讶,随即又满心欣慰,有人还记得哥哥,总是好的。

    知道哥哥与廖守是至交好友,楚盈便领着丫鬟进去了,想着见到廖守要替兄长道谢,然一直走到墓前,都没有看到任何人,唯见兄长墓前摆着茶果祭品,三炷香只燃了一点点,说明廖守不久前才离开的。

    大概是从别的路下山了?

    楚盈看看那些茶果,没有多想,默默道谢后,亲手将祭品一一摆好,摆着摆着,想到兄长生前对她的好,却早早去了,连个子嗣都没留下,不禁悲从中来,眼泪流个不停。

    丫鬟们上前劝她。

    楚盈叫她们退远些,她挪到兄长墓碑前,断断续续哭了好久,才开始向兄长倾诉她心底无人可诉的烦恼,“大哥,皇上让我招婿,祖母挑了两个他都不满意,现在祖母病倒了,都是因为我……大哥,你怎么那么狠心,爹爹跟娘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留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哭得可怜极了。

    不远处的一棵松树后,听着小姑娘凄凄惨惨的哭声,想到那是楚行的亲妹妹,廖守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偷偷探出脑袋,看向墓前,然后就见一个一身白裙的姑娘跪在那儿,眼睛早哭肿了,白皙脸蛋上泪珠跟下雨似的,一串没了又来一串。

    看着那姑娘,廖守这辈子第一次,尝到了怜香惜玉的滋味儿。

    不过廖守不懂什么叫喜欢,他只是觉得,他与楚行相交一场,如今楚行死了留下一个孤苦无依的妹妹,他身为朋友,若袖手旁观这位二姑娘的愁苦,什么都不做,将来有何面目见楚行?

    他该替楚行照顾妹妹的。

    一时冲动,次日进宫,廖守开口向明惠帝提亲,反正都要经过明惠帝的,廖守当然要先同他熟悉的皇上探口风。

    陆筠死后,明惠帝整日醉心政事,从未想过另寻新欢,更不会留意臣子的婚姻大事,但廖守主动求娶楚盈,明惠帝想了想,忽然觉得廖守再适合不过。廖守无父无母孤儿一个,没有家人反对他入赘,而且以明惠帝对廖守的了解,他要娶楚盈,绝非为了国公府的爵位。

    “为何有了这种念头?”明惠帝放下朱笔,带着一丝好奇问。

    廖守摸了摸脑袋,有些尴尬道:“臣昨日去祭奠楚兄,二姑娘也去了,臣躲在暗处,看二姑娘哭得伤心,就想替楚兄照顾她。”

    明惠帝嗤笑,盯着他问:“若她长得奇丑无比,你也会这么想?”

    见色起意就见色起意,找什么借口。

    廖守没觉得自己是看上了楚盈的姿色,美人那么多,明惠帝还想送过他几个,他一个都没要,所以他就是单纯地想替楚行照顾妹妹。这么想,廖守不由替自己辩解起来,理直气壮的。

    明惠帝没有继续追究,只提醒廖守道:“即便你入赘,也轮不到你当国公爷,你能让二姑娘生下儿子,爵位便是你儿子的,如果没儿子,你就只是楚家的赘婿。”

    廖守一脸的满不在乎:“皇上放心,臣不在意那些,只想替楚兄照顾妹妹。”

    明惠帝信前半句,后面的根本不信,但他满意廖守了,楚盈未必满意,不想委屈楚行的妹妹,明惠帝命人宣太夫人、楚盈祖孙俩进宫,让两人当着他的面相看廖守。

    长孙、陆明玉死后,楚家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大不如从前,太夫人哪还敢违逆皇上的意思,而且廖守虽然出身不好,但长得仪表堂堂,未及而立之年便当上了金吾卫指挥使,总体而言,太夫人还是满意的。

    旁边楚盈只看了廖守一眼就不敢看了,待听完明惠帝的解释,得知廖守那日看到她哭才起了怜惜之心,楚盈又尴尬又……感激,感激廖守记着他与兄长的情义,宁可入赘也要照顾她。

    楚盈对男女之情没什么期待,招赘对她来说只是一桩烦恼,现在终于有了祖母与皇上都满意的人,她自己对廖守也有好感,楚盈就答应了下来。

    婚期定在了十月。

    洞.房花烛,楚盈只把廖守当恩人看待,紧张、羞涩倒不多,得知廖守过来了,她大大方方地出去迎接。这边廖守跨进堂屋,一眼就撞上了他的新娘,十五岁的姑娘,穿着一身红衣裳,脸庞娇美,像墙头的粉蔷薇。

    鬼使神差的,廖守想到了明惠帝那句“见色起意”。

    再看眼前的楚盈,廖守忽然有点心虚。

    男人直勾勾地看着她,眼里藏着说不清的火,楚盈也莫名地心慌起来,垂眸问道:“廖大哥,我,我给你倒碗茶吧?”

    廖守胡乱地嗯了声,等楚盈去倒茶,他朝两个丫鬟使个眼色,叫她们退了出去,丫鬟也够识趣,出门时还把堂屋门给带上了。楚盈听到声音,小手难以察觉地抖了下。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把茶水端给了廖守。

    廖守仰头,咕嘟咕嘟几口就喝光了。

    楚盈抿唇去接茶碗。

    廖守下意识地交给她,楚盈转身去放茶碗,他又情不自禁地跟在后面,笨拙地道:“二姑娘,我,我是个粗人,从小没读过几本书,现在咱们做了夫妻,以后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尽管跟我说,我全都听你的。”

    楚盈低头看茶碗,余光扫到他身上的红袍,她轻声道:“廖大哥过谦了,你堂堂英雄,为了与我兄长的情义,甘愿入赘楚家照顾我,是我连累了你,从今以后,我会努力做个好妻子,报答廖大哥的恩情。”

    这话说得太客气,廖守受之有愧,瞧瞧她甜美的侧脸,廖守摸摸脑袋,声音低了下来:“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你长得这么好看,如果不是楚兄去得早,他绝不会把你嫁给我这样的粗人。”

    他夸她美,楚盈慢慢红了脸,羞涩地扭头。

    廖守看着这样的她,忍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二姑娘,我一开始真的是看你哭得可怜,所以想照顾你,后来我跟皇上提亲,皇上骂我是见色起意,我,我……我现在也分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反正咱们已经成亲了,你就记住,我会对你好就行了,绝不让你受委屈。”

    他说的直白朴实,楚盈臊得慌,低头攥着小手,好一会儿才点点头,细声道:“我记住了。”

    廖守笑了,傻傻地看着她。

    楚盈被他看得心慌意乱,目光落到茶壶上,忙问道:“廖大哥还喝茶吗?”

    刚刚喝得那么快,肯定渴了吧。

    廖守看着娇美的妻子,脑袋早就转不动了,她说什么他都点头。

    楚盈就又给他倒了一碗,廖守还是一仰而尽,甚至喝茶时,黑眸都要看着她。楚盈越来越慌,羞得转了过去。廖守放下茶碗,再看看她窈窕的身段,终于聪明了一回。

    “二姑娘,咱们,去睡了?”他走到她身后,声音难掩沙.哑。

    楚盈几不可闻地嗯了声。

    廖守大喜,一把将人抱了起来,到了床上,又小心翼翼。

    “二姑娘,我会对你好的……”

    暖帐之中,真正见识到楚盈的美,廖守就只会说这一句了,边说边亲。

    “你,你叫我盈盈吧。”楚盈似哭非哭地道。

    廖守顿了顿,跟着马上改了称呼,一声一声地唤她小名。

    而就在他们夫妻柔情蜜意时,闲云堂中,楚随一个人躺在床上,不禁触景伤情,记起了他与陆明玉的新婚夜。那晚她美极了,也特别娇,他想解她衣裳,她红着脸躲来躲去,就是不肯。

    终于被他压住,她桃花眼秋水一样明亮,羞涩又认真地望着他,“楚随,你答应过会对我好,那以后你什么都得听我的,不准欺负我,你敢欺负我,我就回娘家,再也不理你了。”

    当时他急着要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她信了,笑得那么满足。

    可他没做到,所以她真的走了,再也不理他了,连梦里都不来见他。

    楚随苦笑,抬手遮住脸,泪水再次滚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暖香浓》,方便以后阅读春暖香浓第228章 番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暖香浓第228章 番四并对春暖香浓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