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色难挡

27不要碰我,哪来的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圣妖 本章:27不要碰我,哪来的种?

    “还可以有下一次?”付流音这么想,也就这么问出口了。

    穆劲琛抬手捏了捏付流音的下巴,“当然可以,这种事会上瘾的,越做越想做。”

    “地上的药盒,真的是我的吗?”

    “你的药盒会长脚?”

    付流音视线落向门口,“妈应该是相信的,但是她没有拿我怎么样。”

    “不管信不信,仅凭凌时吟的那个药盒,她确实不能拿你怎么样,凡事要讲求证据。”

    付流音将他的手掌推开,穆劲琛双手却撑在她身侧,不给她立马就走的机会。“我看你今天鬼鬼祟祟的,就知道你动了什么歪心思,那个纸盒连带着盒子里头的药,我给你扔了。”

    “扔了?扔哪了?”

    “垃圾桶。”

    付流音一听,脸色焦急起来。“不是吧?如果被人翻到,或者看到……”

    “这么着急做什么?”穆劲琛轻笑,“到婚礼现场后再丢的,谁会去翻?”

    付流音闻言,神色一松,再一想也是,穆劲琛既然能不动声色拿了药盒,还能直接丢在家里不成?

    凌时吟恍恍惚惚回到卧室,推门进去看见穆成钧站在床前,显然是洗过澡了,见到她进来,他轻抬眼帘。“去看医生了吗?”

    “没,没有,已经好了。”

    穆成钧拿过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眼时间,也没继续追问她现在怎样,或者是究竟吃坏了什么东西。

    凌时吟吃了这个暗亏,心里难受极了,她上前两步说道,“成钧,是付流音给我下了药。”

    男人听到这,反而来了兴致般挑眉,“你怎么知道的?”

    “我都在她房间找到了番泻叶的药盒。”

    “你进了她的房间?”

    凌时吟眼圈微红,“奇奇刚才发疯了似的,冲进了他们的卧室,我和妈进去找,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

    “她无缘无故对你下药?”

    “肯定是因为我哥哥的事……”

    穆成钧一语不发,凌时吟方才就受了委屈,这会见到穆成钧这样的态度,她实在难受。凌时吟上前抱住男人,“成钧,我靠别人都没用,只能靠你了。”

    穆成钧的手落到女人肩膀上,拇指在上面轻摩挲下,“我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

    穆成钧松开怀里的女人,转身从一旁拿过手机,他用指纹解锁后,在手机内翻找起来。

    他将录好的视频递向凌时吟,她神色间似有犹豫,接过手后看了眼。

    里面露出一张脸,那是付流音,她伸手挡住脸,“你干什么?”

    “我哥要知道你在我这好好的,放心吧,我还能伤害你不成?”这声音也不陌生,是穆劲琛的。

    付流音将信将疑,将手放下去。

    视频中,女人的脸清晰呈现,凌时吟面露不解,“这是什么?”

    “付京笙被警方带走后,一直不肯认罪,警方也找不到他犯罪的证据,我一直记得你哥哥的事,所以我让人绑了付流音……”

    凌时吟小嘴微张,穆成钧坐向床沿,“后来阴差阳错,人被老二带进了他的训练场,为了逼付京笙认罪,我让老二拍了这个视频。付京笙看见她妹妹在我们手里之后,不得不低下头颅,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成钧……”凌时吟坐到男人身侧,他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一直没跟你说这些细节,是因为总要让你想起你哥哥的事,我怕你难过,既然付京笙肯认罪,就是对你哥哥最好地交代了。”

    凌时吟吸了下鼻子,将头靠向男人的肩膀处。

    她陡然又想起了什么,伸手握住男人的衣摆,“你说这个视频是老二拍的?”

    “对。”

    “那也就是说……是他间接让付京笙认罪的?”

    “可以这么说。”

    凌时吟直起身,“那这件事,付流音知道吗?”

    “她当然不知道,”穆成钧嘴角勾起抹弧度,“她至今都不知道,要不是她,她哥哥不会认罪,警方如果一直找不到付京笙的犯罪证据,恐怕最后就只能将他放了。”

    凌时吟嘴角处的唇瓣一点点勾起来,“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命运真是奇特,也真是好玩。”

    “所以他们这一对,注定成不了,老二娶她也就是为了能尽快继承遗产,”穆成钧的手指落到她眼角处,轻轻擦拭下,“这段视频暂时先放在我这,现在还不是拿出来的时候,你只要清楚,穆家的少奶奶只有你一个,付流音算什么,是不是?”

    凌时吟的心情立马好转起来,不住点了点头。“成钧,以后工作上的事,我替你承担一点吧?”

    “你会什么?”

    “我可以慢慢学,我先去哥哥的公司,毕竟都靠你一个人的话……”

    穆成钧将她的话打断,“治理公司,是男人的事,你在家只需要享清福就好,想买什么,出去买,想约朋友出去玩,那你就去,偶尔帮着妈操办些家里的事,足够了。”

    凌时吟听完,心里感动极了,一个男人要不是真宠她,怎么会让她过上这样的生活?

    对于凌时吟来说,她之前的二十年左右过得太顺畅了,从来都是要什么有什么,然而她所有的不顺,都是从遇上许情深开始。

    接到凌家打来的电话,凌时吟着急要出门,这已经是大晚上的了,穆成钧伸手拉住她,“怎么了?”

    “家里出事了。”

    “什么事?”

    “我先回去再说……”

    穆成钧跟着站了起来,“你这样回去我不放心,走,我跟你一道去。”

    来到凌家的时候,凌时吟看到熟悉的客厅内灯火通明,她快步走进去,看到凌父和凌母坐在沙发内,凌时吟上前两步。“爸、妈。”

    凌父抬起头,看到了凌时吟身后还跟着穆成钧。“你们来了。”

    “爸,到底怎么回事?”

    “时吟啊,你以后跟成钧好好过,知道吗?”

    凌时吟满面焦急,伸手握住凌母的手腕,“家里都这样了,还能出什么事?”

    “也没多大的事,以后我跟你爸也算清净了,再也不用管外面的事了。”

    穆成钧上前步,“大哥的公司,经营状况良好,难道是凌家另外的产业受到了重创?”

    都到这种地步了,凌父也不得不说实话。“最近家里很多事,我一把年纪,精力不足,之前器械公司那边出了点事,凌家又赔了一大笔钱,再加上蒋远周那边不依不饶……”

    穆成钧的面色一点点黯下去,等着凌父继续往下说。

    “时吟,成钧,现在凌家所剩下的,也就只有凌慎之前的公司,还有这栋别墅了。”

    “什么?”凌时吟觉得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呢?就算经营不善,凌家也不至于沦落成这样啊……”

    穆成钧站在旁边,脸色阴冷,凌父摇下头。“很多事说了你也不懂,你看着蒋家那边安安静静的,实际上这些日子以来,蒋远周一直在想尽办法吞噬掉我们整个凌家。”

    “爸,那你怎么不早说呢?”凌时吟张望四周,仿佛还能看到前几年的光景,那时候哥哥还在,她也天真烂漫,家里的经济条件在东城一直算是排的上好的,这才不过多久啊?蒋远周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他还真能将整个凌家吞掉不成?

    “说了又有什么用?除了让你跟着担惊受怕,让你们操心以外,还能怎样?”

    凌时吟欲哭无泪,凌母拉过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拍两下。

    “时吟,好在我们凌家一直是靠着你哥哥的公司,公司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成钧把它经营得好,凌家就不会垮掉。”

    凌时吟听到这,心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然而这些话听在穆成钧的耳朵里,却觉得刺耳极了,凌慎的公司充其量也就只能占整个凌家的一半,现在另外半边都塌了,凌家还能剩下些什么?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语不发,直到快要到穆家的时候,凌时吟这才看向身侧的男人。“老公,你今天喝了酒吧?按理说不能开车……”

    “没事。”

    “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

    穆成钧双手握紧方向盘,视线朝着凌时吟睨了眼,“当初我说我可以替你们撑起整个凌家,可你父母不肯。”

    “不是,他们是怕你辛苦……”凌时吟着急想要解释。

    “我看不是怕我辛苦,是怕将东西都交到我手里之后,就拿不回去了吧?”

    凌家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当初将凌慎的公司交托出去,那也是不得已之下做的决定,凌时吟听着他的冷笑,觉得心里发毛。“老公,你别多心……”

    穆成钧没再说话,现在凌慎的公司早就被他一点点渗透进去了,凌家再想拿回去,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周末的下午,许情深是有空的,她在下面准备着东西,一会要带霖霖和睿睿出去。

    水杯被塞进了背包内,蒋远周穿了身休闲装下来,月嫂也将要带的东西都整理的差不多了。

    孩子们最爱去的地方,还是游乐园,下了车后,两人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进去。

    每逢周末,游乐园的人总是最多的,蒋远周带着孩子们到里面玩,许情深坐在旁边,霖霖和睿睿玩得挺好,蒋远周也不知道怎么了,非要凑进去一起玩。

    许情深看到他说着什么话,但两个小家伙没一个理他的。

    蒋远周伸手握住霖霖的小辫子,“宝贝,你过来,爸爸带你去打枪,上面有……”

    霖霖朝她看眼,迅速又将脑袋别回去,蒋远周不甘心,他高大的身子蹲在儿子、女儿跟前,霖霖手里一手抓着一个海洋球,她想上前步,可是小辫子却在蒋远周手里。

    “不要总玩这个,不好玩,我带你和哥哥玩别的去。”

    霖霖抬起右手,将海洋球往他嘴里塞,许情深忍俊不禁,赶忙上前,伸手轻抱过女儿。“霖霖,这可不行,你爸爸本来就爱吃醋,你要把他嘴给堵上了,他非被这醋酸味酸死不可。”

    蒋远周坐到了旁边去,“我看她喜欢睿睿,比喜欢我更多一点。”

    “睿睿跟她能玩得来,毕竟是同龄嘛。”

    蒋远周基本也是坐不住的,每次带孩子出来,他也会跟着玩。

    许情深更加参与不进去了,她在旁边坐着,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围着蒋远周,他也不觉得累,似乎比她还要喜欢带孩子。

    到了接近四点的时候,孩子们才感觉到累,许情深先到门口换了鞋,然后带着孩子们出去。

    蒋远周去寄存处拿东西,许情深在外面等他。

    这一层的另外半边,还有几个精品小店,凌时吟跟朋友经过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游乐场门口的许情深和睿睿。

    “妈妈——”

    许情深耳朵里听到了一句声响,应该是睿睿的声音。睿睿忽然撒开脚步上前,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认出了凌时吟。

    他伸手抱住她的腿,继续喊了声,“妈妈。”

    凌时吟吓了一大跳,低头一看,居然是睿睿。

    “妈妈。”

    她觉得这一声称呼讽刺极了,这不就是在提醒她,她当了那么长时间的白痴吗?

    凌时吟脸色一变,抬腿将睿睿踢开,“不要碰我,哪来的野种?”

    ------题外话------

    下午写明天的更新,明天早上应该能恢复9点05更新~

    这几天更新弱下来了,实在是出门三天,没办法,不过我回来了,o(∩_∩)o哈哈~

    这次去活动看到了胡歌,真人版好帅,好高,大长腿~容我星星眼一会,好了,码字,码字去,^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美色难挡》,方便以后阅读美色难挡27不要碰我,哪来的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美色难挡27不要碰我,哪来的种?并对美色难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