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三国当谋士

第一百五十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放鸽子 本章:第一百五十章

    燕清向来是说做就做的性格。

    他还清楚记得,当初为了安抚职位被平调的陆逊从祖父陆康,也是为了提早将眼馋的东吴大都督网罗至吕布麾下,许了封举荐至蔡邕的信去。

    之后的动态,他并没太过关心,可只要陆康还没老严昏聩到看不清局势,就不可能拒绝这份补偿的好意。

    燕清回到宅邸后,第一时间就去了书房,写了一封让蔡邕敬启的信。为了不惹人注目,他在信里头主要问起周瑜与蔡文姬的婚事安排,又杂七杂八地提了这边学舍的发展状况,才稍微提了这会儿还叫陆议的陆逊几笔。

    连信一起送去的,就是一份早已备下的厚礼了。

    具体在官爵方面的封赏,自然当由吕布亲自写下表章,再经皇帝之口许下。但对这位文武双全、精通音律的美丈夫十分欣赏的燕清,早在初初听闻此事时,就在筹备贺礼了。

    就是听惯了大小乔嫁江东双璧的妙闻,却阴错阳差地佐就了文姬公瑾的美事,燕清直至现在,都感到很是奇妙。

    而对能不能把陆逊要来当自己义子一事,他大约有六成把握。

    尽管一开始的平调难免惹来陆康不满,可有结下善缘、名满天下的名师蔡邕在中间说和;他自己膝下空虚无子,后宅无妇,如今的声誉地位也完全当得起一个如雷贯耳;再加上陆康依然身体硬朗,其尚且年幼的儿子陆绩就不需如史上那般难以苦撑家业,还需陆逊帮衬……

    陆康不是忠君么?要得到陛下的诏书,对燕清而言,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横竖燕清不打算娶妻纳妾,要能收养那与诸葛亮一般命运坎坷、早早就丧了近亲、除个血缘到底隔得颇远的从祖父外可谓是孤苦无依的陆逊,还能以此做台阶,给予对他们隐有不满、却不敢言说的以陆家为首的江东大族一些安抚和便利。

    在这东汉末年,除了对“虎帐谈兵按六韬,安排香饵钓鲸鳌。三分自是多英俊,又显江南陆逊高”这类诗句烂熟于心的燕清外,又有谁能看出陆逊这不过实岁十三的小孩儿的潜在才干,实在不可估量来?

    陆家是江东大族,自有人才济济,此时距这块蒙尘璞玉大放异彩的时刻还遥遥无期,他又谦逊耿直,不似诸葛亮还精通营销自炒、自抬身价的一套,可想而知的是,在家族当中根本不受重视。

    要是能以他换来目前权倾天下的吕布麾下最受宠信的燕清的示好,又是赋予如此高位,对陆家而言,完全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要能进展顺利,不被对方觉得是逼其卖子求荣,误当做屈辱的话,完全可以算是皆大欢喜,两全其美了。

    燕清深深地叹了口气。

    要不是他与这些豪门望族的冲突,是普及教化,和将来施行科举制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他是半点不想惹恼这些庞然大物的。

    他之所以动了想收陆逊做义子的念头,既不是非要个给他养老送终的所谓继承人,也不是为了对吕布有样学样,刻意较劲,贪图好玩地跟风。

    而是忽然意识到,这事假若能成,或能缓解一下他与世家大族之间,那势如水火的现状。

    毕竟他现在变了主意,想给自己留条退路了。

    有吕布毫无保留的不渝爱意在前,又有郭嘉恶声恶气的关心在后,燕清不是铁石心肠,怎么会不受丝毫触动?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他曾经觉得自己得以重活一世、又有机会做下这番大事,轰轰烈烈地完成后,假使无*成身退,也万死无憾。

    没想到会被他们轮番说动,忍不住多多爱惜自己性命,想把之前自个儿封死了的绝路,悄悄地撬开一条缝隙来。

    他不再是从前那般无所畏惧了。

    他是真的舍不得。

    舍不得丢下掏心掏肺待他,全心全意地信他,见他闯了大祸也只担心他的安危,生性多疑却连他带来的人也另眼相看,在他的耐心沟通辅佐下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甚至宁可断子绝孙也不肯负他的吕布孤零零地一个人。叫他独自对上面目可憎的那些敌人,伤心欲绝之下,毫无理性地大杀四方。

    舍不得就这么不负责任地半路撂摊子,叫交友不慎、只为全了跟他的挚友情谊,而捏着鼻子踏上这条原本瞧不上的贼船,殚精竭虑,出谋划策,甚至连唯一的儿子都搭给他这个误人子弟的庸师做徒弟的郭嘉,从此就心灰意懒地窝在一处院子里。

    世界上除了他,是真的找不出第二个能为吕布这个护短护得蛮不讲理,动不动就任性地乱来一把的傻蛋,全心全意地盘算的了。

    幸好现在做亡羊补牢之举,也还谈不上为时过晚。

    燕清一面在纸上写写划划,偶尔停下来略作思忖,一面心存庆幸,自己到底还没走到退无可退的那步。

    等吕布从兵舍回来,先前跟那些将领活动开了手脚,又相中了义子的人选,心情极好,就想浑水摸个鱼,故意顶着一身臭汗去抱心爱的军师祭酒。

    原以为会被毫不客气地推开、接着喝令他速去洗浴、却不料燕清破天荒地不躲不闪,就笑眯眯地站在原地,任他抱了个正着。

    这下反倒叫得逞的吕布震惊得如遭雷击,俊挺得面庞也僵硬了,箍住燕清的臂膀,也半点不知该不该挪动的好。

    燕清深吸一口气,温柔地笑着,拍拍他那肌肉硬邦邦的背脊,慢条斯理地问道:“抱够了?”

    吕布向来胆大包天,却因笑得纯良无害的燕清总有层出不穷的怪异法子来惩治他,而止不住地感到心里发虚,脑子里念头乱转,故作镇定地唔了一声,才慢吞吞地松开。

    “抱够了就去洗浴。”

    燕清轻飘飘地丢下这句后,就施施然地回了内厅。

    还以为有狂风骤雨在后头等着的吕布,愣愣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家这喜洁得厉害的祭酒不知为何心情也好得很,竟真不打算跟他计较了。

    吕布去沐浴的时候,燕清将沾了汗水的外袍褪了,见里厅那用于小憩的卧榻上乱得很,显是被躺没躺样的大老虎给折腾得一团糟的。

    他不禁莞尔,索性不去唤下人进来收拾,而是亲自动手。

    燕清手脚麻利,很快就整理得七七八八了。只是盯着那铺在上头的竹编薄垫看了会后,想着正逢七月流火,干脆将它撤下。

    这一撤不打紧,凉席已被揭开,就露出了底下原藏得严实的一个画轴来。

    燕清愣了愣,比起会有画卷出现在这的讶异,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它额外眼熟。

    的确熟悉,几年前不就见过么?只是当时秉主臣之礼,为着避嫌,没有窥探里头内容。

    这回就没甚么顾忌了。

    燕清心里一动,忍不住拿起来仔细看看。

    画卷的边角已然泛黄,轴木的磨损却十分光滑,绳索更是崭新的,刚更换过,显然常常被人打开欣赏。

    即使他记不起就在几年前那次出征前夕,在吕布随身要带的行李里曾经看到过它,也能猜出可以将它胆大到藏在这里的人,就只有老躺在这上头阅读的吕布了。

    吕布这五大三粗、能动手绝不动嘴,能动嘴绝不动心眼子的糙汉,什么时候对他也有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即使燕清努力劝说自己,要尊重恋人*权,不能随意翻看……还是没能克制住那股强烈的好奇心。

    尤其是他在握着这神秘兮兮的画卷时,就有不太美妙的预感源源不断地生出,刚巧四下无人,他犹豫片刻,还是将心一狠,飞快地将细绳一拆,握住两头,徐徐展开。

    眉心倏然一跳。

    真是好一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人——如果不是这脸庞五官,修长身段,无一不跟他长得像极的话,倒是极具欣赏价值的。

    看来这吕大狗比,最近是过得□□逸得意,欠个厉害教训了。

    燕清面无表情地盯着那窈窕仕女图,少顷,十分平静地将画卷好复原,放回原处,连那竹制的凉席也铺回去了,除非是郭嘉那种在心细如发的来看,否则定是毫无破绽可言。

    甚至乎吕布在将一身糙皮搓得清清爽爽后,就迫不及待地迈了进来,一心只惦记着趁燕清心情好时多占点好处,压根儿就没注意卧榻上那微乎其微的变化。

    耳鬓厮磨的一夜过去,嫌这天热,把自己跟燕清都扒得精光的吕布一脸餍足地侧身半压着心爱的宝物,一条胳膊霸道地横过去搂着,睡得尤其安心舒适。

    还胆大包天地做了个燕清在身下任他为所欲为,顺从听话的美梦。

    唤醒他的,不是从窗外透进来的亮光,而是细碎的沙沙响动。

    像是轻风拂过树梢带起的叶子哗响,不重,却绵绵不断,很是恼人。

    只是这屋里哪儿来的叶子?

    毕竟身处根基扎得最深最牢固的豫州州治许城,不说城里城郊有共计十万余带甲兵士,光这府邸里,和房门外,皆有众多亲卫守着,吕布并不担心会出甚么意外。

    而且他近来虽与燕清同床共寝多了,睡得越来越沉,不似以往那般警醒,但要是动静稍微大些,还是能感觉到的。

    吕布眼皮子还没真正掀开,直觉还没天亮,就只咂了咂嘴,很自然地往身畔一摸。

    不但摸了个空后,还是冰凉一片时,叫他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即刻清醒过来了。

    “重——”

    吕布惊疑不定,猛然掀开薄被,刚要坐起,就被一道清冽如泉的嗓音给严厉地喝住了:“别动!”

    吕布浑身汗毛炸起,倒是真的僵着,一动不动了。

    燕清垂着眼,神色淡漠,只在外头披了一件薄薄的外裳来抵御清晨的寒气,任那轮廓优美的背脊轻轻地倚着窗沿。

    只将闭合的窗页支起一点,也背着了光线,朦胧的白光辉映其后,衬得那白皙细腻的肌肤柔和而皎洁,又有那披散长发洒下的动人阴影。

    在喝止吕布起身乱动的举动后,他就继续沉默地坐在那张高高的胡椅上,修长的腿一条自然垂下,一条曲着,好方便一块不大不小的木板斜斜地搁在上头,一手扶着左侧不让它滑下,另一手不知捏了个什么,在铺着的纸张上飞快摩挲,就发出了叫吕布自睡梦里醒来的轻响。

    尽管不知道燕清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人还好端端地在跟前,吕布就没甚么可担心的。

    又被燕清难得喷发出的磅礴气势给震慑住了,他仗着体力好,干脆就这么老老实实地维持这副半起身、双肘后撑的怪异姿势,将不解的视线投向只偶尔抬眼看他,全神贯注在划拉着什么的燕清。

    也不觉得吃力,愣是坚持到燕清满意地道句好,才呼地一声一个鲤鱼打挺,麻溜地坐起身来。

    只不过随着他姿势的大幅变化,那刚刚只是松松垮垮地套在他脑袋上、由燕清亲手编成的兰花花环,也就滚落下来。

    吕布:“……”

    一滴冷汗,悄悄自一直没意识到这玩意儿的存在的吕布额头滑落。

    “主公辛苦了。”燕清笑着眨了眨眼,在备好的水盆里净了手后,优雅地走近了来,将特意起早,刚刚宣告完成的几幅画作大方地交给一头雾水的模特儿吕布过目,玩笑道:“你且看,这几幅拙作,清有意命名为《海棠春睡图》,可还入得人眼?”

    吕布茫然地接过。

    比起更讲究□□意境的工笔画,燕清拿出的,可是上辈子攒下的,那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素描功底。

    只是当吕布看到这几幅皆以个衣裳半遮半掩,衬得身形分外凹凸有致,成熟曼妙的女子头戴嫩黄花冠,酣睡于榻上做主题,既不及赞赏这画作的新颖别致,栩栩如生,也来不及叹燕清的深藏不露,神乎其技,而是跟打翻了染缸似的变幻莫测。

    ——因为她诡异地长了张跟他一般无二、完全称得上硬挺俊逸,刚毅有力的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混在三国当谋士》,方便以后阅读混在三国当谋士第一百五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混在三国当谋士第一百五十章并对混在三国当谋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