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家幺妹

第299章 寿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金波滟滟 本章:第299章 寿面

    新宅原就在洛冰去年的督工下初具规模,他走前又留下图样,今年天暖后宁婉又请了工匠加紧修缮,现在已经将宅院大致建好,如今再添上家具、帘幔、摆设等等就可以入住了。

    家具上面,自洛冰画好了图宁婉就按着尺寸算了数量,交给了王木匠打些家常用的箱柜之物,又自安平卫请了南边来的匠人打了些时兴的器具,这时候已经摆放妥当。至于各种摆设、用具,洛冰原就带着洛嫣到安平卫、虎台县选了些,宁婉平日也一直留心收集许多,因此新宅便一天天地完备了。

    如今挑好各种帘幔,宁婉全都直接交给瑞泓丰做,瑞泓丰原就养着几个裁缝代工,王掌柜见卢家选了许多料子早一口答应按时赶工出来。

    接着就是给大家做新衣裳了。其实卢家夏装的衣料早就在春天时就发了下去,现在宁婉又给婆婆挑了八套最新样的料子,有绫绸纱绢,也有细布轻葛,当然她为自己和铁石槐花也各选了六样,吴婶、毕婆子等人亦都有份,均请了县城里的绣娘来家量尺订做。

    再找了牙行毕掌柜为新宅里添置下人,给新来的下人分派事务、教导规矩、定制衣衫,不一而足。

    事情着实不少,可宁婉成竹在胸,一一吩咐下去,新宅一天一个样儿,到了六月里,新宅小湖上的荷花已经冒出了小花骨朵时,卢家人就拣了个皇历上宜搬迁的好日子自老宅搬到了新宅。

    安宅自有一番热闹,更兼铁石接了信也回来了。虽然早听说要搬家,但进了家门依旧吃了一惊,又笑道:“我竟是什么也不必做了,只回来参加酒宴来的。”

    搬家并没有大摆酒宴,一家人庆贺一番而已。宴后铁石扶着媳妇回了自己的院子,如今卢家不再一家人挤在一处小院里,新宅甚是宽敞,正对着大门的正房便有三重。老夫人住在最后一重,匾额上题着春晖堂的,宁婉和铁石住在前面的钟瑞院。

    夏日天长,宁婉就笑着说:“现在回去也不能就睡,不如到花园里走走。”

    穿过角门向小湖走去,去年还有些凌乱的景色如今已经芳草如茵,花香袭袭了,两人免不了就提起了洛冰,“洛大哥真是细致的人,搬家的时候更是每每觉得出来,只说匾额对联样样早都弄妥当了,只挂上去就好。”

    “洛大哥当年在军中时便是这样,凡我想不到之处他便都一一做了。”

    “还有一事我正要告诉你,洛大哥还帮忙打听到了我外祖家。原来我娘记的地名竟有错处,洛大哥回了江南按名字前去询问,最初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又四处打听方才寻到我外祖母和大舅舅,他们竟还在过去的村子里种田。”

    “果真找到了?”卢铁石颇觉得惊奇,“还真不容易呢!”

    “是呀,我也没想到。”

    “那我们找人捎些银子过去吧。”

    宁婉就笑了,铁石对亲近的人一向就是如此的,“先不必,我看我娘的意思倒是想回去看一看呢,若是那样我们就都托给爹娘好了。”

    小湖边蒲草繁茂,又有成片的荷,唯有湖心间露出一带水面,此时正有一抹夕阳将余晖照在上面,滟滟的波光将湖边的石头映成了金色。宁婉索性在一块大石上坐下,又招手叫铁石,“这石头白日里晒得暖洋洋的,坐着十分舒服呢。”

    盛儿便端了一碟瓜果过来,宁婉接了拿牙签扎了一块块地吃,间或喂铁石几块,又说起了家常,铁石也将虎踞山的事儿讲给她听:“路百户原不肯就走的,只怕我近日忙不过来。我还是让他回安平卫了,毕竟路指挥佥事刚升了职,安平卫的防卫上有许多事情都要倚仗他这个长子呢。”

    “恰好路少爷跟着你剿匪也学了些韬略,铺佐他父亲守卫安平卫一定能做得不错。”

    “其实我并没守过城,”卢铁石摇摇头说:“只能是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他而已。”

    安平卫城池深厚,守兵众多,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而铁石就算到此时还没守过城,但是只要他去做了就一定能成功,因此宁婉自觉不必费心,就笑着问起石炭场的事,“如今都是老林在管,可还顺利?”

    铁石就笑了,“谁想老林竟是如此有才干的,诺大的石炭场,路百户突然走了,他接下来一点也没为难,竟能调度有方,而且采的石炭比去年还要多,你倒不必担心的。”

    其实宁婉已经看过了帐心里有数,“我也是惊奇老林竟有这样大的本事,先前瞧着锯嘴的葫芦似的,话也不多。”又想起当初他和白氏相互心悦,却谁也不开口的趣事,便道:“白氏也是个有福的,现在男人出息,又生了儿子。”

    说笑半晌,夜风起来两人方才起身,行了几步铁石就又想到,“我们也应该在园子里给槐花儿修一处小楼做闺房,听说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如此的。”

    “你竟也知道这些了!”宁婉笑了起来,“如今她还小着呢,先跟着婆婆在春晖堂里住着,再过上几年就给她修绣楼。”

    铁石这一次回来,便一直住到娘的寿辰,每天与媳妇儿一处安排寿宴,写帖子送帖子。宁婉就问:“公公那里可怎么着呢?”

    平日可以不提,但这样的大日子是怎么也不能绕过的。

    “既然一直没回老宅,想是也不愿意来的吧,”铁石就又道:“我前日去安平卫时见过爹,他亦没有说回来。”

    宁婉再不想铁石能主动去见公公,先前因着婆婆不得不每年去安平卫过年时,他心里的不平一直压着,这两年婆婆不提公公,他亦绝口不提。不过,似乎他的恨意确实不似先前一般重了。

    卢铁石看着媳妇睁大了眼睛就笑了,“我也不是特别去见的,只是正好遇到了,就说了几句话。”

    人就是这样,先前公公在安平卫里过得风光时,宁婉对他也满是厌恶。现在卢铁城和周老夫人去了京城,将卢家世袭的指挥佥事改到了京城,甚至连出身周家的大姨娘及大姨娘生的卢宝珠都带走了,只留下三个妾室和两个庶子庶女。算起来公公在安平卫没有官职没有俸禄,连个宅子都没有,只能寄居指挥使府,宁婉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想必铁石也是一样的,毕竟是他的亲爹,怎么不好也生养了他。

    更何况,老宅其实是卢家的家产,公公若是要拿回,就是铁石也拦不住的,宁婉就问:“要么我们送些银钱过去?”

    “他不会要的。”

    是啊,公公落到了这个地步,一定没少受人嘲笑,而他心里未免没有后悔吧。一向偏心的妻儿自他身上得了富贵离开了他,另一边他视若草芥的妻儿却慢慢将日子过了起来,如今更是声显名扬。

    公公的心虽然是偏的,但他却不是没有骨气的人,因此钱他是不会要的,而婆婆的寿辰他也是没有脸来的。

    那么就还似过去一般,只当家里没有这个人吧。

    婆婆的寿辰办了三日,第一日请了安平卫虎台县各处的官员及诰命夫人,婆婆按品大妆待客,第二日请了亲朋好友,宁家、吴家、万家以及铁石同袍家中的女眷,一时间宅前宾客盈门,宅内锣鼓喧天,两个戏班子一出出地排着吉庆大戏;宴上水陆兼备,八珍罗列,四时果品一应俱全,就是见多识广的路指挥佥事家的老夫人都赞不绝口。

    到了第三日收了排场,铁石和宁婉给老人家做寿,与家下人等关上门吃面。宁婉与铁石亲手擀了寿面,又亲手煮了面,跪奉在老人面前,又叫了槐花过来,带着下人们一同祝老夫人寿比南山。

    吴老夫人今日一早换了件绣松鹤的细葛褂子,头上也只简单插了两只玳瑁簪,笑吟吟地接了面,见烧着松鹤延年的浅口白瓷大碗上盛着摆成寿字的金黄色面条,又用蘑菇、木耳、各种菜肴在寿字上摆了许多吉祥花纹,在淡红色的面汤下清晰可见,就叹了一声,“这可是怎么做出来的?”再用筷子一挑,竟是一整根,就笑问:“婉儿从来就有这许多主意,亏得你做成这样长的面又不断呢?”

    宁婉就笑道:“这是秘法,不能说的,我还要指着这法子讨赏钱呢!”

    婆婆就摆手说:“赶紧起来,坐下一起吃面。难为你肚子这样大了,却还给我张罗着过寿。”说着又让大家也坐下吃面,“今日没有外人,我们也不必弄那些礼节,大家都松散松散。”

    家里的下人在一处时日久了,与亲人也差不许多,正是老夫人的好日子,大家并不推脱,便等主人一家四口在炕上,大家在下面桌上,每人都吃了一碗寿面。

    老夫人就让人倒了茶,却向儿媳妇说:“这几日一直是你们给我拜寿,如今我也敬你一杯,有你帮我办了如此体面的寿诞,我这辈子就没有什么不知足的了。”

    近日来婆婆时常说些不吉之语,旁人倒不在意,唯宁婉心里觉得不好,因此赶紧截了话说:“这原是我们小辈应该的,而且我还要给婆婆办六十、七十大寿呢!”一时传了走索、耍猴儿、说书等上来,原来前两日的戏未免太热闹,今日就换了百戏,只在屋子里或坐或靠就能看,别有趣味儿。

    婆婆寿辰过后,大家又收拾了两三日。

    铁石心疼媳妇挺着大肚子忙家事,此时便不肯让她再张罗,只将琐事都交给下人,却将媳妇抱在怀里道:“家里的大事都办好了,你从现在起便好好养胎,我就是回了虎踞山也会时常来看你。”

    宁婉知他不能再留,亦有话要说,“我一直不知道你会不会信,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出来,但眼下由不得我不说——先前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有许多事后来都应验了,如今我担心最担心的还有两件事,一是婆婆的身子,再就是夷人南下。”便将自己梦中的事情挑了些告诉他。

    铁石先前落了残疾以及娶了周氏和郭小燕等等宁婉都瞒下了,她自然是细细思量过的,那些往事除了让他生出心结又于事何补呢?因此只简单讲了几件宁家旧事,婆婆寿数不长,以及夷人南下之情景。

    卢铁石听了神情便严肃起来,媳妇的话虽然听起来荒谬,但自己却深知她的为人,且这两件事又都是极重要的,因此想想便道:“还是我们成亲前便有好几个大夫都说我娘的胸痹之症极重,恐不能持久,大家先前心里早有准备,因此七八年前就备下寿材,如今每年秋天都要上一次漆。不过这几年我见娘倒不似过去时常犯病,是以也不似过去般担心。若按你所说的,我娘早已经过世了,但如今她却还好好的,不如这样,明日我请了安平卫和虎台县里的名医为娘诊诊脉。”

    “我其实也一样,见婆婆不大犯病,且面色、精神都较过去好许多,原已经放下心来。只是近来时常听婆婆语出不详,便总有些不落底,才与你说的,”宁婉就道:“只是请大夫来诊脉的话却不能告诉婆婆实情,我们总要找个借口才好。”

    “这个我也懂。”铁石答应了,又与媳妇商量着,第二日请了几位名医过来,却借口为军中准备伤药、冻疮药等定方子。因来者皆是名医,顺便给娘和媳妇都诊了脉。

    铁石送了几位大夫回来,便悄悄告诉媳妇,“几位大夫都说你的怀相极好,不须担心。就是娘,依他们之意,虽然病弱多年,但眼下亦看不出要紧症候,只道如先前一般保养就好。”

    宁婉就松了一口气,“如此我便放心了。”

    “至于夷人南下之事,你亦不必多心,我这一次回去便在安平卫至虎踞山间各递铺处增加兵力,若有紧急军情便能更快回援虎台;也会借练兵之机带兵北上,与陈勇见个面,再到大漠上看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农家幺妹》,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农家幺妹第299章 寿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农家幺妹第299章 寿面并对重生农家幺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