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图腾

第85章 惊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淮上 本章:第85章 惊变

    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周围重臣都呆住了。

    “你……”忽然只听戴至德指向前方,愕然道:“你不就是那个……”

    只见赵道生的脸皮被烫水一泼,顿时起皱脱落,大块大块掉了下来。然而里面露出的却不是鲜红血肉,而是另一层被烫红的皮肤——这才是他真正的脸。

    “贺兰……”几位宰相同时惊道:“贺兰敏之?!”

    “雍王!”武后骤然惊怒交加:“这是怎么回事?!”

    贺兰敏之早在三年前就因罪被流放,行至韶州时被下令处死,然而谁能想到他竟然被雍王李贤派人救了回来,藏在王府里苟活至今?

    从刚才就忐忑不安的李贤看到实情终于败露,顿时颤如颠筛,软得趴俯在地:“母、母亲,儿臣只是……”

    “住口!谁是你母亲!”

    武后转向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的皇帝,高声道:“陛下,刚才宫人已经指认,汤碗端上来时是被雍王内侍接了进去,而太子用汤时身边也只有雍王及贺兰敏之两人,事情真相还推测不出来吗?”

    “贺兰敏之因为结党、贪腐、屡行不轨而被流放鸠杀,雍王却有胆子欺上瞒下,将这朝廷死犯接回京城藏在府中,甚至让他近距离接触太子!”

    “雍王!”武后吼道:“你简直胆大包天,到底所图为何?!”

    雍王平时也算是个聪敏好学、为人谨慎的年轻人,此刻却三魂不见了六魄,在武后面前只能一味痛哭摇头:“我没有!儿臣是无辜的!请父皇明断,儿臣真的是……”

    “与雍王殿下没有关系!”贺兰敏之被侍卫架着,仍然挣扎着怒喝:“都是你,皇后!你借刀杀人,栽赃陷害,是你杀了魏国夫人,是你——”

    魏国夫人四字一出,皇帝忽然就想起了当年被武后毒杀的年轻美貌的贺兰氏,浑身上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啪!

    这时一声重响,众人当即愕然,只见谢云甩手一耳光把贺兰敏之打得抽了过去。

    “贺兰敏之下毒谋害太子,因为怀化大将军与我及时赶到的缘故,一定还没来得及销毁罪证。”谢云顿了顿,道:“来人,搜贺兰敏之的身,将合璧宫里外全部搜查一遍。”

    殿前侍卫你看我我看你,迟疑着不敢动。

    谢云冷冷道:“怎么,我使唤不动羽林军,是吗?”

    单超几乎无声地吐出一口酸热的气体,半晌低沉道:“去!”

    侍卫这才纷纷抱拳退了下去。

    贺兰敏之当然不会蠢得把□□藏在自己身上,但也根本不用大动干戈搜宫。片刻后侍卫来报,殿门前花丛下发现青瓷药瓶一个,打开来空空如也,但瓶壁上还残存着鲜红如血的粉末,经御医查看过,确认是掺了朱砂的鹤顶红。

    铁证如山,不容辩驳,戴至德等几位宰相当场就爆了。

    “你这孽子!”武后气得全身乱战,甚至不顾天后的仪态,上去就重重给了李贤一记窝心脚:“——我哪里对不起你,你竟敢害当朝太子的命?!你想死吗?!”

    李贤止不住地痛哭喊冤,贺兰敏之狂吼道:“不要牵连雍王!不关雍王的事!是我改头换面去做了王府下人,是我为了报复谋划这一切,雍王殿下什么都不知道!”

    谢云上前一步要点贺兰敏之哑穴,但戴至德忽然起身,用全力抓住了谢云的手:“谢统领要干什么?纵然此人罪该万死,也该容他坦陈罪行,急着封口是做什么?”

    不愧是名相,谢云霎时喉头一堵。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戴至德被肩上传来的一股巨力拽得向后退去,同时横里伸出一只手来,把他跟谢云断然分开了。

    “你……”戴至德脸颊肌肉重重一跳:“单将军?”

    “戴公说话归说话,莫要动手。”单超不知何时竟然从皇帝身边大步走了过来,彬彬有礼而又不容拒绝地把戴至德推了开去。紧接着他并不看谢云一眼,转向侍卫吩咐道:“圣驾在此,安危不容有误,把贺兰敏之押下去容后审问。”

    谢云意欲阻止,那一瞬间却已经失去了机会。

    贺兰敏之被侍卫押着向殿外拖去,不断挣扎大吼大叫:“陛下!想想当年臣的母亲韩国夫人,想想冤死的魏国夫人!雍王是无辜的,雍王什么也不知道啊陛下!陛下——”

    谢云转过头来,与单超冷冷对视。

    谢云眉角上扬,眼梢修长,眼窝深邃幽亮。当他从这个角度直勾勾盯着什么的时候,那俊秀坚冷的轮廓便异常明显,让人怦然心动。

    单超闭上眼睛,数息后复又睁开对他摇了摇头。

    “适可而止,”他用旁人无法听见的声音轻轻道。

    贺兰敏之的身影渐渐远去,余音却绕梁不绝,仿佛尖锥狠狠刺着皇帝的心脏。

    九五至尊似乎忽然老了十岁,原本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上浮现出死灰,嘴唇干裂颤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皇后……”他嘶哑道。

    武后一言不发,直直站在他面前。

    “那刁奴所为,应该与他人无关,雍王一贯尊重兄长,友爱弟妹,不会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然而武后俯视皇帝的眼底却忽然浮现出了嘲讽的意味。

    ——和当年一样,她想。

    这位多情的仁厚之君,果然和记忆中一样,一辈子都没有改变过。

    “陛下想起魏国夫人贺兰氏了?”武后忽然柔声问。

    皇帝呐呐不言。

    “我犹记得贺兰氏香消玉殒那年,圣上下朝,得知死讯,当场嚎啕大哭,伤心落泪之处较今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武后声音微停,笑道:“今日陛下为太子所流的泪,怕是连当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吧。”

    几位宰相都小心翼翼地低下头。

    皇帝面色略有难堪,别开了目光。

    “圣上虽然仁厚,但那仁厚未免也太偏颇了些。雍王为何冒死收留纳兰敏之,为何要对东宫之位心怀不轨,是你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尊重兄长友爱弟妹这八字评语不觉太可笑了么?”

    李贤失声哭道:“儿臣真的没有!儿臣对储君之位绝无任何念头,皇父明断啊!”

    “雍王哪里不尊重友爱?”皇帝发着抖反驳:“朕哪里有一个字说错了?”

    武后冷笑一声:

    “是么,陛下?”

    “他尊重友爱的明明是他亲生兄长纳兰敏之,至于太子李弘及太平公主等,何曾是他的亲兄妹了?!”

    各位宰相面面相觑,表情如遭雷殛。

    单超瞳孔骤然紧缩,万万没想到武后竟然在这个时候,在重臣面前,堂而皇之把雍王的身世之秘一把掀了开来!

    “你以为暂时保住了贺兰敏之,就能洗清雍王的嫌疑?”谢云在他身侧轻轻道:“别天真了,单大将军,天后想拖他下水的时候,便有一千种办法能拖他下水……”

    “……那你呢,”单超勉强发出低哑的声音:“将来有一天她想拖你下水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在水里了,”谢云淡淡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皇帝怒火满面,但那过分尖利的声音却给人一种虚张声势的感觉,说:“弘儿跟太平怎么不是他亲兄妹,你失心疯了吗?”

    “我再失心疯,也不会记错自己生了几个孩子,也不会一觉醒来便误把亲姐姐的遗腹子误当成是自己亲生的!”

    武后声音刚落,李贤面色煞白:“母亲,你、你……”

    皇后疾步上前一把拎起李贤的衣襟,指着他的脸,对皇帝怒道:“我看在陛下的面上才咬牙认了这孽种,对外宣称是我在祭拜昭陵的路上生的,这二十多年来何曾有过虐待他?可少过他吃、少过他穿?!”

    “如今他翅膀硬了,野心膨胀了,背着你我收留贺兰敏之,以至于害死了我的亲生子!害死了我大唐的储君!”

    皇帝恼羞成怒,几次想打断她,竭力张嘴又发不出声音来,只见满头满脸涨得血红,眼珠血丝密布,额角青筋根根暴起,看上去极为可怕。

    “这大逆不道、兄弟阋墙的东西,现在却成了名义上的嫡长子,还将成为你们明天所要效忠的帝王!”武后猝然转身,华丽的红宝镶嵌纯金护指从几位宰相脸上一一指过去,喝道:“你们甘愿向这血统不纯的孽种三拜九叩,尊奉这种人位登九五?!”

    戴至德等几人都迟疑了。

    东宫党虽与皇后互为死敌,但眼下局势诡谲难辨,如果雍王真的涉嫌害死了太子,他们如何能不替太子报仇?

    退一万步说即便他们愿意效忠雍王,以雍王为阵营对抗天后,也不见得能落到什么好下场——一朝天子一朝臣,雍王有自己的嫡系人马,刚被拖下去的纳兰敏之不就是个最好的例证?

    就在这么一迟疑间,武后已把雍王狠狠往地上一扔,高声道:“来人,禁卫军!雍王李贤秘藏死囚,毒杀太子,即刻查抄王府,押进刑部天牢!”

    竟然直接跳过大理寺下了刑部,显而易见是要雍王的命了。李贤悲怆吼道:“皇父——!”

    话音刚落,皇帝踉跄起身,竭力向前伸出手像要阻止什么。

    但他面颊肌肉痉挛,手臂急剧颤动,竭尽全力都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痰声,旁人只能听见几个含混的“不要”、“放开”,便只见皇帝双眼倒插,整个人向后翻去!

    周围响起惊呼:“陛下!”

    只见劲风呼啸,人影一闪,单超已冲上前来,电光石火间扶住了皇帝。

    然而皇帝的情况十分不妙,只见他五官歪斜抖动,口角流出了涎水,竟像是中了风邪!

    这一变故来得太过仓促,哪怕是在官场沉浮久了的宰相们都未必能立刻衡量出局势轻重;然而不知为何,就像某种流传于血缘中的直觉般,极度复杂的政治现况在单超脑海中抽丝剥茧,瞬间化作了一个清晰的念头:

    太子已死,雍王失势,若皇帝就此中风瘫倒,那大明宫中就再也找不出能和武后抗衡的势力了。

    怎么办?!

    大殿群情耸动,武后朗声道:“还不快宣御医?!”

    单超急促喘息,忽然伸手按住了皇帝颅顶几处大穴,咬牙将真气源源不断输送了进去。

    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毕竟谁也不知道皇帝病情如何,头颅要穴被刺激后会不会骤然一命呜呼。但中风发展过极其迅速,往往不过数息之间,如果不当机立断的话,再等御医过来,必定药石罔救,什么都迟了。

    自古多少帝王都是可以共患难,不能同富贵,武后亦是如此。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只有武后处在危机中时,她所依仗的谢云,才是最安全的。

    “你干什么?”武后厉喝道,步伐一转匆匆走来,就要去阻止单超。

    然而就在此时,谢云站在混乱的人群后,袖中倏而一弹指。

    ——无形的气劲如利箭般射出,转瞬击中了武后的膝盖!

    武后一个踉跄,猝不及防险些摔倒,宫人惊呼着拥了过来。

    就那么短短片刻的时间空隙里,皇帝在单超手下一个抽搐,睁开了眼睛:“……单……单将军……”

    “肃静!”

    单超回头面朝殿下众人,蕴含内力的清朗男声瞬间压倒了一切:

    “——陛下已醒,速传御医!”

    武后被宫人搀扶着站起身,面色蓦然剧变。

    “雍王……”皇帝声音含混不清,但仍能听出断断续续的字句:“把雍王押回府邸……单超率羽林军日夜看守,不得进出……”

    “赐单将军金书铁券、尚方宝剑,任何企图冲撞者,杀……杀无赦!”

    皇帝在周遭大惊失色的目光中挣扎起身,胸膛如拉风箱般漏气,喉头发出了可怕的堵痰声。

    紧接着他两眼一翻,彻底厥了过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龙图腾》,方便以后阅读青龙图腾第85章 惊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龙图腾第85章 惊变并对青龙图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