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心如初,总裁的完美恋人

第228章 这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简钰. 本章:第228章 这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当晚时初给陆朝衍安排了转院,等忙完一切都已经凌晨两点钟了,时初眉眼之处明显有疲色。

    可是陆朝衍的事情她从来不假手于人,当初她让陆宝劫走哥哥,随后让秦邺城把哥哥安置起来,生怕被人发现哥哥的行踪,后来她又在四九城长居,所以就把哥哥转院过来了。

    除了陆宝和秦邺城,只有时初知道哥哥在哪儿。

    而今天的事……

    女人眼底浮出一丝不知惆怅还是悲伤的眼神,看的厉晟尧分外揪心,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小时,朝衍不会有事的。”

    时初目光依旧看着那个昏睡不醒却俊美不凡的男人,他睡了那么久,肤色是罕见的苍白,而整个人也几可见的消瘦下去,整个人身上没有几两肉,这哪里还是她英武不凡的哥哥,他分明是一个病美男,可是他还是不愿意醒过来。

    不愿意醒,想到这里,时初的心又揪起来,眼睛里含着一抹热泪,如果哥哥完好无损,她又何曾担心至此,生怕别人伤害他。

    哥,你为什么迟迟不醒,永远沉睡梦中,是不是你的梦很美,美到让你不愿意醒过来。

    哥哥,是不是你真的不要妹妹了?

    时初情绪外露,眼中泪光闪烁,她一向坚强,从来不在外人示弱,哪怕当初厉晟尧初到安城,对她冷言冷语,她也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示弱过,可是这一次,她真的没有办法了,她低声喃喃:“哥哥,为什么你还不醒过来,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他们中间隔了七年时光,七年不曾相见,却在相见之后又一个醒着,一个昏迷,时初的心是肉长的,看着哥哥这样,她情愿躺在那里的是自己。

    而身后的厉晟尧,看着她整个心思都扑在陆朝衍身上,知道今晚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让她惶恐不安,心疼的要命:“小时,你放心,朝衍不舍得让你受委屈的。”而且,她身边永远有一个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让她再受委屈。

    她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的话,漫不经心的点了一下头,想着用什么方法能让哥哥醒过来,能让他再看一看这个已别七年的妹妹。

    哥,你答应妈妈,要照顾我一辈子,你都忘了吗?你为什么要食言?

    “不知道我哥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医生明明透露过陆朝衍的情况,他说陆朝衍兴许很快就能恢复意识了,可是时初却始终没有等到这一天。

    “很快就会醒的,小时,别难过,你哥哥看到你这样他肯定会心疼的。”厉晟尧伸手替她抹了抹脸上的泪,女人乌黑的睫毛被打湿,衬的那双眼睛更加明亮,灼人,似夜间的一朵星河,在她眼底缓缓流淌。

    好不容易哄好时初,见她没那么郁郁寡欢了,厉晟尧终于问出了一个今晚一直想问的问题:“小时,你今天来找朝衍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那个人是谁?”

    当时的情况太过于慌乱,厉晟尧不可能扔下时初去追那个人,现在突然想起来那个人,他自然要问一下时初的情况,毕竟,如果她能看到那个人的面容就好了,这一切的事情都会相对来说简单很多,就怕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时初闻言,身子跟着剧烈一颤,像是碰触到什么不可回忆的事情一样,继而眼底流露出一种毁天灭地的绝望,只是随后她紧紧的咬紧牙关,将那些情绪硬生生的压了下去,摇头,低声轻语:“我不知道,当时光线太暗,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到。”

    可是,她的语气却带了一丝慌,一点儿乱。

    她的表现明显跟她说的话不相符的,厉晟尧看着她的样子,她的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攥紧,他第一个感觉是时初在说谎。

    可是,她为什么会说谎。

    这个问题闪入到他脑子里的时候,说真的,厉晟尧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下的时初,他又不好多逼问什么,毕竟因为陆朝衍的事情,时初一个晚上心情都不是很好,而他,除了哄着,宠着,还能做什么?

    按理说,在医院里,除了平时照顾陆朝衍的护士,时初还特别请了两个看护,生怕他有什么事情,那两个看护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严守待命的,陆朝衍身边几乎没缺过什么人,但是有一点,厉晟尧却是知道的,这两个看护一般是晚上十二点交班。

    一般情况下,医院这边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不然时初早就把陆朝衍带回来了,两个看护也都很负责,平时为人也谨慎,是不会出现这种纰漏的。

    可今天,偏巧两个看护都不在,那人就堂而皇之的潜入了病房之中,如果不是时初发现了,突然喊了那一嗓子,还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陆朝衍是植物人,一直昏睡不醒,等同于别人案板上的鱼肉,别人想怎么切割就怎么切割,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只是厉晟尧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谁能做出这般丧心病狂的事情?

    为权?还是利?亦或是仇?

    厉晟尧没有再追问下去,倒是给时初一个喘息的空间,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呆了有十分钟左右,一个专注的看着病床上的男人,而另一个,厉晟尧一瞬不瞬的望着时初。

    怀了孕后的时初几乎跟从前没什么两样,依旧清瘦的让人心惊,他最终率先出了声,声音带着一股子不易察觉的心疼:“小时,今晚你也累了,我先让人送你回去休息。”

    “我想留下来陪哥哥。”不管怎么说,哥哥的事情始终是自己大意了,她不想再让昏迷的哥哥受到任何的伤害。

    更何况因为昨晚的事情,她已经辞了那两个看护,又安排了转院。

    哪怕她在安城势力如日中天,这会儿也鞭长莫及,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更何况,发生了昨晚的事情,她也不见得会回安城找人。

    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心房那一处的血管仿佛被什么东西生生的揪开,痛的难以忍受,而今晚,莫名的不想跟厉晟尧呆在一起,怕他看出自己的异样:“晟尧,要不你先回去吧。”

    她有太多话想跟陆朝衍说,哪怕他这会儿昏迷不醒,她也想跟他说,哪怕他听一下呢,时初觉得,自己如果再忍下去,绝对会情绪失控。

    厉晟尧闻言,微微蹙了蹙眉。

    灯光之下,男人面容丰神俊朗,有一种说不出的从容大气,惊艳的眼底仿佛犹如两滴点墨,沉甸甸的镶嵌在那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小时,照顾朝衍的事情还是我来吧,你现在怀着孕,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我刚刚给苏寒打了电话,等会儿让他先送你回去。”

    这大半夜的,她怎么好意思麻烦苏寒,她动了动唇,无奈的说道:“可是,这不适合。”更何况,她才是陆朝衍的妹妹,怎么能假借于别人之手。

    哪怕这个人是厉晟尧。

    “有什么不适合的,难道你不相信我?”说话的同时,男人的脸突然板了起来,时初想到昨晚的求婚,又摸了摸指上的戒指。

    漂亮的钻石轻轻铬着手,她觉得有些微痛,这才说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时,我们都是一家人,再说,我跟老五从小的关系,你难道还不清楚。”当初五人虽然不是兄弟,但是亲如兄弟,只是陆吾恩因为婚姻的问题离开了四九城,而他跟陆朝衍在时初出事之后,也一前一后离开了四九城。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始终是兄弟,更何况,他还是时初的哥哥,他跟时初虽然没有结婚,可是打心眼里,他已经把他当成一家人了。

    时初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才拒绝的没那么坚定,刚巧这会儿苏寒也到了,男人敲了敲门,随后推门进来,只是目光落在时初身上时,有一丝异样,随即又恢复如常。

    “好了,苏寒,你负责把小时送回去,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说着,厉晟尧不由分说的把时初推出了病房,让她早点回去睡觉。

    时初太清楚这人的性子,说一不二,而且说出来的话从来没有更改的道理,最终还是跟着苏寒离开了,只是再三强调,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通知她。

    其实她有很多事情想弄清楚,方才,她情愿是自己眼花了而已。

    也情愿是她眼花。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却一寸一寸的凉了下去,她微微的阖上双目,不敢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下去,生怕自己会突然情绪失控。

    车子到了时家之后,整个时家静悄悄的,时初刚刚准备回房,却看到对门的清屿的房门突然拉开:“你可算回来了。”

    “你怎么还没睡?”看到清屿没睡,时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她,清屿身上是一套月牙白的睡袍,上面绣着精致的纹路,层层叠叠的错开,却显得整个人干净唯美,如同不知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清屿却拽着她不由分手说的把她拖回了房间,然后伸出手替她号脉,清屿出自中医世家,家族中人多多少少都会号脉,清屿身为玉家的嫡女,自然也懂这些。

    时初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也安静下来。

    等诊好脉,清屿才松了一口气:“没什么事,以后你尽量少熬夜。”

    “我没事。”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清屿慎重的表情,搞得她如临大敌,差点以为要发生啥大事了,结果她只是给自己诊个脉:“清屿,你用不着这样。”

    她虽然比一般的孕妇体质娇贵了一些,再加上怀孕初期差点流产,所以很多事情比一般的孕妇要在意很多,只是清屿是不是表现的太夸张了。

    “你家那位下了命令,让我给你诊疗一下,时间不早了,我睡了!”说完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如果不是厉晟尧一通电话把她叫醒,她估计这会儿还在找周公下棋,然后摆了摆手,不顾时初诧异的眼神就回自己房间了。

    时初看着她的背影,心底有一股子甜甜的感觉泛开,直到手机的震动惊动了她,她才恍过神来,自己竟然发起呆来,拿起手机,顺势就接了电话。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清朗的味道:“到家了?”

    “刚到。”她眯着眼睛回答,然后懒洋洋的躺在在沙发上,清屿方才来给她号脉大概也是受了他的嘱咐吧,当初明明是她收下了身无分文的清屿,给了她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结果清屿却对这个男人死心踏地,这两人的关系搞得她都有点儿吃醋了。

    清屿性子孤傲,一向不喜欢跟人深交,向来奉从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原则,偏偏跟厉晟尧私交甚好,厉晟尧一句话能让她赴汤蹈火,上次九部一事,如今大半夜的他又让清屿给自己诊脉,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可是时初深知,清屿不会,厉晟尧更不会。

    清屿心里的白月光应该是海城祈墨吧,当初听哥哥提起过这两人的故事,短短几句话都让她不胜嘘唏,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走到一起。

    “小时,小时。”那边一连叫了她好几声,她才恍过神来:“抱歉,方才没听到。”

    厉晟尧听到她的声音心才落了回去,他方才还以为她有什么事情,差点给清屿打电话让她来看她了,随口调侃一句:“你在想什么呢。”

    “想你跟清屿什么关系。”她突然淘气的问了一句。

    这下子可是让厉晟尧紧张了,瞳仁倏地一紧,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跟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你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了?”她笑。

    女人悦耳的笑声传来,让他恍然大悟,气恼低吼:“你竟然捉弄我!”

    听着他的声音,时初的笑根本就停不下来,清清软软的笑如同隔着薄薄的烟云一般不动声色的洒在心湖之上,那一刻,他心底竟然涌现了一股子前所未有的满足之感,她能笑,她能闹,于他却是这辈子最大的满足。

    结果女人越笑越过份,清清软软的嗓音隔着手机清晰无比的传到他耳膜里,那一瞬间,他仿佛感觉有一把小刷子在不停的扫动着他的心。

    黑暗之中他的薄唇微微翘起,声音带着难以言说的愉悦之感:“不准笑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不准胡思乱想,明天我看到你没有休息好,小心我收拾你。”

    知道他语气收拾是什么意思,时初的脸蛋儿又忍不住红了几分,但是挂了电话之后,时初脸上的笑意一下子烟消云散,瞬间没了影踪。

    她坐在那里,慢慢的直起身子,大概是怀孕的月份大了,她行动起来不方便,也难怪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厉晟尧都要把她赶回来了。

    她望着手机,好一会儿,才找到那个熟稔于心的电话号码,然后想到也没想的拨了过去,可是第一次,那个人的手机是关机状态。

    她心湖猝不及防的钝疼起来,如同一把钝刀在心尖上不断的雕刻,从在病房里看到那张脸到现在为止,她一直在告诫自己,她是看错了,千里之遥的他怎么可能现身于四九城。

    可是,那张脸,哪怕磨成了灰,她都记得啊。

    是他,真的是他。

    她想不通,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以伤害她,唯独他不会,难道这几年的守护全是假的,一想到此,时初脸色又难看了不止一星半点。

    只是她没有想,这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大概是心里藏了事情,时初一夜睡得并不安稳,半梦半醒之间,她仿佛梦到了那个人,可是饶是她聪明剔透都想不出原因。

    因为睡得晚,第二天时初醒的迟,她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清俊无双的一张脸,一时之间她没有反应过来,傻乎乎的望着那张脸。

    而男人也适时的睁开眼睛,女人刚刚睡醒,软软的光线不着痕迹的扑在她脸上,因为怀了孕的关系,肤色却比从前好了很多,整个脸蛋儿看起来粉纷嫩嫩的,配合着那一对惺忪迷糊的大眼睛,怎么看都像是在卖萌。

    “醒了?”厉晟尧喉咙一动,轻声问道,时初点了点头,但是赖在床上不想起身,闭着眼睛闻着他身上的呼吸,又朝他身边拱了拱:“饿不饿?”

    昨天晚上她回来之后可是没吃什么东西,这都十点了,再不吃饭,他担心她会饿得慌,她在他怀里摇了摇头,这一刻,他的感官仿佛放大了一样,她的一举一动他都能感觉的清清楚楚,更何况是现在。

    时初还在不安份的往他怀里乱蹭,却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如遭雷击,身为一个过来人,她当然明白那是什么,脸色尴尬的望着他:“你……”

    男人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双眸深沉,一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语气非常的不满:“我饿了。”

    “你别胡闹!”时初所有的困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慌里慌张的起了床,大床上的厉晟尧这才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可爱。

    时初认认真真的刷着牙,从镜子中看到男人的侧影,手中的牙刷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想去捡,男人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怎么那么不小心。”

    女人一口的泡沫,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他给把水杯给她,等她洗漱之后,他突然搂着她给了她一个吻,刚刚刷过牙的时初,口里有一股子浓浓的水果味道,夹杂着女人独有的清香时,勾的男人更是意乱情mi。

    他生怕碰到了女人的肚子,小心翼翼的将她揉在怀里,拖高她的身体,可是只是一个浅浅的吻,却让他上瘾了一样,舌头跟她卷在一起,用力吸吮,轻舔。

    暧昧的水声渐渐传来,两人口腔里的味道交换。

    他尝到了她嘴巴里的水果味,而他的味道却是薄荷,淡淡的,凉凉的,沁人心脾。

    只是,他口中的味道似乎还多了一丝烟草味,淡淡的,却让她感觉到了,时初蹙了蹙眉,迷迷糊糊的想着,明明这段时间厉晟尧在她怀孕之后几乎没抽过烟,但是现在怎么又突然抽烟了,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却被男人吻的昏天暗地,不知云里雾里。

    等她出了洗手间,整个小脸儿已经红的如同枝头怒放的红樱,丽的惊人。

    而一双漂亮的凤眸里,缠了薄薄的雾,慢慢的升腾起来,美的令天地失色。

    正巧一出门,对门的清屿也打开了房门,看着她嫣红的嘴角,啧啧两声:“一大清早就这么激烈,刺激单身狗啊。”

    “羡慕可以回海城。”身后厉晟尧淡淡一句。

    海城祈墨。

    清屿心头上的一根刺,拔除不得,一直扎在那里隐隐作痛,腐烂,朽坏,却无能为力,她登时住了嘴,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以为自己早已经死去,灭亡的一颗心,在那一刻竟然疼的厉害,仿佛被人用力的捏了一把,捏的她呼吸都不顺畅了。

    到底,还是在乎吗?

    时初看着清屿青白交错的小脸蛋儿,恼怒的瞪了厉晟尧一眼,明知道清屿刚从海城过来,这家伙还在那里胡言乱语,虽然这两天清屿什么都没说,可是看着她那样子,如果不是发生什么事情,她肯定不会千里迢迢来投奔自己。

    而厉晟尧这家伙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存心找抽是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晟心如初,总裁的完美恋人》,方便以后阅读晟心如初,总裁的完美恋人第228章 这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晟心如初,总裁的完美恋人第228章 这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并对晟心如初,总裁的完美恋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