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二大作战

第97章 HE大结局(全文完)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古言九卿 本章:第97章 HE大结局(全文完)

    沈望山一双漆黑深潭似得眼睛只紧紧的盯着空中的三人打斗。旁边围了一圈的人知道这是真正的高手过招,都不敢上前去,只在旁边干瞪眼。

    沈望山趁此空闲,只走到龙皎月身旁来,低声问道:“等会儿你得装作被重华魔女不小心掠走的模样,最好莫要让其他弟子们起了疑心,不然你以后可就回不来了。”

    龙皎月同样低声回他道:“无妨,反正以后也很少回来了,如果能带白露走的话。”

    沈望山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个法子不一定能带走她的。没有万全之策的时候,我也不敢说出来。也不知道是怎了,这一时心急就说出来了。早知该等等再试的。”

    龙皎月看向沈望山,看他唇角含一抹成竹在胸的笑,眼里却是有些焦虑,想来面子是做给别人看的,可今天为自己和白露顶上这么一盏绿帽子,实在是让人愧疚。

    沈望山为人谨慎,行事周密,之所以会将没确定的事情讲出来,自然是为了让自己不要那么消沉。龙皎月心生感动,只低声道:“谢谢你,望山兄。”

    沈望山朝她一笑,知道她说的是周遭那圈同情的目光,只说道:“无妨,你也曾救过我,这些事都不算什么的。”

    龙皎月还未说出下句话,便听到空中一声轻叱,三人战局瞬息即变,白露已经退至一旁,朝这边怒极反笑,只冷笑道:“龙皎月!你可真是离不了床,怎么,那一夜才过了多久,你就没了骨头,得腻到别的人身上去!”

    龙皎月一看,沈望山与自己站的实在太近了,她们明明是在小声商量事情,可在不知晓外情的外人看来,两个人简直是在耳鬓厮磨。

    看来白露成魔之后的占有欲已经爆炸了,竟然可以挨下好几掌,承受圣尊和龙宗主两人之敌,也要放弃大好的战情,退至一旁来叱问她。

    看来魔王的女人,别人还真是不能碰。看眼下这情况,要是龙皎月当场亲沈望山一下,白露一定会当场发狂血洗全场。

    不过有圣尊和龙宗主在,白露未必能全身而退,说不上血洗全场。

    龙皎月看着天空中浮在云霄里气的冷笑的白露,鬼斧神差的,牵过了沈望山的手,试探性的喊了一声相公。

    一阵铺天盖地的晃动从四面八方涌来,白露不敢置信的看着龙皎月牵着沈望山的手,半响才尖锐的尖啸起来:“我杀了你!”

    不过这句话却是对沈望山说的。

    那声音如排山倒海的声浪,千军万马奔腾其中,令人眼前情不自禁幻化出鲜血修罗场。圣尊和龙宗主一看,连忙拦下白露,三人又战成一片。

    龙皎月像是摸了烫手的山芋,连忙把沈望山的手丢开,脸皮红的不行。四周全是倒吸气的声音,沈望山看到白露发了狂,好笑的看着她,只摇头说道:“你激怒了她,等她把你抓走,你就有得好受了。”

    龙皎月清咳了两声,只一本正经道:“能有什么好受的,她总不能折磨我吧,毕竟我可是她师傅。”

    有什么折磨的法子,玩起来花样都不带重的。

    龙皎月一想到那天晚上犹带着暧昧气息的八次,耳根一红,腿都要软了。天空中白露犹在酣战,只朝圣尊和龙宗主红了眼,一副要大开杀戒的吃人眼光。

    沈望山在旁摇头,神助攻道:“反正你现在是她的女人,她要怎么折磨你,那我可以不知道。”

    诶魂淡这个不可以说啦!

    龙皎月顿时鹌鹑状,龙宗主看到女儿那副神游天外一脸怀春的表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整天儿女情长,也不看看时候。

    要是这儿女情长对着的是沈望山,那该是有多好?

    龙宗主一边叹息着,一边装作全力迎战的模样。若是圣尊和自己火力全开,这白露估计扛不住几下子就得被灭的渣渣都不剩。这里不是重华魔宫,没有源源不断的魔气供应给她。但面前这个小公主,如今的重华魔女是女儿的心上人,心里再恨的牙痒痒也不能下重手。

    眼看着天空中三人站成一片,白露也没功夫下来掠走她。龙皎月穿着大红的嫁衣,衣衫烈烈而舞,半响才对旁边的沈望山说道:“咱们现在干嘛。”

    幸好这里有一位长流的终极boss和龙庭的宗主坐镇,不然按照白露刚刚那副要吃人的模样,这里早就被铲平了。

    沈望山只胸有成竹道:“越难得到的东西,才越珍贵。你再拖久一点,等到圣尊和龙宗主打的差不多了,你再不小心被她掠走,那不就得了。”

    龙皎月诧异的看着他,半响才砸吧嘴,说道:“望山兄,你这话听起来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沈望山老脸一红,却抿了唇不说话。天空中白露见她们在下面有说有笑,顿时再不顾自己,强行扛了圣尊和龙宗主的合力一掌,化作疾光朝龙皎月冲来。

    龙皎月这才刚呵呵傻笑完,转眼白露就落在了自己的面前。她刚刚被圣尊和龙宗主的合力一掌击中,浑身迸发出鲜血,嘴角淌出猩红的鲜血,只站在龙皎月的面前,怒火滔天的看着她:“龙皎月!”

    龙皎月一看她伤成这样,心里顿时一片心痛,但面子还是要装的,毕竟这么多人在周围看着呢。

    根据计划好的内容,圣尊和龙宗主默契的站在白露身后,收起了手,不再上前。

    龙皎月还在一边装冷酷,旁边沈望山已经抬了手,将她往前一推,低声道:“好机会,快去。”

    龙皎月猝不及防被他推得一个趔趄,顺势就往前摔去。旁边的人看的一阵惊讶,四下议论声皆是化目圣手终于迷途知返,将这个纨绔小姐推给了重华魔女,不要这个浪□□人了。

    斜眼看去,沈望山的头顶似乎没有那么绿了。众人顿时感到一片欣然。

    龙皎月哪里知道旁人所想,白露就在她面前,风华绝代,眉眼灼灼带着恨意的盯着她。

    虽然眼神很不善,里面怒火滔天随时都能将她燃烧殆尽。可这是她的心上人,她的唇,她的眉,她的眼,这就是白露,她这一生最爱的,唯一的心上人。

    龙皎月扭扭捏捏的绞着手,只往前走了两步,念着准备好的台词:“白露,迷途知返吧,师傅还是你的师傅......”

    白露霎时冷笑,只高声说道:“师傅?”

    她的声音不大,却清越脆朗,传遍了白玉石阶的每一个角落:“师傅,哪门子的师傅?那一夜哀求我停下的时候,声嘶力竭叫我爱郎的人是哪个?”

    龙皎月老脸顿时红成了一片,抖索着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小兔崽子,要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吗,你这话让我没法接啊!

    小混蛋!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摆在台面上讲呢!

    全场落了一地眼珠。没有人说话,因为大家都忙着捡地上落着的下巴。

    连圣尊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龙宗主听到这么刺激性的词汇,简直不能联想自己纨绔刁蛮的女儿在白露公主手下那副模样,一张老脸顿时黑成了猪肝色。

    就说了和沈望山在一起多好!你要跟白露公主在一起,你看她不玩死你!

    沈望山首先笑出了声。龙皎月和白露同时瞪他一眼,他便收敛起了笑容,换上了一副正经模样,一副我什么都没干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

    白露倨傲的朝龙皎月伸手道:“跟本尊走,你想要什么,本尊全都可以给你。”

    龙皎月不语,白露又继续居高临下道:“你是不是要本尊独宠你一人?那也可以。”

    龙皎月终于苦涩的笑了,她朝她仰起头,带着微微的祈求,只说道:“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白露高傲的点头,只说道:“你要天下,本尊都可以分你一半。”

    龙皎月叹息道:“我要这天下又有何用呢,要这天下,我会很快活吗?”

    她低垂了眼眸,半响才抬起眼睛,坚定的看着她,说道:“我要我的白露回来。”

    “只要白露能回来,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要我这条命,都可以拿去。”

    白露看着她,漆黑双瞳里幽蓝色光芒大盛。她含了丝冰冷的笑,只说道:“以前的白露公主已经死了。”

    龙皎月看着她。

    龙宗主和圣尊突然戒备起来,他们全神贯注着,空气中杀意凝结,几乎如雪如霜。

    龙宗主暗骂了一声冥顽不灵,朝这边缓慢的走来。想到一事,他脸色突变,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朝龙皎月几乎是吼道:“皎月!快离开她!”

    龙皎月吓了一跳,面前白露的脸像是骤然放大,刚刚还在远处的重华魔女已经挪到了她的面前,呼吸拂过她的脸,只冷酷无情的说道:“本尊成全你,我送你下黄泉去见她。”

    龙皎月几乎是靠本能的捏出了一团九天引雷诀,可就在那一刹那,在贴近了的面孔上,白露瞳孔里的幽蓝色几乎溢出了她的眼眶,里面有小小的近乎透明的影子在朝她伸手,苦苦的哀求:“师傅!”

    是白露!

    龙皎月一时骇然,竟然连九天引雷诀都忘了捏。关键时刻,却有一人突然将她拉开,让她躲开了重华魔女那夺命的一击。

    秋明渊抱着她,两人相拥着,为了躲避重华魔女的掌风,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等到龙皎月满面骇然的站起来,龙宗主终于骂完了那句早就憋在心底的冥顽不灵,加入了战局。

    秋明渊跃了起来,沈望山走了过来,只问了他两句可有受伤。见到秋明渊摇头,沈望山这才放下心来,只朝龙皎月走过来。

    龙皎月刚刚在白露的眼睛里见到了白露的魂魄,一时惊骇不能自已。等到沈望山朝她走过来,她顾不得避嫌,一把拉住沈望山的袖子,朝他说道:“刚刚我在白露的眼睛里看到了白露的魂魄!”

    眼看着秋明渊也走了过来,龙皎月还是匆匆忙忙道了句谢谢,继续和沈望山投入热火朝天的讨论中。

    沈望山慢悠悠说道:“在眼睛里?难怪你刚刚九天引雷诀使到一半就不动弹了,我还以为你是被吓呆了呢。”

    龙皎月急的跳脚,沈望山只道:“早知道你刚刚就该让重华魔女给抓走,拖到现在,她现在要是把你抓走了,怕是会对你下杀手。”

    龙皎月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刚刚也是你叫我再拖一点,再拖一点,还说什么越难得到的东西越珍贵,拖得越久,白露就越会舍不得我。”

    沈望山呵呵一笑,只说道:“按照理论是这样的。不过现在该怎么办?”

    他才刚笑完,龙皎月便已经一点足尖,跃上半空。

    三人刚刚真打的酣畅淋漓,如今看龙皎月跃上来了,皆是一脸不爽。龙宗主是因为龙皎月打扰了他教训自己女婿而不爽,圣尊是因为被打断了战斗过程不爽,而白露则是因为自己的女人碰了其他男人的手而超级不爽。

    龙皎月觉得折腾到现在,自己真是啼笑皆非。她挥了挥手,只朝白露说道:“你不是想带我走吗?那你现在带我走吧。”

    苍天保佑,白露千万别接一句:“本尊刚刚是想带你走的,可现在,我只想杀了你。”那她龙皎月的戏真的没办法继续演下去了。

    幸好,白露眯眼看了她一阵,只冷笑道:“哦,回心转意了?”

    她看了一眼台下干站着的沈望山,只说道:“本尊说过,这天下的人,只有本尊才能给你想要的。”

    那神色说不出的高傲冷峻,却又格外风情万种。龙皎月只抿了唇,朝她一脸殷切道:“尊殿,带我走吧。”

    白露瞳孔里的幽蓝色渐渐褪去,她只看着龙皎月,半响才说道:“你竟然会叫我尊殿,真是难得。”

    龙宗主和圣尊各自退了手,白露看着她,一拂衣袖将她收入袖中,只转身对着长流诸位道友高声冷笑道:“你们龙庭的嫡小姐,我收下了。”

    龙宗主在一边郁闷不已,众人朝他投来又同情又不敢言的目光,圣尊在一旁摇头。

    白露看着龙宗主,只一声放肆的笑,朝他道:“您的女儿,本尊一定会替你好生调|教,放心吧,岳父。”

    龙宗主一张脸再次黑成猪肝色,挽着袖子就要上去干架。白露轻佻的环视四周,一拂袖袍,终于扬长而去。

    龙皎月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迷蒙的红雾。

    红雾缭缭,像是有无数个女子在红雾中跳舞——可那只是红雾幻化出来的人形而已。

    四周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红雾,在她周身,仿佛一层游走的轻纱,贪婪的在她身体每个角落肆虐。

    龙皎月往身上摸了一摸,卧槽,光溜溜的。

    她浑身不着片缕,就赤身*的躺在这红雾里面。雾气太重,颜色太深,像是即将滴出鲜血的一样猩红,红雾在空中徘徊,飞舞,将她笼罩其中。

    龙皎月像是个睁眼瞎一样,任她修行道法数年,任她视力经过道法的改造早已远超凡人,任她早已历经大风大浪冷静如斯,可落在这片无穷无尽看不清任何东西的红雾里时,她还是慌了。

    这片红雾,应该是白露的天之宫里池水里幻化出来的雾。它会随着主人的心意而变化,如今这样红,这样浓,又该是什么意思?

    白露在生气?

    龙皎月蹲在地上,摩挲着来路。她睁着眼睛,一副瞎子模样,窸窸窣窣的地上摸索。

    终于让她摸到一个跟冰冷地面不一样的东西了。这东西似乎带着一点柔软,却也是凉的,这是........脚?

    是一双小巧玲珑,肌肤软滑如玉的玉足。圆润而光滑的指甲上涂着凤仙花的汁水,龙皎月摸索着往上摸去,毕竟光摸到一双脚实在不好确定,这万一是个人偶那可怎么办?

    龙皎月红着老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红雾里,顺着那柔美性感的弧线一路上滑着摸过去。

    小巧而纤细的小腿,虽然微微有些起伏却依旧圆润的膝盖,匀称而修长笔直的大腿,以及,某处起伏不定,在平坦小腹处呈现优美弧度的某处不可描述的地方。

    龙皎月的脸顿时就烧红了,整张脸跟煮熟的瞎子一样。她闪电一般收回手,头顶上有人轻轻俯身,凑在她的耳边,一只手往下滑落,沿着精致的锁骨来回描绘着那一截纤长锁骨的轮廓,只朝她用充满情|欲的嘶哑声音说道:“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

    龙皎月觉得自己心底有根弦,在这一声喑哑的略带喘息的责怪里,猛地绷紧了。

    她顿时扭头就往后跑。

    红雾深处,永不满足的野兽张开了永远在等待着投食的血盆大口,等着猎物撞上自己的怀里来。

    龙皎月才刚没跑两三步,那娇笑声就在红雾的四面八方响起,有女子的轻喘声响起,带着圣洁而迷离的庄重,只像是在极乐巅峰竭力忍着身体每一处带来的欢愉,只娇嗔呻|吟道:“爱郎,白露,师傅不行了,求求你~你放过师傅,师傅要散架了...........”

    龙皎月当场凌乱,十万头草泥马从心头呼啸奔腾而过,白露竟然在学自己当初求饶的话!

    龙皎月现在浑身都燃起了火焰,那些露骨的,灼热的话语,在她心头盘旋着,在她鼻尖缭绕,像是引诱着她去微启檀口,稍微伸一伸舌头便能触到这在灵魂深处缠绕的美味。

    龙皎月生怕自己走着走着撞上柱子,或是跌进水池。柱子是她*的地方,水池是白露的老巢,这两个地方,可千万要躲得远远的。

    龙皎月一脸害怕的表情,在红雾里瞎摸索着。红雾不知道何时已经更浓了,呈现瑰丽欲滴的样色,在她周身徘徊。

    龙皎月觉得自己浑身都出汗了。

    她僵硬的站在那里,热的不行,急需要冰冷的东西来降降温,消消火。她记得,好像白露的体温是冷的吧?

    魂淡!怎么能这么想?

    龙皎月口干舌燥的站在那里,半响才盘腿坐了下来。

    她念起了清心诀。

    可那清心诀似乎不管用,身上的火越烧越盛,几乎要让她失了理智。

    怎么样,怎么样才能消消火呢,怎么样才能找到冰凉的东西,从身体最深处,把那团火给熄灭呢?

    龙皎月坐在地上,苦恼的皱起了眉。她神色微微苦恼,只愁眉苦脸的垂着眼睛。

    该要怎么办呢?这个该死的,小混蛋,躲在红雾里只是想看她这副拿她没办法的模样吗?

    有一声娇笑在她背后响起。

    红雾疯狂的上涌着,像是竭力绽放的花朵。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沿着龙皎月挺直的脊梁往下游走,又朝前下滑着,在她细腻而敏感的颈脖处,有牙齿细密的咬在上面,在上面游走着。

    “龙皎月,你说,你想要得到什么惩罚呢?”

    龙皎月自己的心越跳越快,感觉从身体每一处都燃起一把莫名的火焰,灼烧的她口干舌燥,灼烧得她六神无主。

    她还没有说话,一双嫣红欲滴的唇已经覆上了她的唇。白露半跪在她身后,从上面将头覆下来,十指捧着她的脸,倒着接了一个绵长而疯狂的吻。

    背后蹭着两团软玉温香,龙皎月觉得自己的血全都涌上了脑袋,又四散开来。

    她很坏,她很坏,可现在她想要更坏!

    背上传来冰凉剔透的温度,背后这个冰雪做成的美人,一定能让她解渴。

    略带粗糙的指腹从那脚踝处向上慢慢的游走着,那透明而细薄的肌肤下,可以感受到冰凉的温度,宛若这世间最能解火最能止渴的佳酿,邀请着她品尝,邀请着她占有,邀请着她狂欢。

    白露吻着她,小手从她面前滑落下去,触摸到那早已抗议的相思小红豆。手一点点的按摩着,在那白净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暗红色的痕迹——她实在是有点控制不住力度,可这样的力道,反倒让那颗相思小红豆得到了慰藉似得,让她所体会被爱|抚的快感传遍四肢百骸,一同分享。

    唯有用力,再用力,更用力。狮子是怎样将猎物一口一口吞掉的,哦,先是这里。

    她温软的吻落在她的耳垂处,舔舐着那软玉一样温热细腻的耳垂。

    再是这里。

    一只手落在那另一颗叫嚣着宠爱的相思小红豆上,只用微微的怜爱的力度,在上面轻抚着,在她耳垂旁呢喃:“想要?”

    然后又该在哪里下口呢?一个可口的猎物,需要用尽全力去撕咬开她的皮肉,才能抵达最深处最甜蜜最细腻的美食。撬开她的心,撬开她的肌肤,撬开她的身体,在最深处,在那不可描述的地方,贪食掠夺,像只永不满足的饕餮,将她整个都吞入腹中,在细细咀嚼,细细品味应有的甜美滋润。

    最后是哪里?

    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顺着平坦的小腹,滑落那肌肤延伸的尽头,只探入那少女春闺的梦中处,白露的唇在她耳畔厮磨,若有若无的轻呵:“想要?”

    龙皎月竭力忍着,以免再给这个小孽障留下什么可以学的不堪入耳的呻|吟。

    白露轻呵,只微微探入了一点,却不肯留恋,只暧昧的仿若情人呢喃:“不说?”

    像是从冬眠中突然醒来,饥饿已久的猛兽,突然从冬眠中的饥饿中醒来。

    {生命的终极版大河蟹}

    龙皎月只觉得脑袋里像是缺氧一样,什么都想不出来,什么都不知道。唇上传来又痛又软的触感,那是世上最甜蜜最痛苦的佳酿,在她唇齿间辗转,吞噬,撕咬,温情蜜意,狂风暴雨。

    她想不起来,整个人已经飘飘浮浮不知身在何处。在极乐的痛苦中想要呻|吟出声,可是她的唇被白露堵住了,只有嘶哑而充满暧昧的低声呼救,她的手无力的攀在白露的肩膀上,十指紧紧的嵌入她的肌肤中。

    红雾徘徊着,苍茫着,青丝荡漾,白发如雪。白露伏在她细白的颈子处,用力的咬着那根青色的血管,在上面留下暗色的吻痕,索要她最真实最独一无二的回应。

    混蛋,这个小狼崽子,她以前怎么从来没看出来,欺师压祖,以上犯下,实在是.......嗯......啊.......

    {生命的终极版大河蟹}

    龙皎月从一片疲倦中醒来。

    眼前映入一段美好的曲线,白露背对着她,脊骨纤细,背上的蝴蝶骨如同即将振翅破茧而出的蝴蝶,令人遐想,美的让人挪不开眼。

    龙皎月浑身像是重生了一般,带着融入四肢百骸的温暖和疲倦多度后的快意。她爬了起来,看见旁边摆着一套白色的衣裳,想也不想便穿上了。

    白露站在那里,背对着她,身上不着片缕。她坐在床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龙皎月想起圣尊交给她的上古秘药,只瑟缩了一下,一脸害羞成鹌鹑样,只拿被子蒙了脸,露出一双眼睛,偷偷摸摸的看着白露。

    白露没有回头看她,半响才冷冷的低声道:“你给本尊下的什么药?”

    龙皎月没有说话,白露已经站了起来。一瞬间红纱舞动,她身上便缠上了一抹红绫。

    她回过头来,表情莫测高深,只紧紧的盯着龙皎月。龙皎月看她动了真怒,连忙摊手道:“没什么,只是给你下了蛊而已。”

    白露居高临下,面无表情,一双眼可以说是冷静到无情的地步,只冷冰冰的看着她,微抬下巴,倨傲道:“什么蛊?”

    龙皎月思索了片刻当下的处境,看着她眉心皱起,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她眉心的重华魔纹,那花朵般诡异妖冶的妖纹随着她的表情动作而微微起伏,一副很是不悦的模样。

    她只得老老实实道:“合|欢情蛊。”

    这个蛊的名字一听就很带感,肯定蛊毒的内容尽是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当初第一次听到这蛊毒名字的时候,龙皎月也表示了一顿震惊。圣尊他老人家正天闲的没事干,呆在他那悯生宫侍弄花草就算了,没想到侍弄的还有这种传说中借用阴阳交合才能发挥作用的合欢情蛊。

    看来圣尊他老人家果然不是一般人啊!这种常人听都没有听过的神秘情花,圣尊他老人家随手就摘了一大把,交给沈望山,去让丹露峰的掌门亲自练成了秘药。

    这种合|欢情蛊一旦服用,终生只能同一人行房中之事,否则将会暴毙而亡。而这个被行房中事的人,一旦离开那蛊毒宿主百步之内,就会遭受常人不能想象之痛苦。

    百步的距离,大概就是从床头走到天之宫的门口。白露眉头一皱,却是笑起来:“你敢阴本尊?”

    龙皎月只老实巴交的坐在床头,捧着脸朝她看:“我只是给自己下了蛊,谁让你上了我的床。爱郎也叫了,夫妻之事也行了,这点附加代价,也没什么吧。”

    所以接下来,跟我走吧。

    白露凝着眉头,眼中杀意顿现。龙皎月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只说道:“别想杀我,一旦我死了,你也会死,还是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很丑的。”

    龙皎月觉得这蛊真是够毒辣,听说这个蛊还有一个名字,叫什么鸳鸯合|欢,龙皎月倒是觉得,这蛊不应该叫这么个好名字,应该叫终生不平等奴仆契约。

    白露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半响才冷笑道:“你想禁锢本尊的自由,你想让本尊成你的一条狗,你想困住本尊,让本尊屈服于你?”

    龙皎月听见她这样问,只垂下眸子,心碎欲死。她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想带你跟我一起走。”

    白露看着她,一步一步向后退去。她高傲的冷笑道:“本尊有一千种办法,将你困在这里,将你打折筋骨,让你成为一个空壳,随时带在身边,让这个蛊不攻自破。”

    她倒退着,一步一步走近大门,眼睛紧盯着龙皎月,脸上浮现轻蔑的神情,只说道:“但本尊不舍得。本尊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的记忆在作祟,要是别人,我早就将她做成了人彘,但本尊对你却总是下不了手。”

    在刚好一百步的时候,白露看着她,七窍开始流出鲜血,幽蓝色大作的漆黑眼睛里淌出血泪,嘴边也溢出鲜血,可她却毫不在意,只冷漠无情而轻蔑的看着她,毫不留情的继续迈出下一步:“龙皎月,你休想困住我,你休想束缚住□□,你想要我乖乖留在你身边,我偏不。”

    龙皎月心碎欲裂,赤目欲裂的朝她扑来。

    白露摇摇晃晃的倒退了一步,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的身体扭曲了,整个身体里似乎都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掏空了,五脏六腑尽数破裂,她看着龙皎月,浑身迸裂出鲜血,宛若一只浑身浴血的大鸟,没有一丝因为痛苦而产生的恐惧,只高傲而轻蔑的狂笑起来。

    龙皎月疯狂的朝她扑来,似乎有人将她的魂魄抽走了,只留下一个虚无的空壳。她惊慌失措的朝她扑来,只像是失了崽的野兽,伤痛惊恐的朝她冲过来。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可她刚跌跌撞撞的走了两三步,身形便被人定在了远处。白露看着她,只猩红着一双眼,朝她无畏的笑笑:“你下的蛊,总该是要自己承担后果的吧。怎么,心痛了,舍不得了?”

    白露放生狂笑起来,如同一个血人一样站在原地,继续往后退去。她看着龙皎月,隔着一层猩红的血眸,只朝她怜悯的在嘴角挂着笑,仿佛是天上的神邸,看见庸庸凡世里在红尘里翻滚挣扎的凡人,唇边露出怜悯而嘲笑的笑容。

    龙皎月浑身动弹不得,一双眼睛瞬间泛红。

    白露站在离她一百步的地方,只朝她抚了抚衣角,踏出了最后一步:“龙皎月,这世上没有谁能困住我。之前我还在想,或许你在本尊身边呆上个一百年,一千年,或许本尊还真的能爱上你。”

    “这种合|欢情蛊,这种程度的伤,对本尊来说算得了什么?”

    龙皎月的眼眶里已经充血了,她如同一头发疯的野兽,只疯狂的想要朝她冲过去:“住手,白露,回来!”

    一瞬间,似乎有心跳声骤停的声音。

    龙皎月终于眼睁睁的看着白露放声大笑,浑身淌出鲜血,软软的倒了下去。

    眼前的是梦吗?

    她是不是在做梦呢?

    龙皎月恍恍惚惚的看着自己的手,是这双手,昨晚抱住了白露,在她的脊背上留下一道道红痕,是这双手,昨晚温柔缱眷,在梦幻乡里挽留她的爱人。

    也是这双手,将白露的生命葬送于此。

    她亲眼看着自己所爱之人死了两次,一次是为了救她,亲手剜出自己的骨肉,替她换上。一次是为了反抗她,反抗她那将她囚禁的做法。

    她这双手,到底都干了什么?

    可法术依然定在自己的身上,她好像是走失了路的孩子,自己心爱的人已经走了,不知所踪,她追不上,只好坐在地上,无助的哭了起来。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来救她?是谁都可以,来救救,救救白露,救救她自己?

    是谁,是谁都可以啊!

    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她好害怕,她好伤心,她不知所措,她只能坐在地上,想一个一不小心弄丢了一切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法术已经被撤了。

    龙皎月痴痴的站起来,擦干眼泪,跌跌撞撞的朝白露走过去。

    地上躺着的,是一具浑身是血的美艳尸体。

    龙皎月怔怔的看着她,拨开她头上散乱的头发,将她抱起来,将她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她抱着她,将她抱得紧紧的。

    有谁可以救她吗?有谁可以救她们吗?

    她手足无措的将白露抱在怀里,她从来都不知道白露这么轻,就像一片睡着了的羽毛,在她怀里,轻轻的,乖乖的躺着。

    听话极了。

    白露的身体上顺着衣袖,淌下无穷无尽的鲜血。龙皎月抱着她,只痴痴的往前走着,她可以去找沈望山,可以找圣尊,可以找龙宗主,她可以就这样走,走到幽冥黄泉里,走到满天神佛面前去,求他们大发慈悲,求他们救赎她这样的灵魂,以命换命也好,要她做什么都好,只要白露能回来。

    有谁能救她啊!有谁能救她们啊!求求神明,求求阎罗,求这世上的一起,将她还回来吧!

    龙皎月痴痴的走到重华魔宫的边缘。

    重华魔宫在溃散,因为维系着它存在的重华魔女已经死去了。

    脚下是万丈的云霄。

    龙皎月抱着白露,痴痴的看着她沉睡的脸,万丈深渊,一跃而下。

    多年之后。

    沈望山最近很忧愁。

    自从他用化目傀儡术,用一对女子的灵魂重现了当年的一对举世无双的化目傀儡之后,长流上关于{啊,那个白衣的女子好美,听说是照着当年龙皎月的模样画的,沈世尊殿下一定是对龙庭嫡小姐念念不忘}的诸如此类的传言层出不穷。

    之后那红衣女子的身体也总算是做好了。那个白衣白发的女子抱着那红发女子的身体哭,那红发的女子也是一叠声喊着她师傅,两人一起抱头痛哭,哭着哭着,那房里便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吟|哦之声。

    沈望山替她们细心的关上了仙姝峰的门,心里很郁闷。整日里在长流白日宣|淫,教坏了一群新晋的弟子,这可怎么了得哦?

    还是早早抽个空,让她们江湖游离去,让自己这百岁空巢老人得点清闲吧。

    龙皎月最近也很忧愁。

    当初激进派的沈望山信誓旦旦成竹在胸的对自己说,只要重华魔女脱去了如今这个带着魔性的肉身,残留的魂魄就该是纯粹的之前的白露的灵魂。他沈望山别的不行,但是化目傀儡术却是长流一绝,做出来的肉身跟普通人完全没有什么区别。

    当初龙皎月很不放心这个法子,决定采用保守派的观点,就是使用圣尊所提议的禁锢重华魔女的法子。开玩笑,拿灵魂来做试验,万一过程里一个不小心,沈望山手一抖,那白露的魂魄散了怎么办?

    龙宗主表示同意龙皎月的说话,魂魄不比肉身,不能拿来随意开玩笑。众人当初一顿商议,到底还是决定使用圣尊提出的方案。

    可惜最后白露宁死也不愿意被合|欢情蛊所束缚,最后还是得沈望山出手,将她们两的魂魄附在化目傀儡的身上,只是龙皎月不敢让白露做试验,只好自己亲自挽着袖子,上前来做了小白鼠。

    沈望山说道:“这是我做出来的加强版的傀儡,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肉身可保百年不灭,驻颜不老,与凡胎*毫无差异。”

    龙皎月信了。

    在相信这些话的第一晚上,明确表示为了试一试这身体的适应性的白露,让整个仙姝峰度过了一个难忘而甜蜜的夜晚。所有仙姝峰的单身狗弟子们蜷在冰冷的被窝里,泪流满面。

    第二天龙皎月午时起床的时候,扶着老腰,只想问这到底是试的什么适应“性”?

    诸如此类的甜蜜烦恼多了去。白露每天欢快的同龙皎月过着没羞没臊的“师徒”生活,到最后没了办法,喜欢种合|欢情花的圣尊亲自出面将她们赶下了山,让她们两个祸害滚回龙庭去祸害龙庭的单身狗。

    长流对外宣称沈望山的一对化目傀儡离家出走浪迹天涯去了。龙庭的单身狗在长流昭告天下的这句话的夜里,都迎来了一个难捱而寂寞的夜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二大作战》,方便以后阅读女二大作战第97章 HE大结局(全文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二大作战第97章 HE大结局(全文完)并对女二大作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