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王爷咱们结盟吧

第二百八十八章 请你为我,去死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吉拉丁 本章:第二百八十八章 请你为我,去死吧

    次日清晨,池巍来接上官爱去西郊军营。

    女子临行前得到消息,上官琪禀报了池氏,想去看一看慕容亮,尽一尽心意。

    上官爱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迎着雨后的阳光,灿若芳华:慕容亮,我让你最爱的人去送你,你可喜欢?

    “公主,请上马车。”

    侯府门外,禁卫军左千牛卫将军池魏翻身下马,亲自伸手过去请她上马车。

    上官爱含笑看了一眼这个略显文弱的男子,伸手扶住了他的手臂:“多谢。”上了马车偿。

    帘子放下的一瞬间,她看见池巍翻身上马,那一瞬间,她想起了去年在南山猎场的情形。他确实是个将军,一个不可小觑的将军。

    这次换防的具体事宜上官爱还不清楚,只知道今天池巍是带着一部分禁卫军先行前往西郊军营的。等到她的马车出了西城门,她透过窗看见已经等在那里的几千人,不由得心中一怔。

    只见为首的副将手中的旗帜一挥动,几千人垂首行礼:“参见素安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那一刻,上官爱透过阳光看着他们,这振聋发聩的声音叫她心头一震。

    那一刻,她仿佛看见了自己肩头的胆子,千斤重。

    池巍坐在马上,一双平淡的眸子回首看着坐在马车上的女子:“以后公主掌管武平侯府,跟禁卫军就算是一家了。”眼中的探究一闪而过。

    上官爱含笑点头:“以后还请将军多多指教。”

    几千人行军,速度要慢一些。上官爱和池巍到达军营的时候,天色已晚。

    上官远峰前日里没有等到上官爱,便连夜派人回灵都了,昨天一早知道消息的时候一怔。好在皇上的旨意下来的也快,不然他就要破例赶回一趟灵都了。

    此刻,烈烈的篝火之下,上官远峰看见上官爱安然无恙,终于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叫父亲担心了。”上官爱开口,便露了拙了。

    上官远峰一愣,细细一看这才发现她脸色有些苍白,手臂上也还有伤,连忙说道:“单岚,快带公主去休息,单青,叫军医这几日伺候公主营帐,再付吩咐膳食。”

    “是。”兄弟俩齐声领命。

    单岚和阿璃领着上官爱往她的营帐去,转身间,上官爱听见上官远峰跟池巍说道:“有劳将军了。”

    “侯爷不必客气……”

    渐行渐远,也就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

    上官爱进了营帐,还是以前住的那顶,一切并没有什么改变。

    “公主先休息会儿,属下去瞧瞧军医来了么。”单岚说着躬身出去了。

    “阿璃。”上官爱吩咐道,“留意一个人。”

    “那个樊山?”

    女子点点头,走到账子的窗口看着外面,远远的,上官远峰和池巍还在说着什么。熊熊燃烧的篝火之下,池巍带来的几千人正被引导着有条不紊的往两边散去。

    “这次换防,西郊换人只有五千,不过八分之一。”男子熟悉的声音暮然在耳边响起,“池巍带来的只有两千。”

    “你都知道。”上官爱浅浅一笑,阿璃已经悄然退了出去。

    “我还知道,伏凌已经往秦州去了。”下一刻,他熟悉的怀抱带着她喜欢的香味,将她卷入的怀中,喃喃低语,“你猜,慕容霄会去哪里?”

    “我猜……”上官爱轻轻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背,“北漠。”

    慕容冲的指尖轻轻的划过她的喉咙:“你的声音……”

    “放心,会好的。”早晚而已。

    那一刻,他们彼此相依。而在灵都的四皇子府邸,同样有两人相互偎依……

    “琪儿。”慕容亮起身紧紧地抱着上官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来的这样快。

    他以为,这一次,她会像上次那样推开自己,连一面也不愿意相见。

    “王爷……”上官琪任由他抱着,轻轻呼唤的声音有一丝哽咽。听见他闷声道:“我已经不是什么王爷了……琪儿……这一次,我真的一无所有了。只有你了……”

    上官琪闻言,心中一突。

    “怎么会呢。”上官琪伸手圈住他的腰身,“一定会好的,不是还有庆王殿下么。他一定会救你的。”

    “不会了……”慕容亮低声道,“这一次他不会再管我了,上一次……上一次在南山我瞒着他刺杀上官爱,他就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真的?”上官琪只觉得心口蓦然一紧,想起那个是时候他还在她的房中,喝着她煮的茶,那个时候她觉得他的心里是有她的,哪怕只有一点点。

    竟然不是么?那个时候他就可以为了上官爱而不顾慕容亮么?

    “真的。”

    慕容亮低哑的声音仿佛是回答了她的疑惑。

    上官琪身子微微一怔:那么这次呢……女子的目光悄然的落在了一旁的食盒上,果真,还是只能如此了么。

    “没关系的,你还有我。”上官琪仰着脸含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他。那一刻,慕容亮真想俯身吻下去,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子,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他的面前。

    上官琪看着他眷恋的眸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的伸手抵在了他的胸口,触着他的伤口。慕容亮不禁闷哼一声。

    “对不起,我忘记你还有伤了。”上官琪借机离开了他的怀抱。

    前天一场大雨过后,天空如洗,今晚月色虽不圆满但是也很皎洁。

    上官琪扶着他坐下,一盏青灯照的她绝美的容颜,此刻动人无比。

    “我带了一些喝好酒好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女子说着便转身将那些酒菜一一的摆上了桌子,“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送来。”

    慕容亮静静的看着她,嘴角的笑容迷恋而满足:“只要你送来的,我都喜欢。”

    上官琪拿筷子的动作微微一顿,蓦然响起了上官爱说的那句话——死在你手里,他甘之如饴。

    仿佛魔咒。

    “怎么了?”慕容亮见她脸色不好,关切道。

    上官琪有些不自在的看他,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只是忽然想起来,你身上有伤,不太能喝酒。”

    “没关系的,一点点而已。”男子一双英武的眸子含着温柔的笑意,“有你陪着,我在哪里都是高兴的。”

    女子蓦然惊醒:可是我不愿意!

    不,她决不能如此陪着他在这样一块四角四方的天空下过一辈子,绝不!

    “说什么呢。”上官琪将手中的筷子递给他,“那就喝一点点吧。”说着拿起酒壶给他倒酒。

    “琪儿要不要也喝一点?”

    “啊?”上官琪倒酒的手蓦然一抖,有些无措的看着慕容亮。

    慕容亮以为她的害羞了,不禁浅笑,扯动了伤口,心头隐隐作痛。但是他是高兴的,是满足的,只要她在自己面前,不离不弃,一切都无所谓了。

    可是下一刻,递到唇边的酒,让他的心一下子凉透了。

    那是一杯鸩酒!

    慕容亮的嘴角还是含笑的,可是眸子里却已经一片死灰。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稳住了端着杯子的手,抬眸看着对面笑容有些无措的女子。

    原来,她是在震惊这个么?慕容亮心中凄然:我从未有过那个意思啊,即便是我死了,我也舍不得你受伤一分一毫,你明白么?琪儿。

    “怎……怎么了?”上官琪看着端着酒杯,含笑看着自己,不由自主的问道。

    慕容亮看着她,扯了扯唇角,轻声问道:“琪儿,你真的想我喝这杯酒么?”

    那一刻,上官琪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紧紧攥在一起的手心都恨不得掐出血来。

    “你,真的,想我喝下去么?”

    他知道了,他都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了!

    上官琪豁然起身,脸色惨白:“是!你不是说你喜欢我么!不是说你爱我么……那就不要再拖累我了!”

    慕容亮怔怔的看着她,自己最爱的人。

    “你既然那么爱我,那就当是为了我……为了我,去死吧!”

    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偌大的房间,一时间安静的可怕。烛火在夜色中安静的跳动,看着他们。

    “是啊。”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慕容亮说道,“既然我那么爱你,为什么不能为了你去死呢。”

    “什……么……”上官琪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他,映着烛火的脸,有一瞬间叫她的心骤然一痛。

    下一刻,慕容亮仰头一饮而尽。

    “不……”上官琪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却生生的说不出一个字来。片刻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仓皇的上前打翻了他手中的酒杯,可惜……已经空空如也。

    “其实,你还是舍不得我的,是不是?”慕容亮坐在那里,轻声问道。

    “不……不!”上官琪痛苦的抱着头,不愿意去听,不愿意去想,眼泪也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慕容亮一伸手便将她抱在了怀中,那么的怜惜,仿若珍宝:“是因为我们的婚约,是不是?”

    上官琪身子一怔,咬唇不语。

    “我原本想,等守孝一满便求了三哥去求父皇,放你自由的。”慕容亮抱着她颤抖的身子,柔声道,“我是自私了,自私的想着有着这婚约在,你就会来看看我,是我不好……”

    “不要再说了,不要……”上官琪自问从未爱过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现在会这样痛,痛的不能自已。

    竟然比除夕之夜,听见慕容霄要娶上官爱的时候还要痛不止百倍。

    “为什么……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为什么还要喝下去。”上官琪抬眸看他,泣不成声,“为什么你明明可以不用去死,为什么还要喝下去!”

    “因为,你哭了……”慕容亮觉得胸口骤然一痛,抬手想要拭去她泪水的手也不由得一顿。

    上官琪在他怀中,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泪水朦胧了她的双眼,也模糊了他的容颜。

    慕容亮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了,可是身上的伤却不那么疼了。于是他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将她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前,最重要的位置。

    “我在赌,我一直在赌……赌我要做到什么程度,你才能……对我心动。”

    不……不要再说了。

    “这次我赌赢了……是不是?”慕容亮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现在的你在为我流泪,为我心痛了……是不是……”

    不……不是……一定不是!上官琪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在痛,火焰灼烧一般的痛。

    “琪儿……其实,你是能爱上我的……是不是……”

    上官琪眨了眨眼,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怎么止也止不住。

    “我走以后……你可以去找伏悦……我跟她说……”男子有些咳嗽起来,吐出的都是黑血,“她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不测,她会照顾你。”

    “不要,我不要她的照顾。”

    “也对……”慕容亮误会了她的意思,抬手去擦嘴角的血,却那么的触目惊心,他想了想,抬手在一旁雪白的墙壁上,用血写着什么什么。

    上官琪没有注意。

    “她心思深沉,你若是没有……没有非找她不可的理由……还是别去了……”慕容亮看着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虽然他已经看不清了,但是别人能看清就好了。

    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浅笑,是释然,也是安心。

    慕容亮含笑看着她,嘴角有黑血流出,抬手捧着她的侧脸:“琪儿,我多想……吻一吻你……我从来……没有吻过你……”

    “不……”上官琪颤抖着看着他,看见他缓缓的底下头,看见他渐渐靠近的唇,这一次,她没有闪躲,可是慕容亮的身子却蓦然一沉,他的唇瓣就这样轻轻的擦过了她的唇瓣,染上了一丝鲜血……

    “慕容亮?”上官琪只感觉身上一沉,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下面是无尽的黑暗,深不见底,冰冷无比。

    “慕容亮……”

    没有人回应,那个总是想着接近她,不管她要做什么都会帮着她,不管她做错了什么都会原谅她,不管她要他做什么,都会答应她的人……最终,也顺了她的意思,死掉了。

    那一刻,上官琪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已经没有知觉的慕容亮,她知道自己后悔了。但她还不知道,这悔恨在她今后的日子里会越来越深,最终深入骨髓,叫她痛不欲生。

    ---题外话---丁丁:其实丁丁对每个人都是有感情的,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逝去了,总是会伤心的~~

    慕容亮(一个白眼):你那么矫情,为什么还让我死~~

    丁丁:……这都是命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侯门嫡女,王爷咱们结盟吧》,方便以后阅读侯门嫡女,王爷咱们结盟吧第二百八十八章 请你为我,去死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侯门嫡女,王爷咱们结盟吧第二百八十八章 请你为我,去死吧并对侯门嫡女,王爷咱们结盟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