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掩妆之世子要出嫁

第二十章 想明白后就自己带着它回去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贺兰轻儿 本章:第二十章 想明白后就自己带着它回去

    大巫师枯瘦的手在她面前一晃,凤倾歌只觉得一股异香扑鼻,人便有了轻微的恍惚与失神。她只觉得眼前的大巫师身影模糊,似笼罩在一层看不清的帷帐中。四周一片寂静,静得可怕。凤倾歌心中暗凛,心口砰砰直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凤倾歌只觉得自己恍恍惚惚得,似乎是陷入了梦境。梦中,她看到自己处于一片混沌虚空之地,身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她在浓雾里面奔跑着,呼喊着,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寻找,都找不到一个人。她漫无目的地走着,找着,可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找不到。不知道过了多久,远远地,她终于看到远方有一道光亮,似乎是什么东西透过浓雾在闪闪发光。那耀眼的光芒吸引着她,让她不自觉地朝着那边走去。慢慢地,她走到了那边,终于被那光亮所沐浴。拨开重重浓雾,她也终于看到了那个光亮所在。她试探着伸手过去,想要触碰它的光芒,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可是没想到,就在她接近那个东西,伸手要去触碰它的光芒时,忽然间那白光大盛,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喷薄而出,要冲破天际!她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被烧灼了一般,而她的眼睛被那白光一刺,条件反射性地闭上,此时她大脑中一片空白。还没等她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时,接着就是天旋地转,整个世界仿佛崩塌了,一切又都归于虚空,归于无有。她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仿佛堕入地狱中一般绝望。就在她无助的时候,她再次感觉到一股异香扑面而来,接着眼前的一切又都消失,虚空、浓雾、光芒,全部消失在她的世界中,她似乎是大梦初醒般睁开眼睛,却见到大巫师正静静地坐在她面前,神情自若地看着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凤倾歌回过神来后,她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看着大巫师神秘莫测的眼睛,凤倾歌眸光微动,她正要开口,却见那大巫师忽地开口飞快地说了一句什么话。她不解地转头看向纱帐外,可没想到,在帐帘外的阿木娜听了,却是颇有些为难地对她说道,“姑娘,真的对不起。刚刚我们巫师大人说,姑娘身上并无邪气,之前是阿姆灵长老所言有误,还请姑娘莫怪。”

    “所言有误?”凤倾歌气不打一处来,她深吸一口气,压住自己即将爆发的脾气,沉声问道,“那既然我没事,那你们能解释一下,刚刚我梦中看到的白光浓雾都是什么东西吗?不要告诉我那些东西什么意义都没有,那东西出现在我梦中那么诡异,绝不可能是假的。”

    闻言,阿木娜把凤倾歌的话转述给了大巫师,却不想大巫师闻言眸光一紧,她沉默了许久,最终却是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见这个大巫师什么都不说,凤倾歌气不打一处来,她站起身来冷笑一声道,“不说话?这算什么,危言耸听把我骗到这里,让我做了那样一个奇怪的梦,现在你们又告诉我说,你们之前说的并不对?而且还不和我解释一下你们这些奇怪的事?什么灵犀族人,我看你们分明就是骗子!不,江湖骗子也比你们高明。”

    凤倾歌说着,撩起帘子就往外走去,身后传来那名大巫师的呼唤她都不愿理会。

    她本不信这等怪神乱力之说,因为她一直认为,只有软弱的人才会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身上。今天她过来,不过是因为她们之前说的有些道理,可没想到,她们竟然如此无理取闹,只是不知,她们把她找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管怎么样,此地不宜久留,她还是要早点出去的好。

    如此想着,凤倾歌冷哼一声,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那个大巫师见凤倾歌发怒似乎有些慌张,她还在说着什么,可是凤倾歌听都没听。可没想到,那个大巫师见凤倾歌不理自己,怒气冲冲地往外走,她竟然跑着追了过来,她枯瘦的手一把抓住凤倾歌的手,急忙解释着。

    可此时凤倾歌心中烦乱,对她便有了几分敌意,哪里还会听她的解释?凤倾歌看着她拉着自己胳膊的手,秀眉一挑,厉声道,“放手!”

    可谁知,就在凤倾歌厉声一喝的时候,忽然听到惊人的风声破空而来,拉着自己的大巫师顿时双目恐怖的瞠大,她的身体陡然一僵,下一刻,身体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凤倾歌一惊,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忽然倒地的大巫师,见她仰面倒在地上,圆睁着的浑浊的眼睛静到可怕,她的额头上有一个锋利的血口,显然是有人将暗器忽然打入她的额头上。

    “啊——”一旁的阿木娜吓得紧紧地捂住了嘴,她惊叫一声,可是下一刻,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的身子瘫软在地,也失去了知觉。而她身后,却站着一个黑衣男子。

    那男子一身夜行衣,黑色的面巾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那双眼睛深邃而浑浊,里面闪烁着嗜血狠毒的光芒。

    糟糕!

    看到那个男子的眼睛后,凤倾歌心里一惊,她猛地转身朝着外面扑去。

    只可惜,她快,那个男子更快。

    凤倾歌只觉得腰间一紧,人已被那个男子挟持住。

    “容……”她的话还没说出,一只修长的手就堵住了她的口。

    耳边传来男子凉丝丝的声音,“凤倾歌,你可真是我们七杀的好圣女啊!若是没有人来找你,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和容瑾城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凤倾歌,你可真是没有心啊!连城那小子找你找得快要急死了,而你倒好,和容瑾城在这边你侬我侬,生活得好不自在啊!现在你们过来找这些女巫,你们都知道了什么,又究竟是想做什么?”

    男子的声音像是毒蛇吐出的红信在耳边,阴寒森冷。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凤倾歌只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一寸一寸凉了下来。

    七杀宗主!这个人是七杀宗主!

    凤倾歌拼命挣扎,却敌不过他的一只手。七杀宗主冷笑着看着她,却不想凤倾歌眸中狠戾之情一闪而过,她张口,狠狠一口咬上他的掌缘。

    七杀宗主吃痛“啊”的一声将她狠狠甩开。凤倾歌跌落在地上,头重重撞上桌子上的妆奁,珠玉钗簪噼里啪啦落了一地,她一声不吭反手抓起一枝锐利簪子,反身狠狠地刺向七杀宗主。

    七杀宗主没料到她竟然会对自己动手,他赶紧躲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不留神他的手臂上被她狠狠刺中,金簪入肉,七杀宗主的手臂顷刻间鲜血淋漓。凤倾歌眸光冰冷,毫不退缩不断加重手中的力道。

    七杀宗主吃痛,他一掌拍向凤倾歌胸前,凤倾歌只能弃了手中的金簪向后退去,趁着这个空档,她腰间的软剑已经拿了出来,她警惕地看着不远处的七杀宗主,他正站在门前,挡住了门口的路,让她无路可退,只能在房间里和他对峙。

    “贱人!你竟然敢伤我!”七杀宗主拔出手臂上的金簪,看着流血如注的手臂,他目眦尽裂。

    “是宗主动手在先,怪不得倾歌。”凤倾歌冷冷地看着他,“倾歌还没有问宗主,宗主这番是要做什么?你杀了这大巫师,难道是怕她告诉我什么秘密吗?”

    “秘密?她若是真的知道什么秘密,难道会藏着不告诉你?”七杀宗主冷笑,“不过是个江湖骗子,冒充灵犀族招摇撞骗罢了,我杀了她,也算是帮灵犀族清理门户了。”

    “是吗?看来几日不见,宗主真是变了很多啊,以前宗主似乎并不愿意多管闲事。”凤倾歌显然是不相信七杀宗主的话,她嗤笑一声,“宗主千里迢迢到这里来帮别人,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你做的事情,我这个做宗主的,也同样不敢置信。”七杀宗主冷笑道,“自从那次你私自离开去救你父亲,你就一去不返。这么多日不见你的踪影,我还以为你早就把七杀抛在脑后,不认我这个宗主了呢!身为七杀圣女,你无缘无故地失踪,不和连城并肩作战,躲到这里来做什么?是不是我不亲自来找你,你都忘记自己的使命了?”

    “我的使命?”凤倾歌忽然笑了,她看着七杀宗主,笑得格外讽刺,“三年了,你们一直和我说着这些,说着我的使命,让我真的以为,那就是我的使命,甚至天真地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可是如今我却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我认为的那样,有一些我之前认为正确的事情,如今想起来甚至觉得莫名其妙。所以现在,我不会和你回去的,就算是要和你回去,也要等我把一切事情都想清楚!”

    “想清楚?等你想清楚,一切都结束了。”七杀宗主冷笑,“三年你都没有质疑过我们的话,如今才和容瑾城呆了多久,你就开始质疑我们了。看来容瑾城的本事真是不小啊!不过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好,不然被他蛊惑了心神,到了最后,你后悔都来不及。”

    “我看,真正蛊惑别人心神的,是宗主你吧。”凤倾歌美眸眯起看向七杀宗主,“到了这一步,那我便和宗主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宗主不想和我解释一下吗,这三年来,每个月的祭祀大典,宗主都会给我看的那一个旗子是什么?为什么我每次看到那个东西,总会感觉有些不对劲?如今想来真是诡异。不知宗主可否告诉我,那个旗子,可是传说中具有蛊惑人心作用的……轩辕旗?”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告诉你也无妨。”七杀宗主似乎没想到凤倾歌会知道这么多,他在短暂的错愕后,随即冷笑道,“不错,它就是轩辕旗,也的确有蛊惑人心的作用。你若是真的认为自己之前是受到了轩辕旗的蛊惑那也无妨,因为今天我要告诉你,如今轩辕旗在容瑾城的手上,现在你那么信任他,难道就不是受了他的蛊惑吗?”

    “什么……你说轩辕旗……在容瑾城手上?”凤倾歌一惊,“这怎么可能?你不要骗我了,他要这旗子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凤倾歌啊凤倾歌,你可真是个傻丫头。”七杀宗主嗤笑道,“在这乱世,哪个男人不想要成就一番事业?哪个男人能够做到要美人不要江山?别傻了,你好好想想吧,以容瑾城的本事,他又怎么可能甘心屈于人下?实话告诉你吧,他手里不仅有轩辕旗,还有三十万大军藏于东祁,待时而动!你不会真以为,三年前你刺伤了他,三年后他还可以和你毫无芥蒂地重新开始吗?别天真了,他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利用你得到轩辕旗,利用你扰乱连城,利用你打败七杀!他才是那幕后黑手,他才是那个野心勃勃的人!你若是不信,大可在他身边观察,看看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这不可能!”凤倾歌猛地摇头,就在她错愕的时候,忽然门前传来一阵尖叫声,凤倾歌转头看去,见门前站着一个灵犀族的女子,她似乎是过来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可她刚刚走到门前,一眼见到了房间里站着的杀气腾腾的七杀宗主,等她再看到地上躺着的大巫师后,更是惊恐不已,她疯了一般跑出去,去外面喊人。

    见那灵犀族女子冲下去,七杀宗主没有阻拦她,反而是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就在凤倾歌失神的一瞬间,他的身影快如鬼魅,一掌劈在了凤倾歌的颈后,凤倾歌只觉得眼前一白,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若是你想明白了,就找到轩辕旗,自己带着它回去……别忘了,夜儿还在七杀呢,你就算是狠心扔下连城,难道你还能狠心扔下夜儿吗?”

    冷冽而狠毒的话语在凤倾歌耳边响起,这是她最后听到的一句话,随即她便堕入了无尽的黑暗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

    深夜,容月小苑。

    夜已深,容月小苑里依然是灯火通明,似乎今夜发生的大事还没有平息一般。走廊下的琉璃灯彻夜通明,透明的橘色一点一点地从走廊深处蔓延出来,晚风吹起梅花,在空中飞扬,把柔和透彻的光线截成一片又一片,凌乱地在青石小径上跳跃,如一曲妙曼却无人欣赏的舞。

    一切归于平静后,侍女们和大夫们悉数退下,容瑾城坐在凤倾歌房间外的暖亭中。房间里面的人儿已经熟睡,容瑾城却迟迟不愿意离开。他坐在暖亭中慢慢与自己对弈,白子黑子在棋盘上厮杀,乱局纷纷,轻易看不出到底鹿死谁手。

    不知过了多久,公子桀从外面走来,他缓缓地走进暖亭,长风吹起男子白色的衣裳,在晚风中飘荡,男子清冷的容颜在月光下更添一种魅,他修长挺拔的身姿如一座沉稳的山峰。

    听着公子桀的脚步走近,容瑾城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他没有抬头,深邃漆黑的眼光平静如三月湖水,清澈中亦有着无畏,似乎早已经料定公子桀会来。

    “看见我出现在这儿,你似乎一点都不奇怪。又或者,今天晚上你留在这里,就是等着我的?”公子桀的声音清冷,看着暖亭中眉目如画的绝尘男子,他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唇角勾起若隐若现的嘲讽,“只是容瑾城,你那么聪明,为什么就是保护不好她,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受伤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掩妆之世子要出嫁》,方便以后阅读凤掩妆之世子要出嫁第二十章 想明白后就自己带着它回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掩妆之世子要出嫁第二十章 想明白后就自己带着它回去并对凤掩妆之世子要出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