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我不是嫦娥

106|105.104.103.11.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南山悠然 本章:106|105.104.103.11.3

    “今天的课到此结束了!”虽然公主好像听得津津有味,但是身旁的太监已经在向他打眼色了,太傅知道皇帝很紧张这个闺女,也就识趣的宣布下课了。

    温舒言有些意犹未尽,还想找太傅再聊聊的时候,身边的大宫女宫绦悄悄在耳边说:“殿下,陛下想要见您!”

    温舒言文闻弦歌而知雅意,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从原身的记忆中,可以看出大越的皇帝温止风十分紧张这个唯一的子嗣,原身之所以这么天真无知,温止风绝对是罪魁祸首,但是温止风又不是想要“捧杀”原主,只是他年到四十才得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是捧在手心了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温舒言随着带路的太监走进御书房,温止风看到进来,立马站了起来嘘寒问暖,“我的公主,我听郭泰说你今天发火了?是什么事儿让我的公主这么生气,跟父亲说,父亲帮你教训他!”

    郭泰是温止风放在温舒言身边的眼线,这一点原主一无所知,但是温舒言却可以猜出一二,而且皇帝也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

    温舒言学着记忆中原主的样子,嘟着嘴说,“还不是那个宇文天,居然敢当面斥责我!连父亲你都没这么做过!”

    “哦!”温止风眼中一片幽深,“你之前不是很喜欢那个宇文天吗?怎么,这么快厌了?”

    温舒言听到温止风的话,再结合原主的记忆,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那些宫女脸上会有了然的表情了,原主从小要什么有什么,所以从来对什么事物都是三分钟热度,所以当一直视宇文天为珍宝的公主突然反转态度,她身边的人没有一个觉得奇怪,公主本来就是天之骄女,因为一时的兴趣容忍宇文天只是暂时的。

    而对于温舒言来说,既然有了现成的理由,她自然就乐的顺水推舟,“本来是觉得他的倔强很可开,他的冷淡跟别人完全不一样,但是他总是对我不假辞色,还老师说教我,真是让人不开心!”原身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对于自己的父亲向来坦诚。

    “没关系,既然你不喜欢,咱们就不要他了,父亲啊,给你找更多的更好的男人过来!”温止风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有一瞬间,温舒言觉得温止风的形象和厉玫的形象重合起来,她恍惚了一下,立马引发了温止风的担忧,“言言你怎么了?”

    温舒言晃了晃脑掉,“没什么,就是昨天没睡好而已!”

    温止风听到温舒言的话,脸色陡然一变,“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公主昨天没睡好你们都不知道!”他的脸上似乎酝酿着风暴。

    御书房的太监宫女吓得立马跪下求饶,“皇上恕罪,都是奴婢办事不利!”

    “算了!”温舒言扯了扯温止风的衣袖,“您要是罚了他们,谁来服侍我!我都习惯他们的服侍了!”

    温止风拍了拍温舒言的手,然后威严的看着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既然公主求情了,那么事情就到此为止!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不要怪朕心狠手辣!”

    底下的太监宫女自然唯唯称诺。

    而后温止风又温情脉脉跟温舒言进行了一会儿父女互动,但是他毕竟是大越的皇帝,政务繁忙,最后只能不舍的放温舒言离开。

    温舒言心中松了一口气,这个皇帝简直是一个女儿控,盘问的她都快hold不住了。

    其后两天,温舒言为了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一直风雨无阻去听太傅讲故事,不止太傅惊呆了,连皇帝温止风都惊呆了。

    这一天晚上,温止风迅速的处理完政务以后,托着腮在那里苦思冥想。

    “郭福,你说公主这两天是怎么了?”他转头看向一边的大太监郭福。

    郭福心中一凛,“奴才听阿泰说,公主最近实在是闷得慌,恰巧太傅的历史故事讲得十分有趣,所以就格外感兴趣!”他暗暗在心里庆幸,幸好自己看着皇帝这两天为公主担忧,特意示意郭泰对公主旁敲侧击了一番,要不然皇帝一问起来,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呵呵,他就要承担皇帝的怒火了!他们这位皇帝,平时一向和颜悦色,但是一涉及公主,就立马翻脸。

    “原来如此啊!”温止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看来,没了宇文天做消遣,朕的公主真的是很无聊啊!这样……”温止风一拍脑门,“朕就为公主举办一次游园会,让公主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男子!”

    郭福立马称赞皇帝的主意是多么的英明睿智,温止风用赞赏的眼光看着他。

    然后消息到了温舒言那边的时候,“什么?游园会?父亲怎么会突然有这样想法?”温舒言有些不敢置信。

    郭泰低着头,不敢说这是皇帝拍脑门想出来,更不敢说由于自己的哥哥大力赞扬,更加强了皇帝的信心,“殿下,陛下也是怕您无聊,给您找点乐子!”

    “父亲把整个大越所以适龄的男子,不管已婚、未婚的都找了过来,就是给我找乐子?”温舒言简直不敢相信温止风会做出这种事儿,他难道不知道他这样的行为会给那些已婚男子造成误解吗?万一他们……那她就罪过大了。

    郭泰语塞,他能说他们皇帝一遇到跟公主有关的事情脑袋就短路吗?他不能啊,所以他只能劝解公主,“您要相信皇帝陛下自由分寸!”

    温舒言想了想,也对,温止风毕竟是皇帝,应该不会这么靠谱的话?她这样想着,就把事情跑到九霄云外了!

    很快,就到了游园会的那天,温舒言特意换了简单、容易舒展的衣服,就是为了走路方便。

    这次游园会在皇家别院举行,皇家别院景色别致,温舒言在宫女的陪同下漫步,觉得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怎么样?觉得这些男子合心意吗?”皇帝陛下突然从一旁窜了出来。

    温舒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父亲,你吓死我了?”

    “好好好,都是父亲不好!”温止风毫不犹豫的认错。

    温舒言也没了脾气,“不知道哪个成亲哪个没成亲,我哪敢看!”

    “成亲了也无所谓啊,只要你喜欢,父亲都会帮你抢过来!”温止风霸道的说道,讲真,历史上发生的皇家公主抢人家夫婿的事情真不是一件两件,这些事例都充分表明了皇家的霸道。

    温舒言无语的看着温止风,父亲大人,您的三观呢?“我才不会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呢?”她傲娇的说道,很符合一个霸道公主的形象。

    温止风果然沉思了一会儿,“你说得对!不过,他们只是给你逗乐子的,不碍的!”

    然后皇帝又干了一件不靠谱的事情,他拍了拍自己的手,示意在场的人安静下来,“朕的掌上明珠最近很不开怀,朕心甚痛,在场的各位都是青年才俊,谁要是能逗公主开心,朕重重有赏!”

    在场的男子听了皇帝的话,心都立马跳动起来,公主和宇文天闹翻了的消息早就传遍大越了,他们本来就对公主青睐宇文天这件事不满,现在又得到皇帝的承诺,一个一个都是摩拳擦掌。

    “公主,臣听说您喜花开而厌花落,所以臣特意为您作了一首《花开词》!”立马就有出头鸟站出来,但是可惜温舒言兴致缺缺,喜欢花开的原主,又不是他。

    其他人见出头鸟想要独占鳌头,自然不甘落后。

    “公主,臣给您做了一首《听风曲》”

    “公主,臣给您……”

    到了最后,她只能听到此起彼落的“公主”,后面的话一个都听不到,整个别院被这些吵闹的好像菜市场一样,连娇艳的花儿都不能舒缓她恶劣的心情。

    宫绦作为温舒言的大宫女,对于温舒言的情绪十分敏感,她一看温舒言沉下去的脸色,立马开口训斥,“吵吵嚷嚷什么,惊扰了公主,你们该当何罪!”

    皇帝立马变脸,“再吵,朕把你们都下狱!”

    原来吵闹的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与刚才形成两个极端。

    “殿下,微臣不才,愿博公主一笑!”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见一个蓝衣男子站了出来,抱拳说道。

    “哦,你说说,你想怎么让我小呢?”温舒言慵懒的靠在椅子上,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温文儒雅,但是他的行为已经出卖了他,野心勃勃的男人啊!

    独家发表,请支持正版,反对盗版;独家发表,请支持正版,反对盗版;独家发表,请支持正版,反对盗版;独家发表,请支持正版,反对盗版;独家发表,请支持正版,反对盗版;独家发表,请支持正版,反对盗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洪荒]我不是嫦娥》,方便以后阅读[洪荒]我不是嫦娥106|105.104.103.11.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洪荒]我不是嫦娥106|105.104.103.11.3并对[洪荒]我不是嫦娥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