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

第59章 番外一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BB茶 本章:第59章 番外一

    “小二,现在能把你说的那个牙侩介绍给我么?”

    苏泷拿着徐掩预支给她的两个月的工钱,再加上自己存的几贯钱,跟着小二介绍的牙侩去城郊那边挑房。虽然她不知道为何徐掩要让她把那个香囊给药铺里的那个公子。

    那个男子明明已是嫁了人家的,或许妻主家就是那间药铺的主人。

    她记得那个男子接过她手中的香囊时,眸子里晃着某种情绪,望着她似乎有千言万语。

    她没心思探寻别人的隐秘,只是匆匆告辞。徐掩见到她时,脸上一脸欢快,跟苏泷之前见过的徐掩有些千差万别,还特地放了她半日的假期。

    苏泷跟着那牙侩,专心挑那些便宜点的又不会阴暗的。屋子小没关系,破旧了点也没关系。

    她摸着门把,微笑地看着屋里长满青苔的墙角,这个房子只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加上一间房间就没了,比寻常人家的宅子都要来得小和破旧。但是她心底却依旧觉得很高兴。

    苏泷禁不住走了进去,瞧着墙角,摸着上面的青苔,心底思索着这些以后以后再铲掉也行。

    院子中央还有个破了个大洞的水缸。她站在水缸前,望了望里面,水缸挺大的,换掉就行,或者在夏日的时候把那个小家伙放进去,小家伙肯定会极其高兴的。只有一间房间也够了,留给男人和小家伙睡,她自己再随便凑合,或者找自己找些木材搭个小木屋也好。

    “小姐,这间可好?”

    牙侩抹掉脸上沾满的蜘蛛丝,觉得这个房子太破了。没想到却见到苏泷点了点头,竟然同意要这个房子。

    牙侩有些惊讶,但脸上还是没表现出来。与原先从外乡赶回来买祖屋的人商量了个价钱,苏泷一直静静地站在旁边,偶尔点了下头,眼神还是不断游离在身后的屋子上边。

    看完屋子,和牙侩走到大街上,苏泷一直在盘算着什么时候去买东西,什么时候去收拾下屋子。但是她对收拾这类物事没法,到时候只能得过且过了。她刚思考中回过神时就被大街上的盛况惊讶到。

    “这是怎么了?”她问着身旁的牙侩,眼睛好奇地看着一大群人纷纷涌进一个两层的楼。这楼外边和上边窗子边都摆放着百花争艳的盆栽。

    牙侩见怪不怪,对于这种情况倒是像见过,很淡定。

    “这楼是花楼,专门卖各种花和盆栽的。”

    “但是,应该这卖花的卖得与众不同吧?”不然不可能会吸引这么多人。

    “当然啦。里面的花可是你从来都没见过的呢。这家花楼在这个镇子上刚开不久,但是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在建工了,好像这花楼的主人出了什么事。要不要进去瞧瞧?”

    苏泷还是很疑惑的样子,一旁的牙侩笑了笑,不等她的回应便拉着她跨进那个花楼里。

    苏泷完全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跟平常一样的花楼里面竟然卖的是平常所不能见到的花种,都是外邦那里移植过来的。

    很多人来这个花楼买花,无外乎是自己摆放或者送人的。苏泷也看中一盆很精致的花,脑海里闪过的是男人的脸。她想着男人也许会喜欢,只是一问价格,却是只能苦笑着空手而归。

    这花楼的花罕见,价钱自然不菲,这盆小小的花就要花去她在徐府用身体作代价才换来的两个的工钱。她是有心无力。买了屋子,身上就剩下只有十个铜子,自己吃饭还是个问题。

    牙侩和她辞别之后,她回到客栈看了下男人的情况,男人还在病着。她喂了男人些粥,替小家伙洗身子,弄完这些,过了一会儿,她才轻轻关上客栈的门,又跑到街上去。

    在徐府这段日子,她除了挨徐掩的拳脚,她也是有些收获的。宅子大了,仆人多了,长舌之人也多。下人们不仅聊别人家的闲言闲语,男人们还有时会说起哪里的东西比较便宜。对已嫁人的男人来说,买菜和买穿的,永远都是话题。

    苏泷努力想着男人们所念到的店铺,一找到那店铺,进去就只买些质地最差,花的钱最少的白色长布。这些长布也许可以用来缝制成衣服,也有可能会放上些日子,就是不知道男人会不会缝制衣物了。苏泷还在回收旧东西的货郎那里挑了一个屏画破了的屏风。有了屏风,男人沐浴也方便些。

    虽然在挑这些便宜东西的时候,不时会遭到店主们的侧目。苏泷第一次买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甚至厌恶,但却是苦于自身囊中羞涩,最后还是习惯了,面无表情,拎着这些旧物穿梭在那些男人堆里。

    云遥醒来的时候,窗外已是一片漆黑。他喉咙很干,很痛,想喝水,一开口,连话也说不出。双手撑在床板上,想起身,头却是一片昏沉,头很重。他身旁还睡着小小的人儿。他小心翼翼将孩子抱开点,怕自己的病会传染给他。

    手伸出帘幛,侧身探出去,整个身子一不小心就从床上跌落到地上。他痛得浑身战栗,躺在冰凉的地板上,那种刺骨的痛感又开始袭来。他抿着嘴,艰难地隐忍着不发出一声,却还是痛得蜷缩成一团。

    就在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抱起了他。他诧异地瞪大眼,浑身还是痛着。

    “怎么这么不小心,万一摔伤如何是好?”

    女人声音虽然带着怒气,但在面对他时还是隐约带着温柔与宠溺。他睁大眼睛,湿漉漉的眸子直瞅着眼前这人。手指间带着颤意,畏畏缩缩地伸出去,朝着那个模糊的人影。女人还在念着他的不小心,问他是否摔伤了,要不要喝水。

    遥儿,想不想我啊?

    他想摸上这人的五官,却又怕极了,手指又一下子缩回来。

    那个人清亮的声音似乎在他的不远处,又似站在遥远的地方。他依旧记得那个人眉开眼笑,然后张着双臂,每次都紧紧抱着他。

    他眼前的视线在渐渐变模糊,双眼被迷蒙的水雾遮住。他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很想很想她啊。

    遮住他视线的黑影似乎察觉到什么,就要挪开。他惊恐地抱住那个黑影。

    “不要走。不要走啊。”

    苏泷一脸疑惑地瞧着紧紧抱她腰的男人。在听到男人摔倒地上的声音,她就焦急地察看他,却见着他失魂落魄地看着她。在看到男人的眼泪,她收起自己心底的疑惑,轻轻拍着男人的背脊,安抚下他的情绪。

    男人在她怀里粗声喘着气,最后慢慢归于平静。男人估计是梦魇了。她是这样想的。男人许久没说话,她以为男人睡了,正想抱起他到床上去睡。男人却焦急地睁开眸子,一脸惊恐。

    苏泷在听完男人的话,眸子黯了黯。终是轻轻拍打男人的背,温和地告诉他,她不会走的,她会陪着他。男人才渐渐平静,嘶哑着嗓子,似乎在向她撒娇一样,握着她的手,微微皱着好看的眉头。

    “我……我要水。痛。”

    她知道男人说的痛是喉咙痛,点了点头,想起身去倒水,男人却不舍得放开她。她只好把男人抱在怀里,一起到桌那边。男人平躺着,头枕在她腿上,笑靥如花,眉目精致,目不转睛,直直盯着她的手慢慢倒水,然后微启薄唇,甜甜地笑着,让她喂他喝水。

    男人折腾了半夜,终是在她的安抚下,在初阳微升时,嘴角带着笑,渐渐闭上眼睛入睡,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她抱着他躺回床上,坐在床头,看着他们紧握的手,十指相扣,紧密不留一丝细缝。

    不要走,我答应你,我愿意做你的平夫,我不会跟他争的。你不要离开我,好么,苏龙?

    “苏龙,还是苏龙啊。”

    她轻轻抚上睡得格外安心的容颜,心底却止不住心酸和心痛。云遥,要过多久,你才会忘记她的存在呢?我该做什么努力,你才会想对她一样对我呢?

    云遥,我买了间屋子,以后,我们就真正一起好好地生活吧。虽然屋子简陋得很,也许没有她许你的一样好,但是,我会好好努力的,一定可以让你住上大宅子的。我会好好照顾你和你的孩子的。我绝不会让你做平夫的!

    她俯下身,在男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她还是舍不得让这样骄傲的男人委曲求全。即使她没和他相处很久,但她知道,男人其实孤傲地很,若不是到万不得,男人绝不会这般说的。

    男人的额头很烫,又发起热来了。她再也没银两可以请大夫了,只能一边又一边地将浸了冷水的毛巾贴在男人的额头上,握着他的手,守在他身边。

    徐掩那边,她只能去说一声,即使徐掩要扣她工钱,这事也是没法的事啊,男人就只有一个,这个工,没了,她另找便是了。

    而且,苏泷自己心底也明白,男人不能再住在客栈里了。即使她在他身边,夜晚他还是睡不好,半夜总是睡到一半就坐起来,然后,天快亮的时候又睡下。就算她再怎么养着男人,再怎么让男人好好休息,男人在客栈也安不下心睡觉。这里的境况也吵了些。

    云遥再次醒来的时候,孩子不在他身旁。他的病还是没好,浑身软软的,热热的,一动便满头是细汗。他努力撑着身子,想起身找孩子。在瞧见屋里不一样的摆设时,云遥愣了下。

    这里很旧很旧,头顶上灰白色的瓦片欠了一片,刺眼的阳光直射在他床边的地面上。他微微眯着眼,似乎瞧见墙角还有大片的青苔,霉味渗透入墙缝,经过风吹,也渐渐弥漫着整个屋子。

    “该死的。我说了,不准揪我的头发,再揪就要掉了啊。”

    静谧的房间内突然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还伴着小孩子的怪叫声,似乎还有什么声音。

    云遥皱着眉头,扶着墙壁,摇摇晃晃,腿撞到了桌子,他仍继续往门帘的方向走去,伸着修长的手指缓慢地掀开湛蓝色的布帘

    屋外的阳光很大,很刺眼,直直地映射进他的眼里,刺痛了他的双眼,滚烫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小小而简陋的院子里,灰白的墙壁边,小孩子天真无邪地咧着嘴哈哈大笑,手里揪着是苏泷头顶上的墨发,苏泷一脸烦躁又无奈地瞅着肩膀上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手里拿着一个簸箕和扫帚,簸箕里面还有些青苔。阳光直直地照射在他们身上,渐渐汇成一个光圈,虚幻而飘渺。

    云遥站在门帘边,默默看着,心底一片宁静,身上暖暖的,甚至冰冷的足部都渐渐暖和起来。他微微闭上眼。他心底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平静了。自从那个人死后,他就没再能过上一个自己想要的日子。

    “你……站在门边,不许动!”

    他微微睁开眼,听着苏泷半含着命令半含着惊慌的语气,竟觉得有些好笑。在看到苏泷快速丢掉手上的东西,将肩膀上的孩子抱在手中,就往他这里直奔过来,眼底很明确很直白的焦急和担忧,他不禁愣住了。

    “快回屋,你的病还没好呢。”

    直到男人被她扶回屋里,还是盯着苏泷看时,苏泷也愣了些。苏泷有些困窘地转过头,脸上的愧疚不想让男人看见。

    “对不起。我的钱也花光了,没办法替你请大夫,只能用冷水帮你敷额头。你的病经不得风吹的,若严重了,真的会……”

    男人听到她这话,微微眯起眸子,嘴角竟然挂着轻笑。

    “会如何?死掉么?也好,死了也好。反正,我挂念的人已不再世上了,就算我过得再不好,她也不会愧疚了。她死得多安心啊。”

    男人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跟她说这话。第一次对着她说那个女人的事,第一次坦白地承认,他心底还是挂念着那个女人的。

    苏泷苦笑地放开他的手。

    “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我并不希望你帮我,甚至我讨厌你帮我,你可知道?”

    男人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像受伤的刺猬,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生人勿近》,方便以后阅读生人勿近第59章 番外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人勿近第59章 番外一并对生人勿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