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

第一百二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塔尖上的小草 本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闻言,太后眼神微沉,刚要说话,竹林外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道:“这位老夫人此言差矣,景王妃只是一个王妃,怎么当得起不能师范天下的名号,老夫人是在说景王妃已经可以越过皇后,代为天下人做示范了吗?你可是在挑拨皇上与景王之间的兄弟情义”一个穿着蓝色朝服的青年走进竹林,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不顾赵老妇人骤变的脸色,继续道:“另外,古礼有云,嫡妻为一家之唯一主母,入门二十载无所出,方可纳妾。即便嫡妻无所出,妾出子女亦归嫡妻所有。景王妃入门不过三年便诞下小世子,去年更添一个小郡主,一子一女是为好也。景王不再纳妾有何不对?既然诸位长辈开口礼法,闭口礼法不如在下上书景王殿下,恢复古礼如何?不过若是如此…诸位家中的妾室庶子……”凤卓然笑看着众人,但笑不语。

    “你…你强词夺理!”众人气得脸色通红,几个年纪大的指着凤卓然的手指头都有些发抖。凤卓然口中的古礼乃是上古之礼,彼时礼法初立,民风淳朴。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并无纳妾之说。因此婚制规定女子入门二十年无所出,方可另娶。另娶之女即便生下子女也不得凌驾于初婚女子之上。后来人心渐变,又规景了违背婚制另娶者,杖一百,刑一年。不过到了后来,世风日下,皇权渐盛。这些礼法也渐渐地被一条一条的规矩扭曲下去,形成了如今人们意识中的三妻四妾。到现在,大概整个京都也找不出这样的人家还保持着男子四十之后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了。若是真的强行恢复古礼,眼前这一群人中,不乏一些妾室打压、逼死正室上位的人,不说要恢复妾室的身份,光杖责和刑期就能将她们打得死去活来再关到骨头化灰。

    凤卓然不屑的轻哼一声,走到太后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卓然参见太后娘娘。”

    看到凤丞相为自家人说话,太后也十分高兴,笑道:“凤丞相请起来,你何时回来的?可曾见过皇上了?”

    凤卓然神色不变,道:“卓然代替皇上出使刚刚回来,已经向皇上述职了。原本打算出宫,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太后娘娘和诸位前辈,听到诸位前辈的一些认知实在是不合礼法,忍不住上前将其中的我错误指出,还请太后娘娘不要怪罪卓然的擅做主张。”

    太后笑道:“正好有人来看望哀家,你也去见见吧。这几位都是咱们京都极有名望的宗妇之长了,哀家还要叫一声姐姐呢。”凤卓然微微侧目,拉上了声音道:“哦?原来是太后您的姐姐啊……”凤卓然特意将姐姐二字咬的极重,顿时让几位老夫人脸上有些不自在了。她们是有有些影响力,但是在太后面前称姐姐,也视为不敬,加上凤卓然的语气,怎么听都是在讽刺她们的年纪呢。

    不管凤卓然有没有这个意思,至少听在几个老夫人耳朵里就是这个意思。被一个乳臭未的黄毛小子挤兑了,即使是安平最年轻的丞相也不能忍。其中一人冷笑一声道:“听说凤丞相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真是好福气啊,年轻有为。”

    凤卓然仿佛根本没听明白对方的言外之意,笑嘻嘻道:“老夫人不用这么羡慕。我这次回来就是跟王爷和王妃要人的,听说老夫人家里的几位公子各个人品出众,不如跟我一起去北方为皇上效力吧?在下年纪尚轻,给令公子打下手也可以啊。”

    说话的老夫人顿时脸色一僵,如果挤兑一下太后的话说不定还有话可说。但是选择挤兑凤卓然实在是有些失策。谁不知道,凤丞相自从新皇登基之后就自动请缨跟着一批据说是有志人士跑到北方领着一群庶民开荒种地。如今朝堂大幅清洗,朝堂多数人都被新皇置换、洗牌,这也是为什么她们这么着急想要通过后院拉拢,恢复自己的风光,凤丞相一个人依然留在北方。他们这些自诩京城权贵,清贵无比,怎么会肯让自己的儿孙去跟着一群粗俗的庶民厮混?他们只会嫌新皇给自家子弟的官职不够清高显贵!

    凤卓然的嘴绝对是整个京都之最,可是赫赫有名的。但是他的嘴利不是因为他辩才无碍,而是因为他说话够毒够损够不留情。不一会儿,便挤兑的一群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的宗妇脸色铁青的匆匆告辞而去。

    看着那群人离去,凤卓然才不屑的哼了哼道:“这些人真是吃撑了没事干,景王纳不纳妾关他们什么事儿?”

    坐在旁边的太后摇头笑道:“凤丞相是聪明人怎么会不知?这哪里只是纳妾的问题?”

    “真是不怕死。”凤卓然低声喃喃道。景王那样阴死人不偿命的个性,真的会任由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摆布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如此。”太后笑道。

    果然,那些前去拜访太后的老夫人们回到家中还没坐稳,就听到景王府里传出了景王的旨意。景王下令将朝中的空缺职位全部补齐,所有的旨意全部同时下达,连给众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可见是景王与皇上商议已久的,且都是年纪轻轻的新人,一扫朝纲老学究为主的局面。

    景王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却是让无数人都傻了眼。那些所谓的德高望重,年事已高的名门耆老们,大多都只得了一个高高在上的虚衔。但是面对景王这样的处置,所有人却都说不出话来。因为作为皇上的亲家、景王的亲家、甚至是太后的家人,和皇上、景王直系属下的老一辈同样也是跟他们一样的虚衔。撇去裙带关系不说,直系下属为了新皇上位也算是劳苦功高了,夺位过程,中途还出了谋逆那么大的事情,若不是有这些下属的忠心耿耿,生死相搏,京都岂能不乱?人家都没有表示不满,他们这些被养起来的闲人还真没那个脸面说不满意。

    但是景王这样的态度,却不得不让所有人名门世家们着急。景王重用的人都是景王府和皇上还是昭王时的旧人和心腹。甚至宁愿用自己的侍卫也不肯任用他们这些名门世家的子弟们,这明显是景王给予他们的一个警告。何况,这几年科举制度也渐渐的成熟,这些权贵子弟想要直接进入朝堂的机会更是大大的减少。不管是什么名门世家,朝堂上没有人说话,早外也只是一个衰落的下场,让他们怎么能不着急?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景王府里的指令都是接二连三的传来,打的这些老夫人们一个个晕头转向。首当其冲的就是,景王颁下的一条奇怪的旨意。那就是,从现在起景王府麾下除了嫡妃的娘家意之外,侧妃庶妃妾室的娘家之人三代之内不得入朝为官。且这条旨意永久有效,不得违抗。

    这条命令一下来,原本还打着送自家女儿进景王府的世家族长们顿时吐血了。三代不得为官,这意味这什么?这意味着足够你的敌人将你踩到泥里去,永世不得翻身。更重要的是,这条旨意还永久有效!也就说从此以后,想要靠裙带关系平步青云的人可以打消主意了。

    如果这些消息都只能算是对他们的警告的话,最后一道命令就是明晃晃的告诉他们,景王的心意绝不可违了。最后一道旨意是皇上授以玉玺颁布的,从此以后不再延续从前大楚的贵族优待制度,所有的官员必须经过科举或者景王王妃的亲自审核。最重要的是,参加科举的士子必须服过至少一年的兵役。之前还对于西北所谓的成年男子必须服兵役的制度不以为然的名门贵族们顿时大惊失色。他们的弟子不仅没办法通过荫封入朝为官,甚至连按照寻常途径参加科举的资格都没有。

    一时间,到太后和皇上那里求见的人又多了不少。

    景王府里,裴子画、秦铭等人都在列。纪凌尘拉着秦安安坐在主位上懒洋洋的看着众人,显然心情极好。前两天他被那些所谓的老一辈的德高望重的宗妇气得不轻,偏偏这些人还不能随便杀,他们也是有本事,知道如果是老学究自己出面,景王和皇上会直接将他们打回来,所以都缩在家里,只派出内院的人来说事,这样起码这个年代的男子是不能过多的干预后院之事的,想要从太后和景王妃入手,将自己的人脉打进去,不过他们显然忘记了,纪凌尘不是一个随意听从教条的人。不过没关系,他纪凌尘想要整治一个人,有的是办法让他痛不欲生。所以景王殿下毫不在意自己投下的几颗炸弹将整个天下的名门世家炸的一团乱,只是坐在王府里拉着秦安安看戏兀自笑得好不愉悦。

    裴子画看着他摇了摇头道:“王爷当真是打算将这些名门世家赶尽杀绝不成?况且随是以皇上的名义下达的旨意,而且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是景王你自己的意思。”这些自恃清高的名门世家有的时候很惹人厌,但是有的时候却又不能少了他们。何况,若是逼得太急了,这些人说不定全部都倒戈,再来一个清君侧,直接逼着皇上处置景王,到时候对景王府的名声总归不是好事。

    再说,随是兄弟情深,但是毕竟生在皇家,皇上现在对景王没有顾虑,纵容着他的一切行为,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想起来,这些事情都是未来获罪的把柄。

    纪凌尘扬眉道:“他们既然号称效忠新皇,就要按新的规矩来!难不成…还要本王迁就他们不成?只要他们明白分寸,本王自然也会给他们一条出路。至于那些原本就摇摆不景定的,本王也不稀罕。至于皇兄那里,我知道分寸,这件事情也是他想要趁机打压他们的气焰,才会同意我的做法的,不会有问题,再说,我相信皇兄,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害我,况且我的命都是他给的,他不会不放心的。”

    由于右宰辅年纪已大,且未来平衡老学究,就顺了他的心意给了他一个虚职,现在右丞相一职还是空缺的,裴子画挑了挑眉,看向纪凌尘问道:“王爷留着个右相的位置,是打算用来钓谁?”

    纪凌尘扬眉一笑,一脸诚恳的道:“谁都没钓,右相之位已经有人选了,只是人来不能到任而已。”

    “秀亭夫人?”秦铭道。无论是身份能力还是名望,秀亭夫人无疑都是一个即为何时的人选。而他曾经是前朝人这一点或许会收人诟病,但是却无疑更容易收复原本那些刚从纪军零手里收回来的前朝之人。毕竟,民心归向对皇位的稳固会有很大的作用。

    “秀亭夫人同意了?”裴子画道:“但是别人还不知道。”别人不知道,就会有不少人对那个右相的位置虎视眈眈,说纪凌尘没打算在这一点上做文章,裴子画是绝对不信的。

    纪凌尘笑道:“自然是同意了,不过秀亭夫人西北事务繁忙,最少还要两三个月才能来京城赴任。至于这期间…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关本王的事了。”

    在座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嘴角,想要在景王眼皮子地下耍花样的人,简直就是上辈子忘了烧高香了。

    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里,纪凌尘丝毫不以为意,挥挥手道:“先别管这些琐事了。这一次之后他们应该会消停几天了。先说说…最近蒙古那边蠢蠢欲动的事情吧。”

    众人神色一整,裴子画淡然道:“情报已经都发出去了,蒙古现在已经被分裂了,皇后所在的母族被打压,现在只能游牧至偏远地方,还有西域诸国,该参与的也都参与了。这场战役估计是少不了,就是不知道这些会不会对皇后造成影响……”裴子画皱了皱眉,虽然现在天下大势已定,但是正是因为这样反而更危险。无论是蒙古还是孟国,暗地里想要趁机寻事,趁机扩充疆土的不再少数,虽然当初百里辰风是大兴帮忙巩固的皇位,但是谁也不保证坐稳皇位的人出尔反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方便以后阅读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第一百二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第一百二十六章并对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