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骨

第70章 熊落谁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魏香音 本章:第70章 熊落谁家

    两个人舒舒服服地洗了热水澡,穿着睡衣窝在沙发上。陆离拿着啤酒罐,靠在同样穿着睡衣的沈星择身上。沈星择一手很自然地揽着陆离的腰,另一只手正灵活地收发着微信。

    明天起,沈星择的假期就要结束,挤压了一堆的工作已经摇摇欲坠。有时候他还真羡慕陆离能够重来一次,躲进象牙塔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专注于演戏和恋爱就可以很满足。

    只不过,就算是重来一次的陆离,总有一天也会回归到复杂多变的社会中去。

    到那时候,恐怕他们也就更难有今天这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沈星择忍不住在陆离的腰上掐了一把,又摸回到脸颊,意味深长地揉着他的耳垂。

    陆离的啤酒差点晃了出来,赶紧耸耸肩将手赶开。

    “别闹。”

    沈星择笑笑,收回了手,可嘴上并没有打住。

    “不是说今晚你也入围了最佳演员?”

    “说是这么说。”

    陆离这才抬起头来:“韩导说起过,好像是定了五个候选人。他还让我拟了获奖感言。不过今年的主席是个西班牙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估计没戏。”

    “的确有这种可能。”沈星择也不做无谓的安慰:“不过对于你而言,这样的起点已经很不错了。”

    “是啊。”

    陆离显然也有同感,想了想却又笑了起来。

    “说起来……我以前做过一个梦。梦见和你一起去参加颁奖晚会。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死抓着我的手不放,结果就这么被直播出去了。”

    “像这样吗?”

    沈星择听着也笑了起来,伸手握住陆离的手,并且与他十指紧扣,顺便在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嘚瑟。”

    陆离笑着抽回了手。他从未想过,原来有这一天,他还能心平气和地向沈星择诉说那场梦境。

    大屏幕里,颁奖典礼还在继续。与娱乐感浓郁的奥斯卡晚会不同,柏林电影节的节奏简练而迅速。最佳编剧与杰出艺术贡献奖揭晓之后,下一个就轮到了最佳男演员奖。

    虽然嘴上一直不抱期待,但是随着颁奖嘉宾上台,陆离还是不知不觉地改成了正襟危坐。身旁的沈星择也配合着严肃起来,但一手还不忘搂着他的肩膀。

    没有铺垫,也没有卖不必要的关子。嘉宾很快念出了获奖者的名字——英国影片《王尔德》的男主角爱德华·坎贝尔。

    沈星择能够感觉到怀中人微微一颤,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安慰,只听嘉宾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报出了第二个获奖者。

    《长生天》的男主角,陆离!

    陆离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沈星择突然发力,一把将他抱紧在了怀中。

    也正因为这紧紧的拥抱,陆离才觉察到了胸口那种异乎寻常的突突心跳——却分不清楚如此紧张的人,究竟是自己还是沈星择。

    “恭喜你,小离——”

    沈星择的声音贴着耳边传过来:“柏林影帝!”

    可陆离依旧处于完全懵懂的状态。他看着电视屏幕,屏幕里韩导上台代他领奖并且发表感言,手里一头银色的柏林熊正在灯光下熠熠闪亮。

    他伸出手,指着奖杯:“那头熊,是我的?”

    “是啊。”

    沈星择给了他无比肯定的答案:“你追平了柏林电影节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纪录。”

    “……纪录?”

    陆离依旧还在犯懵,他喃喃自语,仿佛在评论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不对,今年是双黄蛋,所以只能算半个……而且年龄也欺诈了,我今年应该已经三十多岁了……”

    沈星择的肩膀轻轻抽动了一下,他一手搂着陆离的腰,一手抚上陆离的脸颊。

    “高兴就要笑出来,你把脸都憋红了知不知道。”

    可陆离还是沉默着,直到两三秒钟之后,他突然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扭头伸手,死死搂住了沈星择的脖子。

    “我是影帝!!!星择,我们现在都是影帝!!”

    沈星择任他挂在自己身上又笑又叫,好半天才拍着他的背让他稍稍冷静下来。然后才提醒道:“你还记得不记得,当年我们在天台上打过什么赌?”

    “当然记得。”

    陆离已经彻底活了过来,他面带红光,眼神明亮:“你有一个愿望,我也有一个愿望……不过是你先得的奖,所以你先提。”

    沈星择没料到陆离会把皮球踢回给自己,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我的愿望,当然是永远和你在一起。”

    “这还需要许愿吗?”

    陆离与他头抵着头,交换了一个蜻蜓点水的浅吻。

    “那我的愿望就不能再重复了。你得让我再多想一想……”

    正说到这里,昨天才网购到货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居然是韩导他们从德国那边打来的电话。

    颁奖晚会已近尾声。《长生天》除了获得最佳男演员奖之外,还得到了仅次于金熊奖的评委会大奖。而金熊奖则被西班牙影片《黑色玛利亚》收入囊中。

    陆离很快就悟出了这其中的玄机——自己之所以斩获银熊奖,或许并不完全是凭借实力,而是出于评委会内部的利益权衡。

    这就是娱乐圈,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所有的必然都是博弈。你能够看得见的“与世无争”都是伪装出来的假想,真正淡泊名利的人,早就已经成为胜利者脚下的枯骨。

    从这一刻开始,陆离也将踏入这个修罗场。

    这天直到后来,陆离也没有说出自己的愿望——他决定将它储蓄起来,留待日后备用。而沈星择当然也不会去勉强他,与其在凌晨三四点钟绞尽脑汁想这个,还不如赶紧回到床上补眠,或许还能够在太阳升起之前再多缠绵一会儿。

    毕竟,等到一觉醒来,有很多事都将从此不同。

    ————————

    比想象当中更快——第二天早晨七点半,第一声电话铃就响起来了。

    打电话来贺喜的是同寝室的白嘉恩。而这时的陆离还裹着被子缩在沈星择怀里睡觉,迷迷糊糊地听见同学的声音,他简直有了一种被捉奸在床的错觉,赶紧穿衣下床,顺便警告沈星择千万不要出声。

    接下来这一整天就没有再消停过。

    曾经有过一种“六度空间理论”:这个世界上任意的两个陌生人,只需要通过五个中间人,就能够互相结识。此时此刻,陆离无比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个理论的正确性——仿佛全中国的娱乐记者都在一夜之间得到了他的手机号。

    不同于已经签约或拥有独立团队的成熟演员,陆离并没有经纪人出面替他挡驾。仅仅一个上午外加中午的时间,他就接到了超过三十通各方打来电话和消息,大多数都是采访邀请。

    对于这些饿虎扑食一般的媒体,陆离早已经想好了对策——无论对方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一律客客气气地回复:感谢媒体厚爱,可自己还只是个在校学生,唯恐说话不得体给别人添麻烦。《长生天》路演宣传在即,届时一定会提前通知各位朋友,提供优先访问的特权。

    “真不需要我临时给你配一支公关团队?”

    中午临别的时候,沈星择这样认真征求陆离的意见。

    “不用。”陆离摇头,“你那边的都是大能人,有经验的媒体一看电话号码就知道哪门哪派。到时候反而多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怕什么,那就干脆和我签约啊。”

    男人捧住陆离的脸颊,在额头上飞快地啄了一下。

    陆离笑着推开他:“白白签个影帝,不能这么便宜了你。”

    说着,他两三步走到玄关门口,又回过头来指了指沈星择的口袋。

    “手机——”

    沈星择拿在手里摇了摇:“放心,再不离身了。”

    陆离满意地笑笑:“那……周末见?”

    “小离。”

    赶在他出门前一刻,沈星择突然又把他叫住了:“从宿舍里搬回来住怎么样。”

    陆离抬了抬眉毛,回给沈星择一个微笑:“还有一年零五个月。”

    ————————————

    短暂的蜜月结束了。

    艺考结束后没几天,中影就迎来了新的学期。对于陆离而言,则更意味着新一轮工作的开始。

    趁着柏林影展的余热,《长生天》定档三月中旬上映。配合影片的发行,需要进行一系列的路演活动。

    对于这些工作,陆离当然轻车熟路。面对媒体的专访群访也能够做到谈吐得体。然而真正让他略感烦恼的并不是这些表面上的事务——如何处理好日渐复杂的人际关系,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韩唯民导演拥有私人工作室,这个工作室的主要负责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位业内著名的超级经纪人:林琼。

    《长生天》在内蒙拍摄的这几个月,陆离给韩唯民留下了极为良好的印象。双方不仅合作愉快、如今更斩获了国际奖项,这自然让林琼也对陆离青眼有加,主动邀请陆离在毕业后与工作室签约,他们会重点培养。

    然而林琼也并不是没有疑虑——陆离在拍摄《长生天》之前被爆出与沈星择关系密切。这次《长生天》上映排片,沈氏旗下的星影院线给出了相对于其他文艺片明显密集的场次安排。令人不得不怀疑,陆离是否已经与聚星公司、甚至是星择工作室签订了合作意向。

    所以在一次路演之后,林琼找陆离谈了话,旁敲侧击地想要探探他的口风。

    陆离当然也明白她意欲何为。

    说老实话,韩唯民工作室对于新人的诱惑力非常大,签约就意味着成为韩导的御用男演员,而借助林琼的人脉,也可以得到不少外制剧的资源。

    但是陆离已经不是新人了。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是一个游戏里的虚拟角色——第一条命,刚出新手村的时候就找了座城市定居下来,直到死都没有踏出去半步;所以如今这第二条命,他决定要先做个浪子,好好地看一看江湖之大,然后再决定落脚之处。

    当然,为了避免让林琼误解成“囤积居奇”,陆离不会直白地吐露这份想法。学校规定再度成为了最好的挡箭牌,还有一年半的时间,等真正毕了业再去烦恼也还来得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戏骨》,方便以后阅读戏骨第70章 熊落谁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戏骨第70章 熊落谁家并对戏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