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担心情敌不是什么好人

第53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厦悲催 本章:第53章

    等反应过来,萧丁浅都猜不出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是怎样的了。

    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讲真,自己完全不必这么耿直。

    明明承认之前可以先像左云杉说的,避重就轻先讲一下自己的芥蒂之类,然后再绕绕弯子说点其他什么的。

    既然结局已经注定会被剧本套路,那么再傲娇一下也没关系吧。反正在性格上,自己就是这种不招人待见的设定。

    但现在的情况是,性格已经被讨厌了,然后自己还要被剧本伤害。此时的感觉是,完全是一点面子也没有了。

    感觉超不好的。

    好想get到凭空消失的技能,然后给左云杉一个消除记忆的暴击,那么左云杉就会发现,刚才那个说话的人并不是自己。于是自己可以装作不知情地继续卖傻卖蠢……啊不对,是卖萌卖任性,然后继续走自带雷针的非主流人设路线。

    感觉自己萌萌哒。

    事实上的心情却是,好方。

    好紧张。

    心跳快得几乎要感觉不到了。

    就像。

    就像即将被迫摸方向盘的时候的手足无措。

    那种焦虑不安。

    心神不宁。

    萧丁浅其实是会开车的。

    虽说之前一直让左云杉接送,她高中毕业的那阵就已经拿到了驾照,家里车库也放着第二台曾几作为大学入学礼物的车,但萧丁浅没开过,甚至没有碰过,所以最后叫萧母光明正大地征用拿走了。

    萧丁浅可能一辈子都会活在开车的阴影里,所以她的选择从开车变成了坐车。

    而萧丁浅的害怕源于一场事故,记得她最后一次开车的时候,因为分心撞到了树,车险些滑进旁边的湖里。

    萧丁浅分心的原因是,接到前前任高考失利,说及复读一年的电话。

    谈话内容再往后翻一点,前前任就提到了分手的事。

    结果萧丁浅一脸冷静地分心了。

    幸好当时车速不快,没有发生更严重的车祸的同时,车上的萧丁浅除了轻微脑震荡,几乎没有受伤。

    新车事故是不吉利的事,于是那辆前盖全损的事故车很快被萧父拿去转手,并且萧丁浅之后得到了一台更好更安全的新车,但那次的事件终究让她心有余悸,对于开车不可避免地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于是萧丁浅胆小地就再不敢碰过方向盘。

    从车祸起因的角度想想,萧丁浅无理取闹也好,娇纵任性也好,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只是对感情的一种宣泄,宣泄长久以来被扭曲性格所刻意隐藏的在意。

    越在乎,越逃避。

    所以对左云杉也一样,不主动,不承认,不表白。

    萧丁浅会怕。

    这份害怕除了身份条件环境的外界因素,更多的来自于主观内心,萧丁浅在意左云杉想要的可能只是她无条件的顺从,左云杉现在没有注意,万一有一天意识到了呢?意识到好感并不是出于想要在一起的那种喜欢呢?

    再自信的人,在感情面前,都会放下身段,变成卑微的乞讨者。

    不喜欢不对等的感情,不喜欢没有回报的付出。

    又不是甘愿一味付出不求回报嘤嘤啼啼的白莲花,那样做的话,可能会比现在的服软显得更懦弱吧。

    不要,才不要变成那种对感情委曲求全的人。

    即便这样想,如果被问起当时说那句“你会不会喜欢我”的目的,萧丁浅回答不上来。

    除了起到暂时挽留左云杉的作用,剩下的暗示,好像对她都不太有力。先不说是不是有委曲求全的意思,至少这句话背离了萧丁浅的真实想法。

    违背了初衷。

    所以萧丁浅非常后悔自己怎么就脑袋一热无所保留地坦白了,她都快要被自己蠢到了。

    萧丁浅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站在被动的示弱一方,相反的,她应该问左云杉“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这种相处模式”又或者是“要在一起的话,我发现并不喜欢你怎么办”。把问题扔给左云杉,让左云杉自己解决,总好过在这里眼巴巴地等待对方的回复。

    等待的过程,相当的煎熬。

    讲道理,这么简单的问题,左云杉难道不应该脱口而出吗?会与不会,二选一就好了,就算不行抛硬币也可以啊,为什么左云杉还要想,而且还要想这么久。

    萧丁浅表示烦躁。

    左云杉是脑回路断线了,还是故意要自己紧张的?

    说白了,左云杉费尽心思,只不过是为了看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吧。就像刚才的恶作剧,做的那么多,其实只是为了让自己示弱——先让自己露出内心软弱的一面,然后开始迅速地拆解出现裂痕的外围。

    逼自己就范。

    就像校园小说里中二病男主的捉弄一样,让自己开始揣测她的心思,让自己因为她的回答感到惴惴不安。

    如左云杉所愿,自己确实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糟心。

    所以,左云杉现在心里应该很开心了,而自己想知道的那些,左云杉肯定认为,说和不说就已经不重要了吧?

    ……会不会喜欢自己,要不要喜欢自己,对左云杉来说,应该已经不重要了。

    萧丁浅越想越失望,却还在不死心地等待,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最后的期待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萧丁浅从表白一刻起就没敢正眼看左云杉,低脑袋求回复的样子已经维持了好一阵,直到萧丁浅差不多感觉眼睛快被自己鞋面上的亮粉闪花的时候,左云杉才不徐不疾地回应了她。

    左云杉表达得很清楚的很直白很简洁:“不会。”

    左云杉说,不会,喜欢。

    原来,自己的揣测没有错。

    王舒优当时说的,也是真的。

    左云杉并不喜欢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别担心情敌不是什么好人》,方便以后阅读别担心情敌不是什么好人第53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别担心情敌不是什么好人第53章并对别担心情敌不是什么好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