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之犬

第45章 (四十五)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霏霏小坏蛋 本章:第45章 (四十五)

    又是一日晴好。

    晚照如虹,暖而不炽,斜洒在海棠林上,或粉或朱的海棠花似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

    谢成韫双手抱臂,靠门而立,凝视前方,目光穿过竹楼下的碧湖落到海棠林。

    海棠林前是一片鲜翠欲流的草地,草密且浅,四散着零零星星的野花点缀其间,远远望去宛如一匹织工上乘、从九霄碧落坠落凡尘的绸缎。

    宋晚微笑着站在那出尘脱俗的绸缎上,透过弯成新月的蛾眉,透过高高扬起的唇角,将最鲜活灵动的生气注入其中,构成一幅令人倾心的画卷。

    她和颜悦色,柔声细语地指挥孩子们干活,孩子们倒也听话,高高兴兴地听这位姐姐的吩咐,收衣服的收衣服,收干菜的收干菜,钓鱼的钓鱼,姐姐长姐姐短地叫个不停,欢歌笑语,你追我逐。

    谢成韫作为战斗力最强的人,扛着十二都天的生计,向来是不管这些生活琐事的。谢初今忙于钻研机关,也无暇理会其他。于是,十二个人的生活起居便落到了天寅的头上。

    须知,天寅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哪能顾虑周全,面面俱到?是以,十二都天虽然不缺钱,甚至钱多的花不完,在生活品质上却是粗糙而不如人意的。然而,自宋晚来到十二都天,所有人的生活得到了质的飞跃,立时从随心所欲的散养变成了精心圈养。

    孩子们很高兴。

    有人兴奋地大叫,“宋姐姐快看,我钓到了,好大一条!”

    宋晚转头向湖边看去,却是负责钓鱼的三胞胎钓到了一条大鱼。其他孩子纷纷拍手叫好,一时间,笑声回荡在半空,与斜阳的余晖交融,烘得所有人心头暖暖的。

    谢成韫远远地看着,被这高涨的气氛感染,嘴角不知不觉含了笑,心中被满足填满。

    颠簸流离之乏,孤身飘零之苦,众叛亲离之痛,她前一世已经体会透彻,透彻到足已令她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如今,现世安稳,岁月无恙,她从没有哪一刻如现下这般企盼岁月久长。所求不多,这一生,她只想要这些给过她温暖的人都好好的。

    眼前突然多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左右挥了挥,谢初今的声音在她左侧响起,“看什么呢,都看呆了,还傻笑!”

    谢成韫收回目光,瞥了谢初今一眼,他嘴里叼了根草,懒懒散散地斜靠在另一侧。“阿今,你看,这景再配上这人,是不是美不胜收?”

    “没发现!景有什么好看的,两年多了,天天看,早就看腻了。”谢初今不以为意,将嘴里的草拿在手里把玩,“至于人,一群毛都还没退光的野猴,就更没什么好看的了。唔,我说得不对,还是有个能入眼的,宋姐姐不错,我挺喜欢她。”

    谢成韫若有所思,“原来,我家阿今喜欢的是这种样子的。”

    “我喜欢哪种样子的?我自己怎的不知?”

    “温柔可人。哎呀,可惜,宋姐姐已经心有所属了,阿今没戏了。”

    “喂,谢成韫,再瞎说我翻脸啊!”

    谢成韫见好就收,笑而不语,将目光重新投向海棠林前。

    谢初今哼了声,百无聊赖地搓了搓手中的草,也学谢成韫的,目视前方。看着看着,一双英挺的眉毛渐渐攒了起来,对谢成韫道:“谢成韫,有件事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你有没有发现,小午他们五个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

    谢成韫闻言,盯着午、未、申、酉、戌五个孩子看了一会儿,“你说的是他们的脸?”挑眉道,“是有些不同寻常。”

    谢初今道:“你也看出来了?”

    谢成韫点头,与谢初今对视一眼,俩人不约而同道:

    “没长大。”

    “没变过!”

    谢成韫眯着双眸,目光在五个孩子的面部流连,越看越吃惊。

    他们的容貌,分明还是两年前的容貌,一模一样,不见任何成长的痕迹。

    “按理说,这么大的孩童,两年里面,即便是容貌上看不出分别,好歹个子会长高一点罢。可现在,连最小的小亥看起来都比他们高大了。你看他们,身高样貌仍是两年前初次见到时的样子,一丝变化都没有。这也太不对劲了!”谢初今摸着下巴,“谢成韫,你说,他们不会是有病罢?有病得早治啊!”

    “嗯?阿今怎么看?”谢成韫饶有兴味地看着谢初今,等待他的高见。

    “三寸丁。”

    谢成韫扑哧一笑,摇摇头,“侏儒症?我看不像,怎会如此巧,刚好五个人都得了此症?”

    “若不是天生,那便只有一个原因了。”谢初今沉眸,“用人对他们用了药,令他们长不大。”

    谢成韫也敛了笑,道:“这倒是有可能。就是不知给他们用药之人,出于何种目的不想让他们长大。”

    “可惜,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自己的年龄也说不出。两年了,看他们平日的行为举止,也不像是装出来的。此人似乎不愿让他们想起从前,连丁点记忆都没让他们留下。我倒是挺好奇,他们的真实年龄到底如何。说他们小罢,办正事的时候比成年人还要老成,说他们老罢,嬉戏玩耍时又和其他孩子没有分别。”

    “阿今可还记得他们背上的图纹?”谢成韫忽然问道,“或许,能寻出些蛛丝马迹。”

    谢初今点头,“你是说,他们的身世,可能与这些图纹有关?”

    谢成韫正要回答,一阵嘻嘻哈哈之声由远及近,是孩子们和宋晚踏着湖面满载而归了。

    她拍拍谢初今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嗯,改日得空,你再好好研究研究。阿今这么聪明,定然能参透,姑姑就指望你给我解惑了!”说完,唤了声“宋姐姐”,朝宋晚绽开笑颜,迎了上去,亲亲热热道,“我帮你啊!”

    “我也要帮宋姐姐!”

    “还有我!”

    “我也是!”

    孩子们争相恐后道。

    一伙人吵吵哄哄地围着宋晚,去了厨房。

    剩下谢初今靠在门口,神色莫辨地盯着五个孩子的背影。

    十二都天的厨房原本不常使用,鲜有生火做饭之时,都是天寅让附近的酒楼做好了送过来,因人多量大,在价钱上自然是比堂吃翻了一倍的。不过,十二都天也不在乎这点银子。

    自宋晚来了之后,十二都天才生出些烟火气,这偌大的厨房也才有了用武之地。

    孩子们抱柴的抱柴,刷锅的刷锅,生火的生火,干劲十足。

    “姐姐,鱼洗净了,肚肠也都清理掉了。”说话的是天酉。

    “放在砧板上罢。”宋晚回道,挽起袖子,走到砧板前,拿起菜刀,开始一刀一刀片起鱼来。

    “姐姐,汤煮沸了。”小亥站在灶台边说道。

    “好的,小亥真棒。”宋晚一边慢条斯理地片着鱼,一边对孩子们道,“好了,这里用不着你们帮忙了,都出去玩儿罢,等烧好了,我再叫你们。”

    “好叻!”

    “好叻!”

    “好叻!”

    孩子们听话地一窝蜂跑了出去。

    谢成韫心服口服,感叹道:“这群臭小子,怎么个个变得这样听话!也只有宋姐姐才能将这群泼猴驯服!”

    宋晚腼腆地笑了笑,道:“其实不难,孩子是最好哄的,特别是那些从小饱尝人间冷暖的孩子,你但凡对他们好一分,他们都会五分十分的还你,更别提听你的话了。”

    “我看是姐姐太温柔,温柔得连世上最顽劣的毛猴都不忍拒绝,不为别的,就怕看到姐姐伤心。柔软温和的人,谁不想护着?”

    “真是如此么?”宋晚垂眸,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淡去。“嘶!”她皱眉,举起手,中指上现出一条深深的口子,血珠直往外冒。

    谢成韫二话不说,撩起身上棉裙的下摆,猛地一扯,撕下一条棉布,拉过宋晚的手,飞快地将伤口包了起来。

    “好了!谢氏独创止血术,很快就没事了。”她抬起头,朝宋晚笑道,“既然宋姐姐受伤了,那么剩下的事就由我来代劳罢,姐姐在一旁看着就好。姐姐这是要做水煮鱼片?”

    宋晚点头。

    谢成韫将袖子高高挽起,一手托着鱼,一手拿着菜刀,走到沸腾冒着热气的大锅旁边,手起刀落,鱼片如雪花般飞入汤中,轻飘飘,连一滴水都未溅出。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说不尽的潇洒。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整条鱼便只剩下了一副骨头架子。

    这些鱼片很快便浮了上来,放眼望去,片片厚薄均匀,大小一致。

    宋晚在一旁看得钦佩不已,由衷赞道:“从来只知谢姑娘的剑快,却没想到姑娘的刀工也精妙绝伦!”

    “万变不离其宗。”谢成韫道,“至于宗是何宗,不过就是一个狠字再加上个准字,且管它用剑还是切菜。”

    宋晚目不转睛地看着谢成韫,被她言语间流露出的自信洒脱深深折服,又觉得异常羡慕,“谢姑娘是我见过最为英爽的女子,分毫不让须眉。若姑娘身为男子,不知该是何等盖世英雄,又不知俘获多少芳心!”

    “做女子挺好,我才不想做男子。”

    “自古英雄出男儿。女子受世俗所限,总是有许多畏首畏尾之处。一生受尽各种桎梏,名节、德容、礼教、纲常,不像男子,可以随心所欲随性而为。女子行差踏错一步便万劫不复,男子却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女子一生都要靠依附于人而过活,要么依附于娘家,要么依附于夫家,若这两者皆不能依靠,便只能如浮萍飘零。除非,像姑娘这样,天赋在身,绝技相傍,方能主宰自身命运,活得自在,不必理会世俗人言。”

    谢成韫默了一瞬,道:“你错了,在这世间,只要是女子,不论有多厉害,也逃不脱俗规纲常的束缚。稍有违背,即便是立于武学顶端的女子,一样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众叛亲离成丧家之犬。”

    宋晚陡然失色,眸中黯然无光。

    谢成韫赶忙解释道:“我指的并非姐姐……”

    “我没事。”宋晚朝她挤出一丝笑容,将一锅鱼连汤盛入深碗中,在上面铺了些干椒、绿豆芽和蒜泥,又往锅中倒了些茶油,“油要烧得烫些,然后一下全浇在绿豆芽和蒜泥上,这样才香。”

    锅里的油已经开始冒烟,宋晚两手分别拿了块抹布,包在大锅的两耳上,正准备将锅拎起来。

    “还是让我来罢。”谢成韫走到锅边,单手抓着锅耳,轻轻松松将这口十几斤的大铁锅拎了起来,对着鱼碗一浇,刺啦,热油遇水化成数不清的小油珠,在碗中翻滚舞动,香味四溢。“好香!宋姐姐,你这个天分了不得啊,不知道比我厉害多少!”

    “其实算不上什么天分,不过是为了一人。说来,这道水煮鱼还是我学会的第一道菜,当年,你师父喜欢得不行。梅家长辈好清淡,梅家的菜肴便多以清淡为主。你师父却喜欢浓油重辣,我们经常偷偷跑到他家的厨房,我给他做些他爱吃的,不必太多,一个就能令他心满意足。满足了他的口腹之欲,他再教我下棋。我其实不爱下棋,脑子也笨,但是他喜欢啊,我便努力地让自己也喜欢。他总是教着教着便忍不住骂我笨,骂归骂,却从来没有不耐烦过,你不知道,对于一个棋痴而言,与一个完全不懂棋的门外汉对弈是何其痛苦的事……”宋晚的眸中闪过一星晶莹,一颗泪滴落下来。

    谢成韫一凛,这是宋晚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起虚若。

    宋晚伸手拭了拭眼角,“谢姑娘,让你见笑了,我不该拿这些往事烦你。”

    “一点也不烦,只要宋姐姐肯讲,我很乐意听。这可是我和尚师父的情史啊!”

    宋晚破涕为笑,“肚子里这个大抵是随了它的父亲了,原本我闻到油烟味会犯恶心,这水煮鱼却没有丝毫不适。”她轻轻摸了摸小腹,神色安详。

    谢成韫暗暗叹了口气,心情沉重而压抑。宋晚心里是认定虚若便是她腹中孩儿的父亲,她的一腔痴情毫无保留地全付给了虚若,若是有朝一日知道真相,该有多绝望?

    “宋姐姐。”她唤道。

    宋晚抬眸。

    “宋姐姐可喜欢这里?”

    宋晚点头,“喜欢至极,世外桃源。”

    “既然喜欢,以后便和你的孩子留在这里可好?守着这世外桃源,过一辈子与世无争安稳自在的日子可好?”我会让自己不断强大,我会护着你们,护着我们共同的家。孩子的父亲是谁,不重要。

    “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丧家之犬》,方便以后阅读丧家之犬第45章 (四十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丧家之犬第45章 (四十五)并对丧家之犬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