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之犬

第84章 (八十四)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霏霏小坏蛋 本章:第84章 (八十四)

    唐肃将谢成韫打横抱起,走出铜铃阵。

    “唐公子。”何涛看向唐肃,“公子所托之事,贫道已办成,这便告辞了。”

    唐肃抱着怀里的人,微微朝何涛点了点头,道:“多谢道长鼎力相助。不过,明日便是在下的好日子,道长若是没有分外紧急之事,不若等明日喝过在下的喜酒再走,也算聊表谢意。”

    何涛将手中的拂尘一甩,另一手屈食指,轻声持诵一句“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面上露出一个会意的笑,“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贫道在此贺喜唐公子得偿所愿。”

    唐肃愉快地笑了笑,抱着谢成韫大步离去。

    进得屋内,将人往床上一放,揉了揉谢成韫乱糟糟的头发和水渍未干的脸,吩咐侍女道:“去备水,夫人要沐浴。”

    谢成韫坐在床沿,双手撑在两侧,歪着头,踢了踢腿,笑盈盈地看着唐肃。

    唐肃一转身,便对上她如沐春风般的笑脸,向来冰冷如霜的面上不由得也染上了笑意。走上踏板,坐在她身边,将人抱过来放到自己膝上。

    “阿韫。”

    “嗯?”

    “哥哥问你几个问题,你仔细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怀里的人娇声一笑,道:“肃哥哥问便是。”

    “你十岁那年的生辰,我送你的礼物,你可还记得?”

    “记得呀!”

    “是甚么?告诉我。”

    怀里的人想都未想便脱口而出,“沈周的《烟江叠嶂图》。此图还是肃哥哥带阿韫出去游玩之时偶得。”

    唐肃摸了摸她的耳鬓,“阿韫可还记得,那次带你出去游玩,我对你说过的话?”

    怀里的人垂下头,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她的耳根泛起了桃红,“阿韫乖,别害羞,告诉我,这对我很重要。”

    “肃哥哥说,天上地下,从此只我一人,让我答应嫁给你。”

    如寒星般的双眸中泛出一刹精光,随即消逝,唐肃紧了紧怀抱,亲亲她。这是独属于他们的过往,至此,怀里的人便是他娇养大的阿韫,他信了七八分。

    “公子,浴桶已备好。”

    唐肃将谢成韫放下,“去洗洗罢,看你,浑身脏兮兮的。”

    她嘟起嘴,“脏兮兮还不是因为你!”

    唐肃悦然笑道:“怪我怪我,娘子息怒。”

    “还没成亲呢!谁是你娘子!”她又红了脸,逃进了净室。

    屏退侍女,谢成韫开始宽衣解带,衣衫除尽之后,坐进浴桶之中。不经意地一低头,眸中泛起一抹疑色。

    在她的心口之处,赫然竖着一条伤痕,长度约莫半截小手指,看上去像是新伤,结了一条细细的浅粉色的痂,宛如用朱笔画上去的一条细线。

    疼倒是不疼,没甚感觉。伸手摸了摸,也无异常不适。

    她眨了眨眼,心中有些迷茫,奇怪,这伤痕是从何而来?哎,不管了不管了,等下沐浴完,再去问问肃哥哥便是,他定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舒舒服服地洗完,穿戴完毕,走出了净室。

    唐肃还未走,仍在房中。

    她朝唐肃走了过去,“肃哥哥。”正要开口问他,自己胸口伤痕之事。

    丁媃一掌将门推开,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直陪着笑脸的唐稳。

    “母亲?”

    丁媃冷着一张脸,轻蔑地看了一眼谢成韫,“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唐稳连连道:“夫人,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谢成韫被丁媃的目光慑得一愣,往唐肃身后一躲。

    唐肃将手伸到背后,握住她的手,挑眉看向丁媃,“母亲,你吓到她了。”

    丁媃指着唐肃,气得脸色煞白,“你!好你个不肖子!我看你现在除了她,是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了!缔结姻缘这么大的事,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自作了主张!明日都要成亲了,为娘我才从下人嘴里听到消息!你是想把我气死啊!”

    “儿子的心意,母亲不是一早就清楚了?这场婚事,我已经准备了这么多年,母亲不会不知。”

    “我不同意!”

    唐肃笑了笑,“母亲不同意,儿子明日也是要成亲的。左不过,明日只拜天地,不拜高堂!”

    “你!”丁媃急火攻心,一阵眩晕,往旁边一栽,被唐稳扶住。

    “夫人,我们出去说话。”唐稳连拉带推地把丁媃弄出了房门。

    丁媃伤心至极,泪如雨下,“我真是命苦。”

    唐稳只得开解道:“夫人,想开些,儿子惯来自有主意。”

    “我是心疼他!挑挑拣拣这么多年,结果还是娶了这么个连清白在不在都不知的女人!”

    “他这是得不到,所以才会不甘心。等他得到了,你以为他还会把她当成宝贝?夫人莫哭了,只要儿子在,以后还怕没有称心如意的媳妇?夫人,走罢!儿子明日成亲,你可不能真甩手不管,这上上下下还有不少事情等着夫人呐!”

    丁媃掏出帕子,拭了拭眼泪,与唐稳回了主院。

    被丁媃一打断,谢成韫原本想好要问唐肃的话,也忘得一干二净。唐肃将她安抚好,让她早点休息,便离开了。

    第二日,天尚未亮,谢成韫便在侍女的服侍下起床梳妆。

    净面,傅粉,描眉,上胭脂,抹口脂,梳头,凤冠霞帔着身,盖上喜帕,被侍女们扶了出去。

    经过冗长繁琐的礼仪,终于到了拜堂的环节。

    一根红绸,这端是她,那端是她的如意郎君,她从小就想嫁的人,一张精致的小脸在红艳艳的喜帕下笑魇如花。

    礼者高声唱和:“一拜天地!”

    她正要转身。

    忽然听得身后一声高呼,“大公子,不好了,有人来抢亲了!”

    她一愣,如花的笑靥被惊散。随即,那根原本被两人紧紧牵扯的红绸松了,另一端被唐肃一掷,骤然飘下,落在了她大红的绣花鞋边。

    “取我的剑来!”是肃哥哥的声音。

    很快,有人将凌霜剑取了来,交给唐肃。唐肃将剑一拔,便往外冲。

    她心里慌得不行,沉睡多年的孤独感漫天袭来,一掀盖头,唤了声“肃哥哥”,将裙角一提,紧随着他跑了出去。

    等她跑出去,外面已是刀光剑影,一片混战。

    “这些人都是魔教的,格杀勿论!”唐肃一边与人交手,一边放话道。

    她站在离唐肃不远之处,焦急地四处张望。

    不经意,望见了屋檐上的人。定定看着那人,宽袍广袖,手握轻弓,背负箭筒,箭筒之中还剩下一半的箭。箭头瞄准院中的唐门剑士,一箭倒下一人,全无虚发。好厉害的箭术!不过,此人为何看着如此眼熟?

    她仔细盯着那人的眉目,终于想起,她曾经有一次醒过来,便是在此人怀中。一回神,忽然发现那人也在死死盯着她看。

    唐楼站在屋檐上,俯视下方,看着一身大红突兀地站在人群之中的那人,笑了笑。原来,穿着嫁衣的阿韫是这样的,真是好看。不过,这嫁衣差了些,配不上她。

    他会为她备下一身举世无双的嫁衣,让她成为举世无双的新娘。

    眼一眯,从背后抽出那支与众不同的的箭,搭在弓上,弓弦拉至最满,瞄准同样一身大红的唐肃。

    他看了她一眼,朝她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手一松,羽箭离弦,呼啸着破空,朝唐肃疾驰而去!

    唐肃背朝着她。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支箭离弦而发,唐来不及反应,本能地冲到唐肃身前一挡,那支箭带着浑厚的力道而来,正中她的心口,将她震得后退了一步,倒在了唐肃背上。

    唐肃转过身,抱住她,脸色一变。

    唐楼留恋地最后看了一眼唐肃怀里的人,提气一跃,如旋风,消失在四野。其余魔教卒众也纷纷撤了出去。

    “追!”唐肃一声令下,唐门剑士追了出去。

    “肃哥哥,我疼……”谢成韫话未说完,闭上了眼。

    唐肃急忙抱起谢成韫往房中跑,边跑边朝手下吼道:“还不快去找大夫来!找恭州城最好的大夫!”跑了几步,停下来,“要女大夫。回春堂掌柜的夫人,林夫人,精通外伤,可请她来。”

    唐肃焦急地等在屋外,屋内,林夫人正在为谢成韫拔箭。

    她小心翼翼地将箭剪短,再将箭头从谢成韫胸口取了出来,看了看,呼出一口气,幸好这支箭没有倒钩,否则这姑娘今日得遭大罪。

    将伤口清理好,让侍女替谢成韫换了衣裳,一切妥当之后,打开门。

    唐肃赶紧走了进来,问道:“林夫人,如何?”

    “当无大碍。”林夫人道,“尊夫人体格强健,好好养养,很快便能恢复过来。”

    唐肃放下心来,对林夫人揖道,“辛苦了,我送您出去。”

    将人送出之后,踅足返回了谢成韫身边。

    唐肃坐在床沿,伸手摸了摸谢成韫的侧脸,神情温和,眼中泛出似水的柔情。这世上,爱他如命、会毫不犹豫为他而死的,除了他的小阿韫还有谁?他弯腰,亲了亲她,这就是他的阿韫,他信了。

    谢成韫闭着眼,意识先一步醒来。胸口传来连绵不断的痛意,不过,尚在她承受之内。几把长剑同时穿心的痛她都受过了,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神魂是从未有过的安定,再没有双魂附体的飘忽不定之感。想是,埋在心口的那颗凝魂珠的珠心已经入了她的心,定了她的魂。

    她缓缓睁开眼,对上唐肃含情脉脉的双眸,对他微微笑了笑。

    唐肃,这次,我不光要带回阿今和天亥,我还要你的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丧家之犬》,方便以后阅读丧家之犬第84章 (八十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丧家之犬第84章 (八十四)并对丧家之犬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