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之犬

第87章 (八十七)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霏霏小坏蛋 本章:第87章 (八十七)

    虽是才入得朝真太虚天门中,但唐楼拜的乃是其开山祖师青真子,在辈分上不仅盖过五个孩子,甚至连曾经同为道家中人的老鬼也只有仰望的份儿。

    于此,老鬼心中是颇有些不忿的,明明走之前还是他的忘年交,这一回来竟然就令他“高攀不起”了,真是哼哼了!

    不过,不忿归不忿,他心中对唐楼的佩服却是真心实意的。想起那惨死在修罗恶道手中的好友,朝真太虚天最后一任掌门,一时唏嘘不已。好友一心想将朝真太虚天发扬光大,坐下弟子虽多,却找不出惊才绝艳的一人,时常在他面前感叹,有负于师祖。若是好友泉下有知,一朝覆没的朝真太虚天,多年之后能够纳得这般有天资的弟子,将其绝学传承,不知该有几多欣慰。

    自五个孩子的身份被公开之后,老鬼便恢复了他们的记忆,并解了他们不再生长的桎梏,令其能够如同常人一般长大、老去。

    引魂阵已设好,唐楼将五人分别安置在震、巽、坎、离、艮五个方位,待得引魂术起,持诵术法,镇守五方。

    举凡逆天之举,无不惊动上天。

    术起,天变。

    不过转瞬,万里晴空之上乌云压境,天昏地暗,好似入了夜。狂风骤起,折断树枝,卷起地面上细碎的砂石,悬浮在半空之中,像砂雾笼罩在上空,入眼一片浑浊。

    谢成韫半眯起眼眸,看着阵中。

    阵中有一人,即使狂风呼啸,依然立得笔挺,如同高山之巅的松柏。双眸沉凝,神情冷竣,烟色纱袍在肆风中升腾、翻飞,单手抱诀,拂尘搭在臂上,薄唇轻轻翕合,口中念念有词。像极了那清心寡欲、无悲无喜的得道仙人,望之遥不可及。

    他每念一句,天便阴沉一分,狂风便迅猛一分。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谢初今,包括谢成韫。由于日日被浸泡在药水之中,谢初今的身体没有半分僵硬,柔软程度与活人无异,因而才能被摆成盘腿的姿势坐在阵中。在谢初今身下,是一圈晦涩难懂符文与符图,将他圈在其中。

    天生异象,胆小之人或心中有鬼者纷纷紧闭门户,藏于家中。心中忐忑,不住地在心里祷告,祈求上天息怒或宽恕。也不知是否是祷告生了效,果真,少顷,异象顿消,天明风歇,砂雾退散,天穹重回万里晴好。

    引魂阵中,谢初今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空洞如死水。

    “初今哥哥!”夙迟尔惊喜地叫了一声,欢快得如同一只小鹿,扑了过去。

    “迟尔?”谢初今眨了眨空洞的双眼,迷茫了一阵儿,两汪死水渐渐有了波澜,长久未曾开口之故,嗓音之中带着些沙哑与不自然。不过,只要是熟悉他的人都能听出,这就是他的声音无误。

    这一声,再寻常不过的“迟尔”出口,两颗豆大的眼泪从夙迟尔的眼眶中滚落下来。

    “迟尔,别哭。”谢初今微一迟疑,讷讷道。

    “初今哥哥,你你你,你能看得见?!”夙迟尔一惊,后面几颗蓄势待发的泪珠都忘了滚落下来,双手紧紧握住谢初今的肩膀。

    谢初今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夙迟尔,“把你的爪子拿开,铁钳一样,是想捏死小爷?”

    夙迟尔睁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置信,“初今哥哥,你有感觉?!”

    “废话。”

    夙迟尔破涕为笑,一扭头,看向谢成韫,激动得语无伦次,“谢姐姐,活的!活蹦乱跳的,还能看到,能感觉到,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谢初今没好气地在夙迟尔额头上敲了一记爆栗,“什么活蹦乱跳,当小爷是刚下锅的鱼么!”

    夙迟尔摸摸头,眼中带泪,笑得娇憨,“初今哥哥,你再敲我几下,再敲敲我呗。”边说,便把额头又凑近了些。

    “你脑子被驴踢了?”谢初今莫名其妙。

    谢成韫默默地看着他俩,唇角缓缓扬起,笑意似涟漪,一圈一圈地在眸中漾了开来,明媚如春。

    唐楼凝视着谢成韫,直到她的脸上崭露笑容,这段时日以来第一抹云开雨霁的笑容,他才淡淡一笑,收回视线,双眼眺望天边。此刻的众人,除了老鬼,都沉浸在谢初今回归的喜悦里,没人注意到天边那正卷土重来的滚滚乌云。

    唐楼的目光再度回到谢成韫身上,恋恋不舍,怎样都看不够,恨不能胶着在她身上。

    谢初今的五感,除了嗅和味,应当都回来的差不多了。阿韫,道术洞中三十日,不分昼夜,只为还你一个完好如初的谢初今,虽仍有遗憾,我尽力了。

    乌云如浪潮,前一刻还远在天边,不过一眨眼,似携着雷霆震怒,翻滚着、奔腾着,汹涌而至,蔽日遮天,像千军万马,奔蹄扬鬃,向地面压来。

    忽然,一道闪电,如银蛇般划破黑如漆的帷幕,惊醒了众人。紧接着,又是一道闪电,如同离弦的利箭,直直地射向阵中。

    余光中,有什么在下坠,缓缓倒了下去。谢成韫一偏头,看到唐楼倒地。

    “震巽坎离艮,快给我封住!”

    老鬼大喝一声,五个孩子迅速回归五位。

    老鬼冲到唐楼身边,掣手夺过他手中的拂尘,站定在主位,左手捻拂尘,右手捻神诀,重又操起了旧业,将他多年前在玄真太虚天所学倾尽全力地使了出来。不时瞥一眼倒在脚边昏然不醒的人,在场众人,只有他才能看到,从唐楼身上那如细丝一般被一缕一缕抽离的魂魄。

    饶是他已有所准备,然老天爷要的东西,如何留得住!心有余力不足……

    谢初今在夙迟尔的搀扶之下,已经站了起来,看到倒在阵中不起的唐楼,神情又变得茫然起来。他尚未从自己死而复生的震撼之中完全回过神,便被这接踵而至的变故弄得惶然无措。

    小白脸这是怎的了?下意识地看向谢成韫,心中越发茫然。小白脸都这样了,她难道看不见?不是都为他哭过么?不是喜欢他喜欢得要死?为何呆若木鸡,无动于衷?哎,真是的,这面无表情的模样,连他都看不过去了。

    乌云散去,闪电退却,天光重开,万缕阳光从天而降,照得人间生机勃勃。躺倒在引魂阵中的人,双眸紧闭,薄唇紧抿,面容煞白,死气沉沉。

    老鬼重重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三魂七魄,只剩下了一魂三魄,与死人也没什么分别了。谢初今没成活死人,他自己倒成了名副其实的活死人,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所有人都围了过去,连谢初今都拖着麻木的双腿一瘸一拐地移了过去。

    谢成韫却仿似入了定一般,只是远远地看着唐楼,目光直勾勾,没有丝毫反应。

    “老伯伯,楼哥哥这是怎么了?”夙迟尔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虽然她心里想初今哥哥醒来都想得发疯了,但是楼哥哥也不能有事啊。

    老鬼瞥了谢成韫一眼,这姑娘的心是石头做的不成?即便是个陌生人,见此情形也得动容动容,怎会像她,面无波澜,过都不愿过来?心里顿时生出些憋闷,赌气道:“哼,怎么了?其实也没甚么,不过就是犯了回傻,为了成全某人,把自己的命搭上了。”

    “你是说,楼哥哥他,他死了?”夙迟尔不敢相信。

    “被天谴过的人还能活?!跟死了也差不多了!”老鬼恶声恶气道。

    “老伯伯,你想想办法,救救楼哥哥。”

    “哎,老头子也没辙啦……”

    “逆徒!!!”远处传来陆不降一声怒吼,纵身一跃,几个腾纵飞奔到了唐楼身边,蹲下身,一把揪起唐楼的衣襟,怒气冲冲,“逆徒,你给我起来!大逆不道,为了个女人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为师要重重罚你!快给我起来!”

    “陆城主!”老鬼喝道,“他都已经这样了!”

    陆不降没有理会他,却松了手,将被他抓皱的衣襟抚平,哽咽着道:“为师将你养大,不容易……天墉城少城主,要甚么样的女人没有?我怎么就教出你这样愚蠢的徒弟……”

    紧紧地将眼一闭,复又睁开,神色一肃,将唐楼抱了起来,沉声道,“我的徒弟,我带走了。”

    老鬼忙伸手拉住陆不降的衣袖,本想阻拦,看了一眼谢成韫,见她双目放空,对周遭发生的一切全无知觉,漠不关心。老鬼的手便无力地垂了下来,人家是师徒,他凭什么?他又该拿甚么身份去阻拦?

    陆不降抱着唐楼,经过谢成韫身边时,她的目光仍然直向前方,连头都没有回。傻小子,这就是你舍了性命也要去爱的女人,为师真是替你不值。

    陆不降的身影拐过一个弯,消失在视线中。

    谢成韫从唐楼倒地的那一刻起,便陷入了一片茫乱,她就像是一个迷途的人,被困在他留下的谜题当中走不出来。

    是啊,两个唐楼,一样却又不一样,她爱的到底是哪一个?

    入定的人眸光动了动,从虚空中回过神,转身一跃,腾空,翻到了陆不降身前站定。

    “陆城主,你不能带他走。”

    陆不降冷笑一声,“我不能带他走?你凭什么?”

    “他是我夫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丧家之犬》,方便以后阅读丧家之犬第87章 (八十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丧家之犬第87章 (八十七)并对丧家之犬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