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之犬

第89章 (终章 )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霏霏小坏蛋 本章:第89章 (终章 )

    一年后,登州城。

    暮色笼罩四野,月上柳梢头,星布穹庐下。

    登州城内的一家茶肆迎来了一日当中最热闹的时光,两层的茶楼,四座皆是客,座无虚席。一楼的正中,站着一位中年青衫说书人,手持折扇,表情生动,绘声绘色地向在座宾客讲述中原近日发生的大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却说这唐稳唐家主,自其子唐肃被杀,难掩悲愤,便召集了正派人士,前往天墉城复仇。”说书人将折扇一收,目露鄙夷,“真是不自量力!被天墉城杀得片甲不留,单枪匹马地回了恭州城。梅家自梅三爷死后便一蹶不振,谢家被修罗恶道灭了满门,唐家吃了败仗元气大伤,蜀中曾经的四大家族,如今也就赵家还剩个空壳子在苦苦强撑,真是一损俱损那!”

    “有道是,风水轮流转,万物无常新。这有倒下去的,就必得有站起来的。今日在下要说的,便是这站起来的。”说书人端起案前的茶杯,呷了口茶水,卖了卖关子,“不知诸位可曾听说过,十二都天?”

    “知道!”

    “还以为你说的是谁!原来是他们!”

    “不是早就名震江湖了么!”

    说书人微微一笑,“不错,十二都天确实是早已名震江湖,只不过,如今的势头更胜从前,无人能及。十二都天有两位当家,俱是神秘莫测的人物。其大当家武功深不可测,明明是用剑之人,却无人能看得清她用的是何剑,使的又是何种剑法。其二当家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擅长机关暗器,江湖上千金难求的祁氏连弩便是出自他手。诸位可知,唐肃是被何人所杀?正是十二都天的大当家。想那唐肃是何等修为,在十二都天大当家手里也过不了三招便一命呜呼。远的不说,便说说昨日才发生那件大事罢。”

    “昨日?昨日发生了甚么大事?”有人问道。

    “这位兄台想是才到得登州罢?”说书人笑了笑,将折扇打开,摇了摇,“昨日,正是那恶贯满盈的修罗恶道夫妇的死期。”

    “修罗恶道死了?谁干的?”

    “十二都天。就是修罗恶道这样令江湖人士闻风丧胆的恶魔,在十二都天的大当家面前,那也不够看,轻轻松松一剑封喉。”

    “竟是如此厉害!不过,十二都天可是宣称入了魔的。”

    “入魔又怎的?武林正派能拿他们怎么办?再说,如今魔教日盛,正派反而没落,听到十二都天的名号,巴结都来不及。”

    “可有人见过这位大当家长甚么样?”

    说书人摇摇头,“十二都天向来低调,从来没人见过两位当家的真容,只知是一男一女。”

    “一男一女?可是夫妻?”

    “非也。不过,在下曾听人说起,偶然间有幸得见过他们的真颜,女的中年样貌,男的年轻俊秀,在下猜测,他们大概是母子……”

    “噗!”靠近角落的一桌,有人喷了口茶水出来。

    说书人的目光不露痕迹地朝那一桌扫去,那一桌坐了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女的背朝着他,看不清长相,身形绰约。男的倒是面朝着他,长相俊美,却黑着一张俊脸,像是谁欠了他银子似的,脖子上系了一根黑色三角巾,挺奇怪的装扮。

    说书人将目光收回,正要继续开口,被人粗暴地打断。

    “臭婆娘!磨磨蹭蹭做甚,还不快给老子进来!”

    说书人抬眼一看,门口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肩扛一把大刀,满脸横肉看得人很不舒服。彪形大汉身后,站着一个妇人,小腹隆起,看样子已有七、八个月的身孕。五官倒是长得不错,只可惜满脸憔悴,再加上孕后浮肿之故,便有些不忍看了。

    妇人艰难地移动着脚步,彪形大汉一看不耐烦,往回走到妇人身前,一伸手,抓起妇人脖子后面的衣襟就将人往前扯,扯得妇人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

    周围有人看不过去了。

    “一个大老爷们儿,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就是,她肚子里可还怀着你的种!”

    “哟,你们还知道贱内怀着身孕那?我还以为你们瞎了看不见呢,一个个的嘴上叫得凶,怎么不见你们起来给孕妇让个座儿出来。”

    真有人站了起来,走到妇人面前,“这位娘子,在下的位子让给你。”

    妇人向前一步,闪到那人身后,嘴里不住地祈求道:“这位大侠,求求你行行好,救我!我不是他的娘子,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是他强占了我,日日凌-辱于我,他就是个禽兽!我求求你,救我离开,实在不行,你替我带个口信给天……”

    彪形大汉冲到妇人身边,抬手便是一记耳光,“贱货!拆老子的台!敢玩儿阴的!看老子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

    满场顿时一片哗然,纷纷指责起彪形大汉来,彪形大汉心中懊恼,狠狠瞪了妇人一眼。几年前的那次比武招亲,要不是中途冒出来的那个子虚门门主,他早就收了她了。本以为没戏了,不曾想后来竟然又给他遇上了,她身边再没有那可恶的子虚门门主,终于让他得了逞。这女人,没到手时看着挺泼辣有趣,玩儿过之后才知,也不过如此。坏心眼忒多,害他吃了好几次大亏。若非看在她腹中怀了他的孩子的份上,早就将她一刀劈了。

    这身怀六甲的妇人,正是苏愫酥。那日被谢初今赶出十二都天之后,她恨意难消,当时就去了恭州城最热闹的街头,故技重施,比武招亲。只要能打赢她,便可以娶她为妻,但是在娶她之前必须得先替她报仇。

    她原本打的算盘是,找个傻子替她报了仇,她再悄悄溜回天墉城。却不曾想,冤家路窄,又遇上了彪形大汉,没能报仇不说,反而落到了他手里受他欺凌。怕她逃走,彪形大汉废了她的武功,关在宅院里,一关就是一年多。直到她怀了孕,才带她出来走动走动。

    说书人拿眼瞟了瞟靠近角落的那桌,那一男一女起身,理了理衣襟,朝门口走来。说书人双眼一亮,暗道,今日又有好戏看了,这是要上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戏码。

    一男一女穿堂而过,朝门口走去。

    彪形大汉正对苏愫酥骂骂咧咧的,余光瞟到前面走来一个女子,定睛一瞧,一双色眼顿时睁了老大。乖乖!好标致的妞儿!这脸盘,这身段,他还是头一回瞧见。比他这身边的破烂货不知强了多少!

    苏愫酥顺着彪形大汉的目光看去。

    一见仇人,分外眼红。苏愫酥牙关紧咬,捏紧拳头。谢成韫,谢初今,我今日落魄至此,都是拜你们所赐!今日真是,冤家路窄!

    眼看着谢成韫与谢初今朝自己走了过来,她杏眼圆瞪,充满恨意地目光射向谢成韫,“谢成韫,用不着你假好心!我不需要你来救!”

    谢初今忍俊不禁,扑哧一笑。

    谢成韫看也没看她,从她身边经过,走了出去。

    谢初今看看她,“你想多了。”说完,也走了出去。

    脑子里一直紧绷着的弦啪的断了。她将彪形大汉一推,歇斯底里起来,“你还是不是男人!你的下流劲呢!哪儿去了!这么好看的女人,你就不想尝尝滋味?!没用的东西!有本事,你去把她也抢了来啊!你将她也霸占了!”

    彪形大汉被她的疯狂之举惊到,一时愣在原地。

    苏愫酥转过身,朝在座的众人喊道:“还有你们,都愣着干嘛!她可是魔教的人,她就是十二都天的大当家!就是她杀了赵家的大公子,赵家家主重金悬赏缉拿凶手,你们快去抓她,抓住她赵家有重赏!”

    众人闻言皆是面露惊色,反应过来都暗恨自己没来得及将两人的面目瞧清楚,白白错过了。只有说书人面露喜色,今后的故事中又增添了新的内容。在场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起身追出去。十二都天,谁敢惹?

    “啪”!又是一记耳光。苏愫酥跌倒在地,左脸火辣辣的疼。彪形大汉脚一抬,就要踹上去,被人拉住,骂道:“贱货!老子好心好意带你出来放风,可你呢,恨不得老子送命,你好逃走是么!走!跟老子回去!”一把拎起地上的苏愫酥,连拉带拽地将人弄了出去。

    姑侄俩在夜色中飞奔,行至一条岔道前,停了下来。

    “阿今,我去了。你赶紧回十二都天,莫在外逗留。”

    “知道了,知道了!”谢初今不耐烦地甩了甩手,“早看出来你心不在焉了,一颗心早就飞回小白脸身边去了!走罢走罢!哦,别忘了代我向小白脸问个好。”

    “嗯,好。”

    姑侄俩便在岔路处分道扬镳,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谢成韫往左,迫不及待地向巍峨的玄清山掠去,她已有一日未见到唐楼了。

    掠上玄清山,来到虚若的禅院前,连门也懒得敲,一纵身,从院墙外翻了进去。走到院墙处的水缸处,舀出一瓢水,将手洗干净,走进禅房。

    禅房之内的榻上,躺着她的心上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伽蓝寺佛气浓郁,她陪他在寺中一呆就是一年。

    她朝他走了去过,先看看了他脚边长年点着的那盏油灯,小小的一丛火焰像他平日的身姿,立得笔挺。

    坐到他旁边,弯腰,亲了亲他的额头,亲了亲他紧闭的双眸,亲了亲他的睫毛,他的睫毛比女子的睫毛还要浓密,长且卷翘。一路往下,到他笔直挺拔的鼻梁,最后停驻在他紧抿的薄唇之上。

    好半天过去,才将唇移到他的耳边,轻轻道:“我回来了,想你想得不行,你想不想我?何涛已经被我杀了,从此再没什么事能令我分心了,我会日日陪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你,你高不高兴?”

    说完这些,她起身,走了出去,很快拎了一桶热水进来,将水桶放在榻边,转身关了房门。

    动作轻柔地将他的衣裳一件件除去,捞起桶里的浴巾,绞成半干,仔细小心地为他擦拭身体。他素来讲究这些,每日都得冲洗。如今,他无能为力,只有她暂为代劳。

    “等你醒了,一定要好好谢我,知不知道?”她一边擦着他的手臂,一边道,“阿今今日还笑话我是个任劳任怨的丫鬟。哦,对了,他还向你问好。十二都天的那片海棠林已经被重新修整过了,还加了些杏树进去,现在正是花期,远远望去既像雪海又像火海,美极了,你想不想看?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带你去看……”

    她像这一年多的每一日一样,温柔细致地为他擦拭身体,不厌其烦地和他东扯西扯。他也如同这一年多的每一日一样,安安静静地听她述说,没有反应,不回答,甚至连眼睫毛都不颤动一下。

    上半身擦完,她换了桶热水,继续擦拭他的下半身。每日的这个时候,为他擦拭下半身,是她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只有到了这时,他才会有反应,他身上的一处会对她的碰触有反应。用蓬勃的势头告诉她,他并非全然无觉。起初,她甚至能在他的耳畔见到一抹粉红。她觉得新奇,这人脸皮如此厚,竟然也会脸红。

    于此,她是欣喜若狂的,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让她感觉到真实。她有时会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变换花样的摆弄他。她总觉得他是在苦苦强撑,待得忍不住了便会突然坐起来。只要他肯醒过来,他要对她做甚么都好。

    她是这样想的,也这样说了,偎到他耳边,轻吐出声,“只要你肯醒过来,想对我做甚么都好……”她亲了亲他,说出每日都要对他说的那句话,“唐楼,两个你,我都爱。你听到了没有?不管是哪一个,我都要。醒来,娶我。”

    唐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有多长?长得如同河流,漫过了某人的一生。

    在梦里,他从局外人的角度,看完了另一个唐楼的一生。

    他看到那个唐楼惨淡的童年,看到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生命中的谢成韫,他的阿韫,如同耀眼的星光,照亮了他原本灰暗的生命。

    他看到他是如何卑微地讨好着阿韫,如何苦苦地爱着她。

    他看到他的疯狂,看到他将她置于身下行疯狂之举。他看到阿韫眼中的伤心与失望,令他心痛到无以复加。

    他看到那个唐楼死在阿韫的剑下。

    他看到那个唐楼的魂魄从身体中飘了出来,像一团蓝色的幽光,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忽然直直朝他冲来,撞进了他的身体内。那个唐楼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脑中,所有在那个唐楼身上发生过的一切,忽然全部真实得像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一样。不,那就是他的一生。

    梦却并没有停止。

    他看到阿韫被唐、谢两家追杀,仓皇流离。

    他看到阿韫在逃亡途中,时常会对着某一处发呆,眼中的悲伤越来越浓。

    当阿韫眼中的悲伤浓厚得凝成了水,他看到她放弃逃跑,束手就擒,任凭几把长剑同时穿胸。

    他看着她倒下,他就站在她面前,他想蹲下,给她哪怕一个拥抱也好,不让她这样孤独地离去。可是他被一股无形的力道定住了身形,不能动弹。他只能伤心地看着她,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她的一生,终究是,被他误了。

    她倒在地上,目光朝着他的方向,定定地看着他,神情哀伤。

    在她闭眼之前,他听到她轻轻地说了一句:“唐楼,你满意了?”

    不,他不满意!他要重来!若能重来一回,他当珍而重之地对待她,即便得不到回应,也再不会勉强她。

    天地忽然安静了下来,耳边有人在对他轻声呢喃,用的是世间最温存的语调,“唐楼,两个你,我都爱。你听到了没有?不管是哪一个,我都要。醒来,娶我。”

    这句话,让他记起了梦以外的真实,让他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处于梦中。

    这是阿韫的声音。

    他想起来,自己为何会睡去。

    他想起来,他在睡去之前问过她甚么。他问她,爱的是哪一个他。至于他为何要问她这个问题,不过是因为他的不自信罢了。他知道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他,却又希望自己也能在她心中占上一个角落。

    他在道术洞内,不止学会了引魂术,也学会了补魂术和融魂术。

    他用补魂术,将残魂补全,再在引魂阵中加入了融魂术。

    他将自己,置入了一场豪赌之中。

    他体内有着两个完整无缺的魂魄。老天爷要的只是一条命,若他将两个魂魄各自分出一半,交给上天,是否能逃过一劫?待两半魂魄被收走,引魂阵中的融魂术生效,将剩下的两半魂魄融合。

    若他赌赢,不论阿韫爱的是哪一个,总不会再叫她伤心了……

    谢成韫将唐楼的身体擦干,给他换了身干净的衣裳,掖好被子。起身,拎着木桶了走出去。走到院外,将水倒了出去,再将桶放好,擦了擦手,转身回禅房。

    推门而入,抬眸,一愣。

    榻上空空荡荡,被子被掀到一边,聚魂灯也熄了,灯芯还在冒着一缕细细的青烟。

    身后有人出声。

    “我醒了,你准备何时嫁给我?”

    声音不大,却像平地惊雷令她心尖处一颤。低沉清冽,是这世间最好听的声音。

    她转过身,看到他倚在门口看着她笑,唇角上扬,万千柔情从他的眼角眉梢流出。她朝他勾勾手指,微微一笑,“你过来,我告诉你。”

    他真的听话地走了过来,掖着手,笑容可掬地站在她面前。

    她踮起脚,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轻轻吐出两个字,“现在。”

    他眸光一沉,将她打横抱起,几步走出房门,纵身一跃,离开了佛门净地,冲入了夜色中,循着茫茫夜色,一路往山下掠去。

    “你准备带我去哪儿?”

    “你很快就知道了。”

    当他在海棠林中将她放下时,她微微有些诧异。月光下的海棠林别有一番另样的情致,如火如荼。海棠混合着杏花的芳香,一阵阵袭来,令人沉醉。

    夜风阵阵,吹落无数花瓣,地上堆起了厚厚一层花瓣,似火又像雪。

    “为何带我来这里?”她问。

    他不语,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一低头,在漫天飘洒的海棠花瓣与杏花花瓣中,狠狠地朝他朝思暮想的人吻了上去。从第一眼见到这片海棠林,他就想这么做了。

    他想让她,在这片海棠林中,为他绽放。

    那一夜,她果然在那片红与白的花海中,为他绽放到极致。

    那是他此生难忘的景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丧家之犬》,方便以后阅读丧家之犬第89章 (终章 )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丧家之犬第89章 (终章 )并对丧家之犬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