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守财奴(重生)

第12章 .24文|学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剪笛 本章:第12章 .24文|学城

    她不再回答,只埋头吃她的东西。

    韩离瞥了她两眼,得不到回应只得无奈地继续用膳。

    吃完了饭,他道:“好了,歇一会吧,歇一会把药喝了,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要我送你吗?还是让你二哥来接你?”

    “我……还不想回家。”

    她有些不知怎么面对重贞,她还没做好接受她幽怨眼神的准备。

    韩离看出了她的心思,“你想在这里躲一辈子吗?”

    她不说话。

    “把药喝了。”他将药碗的盖子打开,把药推到她面前。

    重锦听话地照做了。韩离又道:“好了,现在你可以继续当你的缩头乌龟了。可是我得先走了。”

    重锦听了一愣,“你要去哪?”

    “陕西。”他边说着,边到衣架上取了他的披风,“怎么,姑娘舍不得我?想跟我一起走吗?”

    她摇摇头。她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走,没有他这个总是气她的人在,好像会少了些什么。

    “不希望我走?”他坐到她面前,望着她的眼睛,“姑娘,人生的路要自己走。”

    说罢,他站了起来,优雅地系上他的披风,然后便走到了门口。

    在门口,他又停了下来,转身望着她,半晌后笑道:“走了,后会有期,缩头乌龟姑娘。”

    她孤零零地坐在几前,看着门口的他,有一点想开口挽留,但终究没有开口,只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边。

    没有了韩离的客栈显得十分冷清,重锦呆呆地坐了一会,然后便回了府。

    *

    韩离去往陕西的马车在路上被人拦了,拦下他的人是宋衍派来的。

    那人说:“宋大人改变主意了,要你先去办另外一件事,办完了再去陕西。”

    神机营制造了一匹新的火器,宋衍想把这批火器卖给常年滋扰边境的鞑靼,又不方便自己出面,于是命韩离出面去办这件事,并且给了一个几乎不可能成交的高价,让他去完成。

    这又是一个考验。

    不单考验的韩离的能力,更考验他的狠心程度和胆色,说白了,是在摸他的底。将火器卖给别国,这与通敌叛国没有什么区别,事情一旦曝光,那就是满门抄斩。宋衍就是想看看,韩离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由此来判断他到底有没有资格登上他的船。

    宋衍的缜密和难缠是在韩离意料中的,他并没有很吃惊。如果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宋衍势必不会轻易相信他。他不能拒绝宋衍,但他也并不愿意去做这样的事。他是个商人,什么都可以卖,但他不想卖国,况且他心里清楚得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请回去禀告宋大人,韩离定当不辱使命。”

    他唯一的办法是先应承下来,然后再想办法把这些火器藏起来,去了北疆再见机应变,最好是能让鞑靼取消交易。可鞑靼觊觎边疆已久,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宋衍还是个心思极其细腻的人,并不好对付,自己的一举一动势必都在宋衍的监视之下,想要瞒天过海实在是难如登天,需得他好好琢磨。

    韩离应下差事,宋衍的人便回去禀告了。很快,一封写有火器地址的密信便传到了韩离的手中,他按上面的指示,取到了那批火器,然后便动身往北疆去了。

    临出金陵城前,他往客栈的方向回望了一眼,心中想:这一次怕是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了。

    两三个月后,就是新年了,大雪将覆盖金陵城,到时候满城的红色对联和窗花,就是不知道那时候的重锦会怎么样了呢?

    与此同时,重府二老爷重邦也受皇命启程去往了北疆。

    原因是有人向皇帝密告,说是驻守北疆一支卫所军的正三品指挥使与鞑靼人来往甚密,疑似向对方出售军情,而这名指挥使恰是皇帝特别忌惮的龙虎将军林成硕的表侄,林成硕可是皇帝侄子的老师。皇帝不由怀疑他是心怀不轨,于是心急如焚地传了亲信内阁辅臣宋衍来寻问良策。

    宋衍很认真地听着皇帝的诉苦,耐心地与他探讨应对之策,最后却只模棱两可说了句“未免冤枉了林大人,还是派亲信之人前去查探一番,待核实后再做决策为好”。于是皇帝便依了他的意思,派了自己最信任的都察院御史重邦去彻查此事。虽然北疆的守卫军由宜王管辖,但皇帝丝毫没有怀疑他一母同胞的弟弟。

    在同一时间,宋衍把重邦和韩离都送去了北疆,这一盘大棋,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

    重锦回到家时,天色已近黄昏。

    阖府上下已是收到了邵斯云辞世的噩耗,下人们之间窃窃议论的,都是这一件事。

    重锦回到屋里,面对与过去一模一样却又已然不同的生活,还是忍不住为邵斯云的离去而伤心,只倒在床上,什么也不说。见到秋思来照顾他,她又忍不住问起了重贞。

    秋思说:“二姑娘今日身体不适,好像还晕倒了。如今还躺在床上呢。大夫来看,也没说有什么病。”

    韩离说得没错,重贞与邵斯云是彼此相恋的。邵斯云的离世,她必定十分的痛苦。

    一想到这里,重锦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邵斯云辞世的消息是由一个老奴带回重府的。“云二爷是活活被大火烧死的,那身子都烧焦了,好不凄惨。这么好个儿子就这样死了,那白夫人还跪在地上一声声叫他,人死了哪还能回应呢。唉,真是太可怜了。”

    听完这个消息,重贞就昏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痛苦仿佛早已在等候,一瞬间就席卷了她。两天前他们才融为一体,才把自己交给了对方,才许下了厮守终生白头偕老的诺言,却不知缱绻之后恋恋不舍的分别,竟成了一生的永别。

    这个噩耗来得如此突兀,如此不真实。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在一夕之间就这样去了,再也说不了话,再也触碰不得,再也享不了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再也看不到这繁华人世沧海桑田的变迁。

    他死了。

    重贞不由恸哭出声。

    曾经,他们因一首诗词各持己见而惺惺相惜,一转眼,携手写下的墨痕犹在,知己却已逝。

    曾经,他们在侥幸偷取的时光里彼此互诉衷肠,一转眼,共同依靠的松柏犹在,恋人却已逝。

    曾经,他们好不容易在误会澄清后向对方交付彼此,一转眼,相拥温存的竹塌犹在,伴侣却已逝。

    不论爱恨情仇如何浓烈,命定他们就此擦肩。

    重贞握着那枚叫“偕老”的核雕,哭得九回肠断,只觉得天崩地裂,海水干涸,所有鲜艳美好的东西都随着他一起去了,她的心中万念俱灰,是再也长不出草来的一片荒芜。

    ……

    两个重姓姐妹在各自房中哀伤痛苦,而这时,重府却迎来了一位同样哀伤痛苦的客人——白夫人。

    白夫人捂着心口找到了重老太太,一只手用帕子擦着脸上源源不绝的眼泪,问:“他们说,云儿是因为救下一个姑娘才死的。他们在那里见到了锦丫头,老夫人,只求你告诉我,锦丫头今日可在府里么?倘或不在,又去了哪里?”

    她说的很直接,老太太也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她也不知道重锦的去向,一时之间难以回答,刚想顾左右而言他安慰两句,便被白夫人打断了。

    “老夫人,我就直说了吧,我今日来是想问问您的好孙女,她究竟是为何要到那地方去,又为何牵连了我那可怜的儿子。为什么只我云儿出了事,她却能毫发无伤。”白夫人越说越激动,“我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虽不知重锦的行踪,但知道白夫人必是已是得到了确信,也瞒不住,只好吩咐了兰溪去把重锦叫来。

    兰溪很快到了重锦屋里,将白夫人的来意说了,又提醒重锦小心说话。重锦哀伤不止,心里清楚有的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便抹了抹泪,随兰溪来到了拂夕堂。

    白夫人乍见重锦的一刻,已是有些按捺不住,微微站了起来,侯爵夫人的身份是她最后的一丝理智。

    老夫人见了这场面,也是颇有些无可奈何,只得按白夫人的意思寻问重锦,“你今日到哪里去了?”

    外人的责备与良心的谴责,让重锦深处双重的煎熬之中。韩离虽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她劝离了现场,力图大事化小,不让她当场就无地自容,可该来的还是会来,这一关她始终绕不过去。

    面对着邵斯云的亲娘,重锦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流着泪道:“对不起,白夫人,是我害死了斯云表哥。”

    白夫人见重锦果然认了,心里的哀痛和怨恨就再也压抑不住,只对着她哭喊道:“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你这行径荒诞的丫头,自打我为云儿与你说上了亲,一桩桩不好的事就接踵而至,你先害他落水,又害他被大火烧死,就算是退了婚也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你到底是个什么人,我这到底又是做了什么孽!呜呜呜呜……”

    白夫人的一字一句如利刃般剜着重锦的心,这些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她没有一点可以反驳的地方。她捂着胸口,边落泪边给白夫人磕头,“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老太太虽然心疼重锦,可毕竟白夫人痛失了爱子,只好道:“这丫头确实是太顽劣了,此番之后,我一定好好教训管束她,再不叫她惹事生非。云儿他去了,我知你难过,但不要忧思过度伤了身子……”

    白夫人哪里听得进话,只见重锦泪水涟涟地低着头,一想起自己活蹦乱跳的儿子因为眼前这个人就这样没了,便激动地起了身,抓住重锦双肩使劲摇晃她,“都是你,都是你,是你害死了她,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侯门守财奴(重生)》,方便以后阅读侯门守财奴(重生)第12章 .24文|学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侯门守财奴(重生)第12章 .24文|学城并对侯门守财奴(重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