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劈着劈着就穿了

第46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帝王攻太子 本章:第46章

    “弟弟?”

    钢牙愣了一下,“你是路久的哥哥?”

    “对,”善点头,扯了扯唇角,眼底却没有笑意,“你是谁?”

    路久被善挡在身后,钢牙想要看一眼对方,就被善有所察觉,微移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让钢牙不得不放弃这个举动。

    “我叫钢牙。”既然看不到路久,钢牙索性看向善,说了自己的名字。他扬眉一笑,就算察觉出路久哥哥并不喜欢他的情绪,他也没有退缩。

    “想要追求你的弟弟!”

    善微笑:“不可能。”

    钢牙挑眉,“就算你是哥哥,也不能阻止别人追求弟弟吧?”

    对于钢牙的回答,善无动于衷,面色微冷,“我是他哥哥。”

    这个人类看着真的是好讨厌啊,钢牙切了一声,明明和路久长得那么相似,他却没有任何好感,如果对方不是路久的哥哥,只怕早就是一爪子上去了。

    “喂,臭狼,”犬夜叉抽出铁碎牙,瞪着他,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干架的样子,“上次没有对你动手,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你别忘了你身上还有四魂之玉碎片!”

    钢牙微抬下颚,面色桀骜,“有本事就来啊笨狗!”

    正好他也很不爽呢!

    “打架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吧,钢牙。”弥勒突然开口。

    钢牙眯眼,却没有拒绝,“什么问题?”

    “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弥勒干咳了几下,“……见路久么?”他总觉得不会那么凑巧。

    钢牙面色有些复杂,他下意识地偏头想要看路久,对上的却还是善那张面色冷淡的脸,钢牙面色一黑,心情不爽地收回目光,看向弥勒,“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谈到自己发现的事情,钢牙的面色也严肃起来,“我今天找到了奈落的城池,但是那里除了他留下的臭味,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正好这些天他也想明白了自己的心情,不打算再逃避,就干脆来找路久了,顺便问一下犬夜叉他们知不知道有关奈落的最新消息。

    “消失了?!”众人讶然,就连犬夜叉也没有了和钢牙打斗的心思。

    钢牙眉头微挑,对他们这幅反应有些奇怪,“你们不知道?”

    事实上,他们的确不太清楚,从奈落想要吸收杀生丸失败后,他们便打算回村子里休息一段时间,所以正好错过了得知奈落消失的第一时间。

    在众人沉思这件事的时候,钢牙又和善对上了。

    “喂,就算你是他哥哥,也没有权利阻止别人和他见面吧?”钢牙看着善,微微眯眼。

    善也面色冷淡地回望他,没有退让,背在身后的手一直按在路久的肩膀上,尽管路久并没有想要走出来的意思,善也没有放开。

    两人之间的气氛渐渐紧绷。

    “嗤,”钢牙突然笑了,率先撇开头,一副不想计较的样子,“算了。”

    善微微眯眼,钢牙这种态度不仅没有让他放松反而让他有些不快,而钢牙接下来的话也的确证明了他这个想法。

    “反正我要追求的是路久,”钢牙抬手环胸,撇嘴嘀咕,“只要路久能被我打动就好了。”

    “如果他接受了我的追求,就算你是哥哥,也不能阻挡了吧。”

    善冷笑,“路久不会答应的。”

    “你只是哥哥,难道还能代替路久的意愿么?”

    “臭狼,路久才不会答应你这个恋童的家伙!”犬夜叉看不爽钢牙,也在一旁泼冷水。

    钢牙嗤了一声,“当我不知道人类结婚很早么!”

    说他是变态,这只笨狗喜欢的女人也没有多大吧,钢牙目光从戈薇身上扫过,哼了声。

    犬夜叉:……

    “这次的确是我失误了。”没有找个好的环境告白,周围的闲杂人士实在是太多了,特别是这个叫做善的家伙,不过……钢牙扫了一圈众人,在善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绕到了他的身手,握住了路久的双手,目光深情。

    “路久,等我!”

    路久歪头,眨巴眨巴眼还没说话,就看到钢牙松开了他的手,跑掉了。

    善猛然转身,却连钢牙的身影都没有抓到。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头,一股愤怒之情涌上心头,然后却在几秒后变成了无力。

    如果他不是一个人类,如果他能拥有自己的力量……

    善的目光落在路久身上,内心闪过无数念头,眸色渐渐晦暗不明。

    路久看着善,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哥哥看着自己的目光这么奇怪,他伸手握住善的手,“哥哥?”

    冰凉的触感让那些纷杂的念头在一瞬间消失了,善看着路久信任的目光,想到自己曾经闪过的念头,甚至身体僵住。

    他为什么会有那些念头?

    ……

    某处山洞深处,被各种肉块填满,它们取自其他妖怪身上最为厉害的部分,此时蠕动着的样子却显得极为可怖,而在最中心处,奈落的头颅却挂在了那里。

    卷曲的长发遮挡住了他的脸庞,那双睫毛微微颤动,然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缓缓睁开,露出了那双血红色的双眸。

    终于找到了,他分离出去的那一部分的内心空隙。

    为什么会有那些念头?

    他忍不住低低一笑,笑容中却包含恶意,那双血眸看着虚空,却好像在与谁对视一般,薄唇轻启,无声道——

    因为你就是我啊。

    就快了,他就快能把那一部分收回来了。

    就算和其他□□不同又怎么样?就算能够抵抗他这个本体的意愿又怎么样,假的始终是假的。

    那双血眸闪过一丝愉悦。

    只是被他安排出去,为自己的计划做棋子罢了,竟然还敢抵抗他,就连那张脸也是他创造出来的,连那些模糊的记忆也是他提供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提供的,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那个人了么?

    如果路久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你以为他还会这么对你么,只会像对待我一样,当做一个食物罢了。

    黑暗中,奈落的笑容带着明显的讽刺——

    醒醒吧。

    ……

    深夜,善再次从梦中惊醒,鬓角的头发早已被冷汗打湿。

    就算是醒来,他整个人也依旧沉浸在梦中的画面,甚至没有察觉到握成拳头的指甲快要掐进肉中。

    梦里再次重现了那天晚上梦到的一幕,他被路久质问为什么要骗他。

    他张口想要辩解,然后只觉得胸口一痛,他不敢置信地低头,却撞进了那双眼睛——

    不再是信任,而是没有任何感情的疏离。

    路久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穿过了他的心脏,语气毫无起伏地道,“你是假的。”

    善偏过头,看向睡在自己身侧的路久。

    昏暗的室内能勉强看到少年侧着身体,紧紧贴着他,手还抓着他的衣角,精致的面容显得放松而单纯,完全不复梦中那冰冷的样子。

    善伸出手,指尖落在路久的脸侧,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直到那双眼睛在他的注视中缓缓睁开。

    “哥哥?”带着困意的声音,路久伸手扯了扯善的衣角,在善低下身子后,双手抱了上去,埋入他的怀抱中蹭了蹭。

    “哥哥,能问你一件事么?”

    善的手落在路久头上,抚摸了几下,因为之前做的梦,声音还有些低哑,“什么?”

    然而下一秒,他的唇角就溢出了血迹,心脏处一阵剧痛。

    “你是假的哥哥么?”幽幽的声音从他怀中传来。

    他缓缓低头,就像梦境中一样,对上了那双毫无感情的深蓝色双眸。

    路久……

    他的瞳孔渐渐涣散,身体无力地往后仰去。

    善以为自己会死。

    然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才恍然察觉这是一个梦中梦。

    “哥哥?”

    躺在他身侧的路久察觉到动静,睁开了眼。

    善扯了扯唇角,掩去自己在梦中遗留下的惊慌,对着路久勉强笑了笑,“没事。”

    是啊,他怎么忘了,路久醒来的时候,声音里从来不像别的人一样,带着困意好像没睡醒一样。

    所以梦里的一切,只是梦而已。

    所有能让他动摇的念头,都被善压在了内心最深的地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劈着劈着就穿了》,方便以后阅读[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第4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第46章并对[综]劈着劈着就穿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