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

第46章 墓鬼〔十〕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曾也笑人痴 本章:第46章 墓鬼〔十〕

    帐篷里的温度渐渐升高了,火盆里的炭火偶尔撩起几片火花。外面还有将士们收拾行军、来来往往的声音。仅仅隔着一层布,甄湄甚至能看到经过的人影。

    这个梦真实得有点可怕了。

    “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既然是梦,*苦短,好不容易能够梦到她如此贴近自己的生活,当然是珍惜这短短的时日了。白起握住那揪着领口的手,他一只手就能轻轻松松将甄湄两只手腕圈住,一点点抬高到她的头顶,压住,

    这个姿势真是莫名的熟悉,甄湄侧过脸不去看白起那让人心惊的眼神,脸上腾起红晕,像晕染了上好的胭脂。

    只是一瞬,她忽地又转过脸,努力睁大眼睛正视白起,似是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这时的白起显然跟进入副本时那返老还童时的妖冶不一样,他看起来没那样俊美,更多的是一种出鞘的宝剑般锋利冷峻的气质。你看着他,会忽略他的相貌,只会感到心悸,那种冷肃,那种仿佛冰花落在枪戟上的一瞬杀气。

    他是战争杀器,天生的人形兵器,令所有的敌人闻之丧胆。

    但一个灵魂,究竟要如何被改造,才会被改造得如此彻底,让他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甄湄试图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寻找到三三的影子,他是那样陌生,从外貌到气质。如果说三三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歌剧魅影,聪明到极点,却又对人情世故单纯幼稚到无辜,琉璃般透明。

    而白起明明正值一个男儿最健壮,最风华无双的年纪,眼睛却隐约透着一种沉默沧桑,有太多复杂压抑在那冷凝的气场中。

    “你在找谁。”白起的手蒙住了甄湄那探询的目光,“找他?”

    眼前一黑,听到白起的话,甄湄心里吐嘈道,你们分明是一个人,还自己吃自己的醋?

    “在我这里,不准你想其他男人,他也不行。”

    白起的语气平淡,正如他在战场上宣布坑杀四十万赵将一样。轻飘飘一句话,抹杀了四十万人的性命。甄湄现在没有反抗之力,在梦里在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被白起的话说的有些心颤。

    她想要反驳的话,一下子被堵在了嘴巴里。双手被松了开,然后她就听到布料撕拉的一声,衣服被撕开了。

    这个情景模式实在熟悉了,甄湄欲哭无泪,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白起的吻技十分野蛮,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啃。牙齿咬着甄湄柔软的唇瓣,舌头勾着丁香小舌,纠缠不休。

    身下的老虎皮毛并不柔软,野兽的皮毛总是带着一点粗犷的味道,摩擦得甄湄的皮肤有点微疼。

    等等,疼?

    甄湄愕然,此时她已经被白起剥得仅剩一块绣着莲花的白色肚兜,细细的绳带系在纤细的脖子上,莲花在波涛中浮起来,香远益清,亭亭净植,仿佛种在一堆雪里。

    下面的亵裤里却穿了条白色的小内内,甄湄觉得肚兜舒服,却不觉得古代的小裤子舒服,更喜欢现代的小三角。除了前面一块是不透明的,后面是纱质的,完全起不到遮挡的作用。光生生的两条细长的腿被挤开,推到两边。姿势香艳,画面太美。甄湄几乎没办法直视白起了。

    白腻的肌肤弹性有加,浑圆挺翘的香臀在纱下若隐若现。白起虽然不懂什么叫做“情趣”,但甄湄这副模样,只让他觉得再没什么比她更加娇嫩,更加美丽了。

    这样娇嫩的肌肤,白起反倒觉得无从下手。军队的大老粗就连摸摸那肌肤,手上练习兵器武艺留下的茧子都能把那肌肤给摸红一片。但这般柔软娇嫩,雪白滑腻的触感,令他骨血都沸腾了起来。

    一向的冷静自持都变了味儿,小麦肤色跟那雪白对比鲜明,触目惊心。她躺在虎皮上,如随时可以被他享用的珍馐,白起的手从甄湄的一侧大腿根儿一路摸到小腿,握住那小巧的腿腕,抬高,推起来。

    甄湄想把自己的腿从禁锢中解救出来,但那只有力的手比镣铐还要稳固,能够轻松挥起一百多斤精铁打造成的破天戟。甄湄干脆用另一条腿去蹬白起,玉足却蹬在了一个滚烫的玩意儿上,然后它变得更加怒张,挺拔。

    她的足尖像受惊了一般,闪开。

    天哪。

    甄湄欲哭无泪,她的嘴巴被啃得红肿得有些疼痛,白起才放过她。然后她的耳边传来滚烫的气息,男人的声音喑哑,性感,“这才是我,比他更粗,他有两根,我一根就够了。”

    比他更粗。

    一根就够了……

    甄湄眼前光芒亮起,原来是白起的手拿开了,她的眼睛震惊地看着白起,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简直是,甄湄从没有听过这样的粗话,耳朵都红透了,简直是不知羞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将军!

    她想咬唇,但嘴唇被啃得都肿了,有点破皮,她一咬就疼得倒吸了口冷气儿。

    白起的手顺势探进有些紧绷的小内内里面,揉捏了起来。行军寂寞,军营里又都是火气儿很大的汉子,将军大人更是做梦也不得安生,大家围个火堆,聊点少儿不宜的话题很是正常。

    虽然白起不吭声,看似很高冷。但他十五岁入军营,天天听伙伴聊骚,什么荤话没听过。一些下三滥的招数为了搏命他还用过,绝计不是孙膑之类儒将。平民将军是一路血拼到如今的地位的,哪怕表面上要装得很有逼格,本质上却还是个大老粗。

    除了只打胜仗这个追求,剩下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天天抱梦里那个软乎乎的媳妇儿。可惜打胜仗容易,媳妇儿不好抱。昭王往他那长期只有奴仆的家里塞了一大堆美人,不比还好,一跟媳妇儿比,鱼目好歹能混珍珠,她们连鱼目都比不上。

    白起整天整天的装成只爱打仗不恋女色的模样,颇得昭王喜欢,虽然昭王觉得打仗跟睡女人不冲突,不过老板总是喜欢勤奋的员工,昭王也不例外。只要白起一直为他打胜仗,他就永远不会厌弃白起。

    毕竟自从魏冉选择放弃征战生活,步入权谋场后,秦国能如白起这样的将军,就没有了。敢问六国,哪一国听到白起的名字不恨得咬牙切齿的,一场战斗还没打起来,往往就已经输了一半。

    就这样,白天禁欲如苦行僧的生活只是为了晚上一个不想醒来的美梦。渐渐地,白起也不满足了。他想要真实的媳妇儿,而不是虚假的,甚至他都不是他自己。

    现在她就在自己身下,可以让自己为所欲为,白起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水盈盈的眼眸,如一颗颗石榴般的牙齿微微咬着一点嘴唇,最后难耐的用胳膊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发出娇怯的吟哦。

    然后身子颤颤发抖,水儿打湿了他的手掌,一股一股的。他拿出手,指尖挂着银丝,手掌里也满是晶莹。他凑到鼻翼下,清香拂面,舌尖一卷,就舔了进去。

    从胳膊的缝隙里看到这般场景,甄湄觉得比直接干还要令她羞耻。本来看着那样高冷坚毅的将军,却在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面色坦然地好似他品尝的是琼汁玉露。

    甄湄觉得有点太过刺激了,而且她不明白,为什么在梦里她都会有感觉的?会感到痛,会感到,那粗砺的掌心刮过娇嫩时带起的电流般的刺激。

    可这分明就是梦,她使不出她的功法,身体会不由自主飘到白起身边。她也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除了白起,她什么都碰不到。

    “将军,饭备好了。”

    帐篷外突然传来小兵的声音,他倒是不敢擅闯将军的帐篷,只在外面询问。

    白起连话都没有回,他扒掉了那小内内扔到了一边,甄湄看见他那亵裤前很明显的小帐篷,她甚至看到那布料都被浸湿了,甄湄是看过三三的,这尺寸,确实有点骇人了。大概,大概,比她的手腕还要粗吧。

    小兵还在外面询问,甄湄的腿被解放了,她连忙侧身往外爬,天,会死人的。甄湄哪里逃得了,白起将她翻身,成了雌伏的模样。

    大手捏了捏那挺翘的小屁股,像在捏白面团儿,还轻轻啪了啪,发出十分悦耳的啪啪声。弹性好,手感好,那里也漂亮。

    “将军?”

    帐篷的隔音效果肯定是不好的,在外面听得分外明显。小兵有点迟疑地想,那发出来的有点暧昧的啪啪声,是如何发出来的?

    然后他听到一声压抑的娇喘声,因为未曾发出口中,听不出男女,只是让人听得浑身发麻,腹部发热。

    将军难道?

    然后比那更夸张的拍打声一下又一下传来,水声儿阵阵,伴随着那捂在嘴中偶尔露出一丝的呻|吟。

    小兵差点没把手里的饭盒给打了,偏偏他没有听到命令不能走,只能全程光明正大地监听了英武不凡的将军如何把他身下那位做得最后连声音也沙哑了的。

    那夸张的拍击声速度快得惊人,持续时间也未免太久,久到原本被声音刺激得也竖了战旗的小兵,都萎了,那里面还是很激烈的模样。饭菜已经冷了,他估摸着将军还有许久,悻悻地问了句,“将军,我去热饭了。”

    只听到一声令他胆寒的“滚”字。小兵吓得赶紧离开这里,还让其他人不要靠近将军营帐。其他人也猜到了那里在做什么事,只道将军不仅打仗厉害,战场上跟用不完劲似的疯子,没想到床上也是别人无法战胜的,少有人敌。

    将士们打了快一年的仗,又刚刚打了场一面倒的胜仗,火气儿也大,这般风流事自然忍不住八卦。都暗搓搓地猜测将军是宠幸了哪位清秀的小兵,这里不可能有女人,是故众人完全没有把他们有点同情的那位往女人身上想。

    这般干下去,那位屁股要开花了吧……还是号称人屠的武安君,啧……

    军中互相泄火的将士不少见,只是武安君素来禁欲,才让人觉得惊奇。如果有写史的小吏在此,必然会给武安君安个断袖分桃之类的名声,从此除了龙阳君之后,就会多了个断袖将军。

    白起其实已经感觉不太对劲了,感觉太真实。他怀里的小女人已经靠在他的胸膛睡了过去。她的头发散开后,他才发现其实她的头发不长,只齐到香肩,里面是用了假发撑起来的。不过比起梦中的她,头发长了很多。

    他轻轻揽住她,却发现,她的身体在渐渐消失。白起手下力气不禁大了,却握了空。床上还是温热的,但伊人已经不见了,好似刚刚的一切只是他做了一个梦。

    白起神色不变,握空的五指却渐渐收紧,发出咯咯的响声,终是缓缓放到虎皮毯上,发出嘭地一声。

    他坐了起来,眼睛忽然看到了被扔在一旁的白色布片。他拿了起来,轻轻一嗅,眼睛里露出深沉的意味。这一次不是梦,她来过。

    “啊,将军大人。”

    “全军整备回秦。”

    小兵没有看见从帐篷里出来人,其他人收拾时也只看见一片凌乱。可是,那人呢?怎么从众目睽睽之下消失的?

    而且,将军一点都不像刚刚从床上下来的样子,比在战场上还冷漠吓人。只是那脖子上,有一道浅红的抓痕。谁敢在武安君脖子上抓口子,不想活了?难道那个人已经……小兵不敢深想,只是更为畏惧白起了。

    遥远的叶家大宅,清晨的日光从破了洞的窗户透进屋子里,那几缕日光中尘埃闪着钻石般的光芒。

    一丝喑哑的抽气声打破了寂静,往那破败的大床上看去,甄湄衣衫已被撕得只剩几片碎片,身上处处可见青紫,她的胸前还放着一只断手,上面已经没了鲜血,干净新鲜得仿佛活人的手。

    她不敢动身子,疼得直抽冷气儿。从空间里拿出一颗回血丹,往碰一碰就疼得厉害的嘴里塞,手腕上是一圈扎眼的红印。

    甄湄气得胸口发闷,眼睛看到胸口还紧紧握着不放的断手,话都说不出来,恨不得把它给扔出去。什么见鬼的梦,她就是真身被人家压了!

    天知道它怎么做到的,竟然能把她送到千年前。现在甄湄也不想什么任务了,她只想把那个该死的家伙找出来,然后,狠狠地揍他一顿。

    即便吃了回血丹,甄湄整个人还是很不舒服,那些残留的感觉还停留在身体里,尤其是走路时,感觉更为明显。这让她走路的姿势略微奇怪,也很慢。

    那只可恶的断手还跟在她的身后,不过甄湄已经不想理会它了,闷着头走。不知道它什么来头,大白天飘在空中也不怕太阳,更没有人看见。甚至不再滴血了,看起来像是吸饱精气的模样。

    这大概是悲哀的,甄湄心里明明还是怀疑和痛苦的,但一旦见着他,就像摇着尾巴的狗儿,光是抑制自己想要投怀送抱的念头就已经很难了,更别提拒绝。

    三三是在她最危险,最需要肩膀的时候出现,一次又一次将她从危险中救下,填满了那颗因为来到虚无之间无所安放的心。他不光是爱人,还是她的精神支柱,给予了她继续走下去的力量。

    有些时候,不是说不爱,就能不爱的。更何况,那一切只是她的推论,只要他没有亲口承认,只要她没有亲眼看见,亲耳听到,她都可以告诉自己,都不是真的,都是错的。

    甄湄从车马行租了一辆马车,决定直接去那藏于深山的浑天绝。剧情虽然已经被打乱了,但还是会归于终点,那个终点就是浑天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方便以后阅读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第46章 墓鬼〔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第46章 墓鬼〔十〕并对恐怖boss有特殊的撩妻技巧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