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之纯阳

第48章 不留后患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赫清 本章:第48章 不留后患

    妖狐再次面露犹豫……

    “说!”封澜一字,犹如一座巨山,压得妖狐喘不过气来。

    不过,没有人会同情路仇,虐待动物在这里也行不通。

    在封澜和裴无争双重压力下,妖狐只好硬着头皮吐出了一件东西——舍利子。

    小世界人对舍利子研究并不深,比如裴无争,在妖狐拿出舍利子时他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那舍利子上淡淡的佛光却不容人忽视。

    在场三十多人,只有封澜和程无嵘认出了那件“宝物”。

    “此舍利子为已得道高僧圆寂所化舍利,小妖是借舍利庇佑,故而逃过一劫。”妖狐看着那佛光舍利,满满的心痛都写在了眼睛里。

    裴无争却不明白为何舍利子能让他们躲过一劫。

    程无嵘喉咙有些发干,佛光舍利子……是心魔克星,修真之人在修炼过程中最易滋生心魔,而若是有了心魔,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只在一念之间,可以说,心魔是修士修行途中最大的障碍,倘若能过这一关,大道可循。

    而在程无嵘眼中宝贝无比的舍利子却很遭封澜嫌弃,无他,舍利子是路仇吐出来的,他的嫌弃之处便在于此。此外,他看得出来,这舍利子的佛光已经被污了,佛中混杂着妖气,无需多久,这舍利子也只能成灰消散。

    所以,这舍利子到底是有什么让魔修没能在意到路仇几人的特殊之处呢?

    “舍利子中……有小妖先祖遗府……”这回路仇没等裴无争发问,只消他一个眼神就乖乖交代了,“小妖现在就能抹去小妖这一族痕迹,送予尊者和公子,只求尊者饶小妖……啊!”

    “没有你,本尊照样能抹了印记。”封澜满脸的不耐烦,“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何会来北海?”

    妖狐着实不敢继续作妖,他现在只求早死早超生,而眼前这个主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他干脆牙一咬,竟是要爆体。

    “小心,他要爆体!”程无嵘瞳孔一缩,大喝道。

    妖狐修为不过五阶,却已是相当于金丹修士,他若要自爆而亡,这一区域内所有人都不会好过,轻者伤,重者亡,由此可见,妖狐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干脆来个鱼死网破。

    裴无争想都没想就是一个三才化生,硬生生把他给锁足了,妖狐不知锁足可以使用法力,只是他动作时突然顿住,下意识的停止了自爆之举,封澜给了裴无争一个“做得好”的眼神,再看向妖狐时已是杀气腾腾。

    真当本尊没办法了吗?

    搜魂!

    这种阴毒的方式一般都是魔修酷爱,尤其当被他们惦记上的对象手中有宝物时。不过也并非所有魔修都会如此手段,亦不是所有正道修士都不会这一招。

    一场危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化解了,程无嵘脸上复杂难以形容,若真是那个人……恐怕也没这等本事。裴无争……到底是谁?

    裴无争察觉到了程无嵘的目光,但他没看,只关注着封澜,以防有万一发生。

    眼看着封澜表情越是难看,裴无争正犹豫要不要把让他结束时,封澜睁开了眼,眼睛里还冒着火……不知道他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居然能把他给气成这样。

    “恶心!不要脸!卑鄙!无耻!……”封澜把能记下的形容词都给用上了,到最后还是气得跳脚,可惜路仇在被他搜魂结束后已经被捏碎了妖丹,一命呜呼了,他想再抽他两下都不能。

    裴无争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却没料到他这一拍,封澜整个人一蹦三尺高,后瞪着他,怒道:“小哑巴你想作甚?”

    裴无争险些一口血吐出来,他想作甚?他能作甚?他只是出于朋友角度想让他淡定一下好不好?干嘛用这种看一个不轨分子的眼神看他?

    封澜这才稍稍淡定了下来,犹豫半晌,凑到裴无争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这不说还好,越说裴无争表情变化越是莫测,如果他面前有一面镜子,他绝对能看到自己的脸变成了调色盘。红橙黄绿青蓝紫,最后定格为黑。

    “好了好了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裴无争这回真有吐血的心了,为什么呢?因为封澜跟他说的都是从路仇记忆里面搜出来的,各种把人扒光羞耻play,而且一个两个还是少,通常都是十个八个服侍路仇一人,反正画面各种不堪入目。

    难怪封澜反应那么大!裴无争只是听了他几句磕磕巴巴的描述心情就接受不了了,封澜还是搜魂……这是连所有画面都能看到的。

    “这些都不是好东西,给我忘干净了。”裴无争凶巴巴的命令。

    在朱雀的世界,封澜还是只未成年的幼鸟呢!

    封澜煞有介事的点点头,那画面是真把他给吓到了,这比之前苍凛记忆中可恶心多了,果然本体不是人类,就该找人修的男子。

    ……所谓的情窦初开就是这么来的吗?

    他们俩在这边叽叽咕咕,表请丰富,其他人可就是一个劲的抓心挠肝了,这么多日子来,纯阳弟子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小师叔/小师叔祖那么多的表情,脸色甚至不比当初发现宗门噩耗好看。究竟封前辈跟他说了什么呢?

    “对了,你可知道他们缘何来了北海?”裴无争刚走了一步,又想到这个问题。路仇侥幸活了下来这点可以归功于舍利子以及那遗府,遗府他们还没看,但遗府的性质相当于秘境,所以路仇才活了下来。

    封澜没说外界噩耗来临时路仇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当时他正与十二个女修在舍利子中的遗府里逍遥。

    可看裴无争紧绷的脸,他又觉得他压力有点大,遂说:“你不是让我都忘干净吗?我已经忘了啊。”

    裴无争:“……………………”你可真是听话!

    “算了,不管他们为何来北海,准备一下,我们要走了。”再待下去裴无争就不仅仅是一点点心累了,现在除了他们,估计朝宁小世界是真没人能活着了,趁着现在还有残余灵气,还是快些从通道离开吧。

    封澜没忽略裴无争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失望,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现在不太能待见裴无争脸上任一不高兴情绪。

    “小哑巴,我与你说,那妖狐会来北海只是卜了一挂,这也是他们一族的天赋,妖狐卜出生路在北海。”封澜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路仇来北海的原因。

    裴无争闻言讶异了下,见封澜表情还有些不安,立刻意识到他刚刚只是跟自己开玩笑,可能最近压力真是太大,所以他才想逗一逗自己吧?

    唉,总算是有个知心的朋友,若是没了封澜,裴无争心知自己恐怕早死翘翘了。

    “嗯。”他对封澜笑了笑,“既然是算出来的那就随他去吧,反正现在也都死了。你……还是忘了他那些不好的记忆吧。”被迫看np现实版什么的,大写的同情。

    封澜重重点头,亏得他是朱雀,天生拥有特殊天赋,能将看到的储存于识海中的“垃圾”给清理出去,不然不经意想到那种画面,多膈应鸟?

    裴无争简单将通道所在之地告诉了众人,尤其强调想安全离开,需得同心协力。他说这句话时看着的人是程无嵘,主要也是说给程家人听的。

    “不管曾经纯阳和程家如何辉煌,现如今我等已是小世界最后三十几人,纵然我纯阳宫尽灭,你程家独占一世界,又能如何?”没有灵气,没有食物,只有死路一条。

    裴无争意在告诫程无嵘在离开途中不要耍花招,不然他绝对不会客气。

    程无嵘只觉脸上火辣辣的,好似被人扇了几十个巴掌。

    “先前在雪原秘境是在下鲁莽,险些铸成大错,还望裴道友大人大量,宽恕在下这一回。”程无嵘站了出来,诚恳的道歉,越是往下说,身子也压得越低,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少主?”程长老风中凌乱了,他们少主在给人道歉,而且还是这般低声下气的道歉?少主,您对人家裴道友到底是做了什么哟?!

    不仅仅是程长老风中凌乱,其他程家人也好不到哪去,这真是他们那冷若冰霜的天才少主?

    裴无争却没理会程家众人情绪,程无嵘没得他回话一直弯着腰,裴无争淡淡的说:“我原是想问一问程道友是何缘故……倒不如等我等都离开了朝宁小世界,程道友意下如何?”他没有直接透露程无嵘对自己痛下杀手之事,他若是说了,纯阳宫这边和程家人肯定会直接干上,不说干上,路途中警惕也少不了。封澜说了,龙卷风中的通道不乏危险,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如果在这传送途中还要警惕内部人,所耗自然更大。

    程无嵘闻言直起了身:“程无嵘愿以心魔发誓,倘若对裴道友,对纯阳诸位出手,程无嵘愿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轮回!”

    一道血光自程无嵘眉心发出,直击天际,程长老看得全身发抖,他们少主这是找了什么魔?

    “这还差不多。”拜这一道心魔誓言所赐,封澜对程无嵘勉强给了个好脸色,但他转头又把程无嵘给抛诸脑后了。

    迎上程家众人不解的目光,程无嵘无奈苦笑。

    既然决定出发,自然还是得通过程家的灵船,一切安排妥当后,众人登船。

    裴无争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待灵船行驶,忽有一物破水而出,半张狰狞的人面压在船沿,愣是将船给压成了四十五度角。

    “嘎嘎——”赤鱬瞪着大眼委屈的看向裴无争。

    裴无争:“……”原来是把它给忘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剑三之纯阳》,方便以后阅读剑三之纯阳第48章 不留后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三之纯阳第48章 不留后患并对剑三之纯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