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撩弯你

第32章 你是我的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暮雨兮兮 本章:第32章 你是我的

    “啊!”

    常忆岚的背部被利箭插入,一声痛苦的尖叫使骷乱了心神。

    肖晓拍打着骷的肩膀,对骷喊道:“你带她去治伤,把我放下去。这件事本来就和你们没有关系,我不能让你们为我受伤。”

    “不,别说话!要是……要是现在放你下去。你,你会没命的。”常忆岚打足精神,坚持着不要使自己昏迷。

    常忆岚身上的血,使骷感觉到了兴奋。也使身后那群追兵感觉到了兴奋,现在他们的目标也稍稍转移了。面对常忆岚的血,骷沉下心迫使自己不要去想。

    而这个时候肖晓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王的宫殿了,肖晓呢喃着:“也不知道纪念在不在。”

    “你们抓紧了,我们现在就在王的宫殿附近降落。”骷试图找一个隐蔽的地方。

    而身后的那群追兵很显然也是察觉到了骷的意图,于是更加迫切的追赶了。

    “前面有守卫,现在怎么办?”骷一眼便看到了隐藏的守卫。他对肖晓喊道:“那些是王的守卫,我们是不能冒犯的。”

    “闯过去,快点!”肖晓也顾不上太多,现在只能期望季金辛没有骗她。那个小玉石真的会有很大的作用。

    将小玉石拽在手里,骷一咬牙闭上眼睛朝那些守卫飞去。

    “站住!”若是以往有人如此闯过来,那些守卫肯定是直接拿下了。可是这里有一名守卫看过肖晓,现在犹豫了一会才对肖晓他们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骷飞行了一会见这群守卫不像传说中的那样见人就杀,他松了口气对那些守卫道:“后面有追兵,求求你们放我们过去吧!再不快点我朋友就没命了。”

    守卫看到了常忆岚背上的箭,肖晓将手中的小玉石递给那名守卫。

    守卫看到那个玉石时震惊着,而却听到了肖晓的下一句话。

    “现在可以放我们过去了吗?”肖晓问的时候还是异常的胆怯,却不料那群守卫相互对视以后就对肖晓说:“请!”

    见状骷大为震惊,这样就可以了?一个小玉石就将王的守卫给收买了?

    骷带着两人在王的宫殿里落下,此时的常忆岚已经昏迷不行了。不过好在常忆岚是中等血奴,虽然流血过多导致昏迷。但是命还是保住的。

    而那些追兵飞到这里来的时候,原以为可以看到王的守卫将那三人拿下。可是没想到的事,那群守卫将他们给拦下来了。

    “跟我来。”

    王的宫殿与王后的宫殿是紧挨着的,肖晓在王的宫殿里没看到季金辛。而且对于这里又不熟悉,于是带着两人去了王后的宫殿。

    骷见肖晓对这里很是熟悉的模样,不禁疑惑肖晓到底是何人。可是现在常忆岚伤势过重也不好询问。

    肖晓将常忆岚放到床上便赶紧让人去找医生。

    刚刚从禁地里出来的季金辛和狐狸,季金辛原本想去训练基地看看肖晓。结果没想到看到自己宫殿的上空,那些守卫和大批的吸血鬼打起来了。

    季金辛一怒之下便变成吸血鬼的模样,飞升上去。

    王的气息一出来,那些人自然而然的停止了。季金辛对着那群守卫问道:“怎么回事?”

    “这群人追杀拥有此玉石的吸血鬼,我们将这些人拦截下来。”说着守卫便将肖晓情急之下忘了拿回的玉石交到季金辛面前。

    季金辛见状的确是她交给肖晓的玉石,看着那群追兵问道:“你们为什么追杀她?”

    肖晓也太能了,第一次去和贵族打架骨折。第二次去被集体追杀。

    这时浩站出来说:“我们在进行训练,肖晓被教官抽中成为卧底。我们的任务就是杀了卧底,并且伪装成卧底。”

    季金辛看着浩,这就是和肖晓打架的贵族吸血鬼。

    虽然知道这次的训练规则,可是季金辛还是免不了心疼。那丫头怎么运气如此不好?

    “咳咳!”季金辛面无表情,语气冰冷的开口道:“你们为了训练来闯本王的宫殿!这种勇气本王很欣赏,但是你们的智商令本王怀疑。”

    闻言那些人深深地把头低下,很多时候季金辛都觉得这个吸血族是一个奇葩的种族。

    肖晓是因为有玉石,有了王的保证。所以她敢闯王的宫殿,这群人是哪来的胆子?

    季金辛深深地吸了口气,对那群人道:“每人晋升一个等级!这是对你们勇气的嘉奖。”

    闻言那些人的脸上都泛出了笑意,可是接下来季金辛却又开口了。

    “对于你们的愚蠢,所有人下降两个等级。”季金辛显出不耐烦,虽然这种训练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可是今天伤害到了肖晓她才真正的明白,这项训练很可怕。

    这些事季金辛统统交给狐狸去处理,季金辛不安的赶到王后的宫殿。希望肖晓没事,否则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赶到王后宫殿,季金辛却看到了肖晓和骷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床上躺着昏迷的女生,季金辛见肖晓身上没有伤才安心下来。

    一个公主抱将睡梦中的肖晓带到了隔壁房间,看着在床上睡得很踏实的肖晓。季金辛松了口气。

    给肖晓盖好被子就离开了。

    再来看看骷,是个不错的吸血鬼。而且也是贵族,在贵族中能有全心全力帮助血奴的吸血鬼绝对是在少数。

    季金辛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使得骷可以没有等级偏见,不过看着骷疲惫的模样。季金辛拿了一瓶上好的血液放在他的身旁,她能感受到这个家伙已经严重缺血。

    “岚岚……别走,岚岚。”

    这道声音很好的传入了季金辛的耳里,她看着床上昏迷的常忆岚。这是个很普通的血奴,也是一个很不寻常的血奴。

    吸血族的血奴绝大部分都是被某些人通过某些手段贩卖而来的,可是她在调查的时候发现常忆岚是自愿成为血奴。并且和吸血鬼签订了契约的。

    现在的季金辛莫名感觉到烦躁,五长老还在牢里。肆依旧在外逍遥快活,而狐狸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而自己的事情却还有一堆没用解决的,四长老还没有解决。肖晓体内的蛊也没有处理掉,还有常忆岚这个血奴的真正面目。以及骷……

    甩甩脑袋季金辛退出房间,来到肖晓的身边。

    看着肖晓疲惫的睡颜,五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没什么忧虑的。现在却麻烦事一堆,那个时候整天想着的是如何破解那一个个的案件。现在却想着如何制造一个个的案件,使那些对自己不利的人统统灭亡掉。

    “救命啊!别追我……”

    听着肖晓的梦话,季金辛的眼里划过自责。可是既然决定了要喜欢这个人现在就不可能回头了。

    肖晓在吸血族必须要有自己的人脉,现在已经有了骷和常忆岚。虽然这两个人的正真面目不清楚,可是能够在不知道肖晓的真实身份对肖晓舍命保护。这种人脉绝对够用的。

    王后不可能永远得到王的保护,虽然自己很想永远保护她。可是很多的时候还是会有无可奈何。

    “别追我……我什么都没干!”肖晓在梦中还是被那群人追赶着,这种可怕的感觉还是前所未有的。

    季金辛轻轻的替肖晓抹平皱眉,轻声的在肖晓耳边呢喃道:“别怕,现在没人追你。”

    “别追我……别追,我不怕你们……”

    听着肖晓在梦中说不怕,可是刚刚抹平的眉头却又皱了起来。季金辛低声浅笑了下,这次的事也的确吓到她了。

    或许实力需要慢慢培养,或许狐狸说的是错的。为什么一定要肖晓成为王后,大不了自己跟着肖晓去人类世界。

    肖晓可是息怒摆在脸上,可是季金辛却不可以。即使现在真的喜欢肖晓却不能表露出来,在这个吸血族里盯着她的人太多了。

    “呜……”

    在季金辛出神的时候,突然被人抱住了。看着自己怀里的肖晓,季金辛柔声问道:“醒了?”

    “我怕!”肖晓的确是害怕了,比在古镇里还要害怕。

    “乖!别怕了,以后不要去训练了。”季金辛轻抚着肖晓的后背,就像是哄着小孩子一样。

    肖晓躲在季金辛的怀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此时只觉得这里最安全。

    在空中飞的时候也一样,最初想到的不是去王的宫殿而是去找季金辛。

    肖晓刚刚好像忽略了什么,突然扬起小脑袋对季金辛问道:“你不需要我去帮你找叛徒了?”

    “你已经找到了。”季金辛浅笑着。

    虽然肖晓一直觉得季金辛笑得很欠揍,可这一次却觉得季金辛的笑很温柔。

    见肖晓还在满脸的疑惑,季金辛抵着肖晓的额头轻声的道:“你的两个小伙伴为了你敢闯进王的宫殿,这对于我而言就是叛徒。”

    “你……你把他们怎么样了?”肖晓身形一怔:“闯了王的宫殿会是什么惩罚?”

    季金辛看到肖晓对小伙伴如此关心,心下吃味故意吓她道:“死罪!”

    “可是,可是!”肖晓想对季金辛狡辩,想了半天却没有找到理由。毕竟闯了王的宫殿是事实。

    季金辛见肖晓害怕的情绪转为担忧,她的心情也好了些。肖晓突然想到:“我们有你给的小玉石啊!这样可以不用受罚了吗?”

    “哦!的确可以!”季金辛点点头,却话风一转语气严肃的说:“那现在把你的玉石给我看看吧!”

    “玉石?”肖晓摸了摸衣服口袋都没有啊!不会是逃跑的时候掉了吧!现在该怎么办?从床上跳起来,将自己身上能够存放小玉石的地方都给找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

    季金辛坐在床上看着肖晓着急的寻找玉石,就在肖晓快要放弃的时候。季金辛开口道:“既然是我给你的很重要的东西,那么你为什么不能好好保护好呢?”

    “我想起来了,我当时给守卫了。”肖晓一拍脑袋,终于想起来了。可是现在玉石在守卫那里她要怎么拿呢?

    “给!”季金辛摊开手心,玉石正好端端的躺在她的手心里。

    看到失而复得的东西,肖晓的内心也是很激动。怎么忘了那些守卫都是季金辛的守卫呢?

    拿过季金辛手心的玉石,玉石上还带着季金辛的温度。

    看着玉石,肖晓忍不住放在嘴边热情的亲吻一个。随后再笑着将玉石放到季金辛的眼前问道:“现在可以免罪了吗?”

    “嗯!可以!”季金辛也如孩子一般笑着配合她。

    免罪与不免罪都不过是她的一句话而已,可是肖晓却越来越和那些吸血鬼一样。因为着季金辛的一句话而牵动着情绪。

    “喂!你傻笑什么?”肖晓见季金辛不说话在那里浅笑。

    季金辛不理会她的问题,对肖晓道:“你不去看看你的朋友吗?他们可都是为了你受伤的。”

    “对呀!不和你聊了,我先走了。”说完肖晓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不一会狐狸便从门外进来,看着发愣的季金辛笑道:“要我说你直接咬了她不就行了,到那时候她想跑都跑不了。你又何必在这里忧郁。”

    “我已经变成魔鬼了,我不能让她和我一样。”季金辛拿出一瓶鲜血抛给狐狸。

    狐狸接过那瓶血,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这种味道很美妙,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拒绝品尝。

    小小的抿了一口,狐狸浅笑着道:“其实你可以换个角度去思考,王的存在不一定是黑暗的。最起码你可以保护她。”

    “你们怎么样了?”肖晓推开房门便看到骷在喝瓶子里的鲜血,而常忆岚也睁开了眼睛。看到肖晓来了,对肖晓扯了一个惨白的笑。

    骷的嘴角还有血迹,而且空气中弥漫着血的味道。肖晓微不可查的揉了下鼻子,可是那股腥甜味还是充斥着她的鼻腔。

    “肖晓!”骷见到肖晓进来,他兴奋的起身对肖晓道:“你没事吧!没想到王竟然收留我们,而且还赏赐我新鲜的血液。”

    肖晓看着骷正在和的血液,疑惑着问道:“王赏赐的不是应该好好保存吗?”

    “为什么啊?”骷听着肖晓的话也疑惑了。

    肖晓想着人类得到赏赐都是荣幸万分的将赏赐的东西供奉起来,或者是收藏起来。

    常忆岚见肖晓和骷两人同时疑惑,她浅笑着解释道:“对于吸血鬼而言,赏赐的东西如果是血液就需要尽快的喝掉。因为这是对于血液的尊重。”

    “哦!”

    虽然肖晓还没有明白,但是也不再去纠结这种事情了。反正人家都已经喝掉了。

    肖晓坐到常忆岚的床边,见常忆岚的气色好了很多。她也就放心了许些,同时还感叹一下吸血族真是一个厉害的种族。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这么快就好了。

    其实常忆岚现在只是一个血奴而已,若是那支箭当时是射到骷的身上。骷现在已经好了,因为吸血鬼本身就是可以自愈的。

    现在一切都安静下来了,常忆岚终于对肖晓问道:“肖晓,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嗯?只要不涉及*你就随便问吧!”肖晓笑着,这几天吃那么多鸡腿肯定胖了。对于体重就是女生最大的*了。

    常忆岚点点头问道:“你上次说的一个和我名字很像的女生是谁?西门什么?”

    “西门倚岚!”肖晓如常忆岚像的那般说了出来,肖晓见常忆岚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着实吓了一跳,对常忆岚喊道:“忆岚?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你们能让我静静吗?”常忆岚恍若无神的看着肖晓。

    肖晓虽然情商不高智商不低,但是这察言观色还是会的。或许常忆岚认识西门倚岚,所以现在才会这样。

    她推了推还在喝血的骷,对骷道:“难得来一次王的宫殿,我带你去逛逛吧!”虽然我也不熟悉这里。

    闻言骷便将瓶子里的血一饮而尽,将瓶子放到桌上对肖晓道:“那我们去走走吧!等天黑了再回来。”

    天黑了再回来!

    肖晓下意识的看了下骷,大哥现在才中午啊!你要我陪你走到晚上?

    “肖晓?怎么还不走?”骷看着一脸肉疼的肖晓,对肖晓喊道:“快点吧!听说今天晚上有聚会,等我们逛完就去参加聚会。”

    肖晓无力的跟在骷身后,走在路上骷看着肖晓浅笑道:“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这话听着好别扭,不过我不知道。”肖晓看着刚刚还很兴奋的骷,现在却变得有些忧郁。怎么感觉像是喝醉了一样,难道刚刚那瓶血是酒鬼的?

    骷在花坛旁边坐下,看着地面小声的说:“我是贵族吸血鬼,可是我却没有任何的实力和权利。因为我根本就是家里收养的。”

    肖晓没有说话,静静地在骷的身边坐下。这种时刻还是安静的让骷发泄一下心中的痛楚苦闷吧!

    骷继续道:“即使是收养的孩子,也会在某一天期望着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我从小都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但是我却不能认他。不能喊他是爸爸,因为如果我说了他就会死。我也会死。”

    肖晓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此时不是询问的时候。

    骷突然抱住肖晓闷头大哭起来,被骷的这个举动震惊到的肖晓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骷,对骷喊道:“你?你先冷静一下。”

    骷没有冷静而是就这样睡着了,肖晓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骷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突然一道灵光在脑中闪过,肖晓朝季金辛的房间跑去。

    “怎么了?这么着急,是不是想我了?”季金辛躺在床上,桌子上摆着的是狐狸刚刚喝完的血瓶子。而狐狸却不见了踪影。

    肖晓慢慢的走到季金辛面前,对季金辛问道:“你给骷喝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王后这是在质问我吗?”季金辛态度依旧,在床头柜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翻开了起来。

    见状肖晓爬上床夺了季金辛的书,态度强硬的逼问着:“快点说,你给骷喝什么了?”

    “王的赏赐。”对于肖晓的无礼行为,季金辛也不在乎。不过语气还是依旧的差,肖晓顿时觉得季金辛也变了一个人一样。

    “你为什么要这样?”肖晓感觉自己的内心太过压抑了,这个人能不能不要变来变去。刚刚她离开的时候季金辛还是很温柔,现在再见她就变得陌生了。这种感觉太过可怕了。

    季金辛见肖晓真的着急了,她便冷笑着道:“那瓶血可是他的父亲进贡给我的,不过本王没喝赏赐给他了。怎么……他不谢恩反而来责怪我吗?”

    “他父亲进贡给你的?”肖晓一时有些跟不上思路,继而问道:“所以你是早就知道那瓶血有问题,然后你以牙还牙将血给了骷?”

    季金辛不语,静静地看着肖晓。在肖晓的眼里看到了恐惧以后,季金辛也感到了一丝心疼:别怪我,我只想你快点长大。

    肖晓一怒之下摔门而出。

    则是一直躲在房间里的狐狸出来了,看了看季金辛有看着因为惯性还在摇摆的门。

    狐狸叹了口气,对季金辛道:“现在恐怕又是一个解不开的误会了。”

    季金辛不语,闷头睡觉。

    其实一开始对于骷,季金辛只是让人了解一下这个人的品性。毕竟在当时组合队伍的时候,骷是身为一只贵族吸血鬼主动和肖晓上等吸血鬼组队。这怎么看都很不正常,而不一会肖晓又找来了常忆岚。

    可是通过调查季金辛发现骷是那个贵族收养的孩子。当时以为骷是因为身为贵族养子,在贵族的圈子里不好混。所以才退而求其次的找到了肖晓。

    结果没想到再深一步的调查发现,收养骷的那家贵族。对于骷并不是简单的将他当做养子,说的夸张一点简直是对于主人一样有求必应。好的不能再好了。

    这样一来季金辛想不疑惑都难,于是让狐狸和五长老一起去深查。最后却发现骷是四长老的儿子。

    吸血族有规定,长老不得拥有后人。可是四长老不仅有了儿子还瞒着所有人将儿子交给贵族养大。

    四长老表面看起来很正派,唯王独尊不表二心。可是暗地里却和肆有着勾结,现在他的儿子接近肖晓。这的确令季金辛心中响起来警铃。

    于是季金辛拿出四长老进贡给她的血液,她想知道骷面对他父亲给的血液会不会喝下去。

    现在看来骷是已经喝了,而且血液里的药效发作了。

    但是不知道骷是假意喝下去的,还是真的不知情才喝的。

    紧闭双眼的季金辛却始终睡不着,肖晓的血液太过特殊。肆如果想成为王,就必须要肖晓的血液。所以现在的肖晓一点也不安全。然而那个家伙却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你不去解释一下吗?”狐狸看着假睡的季金辛说:“肖晓的脾气你也清楚,喜欢打抱不平。而且任何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都会误会你的。更何况是肖晓呢?她相信你,或者说她的内心是喜欢你的。可是你在做伤害她朋友的事,你觉得她会不难受吗?”

    听到这话,季金辛起身了。注视着狐狸,半晌开口声音略显沙哑的问道:“她真的喜欢我吗?”

    “其实这话你应该去问她!好好的问明白!”狐狸看着季金辛眼里满是恨铁不成钢,敢爱不敢说的家伙。

    狐狸见季金辛还在犹豫,她决定好好的让这个家伙先看清楚自己的心。于是对季金辛说:“肖晓刚刚在你这里收了委屈,是因为骷才受了委屈。所以她现在一定会回去找骷,然后骷会哄着她。再加上骷今天救了他,你又用毒血液害骷。一来二去,肖晓肯定会和骷在一起。到时候你就等着哭吧!”

    “你!”季金辛这是头一次被狐狸气的不能反驳。

    “我什么我!你还不赶紧去找肖晓,去晚了说不定肖晓就在别人的怀抱里了。”狐狸觉得下一剂猛药比较好,对季金辛道:“你别忘了,五年前你就是对夏依依若即若离的。导致夏依依喜欢上了肆,最后……你的学姐……她死……了。”

    “不!不会的!”

    狐狸的话果然勾起了季金辛痛楚,一阵剧烈的头疼。季金辛犹如婴儿溺水般痛苦,恐惧将她包围住窒息感瞬间到达脑海深处。

    仿佛现在就是当年一般,季金辛不计一切的跑了出去。找到肖晓,现在立刻马上就要见到肖晓。

    看着季金辛发狂离去的背影,狐狸冷笑:想我胡莉纵横情场七百多年,对付你们两个情感白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

    而狐狸还未嘚瑟三秒钟便立刻慌张起来:糟了,发狂了的季金辛说不定会要了骷的小命。

    赶紧去救人,怎么说也都是四长老的亲儿子。到时候逼得四长老狗急跳墙就不妙了。

    待狐狸赶到的时候,话画风却出奇的诡异。

    季金辛还没有出现,而肖晓昏倒在地。骷坐在一旁呼呼大睡,常忆岚忍着伤出来叫着骷。

    狐狸站在一旁单手摸着下巴:情况怎么和我想的不一样?季金辛发狂了怎么还没来?

    就在狐狸以为已经不会来的时候,她走上前去准备将肖晓抱回房间。也不知道肖晓为什么会昏迷,但是总不能让肖晓睡在地上着凉。

    “诶!我可真是多事,想个好一点的法子不就行了。干什么非要用五年前的事刺激她?”狐狸抱着肖晓正准备将人送进房间时,不料季金辛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已经变成了吸血鬼的模样,不同的是此时的季金辛眼底带着深深的杀戮。

    狐狸看了眼季金辛,又看了眼自己怀中的肖晓:呜……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我要杀了你!”季金辛在看到狐狸怀中的肖晓时,离开就发怒的。

    果然和狐狸说的一样,肖晓现在在别人的怀里。

    所以——杀了那个给她怀抱的人!

    “冷静啊!冷静冷静!看清楚再打!”狐狸一边闪躲着一边注意怀中的肖晓。

    刚刚是忙忘了,所以忽略掉了肖晓身上的蛊。现在看情况肖晓是因为身体里的蛊而昏迷的。

    肖晓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而季金辛的攻击越发的凶猛。狐狸一脸的欲哭无泪,给季金辛的药下的太猛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小念!你先冷静一下啊!我是胡莉你忘了吗?”狐狸无奈之下只能这样说。

    而季金辛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是对狐狸狠狠的攻击。

    在一旁的常忆岚看到这个情况,也大致的明白了些什么。常忆岚对狐狸喊道:“亲王!把肖晓扔出去。”

    扔出去?敢把肖晓扔出去我不要命了差不多。

    显然狐狸是没有明白常忆岚说得是什么,一边闪躲着一边想法子使季金辛镇定下来。

    此时的季金辛虽然是想杀了眼前这个和她作对的人,但是由于神志不清所以她的招数赶紧是总是出现偏差。偶尔几次在要攻击到狐狸时,狐狸都躲了过去。见状季金辛的怒气更大了。

    而狐狸突然注意到怀中的肖晓,她这才兴奋起来。把肖晓还给季金辛不就好了吗?

    于是狐狸还是将肖晓给扔了出去,季金辛正准备蓄力攻击狐狸时却见肖晓朝自己飞来。便立刻收手接住肖晓,带着肖晓离开了。

    狐狸虚脱的坐到地上,看着季金辛带着肖晓离开的背影。

    常忆岚走到狐狸身边,眼里闪过莫名的神色。对狐狸轻声问道:“亲王,您没事吧?”

    “我没事,没想到小念现在越来越厉害了。”狐狸拍拍胸脯,小心脏还在飞快的跳啊!太可怕了……

    狐狸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了一旁的骷。对常忆岚问道:“他怎么了?”

    “我不清楚,刚刚肖晓来了然后就和骷说一起出去走走。等他们出房门没一会我就听到了巨大的声响,害怕出什么事就出来看看。结果我看到了他们两昏倒在地。”常忆岚看着骷回忆的说着。

    狐狸挥手喊道:“把他抬进去,再通知他的家人。现在骷留在王宫里治疗,请他的家人不要担心。若是想见骷可以向我报告。”

    听到狐狸的安排,常忆岚便明白骷这是被软禁了。虽然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但是也明白这是吸血鬼们的争斗和自己这个血奴没有关系。

    不过常忆岚还是试探性的对狐狸问道:“亲王,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训练?”

    “这个别急,等你的伤彻底好了再走也不迟。另外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你现在是下等五级吸血鬼。”狐狸知道常忆岚不简单,但是那些只是身为人类的时候不简单而已。现在成了血奴恐怕当初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狐狸静静地注视着常忆岚一会,对常忆岚道:“能和我聊聊吗?关于你的某些事本殿下着实好奇。”

    “嗯!”常忆岚知道这个亲王很不简单,在王没有出现的时候。这个亲王是所有人都以为的继承人,可是没想到王出现了。并且王顺利的继位了。

    对于上位者而言,狐狸肯定是不简单的。最起码她是上一任王亲自教导的继承人。

    狐狸将常忆岚带到偏殿的书房内,再从书架的某个暗格里拿出一瓶血液。打开以后给自己和常忆岚倒上,打趣道:“这个你们都很难品尝到的。因为这是我去王的仓库里搬出来的,现在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品尝。”

    狐狸优雅的喝了一口,将杯子放下。而常忆岚却看着杯子中鲜红的血液愣住了。

    “怎么不喝?这个营养价值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而且这个是大长老进贡给王的。我特地选出来,大长老每年只进贡一瓶。可想这个有多么的珍贵。”狐狸一边说一边做出嘴馋的模样,最后终于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常忆岚看着那杯血液,嘴角出现肉有若无的笑意。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嘲笑,狐狸忽略那抹嘲笑对常忆岚道:“喝吧!既然已经是吸血族的人,就不应该排斥自己的特性。”

    待狐狸说完,常忆岚便将那被鲜血一饮而尽。又不是没有喝过血。

    “你以前是什么人?”狐狸对常忆岚问道,她可不相信常忆岚是简单的被咬了以后变成血奴的。

    “人?”常忆岚嘴角的嘲笑越来越深,自己是人类的时候是猎鬼师。狩猎吸血鬼就是自己的天职,可是没想到的是现在竟然成了耻辱的血奴。

    这种感觉,若是有朝一日狐狸成为了人类她便能感受到。

    “嗯!你以前不是人类吗?在我的印象里血奴都是人类变成的,你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被吸血鬼咬了?”狐狸自顾自的喝着血液,看起来她不过是在和常忆岚聊天而已。

    可是她现在心里却在想着西门倚岚,她能感觉到这两个人身上都有同一种气息。

    “在几年前,我不幸出了意外。命悬一线的时候朋友找到了一位吸血鬼,那个时候我就成了血奴。随后便被带到了族里,在这里我待了两年了。”常忆岚喝着狐狸倒给她的血液,虽然味道的确不错。但是她也只是当做白开水一样解渴。

    闻言狐狸拿着杯子的手一顿,看着常忆岚的眼神也变了变。两年就从下等血奴变成了中等血奴,果然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等训练结束,你要去哪?”狐狸看似好意的询问着。

    而常忆岚又岂能不知她的用意,微微一笑道:“去人类世界,看看昔日的繁华。”

    有点意思!狐狸从身上拿出一枚信物,放到桌子上对常忆岚笑道:“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但是你要记住。你的自由是我给的,是我们的王恩赐的。”

    说完狐狸便离开了,当然那喝得只剩半瓶的鲜血也被她带走了。

    经过方才的一番试探,常忆岚可以被列在自己人的范围内。而且看情况常忆岚是个识趣的,现在王的阵营又扩大了。兵马不再多,有实力就好。

    狐狸离开以后便想着四处找找,看看能不能遇到季金辛。或许这个时候季金辛已经冷静下来了,而肖晓也苏醒了。

    可是在狐狸将自己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以后都没有发现两人的踪影。

    狐狸丧气的往自己的亲王宫殿飞去,在吸血族内季金辛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而令狐狸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季金辛竟然带着肖晓躲入了禁地。

    在禁地内肖晓慢慢的转醒,刚刚睁开双眼便看到了季金辛双目猩红浑身带着煞气的盯着自己。

    肖晓被吓得打了一个哆嗦,对季金辛恐惧的问道:“你想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

    “你是我的!”季金辛见肖晓醒了,身上的戾气散去了些。可是一开口便说了句肖晓不明白的话。

    肖晓还在为骷的事生气,于是对季金辛喊道:“我们现在在哪?骷这样了?”

    “闭嘴!不准提他,你是我的!”季金辛慢慢逼急肖晓,这个人醒了为什么一定要关心别人呢?

    肖晓看到季金辛朝自己靠近,她害怕的向后挪了一点。可是就这样细微的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封闭的密室里,这下肖晓慌了神。对季金辛再一次问道:“我们现在在哪?”

    对于这个问题季金辛还是乐意回答的,看了看四周的墙壁笑得渗人的道:“我们在一个不会有任何人打扰的地方,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进来。或者说他们进来了就再也出不去了。”

    “到底是什么地方?”肖晓也感觉到了季金辛的不对劲,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却又说不上来。

    季金辛不再回答,就只是死死的盯着肖晓。

    肖晓看着季金辛的眼神,要不是知道季金辛是吸血族的,她还要以为季金辛是食人族的。

    肖晓起身看着封闭的密室,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小房间。床铺桌子,还要书架以及一些用瓶子装着的血液。

    这只是禁地的冰山一角而已,不过却是禁地内最为安全的一个地方。

    肖晓在这个小密室里四处打量着,四周都没有出路。就连门窗都没有,可是这里的空气却很清新光亮也很好。

    叹了口气,肖晓小声的呢喃道:“也不知道骷怎么样了,还有忆岚的伤势!”

    “啊!”肖晓的声音虽然很小,可是季金辛却是吸血鬼。对于肖晓的话,她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我说了,你是我的!不准你想着别人!”季金辛死死的盯着肖晓,一步一步将肖晓逼到墙角。

    肖晓被这个样子的季金辛吓到了,在她感觉到自己被逼到墙角没了退路时。不禁害怕的地上了眼睛,心里只想着季金辛早点恢复正常。

    可是没料到的事,自己突然腾空被抱了起来。睁开眼想看看情况,却不料在下一秒便被季金辛扔到了床上。

    看着扑过来的季金辛,肖晓却发现自己躲不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知不觉撩弯你》,方便以后阅读不知不觉撩弯你第32章 你是我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知不觉撩弯你第32章 你是我的并对不知不觉撩弯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